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父亲

2021-01-13  财宝哥


我的父亲

作者:汪超

       汪超,安徽泾县人,大学本科学历。怀揣绿色梦想投笔从戎,从军八年,站过岗扛过枪,干过后勤到过前线。2011年开始陆续发表作品,先后发表新闻、文学作品百余篇(幅),荣立三等功1次。现服役于驻闽某分部政治部。

“到部队好好干,家里很好,不用惦记。”这是电话里,父亲跟我说过最多的一句话,起初倒也感觉没什么,后来听的次数多了,便开始揣摩起父亲话语里的一词一句。自幼对父亲的印象就是很严肃,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父亲与我之间的话题也逐渐多了起来。

还记得在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父亲为了了解我的学习情况,主动跑来学校找到老师。当时心里很不是滋味,想想班里的同学,都是学习成绩比较落后的,才被老师叫来家长,现在倒好,父亲却主动送上门来了。


放学回到家后,看到父亲板着脸,我就会自觉的躲在角落里写作业,父亲没有理会我,双手继续搓弄水杯,脸色沉重。我心里猜想,肯定是自己闯祸了,因为放学回家的路上,路过村里一家人新婚,处于好奇和恶作剧心理,我和同学找了几块大大的泥土扔到了婚房里。可一直到吃完晚饭,准备洗漱上床睡觉了,也没见父亲有责怪我的意思。


“他还这么小,就送到外面去?”回到房间躺在床上,听到父母在客厅里谈论,这让我感到不安,没顾得上穿好衣服裤子,便拖着父亲的大拖鞋,走了出去。见我一副懒散的样子,父亲严厉地责骂我,“这么大的人了,连衣服都穿不好。”当时,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气呼呼的甩了一下房门,跳到床上,心里的不悦全都发泄在门上。父亲严肃的面孔,让我想起了他说的最后一句话,“过段时间,把你送到外地上学去,看你一个人怎么办。”


小学毕业后,我答应父亲到远在几百公里的学校上初中。而平时一向在家里声音最大的人,开始变得沉默寡言,偶尔还看到父亲一个人在院子里来回走。

暑假一结束,父亲就把我送到一个听都没听过的地方,而学校是全封闭管理模式,吃住全包,没有周末,每个月放3天假,校车接送回家,平时严禁学生外出。我开始有些后悔了,可事已至此,我也无可奈何。父亲帮我报完名后,在亲戚的带领下,我们到周边的商场逛了逛,帮我买了新衣服和生活用品,一路上,我都一直拉着父亲的手。


因为学校当天晚上就要开课,进行摸底考试,父亲把我送到学校后,递给我一张IC卡,就坐长途大巴回家了。

父亲走后,我心里非常难过,不知道是因为之前在家的时候经常出言不逊,惹父亲生气而自责;还是因为第一次孤身在外,感觉无依无靠而失落。班里好几个同学家长刚走,就开始哭泣,老师怎么安慰都没用,愣是拿着试卷捏在手里不肯做,而我却第一个交了卷,跑到电话亭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喂,爸,你什么时候来看我?”我忍不住用手擦拭着双眼,但没有发出声,父亲停顿好一会才说话,“你才刚上学,我过两个月再去看你,你在学校好好学习,听老师的话。”第一次感受到离乡之苦,在学校里我认真读书,慢慢适应了自己叠被子和洗衣服,生活逐渐自理起来。一个星期后,我发现父亲奇迹般的出现在学校里,班主任与他交谈过程中,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三年初中很快过去了,按照事先与父母约定,我又回到了家乡上高中。我的成绩还算可以,达到了家乡重点高中分数线,然而我并没有努力学习,而是结交了一些贪玩的朋友,经常聚在一起讨论游戏,约好去哪里上网,导致成绩一落千丈。读了一年高中后,转学去其他学校继续读了一年,也是处于混日子的状态。


某天突然接到父亲的电话,“镇里有几个当兵的名额,你想不想去?”“想!我想去!”我一下子激动了起来,因为从小当兵、当警察就是我的梦想。父亲不屑地说道:“当兵不是开玩笑的,你最好想清楚。”“不用想了,我已经想清楚了。”我口气异常坚定,仿佛已经穿上了军装,连在学校里走路都感到神采飞扬。

因为要当兵去了,所以父亲来学校办理手续,带我回家体检和政审。所有程序,父亲都陪着我,让我心里感到非常踏实和安定。一直到送兵的那一天,我仿佛又回到了当年父亲送我去外地上学那会,一路上默默无言,却感觉时间流逝飞快。送我到武装部后,父亲对我说:“到部队好好干,家里很好,不用惦记。”


两年义务兵生活很快结束,我如愿以偿转上了士官,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家里,父亲很高兴,逢人就夸道:“别人当兵转士官,都要托关系,我儿子自己凭本事。”后来休假回家,发现父亲已经没有了严肃,脸上全是笑容。再后来,母亲偷偷告诉我,在我当兵后的一段时间里,父亲经常一个人默默在院子里来回走。再后来,我发现家里有什么事,父亲总还是那句话,着实可以让我猜想一阵子。

我的父亲就是这样,心里有苦从不说,总是一个人默默无闻的扛着,这便是我的老父亲!


湘樟苑∣一个有温情与温度的公众号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