小酌千年 / 女人坊 / 一个连名字都没有的女人,当上了皇后。

分享

   

一个连名字都没有的女人,当上了皇后。

2020-11-25  小酌千年

宋朝的皇后们都有点意思。

比如真宗的刘皇后,出身来历都成谜,史家都考证不出她的名字,只好叫她刘娥,偏偏她就能逆风而上,没有儿子也翻身做了皇后,真宗崩后她又代仁宗摄政十年,手段之强,把群臣治得服服帖帖。

一百三十年后,南宋的宫里又出了一个杨皇后,一样的出身来历成谜,一样的连名字都没有,一样的,手段高强,三两下把权臣韩侂胄咔擦了,宁宗都没敢说什么。

据说她咔擦韩侂胄的时候,用的是矫诏——她模仿宁宗的笔迹写的,主管殿前司公事的中军统制夏震原本不敢杀韩侂胄,看了这诏书,忠君之心发作,遂奋勇杀之。

是不是矫诏已经说不清了。反正杨皇后能写,写得很不错。

和宁宗手迹放在一起,怎么样,是不是挺有夫妻相的?

上图  南宋 杨妹子书
下图  南宋 宋宁宗书

这个女人,很不简单。

十来岁走进宫里的时候,她大概只想着凭颜值和才华改变命运,谁能想到后来,整个国家的命运都会握在她的手里。

这本来是个不知其名,不知其姓的女子。

她的出身,是个从来没有解开的谜。

周密《齐东野语》、叶绍翁《四朝见闻录》、脱脱等《宋史》里都记过这个事。

《四朝见闻录》里说,杨后的母亲张氏,是宫中表演杂耍的乐人,幼时的杨后时常跟着张氏出入宫中。张氏死后,吴太后可怜这女孩子,又喜欢她的标致,就把她留在自己身边。

《齐东野语》记的稍微不同,说杨后幼时被卖到四川,随一对张氏夫妇生活,后来辗转入宫。

《宋史》更简洁,说“恭圣仁烈杨皇后,少以姿容选入宫,忘其姓氏,或云会稽人”。

入宫以后的记载就差不多了,说她因为标致,很受吴太后宠爱,又因为标致,皇子赵扩每次来见吴太后都依依不肯走。

杨氏比赵扩大五岁。彼时,一个五六岁,一个十一二岁。

二十来年后,绍熙五年(1194年),年轻的赵扩提前登了基,这和他的精神病老爹有关。老赵家族好象有遗传的精神病, 宋光宗赵惇尤其厉害,三来四去,韩侂胄、赵汝愚等大臣再也受不了这个神经病皇帝,强行逼赵光宗让位给儿子赵扩,这就是宋史上的绍熙内禅。赵扩成了宋宁宗。

这件事的蝴蝶效应会在日后显现出来,将韩侂胄、史弥远、杨氏甚至庆元党案、江湖诗案都卷作一团,但那是后话。

这时候杨氏三十多岁,已经是赵扩的身边人。

赵扩当了皇帝以后,杨氏的升迁速度来得惊人的快,从夫人到贵妃,仅仅用了五年时间。

飞速增长的不只有她的宠遇与身份,还有她的心计和智谋。

韩侂胄已经锐利地看出,此女,机敏过人。

拥立宁宗有功的韩侂胄,此时的权势无人可比,怕是宁宗也要让他三分,但他却把杨氏看作了劲敌。当他的侄女、宁宗赵扩的元配韩皇后病逝后,韩侂胄强烈地感觉到危机降临了,他极力劝说宁宗立曹美人为皇后,极力拦阻杨氏上位,不过,在和杨氏的较量中,他失败了。

在吴太后、宋宁宗身边多年的杨氏,早已不是一个只会杂耍的小伶女了。

她的容貌应该很美,但她的脑子却比容貌更强得多。

她读书读史,也花很多工夫去练字、习画,她甚至能写一手很不错的诗词,被后人编入《二家宫词》里。

石楠叶落小池清,独下平桥弄扇行,倚日绿阴无觅处,不如归去两三声。

雨洗东坡月色清,市人行尽野人行,莫嫌苹确坡头路,自爱铿然曳杖声。

(以上是马和之四小景题诗  署名杨妹子)

(以下是李嵩月夜看潮图题句  有坤卦印)

寄语重门休上钥,夜潮留向月中看。

南宋  李嵩 月夜看潮图局部  题句

没有人知道她用了多少工夫来修炼这些,更没有人知道她如何将画师马远、大臣史弥远等人收为心腹。

大家只知道,她认认真真地,认了杨次山为兄,给自己正式安了个杨姓。

一个啥亲人都没有、孤单无依的女子,在朝中找倚一个靠山,没毛病。

嘉泰二年(1202年),这个孤零零举目无亲的女子登上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宝座。她在给画师们的题词后面,开始钤上皇后的坤卦印,或落款“杨妹子”。

南宋  马远  倚云仙杏图局部  题句

那一年杨皇后四十一岁。宁宗三十六岁。韩侂胄五十一岁。史弥远三十九岁。

张孝祥和陈亮已死,辛弃疾削职闲居,曾经和韩侂胄一起扶持宁宗的赵汝愚已被扫地出朝。

朝中英雄谁敌手?大概是韩杨吧。

嘉泰二年以后,面对着深藏不露的杨后,倍感压力的韩侂胄紧锣密鼓、搜罗志士、准备北伐。辛弃疾先是奉诏入朝,姜夔听说了,寄词给辛老将军道贺。不久辛疾弃又回家闲居,又被诏入朝……后来又力陈北伐准备不足,不宜开动。但韩侂胄不听,坚持于开禧二年(1206年)发动北伐。

开禧北伐的结果,后人都知道了。吴曦在西线叛变,丘崈在东线主和,各路宋军相继溃退。韩侂胄不但没捞足政治资本,还赔了个精光溜溜。

就在韩侂胄失去朝野人心的这当儿,开禧三年(1207年)十一月,机敏过人又胆子贼大的杨皇后在杨次山的协助下,联合史弥远、张鎡等人,一举将韩侂胄扳倒,且斩草除根,将朝廷中的韩党尽数剪除。

宋 马远  月下把杯图

据说,马远的《月下把杯图》就作于韩侂胄被杀后的次年,嘉定元年。

1208年,宁宗改元嘉定,表明新年新气象的开始(这也是杨皇后干政的开始)。韩侂胄既因罪被杀,他从前一手制造的庆元党祸(牵涉到朱熹、赵汝愚等士人)也就逐渐平反,已死者追赠殊荣,生还者起复原官。

《月下把杯图》图右上有两行题句:

相逢幸遇佳时节,月下花前且把杯。

题句下钤了皇后坤卦印。

左侧对页还有一首也钤了坤卦印的题诗:

人能无著便无愁,万境相侵一笑休。岂但中秋堪宴赏,凉天佳月即中秋。

这时的杨皇后,大概颇有天地澄清、妖氛扫净、“万境相侵一笑休”的笃定和感慨。

而画中人执手相看的欢欣,若说是庆元党禁中罹祸士人的劫后重逢,也颇可理解。

这很可能是一幅由杨皇后出题,由马远完成于嘉定元年中秋节的合作。

说到杨皇后,不能不提到在宁宗朝极受宠遇的画师马远。

马远的很多画作上都有杨皇后的题字。

她在马远的《王宏送酒图》上题写:人世难逢开口笑,黄花满目助清欢。
又在《洞山渡水图》上题写:携藤拨草瞻风,未免登山涉水,不知触处皆渠,一见低头自喜。
还在马远的《松院鸣琴图》上题过一阙颇引后人闲话的《诉衷情》:闲中一弄七弦琴,此曲少知音。多因淡然无味,不比郑声淫。松院静,竹林沉,夜沉沉。清风拂轸,明月当轩,谁会幽心?

马远后来以马一角之名,牢牢地占住了南宋画坛巅峰的位置。极具才情和鉴赏力的杨皇后,对马远的影响,可能并不止于是他的保护神、倡导者、最权威的鉴赏家和推广人,她与马远的合作,生动地解释了“画是无声诗,诗是有声画”,马远和其子马麟的画里,空灵的诗意,简直扑面而来。

马远  寒江独钓图

而那些钤了坤卦印和杨妹子落款的诗词、书画,那些关于一个文艺范皇后的印记,随着马远的声名,在后来的八百多年里也未曾湮没。

不过,杨皇后的第一职业,终究是皇后。

嘉定这个年号宁宗总共用了十七年(1208年-1224年)。这也是杨皇后和史弥远结成政治同盟,共同掌权的十七年。

嘉定十七年(1224年),宁宗崩,史弥远撇开太子赵竑(宁宗养子),立沂王赵昀为帝(宁宗的远房堂侄,即宋理宗),杨皇后被尊为太后,垂帘听政。不久杨太后还政于赵昀,退居深宫。

三十年前那只蝴蝶掀起的风波,到了这个时候,渐渐平息。

有人说改立理宗、撤帘还政都是史弥远一手遮天,也有人说这本来就是杨皇后的意思,但无论如何,史弥远的地位已无法撼动。十七年前杨皇后为了剪除韩侂胄重用史弥远,史弥远却成为南宋朝秦桧、韩侂胄之后第三个权臣,专权二十六年(后面还有一个贾似道专权)。


南宋  杨妹子  楷书薄薄残妆七绝页

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繁华和青春,就这样随风而去。

晚年,闲居的杨太后在马远的《仙坛秋月图》上题诗,对“鄞中丞相”史弥远的切齿痛恨一览无遗:

宫中美人秋思多,夜揖明月追仙娥。
昼阑桂树倚楼阙,碧落天坛飞鸣珂。
画师不解西风梦,笔端便有华阳洞。
更将妍画写清词。轻扇君王心已动。
炎精季叶堪叹嗟,矧尔妖丽倾其家。
申生遗祸到济渎,鄞中丞相真奸邪。
吴宫一扫荒烟冷,旧事凄凉复谁省?
百年永鉴不可忘,留与人间看扇影。

绍定五年(1232年),理宗纳贾似道之女为贵妃。年底,杨太后薨逝。同年,南宋朝廷决定与蒙古联军,对抗金国。

历史,就这样不可逆转地走向1276。但杨氏已经不知道了。

南宋  马远  洞山涉水图
她一生携藤拨草,跋山涉水,起初连名字都没有,那又怎样呢?她不但当了皇后,还把杨妹子这个扑朔迷离的名字,长长久久地在世间传了下来。

世间 · 好物

作者:任淡如

本文为菊斋原创文章。欢迎个人扩散、转发,公号转载请联系我们开白授权。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