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小说网 / 待分类 / 常明:《封神榜鼓词》评介(封神演义源流...

分享

   

常明:《封神榜鼓词》评介(封神演义源流考之二十一)

2021-10-10  古代小说网


有关于封神故事的鼓词,照目前来看,一共有两种:
一种是八卷本,函套与书名均题名《绘图新编封神榜鼓词》,下均署“上海校经山房印行”,首页题为《新编说唱封神榜鼓词》,目录题《绘图新编封神榜说唱鼓词全传》,不题撰人,民国六年版。

《绘图新编封神榜鼓词》

另一种是四卷本,函套题《大字足本绣像绘图封神榜鼓词》,书名题为《神仙小说封神演义鼓词》,下署“上海校经山房书局印行”,首页题为《姜子牙斩将封神神仙鼓词封神演义》,下署“上海求石斋书局印行”,目录题《绘图封神榜鼓词》,王尘影编纂,未题时间。

两者均为五十回,但八卷本在每回均标两个回次,以示由今本《封神演义》整理而来,而四卷本则径写某回,如第一回的标目中,八卷本写作《第一、二回  殷纣王进香留亵句,冀州侯朝商题反词》;而四卷本则写为《第一回  纣王进香留污句,苏护朝商题反诗》。

两者不但均由校经山房印行,在回目上亦能看出两者有继承关系。两者在某些标目上完全相同,如八卷本的第十五、六回与四卷本的第八回标目都是《哪吒化身借用莲叶,子牙下山火烧琵琶》,八卷本第十七、八回与四卷本的第九回标目都是《苏妲己忍心遭虿盆,伯邑考进贡赎父罪》等;一些标目则是相互借鉴改造来的,除上引第一回标目可以看出这一点外,尚有八卷本的第五、六回《云中子进剑镇妖邪,殷纣王无道造炮烙》被四卷本第三回写为《云中子进剑镇妖神,苏妲己劝王造炮烙》等。

事实上,此种类似在两书标目中比比皆是,即便略有调整,也不过是两者相较,增删一二字而已,其标目俱可见本文附录,读者容易一一比对,兹不备引。

相较而言,八卷本的标目更为整齐,均为八言对仗,而四卷本的标目则为七言或九言对仗不等。

《神仙小说封神演义鼓词》

就用字而言,八卷本的标目中用异体字及偏僻字更多,如用“繫”、“讬”、“𪤒”等字,而且对仗十分生硬,如第七、八回《贼费仲设计害皇后,杨淑妃假怒救储君》中“贼”字为形容而“杨”则为淑妃姓氏,第二十一、二十二回《雷震子救父到西岐,西伯侯夜兆飞熊梦》中“到西岐”为动宾短语,而“飞熊梦”则为名词,词性不匹配;而有的标目甚至连前后两个半句的断句也不相同,第九、十回《老商容九间殿死节,西伯侯燕山救雷震》,前半句应断为“老商容/九间殿/死节”,后半句应断为“西伯侯/燕山/救雷震”;第十三、四回《太乙真人法收石矶,哪吒剔骨肉还父母》前半句应断为“太乙真人/法收/石矶”,而后半句则应断为“哪吒/剔骨肉/还父母”,第四十七、四十八回《闻太师西岐城大战,姜子牙魂游昆仑山》前半句当断为“闻太师/西岐城/大战”,后半句则应断为“姜子牙/魂游/昆仑山”。

类似的情形在四卷本中就要好许多,八卷本第四回删去首字,改为《费仲设计害皇后,贵妃有意放殿下》,第十一回将后半标目改为“西伯侯夜梦兆飞熊”,将“梦”字置于“兆”字之前,词性便趋一致;第五回改为《老商容九间殿撞死,西伯侯燕山地收子》,第七回改为《太乙法收石矶精,哪吒剔骨还父母》,第二十四回改为《闻太师大战西岐城,姜子牙魂游昆仑山》,将“大战”与“西岐城”异位,断句便完全相同;至于异体字,则除第五十回将“拿”字写为“㧱”字之外,未见其余。

在错字方面,八卷本中仅有一处错误,即第三十七、八回标目的前半“伐西岐张桂芳奏诏”,“奏”显系“奉”字之误。

《绘图新编封神榜鼓词》版权页

而四卷本中第二回前半回的标目“西伯解围进妲己巳”,“巳”无疑为衍文,而脱去“侯”字;第十九回前半标目“代西岐张桂芳奉诏”,第三十二回后半标目“冀州侯代西岐城”,“代”字均系“伐”字之误;第三十四回前半标目“申公豹说反殷郊”,“郊”字显系“洪”字之误;第四十四回后半标目“子牙潼关遇五瘟”,“瘟”即为“痘”之误。

而第三十五回“奉诏旨张山战西岐,听谗言羽翼仙大战”中“战”字叠出,疑前一个“战”字为“伐”字之误;第四十五回“三大士同收狮犼”与后半标目“四教主同破万仙阵”字数不同,当脱去“象”字;第四十六回“渑池县五兵各归山”明显与内容不符,“兵”疑为“岳”字之误,“山”疑为“天”字之误,说明四卷本在刊刻过程中校对远不如八卷本更细。

就情感态度而言,四卷本的标目相较比卷本更突出道德评判,如八卷本中的“殷纣王无道造炮烙”在四卷本中被写作“苏妲己劝王造炮烙”,将造炮烙的责任由纣王转嫁给苏妲己;

八卷本中的“赤精子力救姜子牙”在四卷本中被写作“赤精子遗失太极图”,突出了赤精子在遗失太极图问题上的责任;

八卷本中的“公豹设计说反殷郊”在四卷本中被写作“殷郊受谗背师言”,将申公豹隐去,意在责备殷郊不该忘记师恩及对恩师的承诺;

八卷本中“散宜生为主通尤费”在四卷本中被写作“伯邑考教琴受祸”,突出伯邑考的灾难;

八卷本中的“姜子牙登金台拜将”在四卷本中被写作“子牙登台武王拜将”,突出了周武王的地位;

《绣像说唱封神榜影词》

八卷本中的“斩侯虎讬孤姜子牙”在四卷本中被写作“崇黑虎大义灭亲”,突出崇黑虎的道德;

八卷本中的“闻太师烧死绝龙岭”在四卷本中被写作“闻太师捐躯绝龙岭”,突出了闻太师的公忠体国;

八卷本中的“姜子牙奉玉勅封神,周天子论功封列国”在四卷本中被写作“女娲助子牙三妖被㧱,武王论功罪众官加封”,将女娲与武王并列,突出君权神授。

相形之下,八卷本更与今本《封神演义》原有回目接近,而四卷本则更多了一些编写者的主观价值。故四卷本虽然校勘不善,与八卷本相比,文人的参与程度却更高。故四卷本当出于八卷本之后。

笔者所寓目者乃八卷本,书前有短序:

尝观古今传词,皆取节义醒世劝人之嘉策,而《封神》一书,事出诡异,然其新奇之处,有足以消长夏、祛睡魔者。一时风行海内,脍炙人口。虽文人墨士,津津乐道焉。独是书卷帙繁多,乡曲俗子颇难涉猎。

 本主人有鉴于此,特请小说专家就其原文编成说唱鼓词,删去繁冗,缩短为一百回,宜雅宜俗,一目了然。即登诸鼓版,当男女无不爱听,老少无不乐闻也。

民国六年夏

本局主人谨识


《神仙小说封神演义鼓词》目录及绣像

从短序中能够看出此书为文人整理之作,虽名为“鼓词”,其实不过是文人的“拟鼓词”作品。全书严格按照当时的鼓词要求,唱词全部为十言韵文,说白则简要说明当时背景。

晚清的鼓词多半以《西江月》开篇,本书则以七言绝句开篇,第一、二回开篇的说白也是节编了小说《封神演义》篇首的叙述,正文中能够亦看出本书是由《封神演义》小说整理而来。

其回前诗多自《封神演义》回前诗裁取,如其第十五、六回回前诗:“仙家妙术甚奇精,起死回生有异能。一粒金丹归命宝,数根荷叶成体形。”正是改自《封神演义》第十四回的首联和颔联:“仙家法力妙灵量,起死回生有异方;一粒丹砂归命宝,几根荷叶续魂汤。”

至于情节上也颇相类,如哪吒降生一节,鼓词将《封神演义》中的“李艮”写成“李良”,应即形近而致误,其中多处援引《封神演义》原文,如写哪吒打敖丙:

哪吒起身看水,见波浪中现出一兽,兽上坐看一人,手提画戟,大叫:“何人打死我巡海夜叉李良?”哪吒道:“是我。”敖丙问:“你是谁人?”哪吒道:“我是陈塘关李靖第三子哪吒是也。我父镇守是关,我在此洗澡,与他无干,他来骂我,我打死的,他又何妨?”敖丙说:“李良乃天宫差遣,你胆敢把他打死,尚敢乱言?”

说罢,一戟刺来。哪吒把头一低,钻将过去,说:“少动手!你是何人?”赦丙道:“孤乃东海龙君三太子敖丙是也。”哪吒笑道:“你原来是敖光之子,妄自尊大,若恼了我,连你那老泥鳅都拿出来,把皮剥了他的。”三太子大叫一声:“气杀我也!好泼贼,这等无礼!”又一戟刺来,哪吒急把七尺混天绫望空一展,似火块千团,往下一裹,把三太子裹下逼水兽来了。


《绣像评点封神榜全传》

整段与《封神演义》第十二回原文仅有个别字句出入。而书中也多化用《封神演义》原诗,如写伯邑考为纣王弹《风入松》一曲时,《封神演义》第十九回写道:“杨柳依依弄晚风,桃花半吐映日红;芳草绵绵铺锦绣,任他车马各西东。”而鼓词第十九、二十回写为:“只听是杨柳依依弄晚风,紧接着桃花半吐映日红;又听地芳草绵绵铺锦绣,尾声是任他车马各西东。”

而《封神演义》中伯邑考的赋诗“一点忠心达上苍,祝君寿算永无疆;风和雨顺当今福,一统山河国祚长”在鼓词中被写作“其首音一点忠心达上苍,次又云祝君寿算永无疆;紧接着风和雨顺当今福,尾声是一统山河国祚长。”仅在句首加衬字而已。

而鼓词中将“五嶽”多写为“五岳”,“灑淚”多写为“洒淚”,与《封神演义》所惯用俗字相同,足见其行文、用字多以今本《封神演义》为依据。

第十九、二十回中“絃”字多有末尾阙笔,即避康熙皇帝之讳。而是书即标明民国六年,既无避讳之必要,又非成心作古,原不当多此一举,而同回“按絃多有错乱”一处却未曾阙笔。

《神仙小说封神演义鼓词》正文

民国六年,去清未远,当时用活字印刷《封神传》,而校经山房又于光绪十二年(1884年)业已创办,此次刊印鼓词,即在旧版基础上调整,因而有此阙笔,而未曾阙笔的,当是民国后新刻补入的活字。

所以鼓词的用词多有不当之处,如第十五、六回中,李靖为哪吒所追心想“我生前不知作了何孽”,“生前”显系“前生”之误,第二十五、六回“姜了牙明知文王驾已到,他在那上矶之上把诗占”,“了”即“子”字之误,同回“墨麒麟”写为“黑麒麟”,第二十七、八回“节钺”错为“节义”,第二十九、三十回“君不臣妻礼也”,脱一“见”字,“黄明笑道:'兄长你骂得有礼’”,“礼”系“理”之误,均当是活字排印时工匠的误植。而第十五、六回中将“棋”字写作“棊”,与《封神演义》不同,亦当是山房的活字如此,并非作书人的纯心作古。

但本书在细节上的一些改动也能看出整理者的精心设计,如第二十一、二回写姬昌逃出五关时:“西伯侯被殷、雷二将追赶得前有高关、后有追兵,正在危机,西伯在马上猛听大叫一声:'马上可是西伯吗?’西伯闻声抬头观看,并不见有人——列位,你道这是何故呢?”然后才引出雷震子下终南山一事。

相较于《封神演义》原文中“文王正危急,按下不题。且说终南山云中子在玉柱洞中碧游床运元神,守离龙,纳坎虎,猛的心血来潮,屈指一算,早知吉凶”,不知高明多少。原作中秉承着“花开两朵,各表一枝”的传统叙事,而鼓词中已闻其声而未见其人,将雷震子的故事补叙出来,则是民国小说的常见技法,这也是用现代笔触整理古文的一种方式。

《绘图封神演义》雷震子、黄飞虎绣像

而整理者同样也选择性的补入了一些当时的传闻,如敖光向李靖问罪,对李靖说:“我与你在昆仑山学道,结为兄弟,你何忍心纵子打死我子?”

《封神演义》原著中李靖拜师九鼎铁叉山八宝云光洞度厄真人,并不在昆仑山,而原文亦未提及龙王修道及与李靖结拜之事,应为整理者根据当时的戏剧情节或是传说故事增补,但除此之外全是依托今本《封神演义》的情节,再难找见今本未有的内容。

而今本《封神演义》中一些虽然有冲突却不利于人物形象塑造的情节也被整理者有选择地略去了,如写哪吒出世时,南天门打龙王和箭射白骨洞一段仅由几句鼓词一带而过:“这一去打的敖光服了气,携回来进关见父禀分明。李靖把敖光放去喝退子,这哪吒又到关上去拉弓。一箭把石矶童子就射死,报进洞石矶娘娘怒气生”。

佚名绘《封神演义图》

一些家庭夫妻间琐细的故事同样也不为整理者所珍重,如写姜子牙下山娶马氏一节,仅有第十七、八回中的两段鼓词和一段口白:“不几日又为子牙娶一妇,姓马氏六十八岁才貌全”,“且说子牙娶了马氏,夫妻二人谈起心来,马氏说:'不可专靠宋伯伯,人无百年不散的筵席,总得做点生意,后日也好自立。’”“到家内说起谏纣险被害,马氏就百般抱怨老不才。子牙道此地不足展我志,且收拾同到西岐列三台。马氏他情愿离婚另改嫁,把一个子牙难的不放怀。宋异人劝说不必留恋了,才写了一纸休书两离开。这马氏收拾回家改节去,姜子牙辞别异人往西来。”

相形之下,评书艺人如单田芳、袁阔成、郭德纲等都更倾向于将姜子牙和马氏的故事敷衍成数个章回,这也符合评书艺人愿借此说出书情戏理的倾向,而鼓词中有意将之忽略,更见其是文人的“拟鼓词”而非由艺人创作整理成的鼓词作品。

单田芳《封神演义》

至于每章末尾多言“下回分解”,乃至二十九、三十回末称“若要知太师他要怎么问,等在下歇歇喘喘吃带烟”等,只不过是为了适应鼓词这种题材而作的收束,并不能证明此书是艺人的创作。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