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7喜 / 父母课 / 那些康复中的孩子 || 我再也不对孩子说这...

分享

   

那些康复中的孩子 || 我再也不对孩子说这是为你好了

2021-09-22  长沙7喜

FAMILY

那些康复中的孩子

孩子出现问题,最着急的莫过于家长。

在“渡过”家长学堂看到太多家长的焦虑、痛苦,甚至痛不欲生。

痛苦中的家长与孩子,就像两个溺水的人纠缠在一起。如果不停下这种互相纠缠的状态,孩子没有时间和空间进行自我调整,家长很大可能也会被孩子la下水。

很多时候,其实是父母先病了,一个系统出现问题,首先表现出来的就是最薄弱的那一环,就是我们的孩子。

现在,“渡过”家长学堂的公众号开设了新的栏目——那些康复中的孩子。讲讲家长和孩子们在渡过家长学堂的指导下如何自救的故事。希望给困境中的家长带来光明和希望。

如果您也有故事分享,欢迎在文末图片添加蜗牛的私人微信。


康复故事第七则

Image

本文作者:水中叶

2020年4月26日,是儿子新冠疫情后复学的日子,儿子面临复学考试,五点半他起床吃饭,早早准备好了笔盒和书包,孩子却发现自己抖得厉害,出不了门。

Image

我想尽办法安抚,又打电话给班主任,班主任也竭力劝他,不用交作业。可是儿子真的出不了门,考不了试。

自此,孩子开始反锁房门,白天不吃不喝,昏昏沉沉地睡,偶尔夜间不知什么时候在冰箱找点吃的喝的。

整整两周,没有在我面前露面。我忧心忡忡,想尽办法讨他欢心,他要求买两只猫,我给他买了。孩子也想尽办法走进学校,可每次在学校门口逗留很久,溃败了,逃回家,立马给我打电话。

有一次,他终于走进了学校,但他只愿意藏在学校的花园里,按自己的节奏静静地适应校园,结果被后勤主任发现,再次逃回来。

初二下学期了,好多场考试,儿子勇敢地参加了体育考试,这是他自闭三周,体能退步后的一次考试,他主动走进了校园,走近同学,走进考点,听监考他的同事说,儿子考试时,脸色惨白,他们不知道,我儿子经历了什么。

我听了,心里无比心疼他。那天下午,他爸想借这个契机,让他去上学,可儿子耗费了全身的气力,考完了这场试,下午又昏昏睡去。

Image

为了吸引儿子走出房间,我给新房的客厅买了儿子梦寐以求的电视,为了让他打开心结,我花了一万块钱,母子共同做了心理辅导。这些收效甚微,儿子还是不能上学,我又带他看医生,吃药,我以为儿子可以很快复学,孩子还是时好时坏,黑白颠倒,暴饮暴食,上半天学就要睡一下午。

后来,我加入渡过“家长学堂”,在这里和很多家长聊天,学习他们的经验,得到群主专业的指导。我还读了渡过公众号上很多的文章,知道之前哪些地方做得不对,也对孩子的康复不那么期待。

心里给了孩子一个长长的两年甚至三年甚至很多年的假期,允许孩子做他想做的,吃冷饮,允许,打游戏,允许,熬夜,允许,吃垃圾食品,允许,有的家长和我辩论,说这样怕把孩子惯坏了,可我明明看到孩子的笑容渐渐多了,孩子对父母的感恩的话多了,对父母的牵手不再排斥,也可以开开玩笑,打打闹闹了。

后来,我经过学习懂得“有求必应”,应,不是答应,而是回应。我渐渐在饮食上给他一些约束,这些约束,都是温柔而坚定地提出的。

Image

我们以前的为你好的限制,一下子放开了,儿子以前不能做的,都做了一遍,他觉得游戏也没那么吸引他了,一天也就玩那么一两个小时,垃圾食品吃那么两袋,也就觉得没那么好吃了,天天捧着个手机,也就那么回事,也没那么吸引人了。

在家躺着不上学,舒服了,但也无聊了。他感到空虚无价值感。他渴望读书又怕读书,我就鼓励他,可以读书也可以找师傅学本领。

他还是觉得有自己的理想,要去上学,今年,他去考了生物实验,但生物地理考试不想参加,我们也全然允许。第二天,他又后悔没参加,我们问他是不要这两门课的分,直接上初三,还是再次休学上初二,他决定上初二,重新开始,我们同意了。

情绪是种能量,能相互影响相互传染。情绪不稳定的家长是很难以给孩子带来支持和力量的。

在无比焦虑的日子里,我用渡过“家长学堂”学到的方法,和孩子有界限感,他做他他自己,我做好我自己,不评判,不建议,不打扰。

一开始,每天下班回家,家里冷冷清清,孩子囿于房间,我也想哭,我鼓励自己做家务,进群学习,和家长朋友交流。我在渡过“家长学堂”跟随大家练习深呼吸,我还给老家一个处在自闭期的孩子家长指导,引导他进群学习。给他推送渡过公众号上的文章。

这一年多的时间,在焦虑迷茫之后,我学会了稳住自己的情绪,接住生活递来的烫手山芋,学会和过往和解,和孩子和解,接纳化解了自己心中的心结,接纳了孩子的各种坏情绪,学会了次第花开老师指导的深呼吸的方法,这些方法一次次帮我渡过情绪的危机。

我不再恐惧担忧,不再灾难化生活,接受生活的不完满,并且继续热爱生活,不逃避,不埋怨,努力活在当下。

如今,儿子可以和我傍晚一起散步半小时,可以和我一起看电影,可以和我一起回老家陪外公外婆。精气神都恢复不错。

我谨记“燃烧的雪”老师的指导,不以复学为康复目标,孩子动力恢复,恐惧消失,上学是自然的事,父母要做的就是陪伴,陪伴孩子走过这段“日食”般黑暗的日子,要相信,太阳它一直在。

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我和我的小伙伴们见证了很多的家庭,从深陷泥潭到涅槃重生的过程。

这个过程,是艰难曲折的,更是需要智慧的。这个过程,更是我们家长疗愈和成长自己的过程。

那些恢复的孩子,都是家长放下了评判,做到了无条件的接纳,让孩子感受到了爱与尊重。孩子才有力量走出家门,走进同龄人的集体中。

(感谢渡过家长学堂的陪伴!)

END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