泊木沐 / 油画天地17 / 油画家陈安健《茶馆系列》油画作品欣赏

分享

   

油画家陈安健《茶馆系列》油画作品欣赏

2021-01-25  泊木沐

陈安健,1959年生 ,1982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现于四川美术学院任教。四川美协协会会员。重庆市民间工艺美术研究理事,重庆美术家协会会员。

以《茶馆系列》闻名于国内外,作品描绘了川蜀地区的民风民情,悠闲的市井生活跃然纸上。画家扎实的写实功底在画面上一览无余,用笔细腻讲究,光感的控制,制造出茶馆特有的室内效果,人物的表情略带一点点的夸张,但更加增添了生动,充满嬉笑的情调。

陈安健觉得重庆川美老校街区黄桷坪很有灵气,自从进入交通茶馆画画,便不愿再舍弃这个地方。多年来,陈安健执迷于用写实的手法画黄桷坪交通茶馆的人与事,他把自己的人生深深地扎在了这片土地。

别人也许看中这儿的原生态,拍拍照片,写写生,然后转身而去。但陈安健不同,他来了以后就不想离开,感觉自己找到了人生的归宿,画交通茶馆一画就是近二十年。

因为这个地方破旧,没人来投资改造,经营不下去了,陈安健把它接手过来。还是这些茶客,还是这个茶价,两、三块钱人们可以在这儿泡上一整天。亏点本也没关系,我陈安健不是画画儿的吗?卖点画也就补起来了。

对陈安健来说,交通茶馆乃是正在进行的生活,乃是继续活着的历史。一个写实画家要遇得这样的机缘,也算是三生有幸。陈安健以平民化的自我观察,让作品充满市井味、烟火气,因之而成为特别具有地方性的民俗图像,让我们看到了一个鲜活立体的老茶馆。

1999年开始画茶馆时,他是看到什么画什么;大概画了两三年后,他开始捕捉社会事件在老茶馆里激起的涟漪;2004年左右,陈安健的画面又变成了“用四方桌讲天下事”,其中有戏谑,有调侃,有重庆的码头文化和江湖智慧;

为了丰富画面,他也画闯入茶馆的帅哥和美女,去找不同人物组合在一起形成反差感。本来很违和的东西,在陈安健的作品里却和谐共处,或者说,在茶馆里和谐共处。“因为茶馆就是个包罗万象的场所,什么都可以做,什么都可以画进去。”

从作品中看,陈安健也是个很幽默的人。他时常在画面中埋一个不深不浅的小包袱,再加上夸张的动态和表情,令人发笑。

《茶馆》系列的艺术价值深远,它生动地展现了底层人文的真实自在。其舞台聚焦的写实场景,不仅有现场描绘地点的直接性,更凸现了对普通平凡人日常生活的个人专注。边缘人群也好,底层生活也罢,他们的生存状态都有人类学价值。很多人说看不懂艺术品,其实真正的艺术大俗即通大雅,一件成功的作品关键点在于感染力,如果无法打动那些驻足观望的人,那么再完美的画作也是有缺憾的!

陈安健老师的《茶馆》系列,最大的看点就在于鲜活,它渲染出的时代感会让你遇见另一个素未谋面的年代。他们几乎是被动地承受着时间的雕刻,只有陈安健在一旁奋笔疾画。他画出了他也看不清、说不清的东西——市井之地的真相,日常生活的史诗。艺术并不高于生活,艺术只是在日常化的平等关照中反应生活并反省生活。

陈安健之所为,乃是将个人创作的毕生追求置身于真实生活与生活真实亦即艺术生活的真实之中。如此而已,并没有那些花哨和夸张的东西。

交通茶馆,始建于1987年,至今已经有30余年的历史了。几十年来,老茶馆无声无息隐藏在忙碌的城市中,一批批老茶客的离开,又伴随着一群群新茶客的到来。茶馆不大,老式的木架结构,墙体斑驳,褪色的标语,砖瓦裸露在潮湿的空气里,房梁参差不齐,老式条凳,方形老木桌……这一切都是30年前的样子,每一件茶具,每一件桌椅都承揽着历史,几十年来没有变过样!

这里破旧极了。木质的房屋框架上满是灰尘和蜘蛛网,阳光从屋顶的缝隙中照射到盖碗茶中,“来,让哈,给你满起”,老茶馆的服务员提着长嘴壶说。几十张方桌横七竖八的分布在这间三百余平的空间里。

这里热闹极了,一桌一世界。仿佛各自谈论的话题形成了天然的屏障,几十张老旧的桌子围坐着来自天涯海角的茶客。老茶馆里三只极其活跃的鸟,叽叽喳喳叫个不停,有一只鸟是陈安健从集市上买回来的,至今已十年了,进门左侧的老电视也是陈安健十几年前买来的,不过现在已经坏掉了。老式的吊扇、斑驳的墙壁、昏暗的灯光,人们在这里下棋、喝茶、聊天,过着最悠闲的生活。

重庆的茶馆,像重庆的山水、人、城市浑然一体,这些宝贵的城市特质跃然于陈安健的画中。只想说这里很茶馆,这里很重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