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友书屋 / 阅读 ... / 【觅史记】乐史:有宋一代志舆地者,当以...

分享

   

【觅史记】乐史:有宋一代志舆地者,当以乐史为巨擘(上)

2021-09-15  真友书屋

乐史是位多产作家,然其流传后世最广也最具名气的作品乃是《太平寰宇记》。周运中在《<太平寰宇记>的价值和缺憾》一文中评价该书说:“是中国古代一部重要的地理总志,该书虽然不是现存最早的地理总志,但是比唐代李吉甫的《元和郡县图志》内容丰富得多,是明清以前卷帙最多的地理总志。该书的重要性还不仅因为引书浩博,最关键的价值是其征引的宋代以前的古籍很多已经散佚,我们凭借此书才得以窥其万一。”

关于《太平寰宇记》资料的来源,以及引书的数量,张保见在《乐史<太平寰宇记>的文献学价值与地位研究——以引书考索为中心》一文中称:“从'引书考’一章可知,除大量碑刻、民谚、诗词歌赋等之外,仅可见书名者便不下九百种,就目前仍存的明以前地理著作而言,其引用资料之多,可谓空前。”可见,《太平寰宇记》一书因为征引广博,使得许多已经失传的古书借此而留下了痕迹,而这也是该书受到后世广泛关注的原因之一。

Image

《太平寰记辨伪》六卷 光绪元年麓山精舍丛书本,牌记

关于该书作者的情况,《宋史·乐黄目传》中称:“齐王景达镇临川,召掌笺奏,授秘书郎。入朝,为平原主簿。太平兴国五年,与颜明远、刘昌言、张观并以见任官举进士。太宗惜科第不与,但授诸道掌书记。史得佐武成军,既而复赐及第,上书言事,擢为著作佐郎、知陵州。献《金明池赋》,召为三馆编修。”

乐黄目乃是乐史的儿子,此传仅谈到了乐史入职后的情况,并未提及他的出身。罗伽禄在《乐史及其家世述略》一文中称:“乐史的出生颇具传奇色彩,其母年过四旬无嗣,于是祷嗣于宜黄的华山,后'梦异人令吞五色珠而生史’。乐史自出生以来就不平凡,据宗谱记载乐史'英姿绝人,博穷经史,以霍源时犹隶崇(即崇仁县),僻在乡居,将伯少助,乃构书院于县北景云观侧,恒疑业焉。’他虽自幼好学,才华出众但屡试不中。”

Image

《太平寰记辨伪》六卷 光绪元年麓山精舍丛书本,卷首

乐史一出生就不是凡人,长大后果真聪明异常。宋建隆三年,南唐后主李煜开科取士,此时的乐史已经看过半百,他依然参加了这场考试。据说该科仅有五位录取进士名额,而乐史为其中之一。有意思的是,本场录取的五位进士都是屡上考场的老手,看来年纪都不小了,因此此榜被考不上的人讥笑为“陈橘皮”榜。

然而这科考试的状元是谁,后世却有着不同的说法,比如李天白编著的《江西状元全传》中有《乐史——南唐开宝年间状元》一篇,该篇的题目就代表了观点。该篇正文的第一段话就是:“乐史(930-1007),字子正,号月池。抚州宜黄(今江西宜黄)黄坡霍沆圩村人。南唐开宝年间(968-975)某科状元。考官是乔匡舜。”

李天白的这段话没有说清楚乐史是南唐开宝间具体哪科的状元,但他却点明了该科的主考官是乔匡舜。宋赵令畤所著《侯鲭录》卷八中载有此事:“南唐给事中乔(匡)舜知举,进士及第者五人,即邱旭、乐史、王则、程渥、陈皋也。皆数举,升降等甲,无名子以为乔之榜类陈橘皮,年高者居上。”这段话排出了五位本科考中进士的名称,其中乐史排在第二位。清吴任臣的《十国春秋》中排列顺序与之相同:“南唐给事中乔匡舜知举,进士及第者五人,即邱旭、乐史、王则、程渥、陈皋也。该举数升降,等甲无名。时以为乔之榜类陈橘皮,年高者居上。”

Image

《太平寰宇记拾遗》光绪元年麓山精舍丛书本,书牌

然以上两段记载都未提及本科是哪年所考,也没有提到该科的状元是谁。而周腊生在《关于乐史状元地位的确认》一文中称:“笔者曾推估为宋建隆三年(962年,当时南唐奉宋正朔)。”

虽然以上两段记载没有点明该科的状元,但若按五位进士的排名顺序看,乐史都没有排在第一位,但是,如果在叙述多个人名时排在前面就是状元的话,那么宋陆游的《南唐书》卷八中就首先提到了乐史:“乔匡舜……后主嗣位,复起为司农少卿。历殿中、监修国史、给事中兼献纳使,知贡举,放及第乐史辈五人。多久滞名场者,时称得人,而少年轻薄子嘲之,谓之'陈橘皮榜’。”

陆游的这段话仅是以乐史等五人来叙述,这么说来,乐史应当是状元。然而宋马令的《南唐书》却有另外的说法:“邱旭,字孟阳,宣城农家子也。少以畜产为事,弱冠始读书,学为辞章。因随计金陵,凡九举而曳白者六七。然自励弥笃,不以为耻。既而,困窘无进取意。秋试将迩,寡嫂刘敬问行期。旭以匮乏告。刘曰:'苟济荣望,虽孤儿可鬻,况资用乎?’宁于是罄橐遣之。旭不得已再就乡举。明年,春试《德厚载物赋》,旭为第一。释褐归乡,而家人犹疑其未调。暨乡老、酋长谒贺,郡吏改署里名,乃知上第。及金陵平,例归于京师,补镇将。数年,诣南曹叙理。会吕公蒙正判铨,闻旭名,问曰:'汝非能为赋者乎?’对曰:'江南献赋,适为第一。’吕公曰:'久闻尔名,谓为古人,乃并世耶?’”

Image

《太平寰宇记拾遗》光绪元年麓山精舍丛书本,卷首

马令的这段话明确地说,邱旭才是本科状元,而邱旭本人也说自己是第一。明徐应秋的《玉芝堂谈荟》中却有不同的说法:“宜黄乐史,母梦异人授五色珠而生,力学有文,举南唐进士第一。”

按照资料记载,乐史的母亲是在做梦时,梦到有人叫她吞了五色珠,而后生了乐史这样一个人才。《玉芝堂谈荟》中也有同样记载,该书作者明确地称,乐史是南唐后主时期进士第一人。而罗伽禄在文中又分别引用了《万姓统谱》和《大明一统志》中的说法,称邱旭为该科第一。

对于历史上的这些矛盾记载,罗伽禄在文中举出了四点理由来力证乐史为该科状元。罗伽禄认为:“而自唐以来科举考试一般是考3场,即贴经、杂文、对策各考1场,赋属于杂文那场的,还要考贴经和对策各一场。邱旭长于赋,考赋得第一是完全可能的,而总的名次并非第一。这里出现'第一’二字,如果不注意是仅仅是考赋那一场,也容易引起错觉。”而后该文又从乐史的个人著作被皇帝全部藏入密府,以及他所作《太平寰宇记》在后世有着巨大影响等旁证,而后作出了这样的结论:“笔者不仅认为该科状元不可能是邱旭,只能是乐史,而且乐史还是五代最有影响的三大状元之一,在整个1300年的科举史里,他也不愧为名状元。”

Image

《太平寰宇记补缺》 清嘉庆八年万廷兰刻本

当然乐史是否是南唐开宝年间状元这件事,他人还有着不同看法,于此不作争论。然而有意思的是,即使成了状元的乐史,当南唐被北宋吞灭后,他的这个高考成绩却不被承认了。虽然已经上了年纪,但乐史老当益壮,竟然在北宋时期重新参加科考。更为难得的是,他在太平兴国五年竟然再一次考中了进士。他的这种科考成就在古代不多见,然而宋太宗赵光义却不这么看,他更希望在自己的朝中涌现出一些新人,而不是考中者又是南唐老臣。因此乐史等人考中进士后,赵光义却迟迟不让他们“及第”。拖了一段时间后,太宗也觉得不好意思了,于是还是赐乐史等人及第。

这件事当然令乐史大为兴奋,《乐史十三修宗谱》中录有他所写的《两度登第志喜》一诗:“一枝丹桂两回春,始觉文章可致身。已把琼言要上第,又将彩笔冠群伦。龙泉再淬方知利,火浣重烧转更新。今日街头看御榜,大能荣耀苦人心。”

乐史在科考上的成就不仅如此,他在世时四个儿子都考中了进士,这在古代是很稀见的事情。更为难得的是,其中的三个儿子竟然同科登第,这个结果当然令乐史大为兴奋,他为此写了一首《三子登第志喜》诗:“老夫两度穿杨叶,四子三人折桂枝。惟有黄庭年尚幼,嫦娥已约后来期。”几年之后,他的小儿子乐黄庭在咸平元年也考中了进士,这让乐史更高兴了,于是他又写了首《幼子登第谢恩迎春苑》:“御题高挂偶联翩,廷对无能盍即焉。岂意杨春沾草木,便教凡骨作神仙。一枝丹桂光三族,五夜金门觐九天。惟有黄庭年尚幼,何期金口更传宣。”

Image

乐史撰《太平寰宇记》 清嘉庆八年万廷兰刻本,卷一

博学的乐史不但自己能够写出数量众多的著作,他还能把儿子每一个都培养成进士,这种特殊的本领真令人叹羡。

而后乐史就在朝中为官,他在这个期间奋笔疾书写出了不少的作品。《宋史》中称:“雍熙三年,献所著《贡举事》二十卷,《登科记》三十卷,《题解》二十卷,《唐登科文选》五十卷,《孝弟录》二十卷,《续卓异记》三卷。太宗嘉其勤,迁著作郎、直史馆。转太常博士、知舒州,迁水部员外郎。淳化四年春,与司封员外郎、直昭文馆李蕤同使两浙巡抚,加都官、知黄州。又献《广孝传》五十卷,《总仙记》一百四十一卷。诏秘阁写本进内。”

他的勤奋被太宗看在了眼中,为此给予他职位上的提拔,然而《宋史》中对于他勤奋著述这件事评价却不高:“史好著述,然博而寡要,以五帝、三王,皆云仙云,论者嗤其诡诞。”这里说乐史虽然涉猎很广,但其所写著作却重要性不高。虽然有这样的说法,但这些流言蜚语不能打击乐史继续写书之心。《宋史》中称:“咸平初,迁职方,复献《广孝新书》五十卷,《上清文苑》四十卷。出知商州。史前后临民,颇以贿闻。俄以老疾为言,听解职,分司西京。五年,郊祀毕,奉留守司表入贺,因得召对。上见其矍铄不衰,又知笃学,尽取所著书藏秘府,复授旧职,与黄目同在文馆,人以为荣。出掌西京磨勘司,黄目为京西转运。改判留司御史台。车驾幸洛,召对,赐金紫。史久在洛,因卜居,有亭榭竹树之胜,优游自得。未几卒,年七十八。”

Image

乐史撰《太平寰宇记》 清嘉庆八年万廷兰刻本,卷一九八

到了咸平元年,乐史继续把自己的大部头著作呈现给皇帝,但《宋史》的撰者则称乐史有受贿的传闻,这个传闻令乐史主动提出辞职。但后来乐史又给皇帝上贺表,皇帝召见他时看到他精神矍铄,于是命大臣把乐史所有著作藏入内府,同时又给他恢复官职。此时恰好乐史的儿子乐黄目也在文馆任职,父子两在同一个部门做同样的工作,这在当时成为了人们羡慕的话题。后来乐史又出外任职,同时他还在洛阳建起了园林,直到78岁方去世。而他所著之书,《宋史》中有如下记载:“所撰又有《太平寰宇记》二百卷,《总记传》百三十卷,《坐知天下记》四十卷,《商颜杂录》《广卓异记》各二十卷,《诸仙传》二十五卷,《宋齐丘文传》十三卷,《杏园集》《李白别集》《神仙宫殿窟宅记》各十卷,《掌上华夷图》一卷。又编已所著为《仙洞集》百卷。”

虽然乐史写了如此众多的著述,然而流传至今者却很少,王文楚在《<太平寰宇记>成书年代及版本问题》一文中说:“他所有的著作都散佚了,惟《太平寰宇记》流传至今。”然而罗伽禄在文中却说:“乐史在文学方面造诣也颇深。其《绿珠传》《杨太真外传》是古代小说的优秀篇章,历代广泛流传。宋代以后,根据《杨太真外传》,衍变出了多种戏曲、传奇。”

虽然如此,乐史影响后世最重要的书依然是《太平寰宇记》,故刘双琴在《<太平寰宇记>刊刻流传考》一文中评价该书说:“《太平寰宇记》是乐史所有著述中部头最大、最为人重视的一部书,是继唐代《元和郡县志》以后的又一部采摭繁富的地理总志。”而对于该书在后世的影响,该文中又说道:“其后的许多历史、地理著作如王象之《舆地纪胜》、祝穆《方舆胜览》、王存《元丰九域志》、大清《一统志》以及各种地方志书等,都大量引用该书,因此该书成为一部重要的历史地理学参考工具书。”

Image

乐史序言《分类补注李太白诗》 明嘉靖二十五年玉几山人刊本

关于乐史撰《太平寰宇记》的原因,乐史在《太平寰宇记表》中自称:“臣闻四海同风,九州共贯,若非圣人握机蹈杼,织成天下,何以逮此。自唐之季,率士缠兵,裂水界山,窥玉盗席,至于五代环五十年,虽奄有中原而未家六合,不有所废,其何以兴?祖龙为炎汉之梯,独夫启成周之路,皇天骏命,开我宋朝。”这段话首先谈到了宋朝的开国,接下来他又夸赞宋朝疆土之大:“太祖以握斗步天,扫荆蛮而干吴蜀,陛下以呵雷叱电,荡闽越而缚并汾。自是五帝之封区,三皇之文轨,重归正朔,不亦盛乎,有以见皇王之道全,开辟之功大。其如图籍之府未修,郡县之书罔备,何以颂万国之一君,表千年之一圣。”

乐史此《表》中接着说到历史资料的缺乏以及地名变迁的混乱:“眷言阙典,过在史官。虽则贾耽有《十道述》,元和有《郡国志》,不独编修太简,抑且朝代不同,加以从梁至周,郡县割据,更名易地,暮四朝三。”而后他才谈到正题:要进行仔细的梳理,再写出一部最为完全的历史地理类著作:“臣今沿波讨源,穷本知末,不量浅学,撰成《太平寰宇记》二百卷,并目录二卷,自河南周于海外。至若贾耽之漏落,吉甫之阙遗,此尽收焉。万里山河,四方险阻,攻守利害,沿袭根源,伸纸未穷,森然在目,不下堂而知五土,不出户而睹万邦,图籍机权,莫先于此。臣职居馆殿,志在坤舆,辄撰此书,冀闻天听,诚惭浅略,仰冒宸严。谨上。”

微信号:zhilanzhaiweili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