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3167a8id / 待分类 / 秋水共长天一色

分享

   

秋水共长天一色

2021-10-11  新用户316...


我喜欢秋天这美好的季节,爱它的红叶黄花白菊,也爱它的蓝天浮云芳草。

饮马渡秋水,水寒风似刀。

——唐·王昌龄《塞下曲》

我更爱清澈见底的一泓秋水。小时候,家乡深秋的小河池塘山溪,水流是澄澈的,清凌凌、亮汪汪,叮叮咚咚唱着欢快的歌儿,一路蜿蜒至我的心间。掬上一捧入口,清冽甘甜,神清气爽;望上一眼濯目,秋波荡漾,深情款款......

秋水的色调是碧冷的,那样的颜色蓝得让人牵魂,我常常面对着一泓碧蓝的秋水痴痴地怀想。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年轻的王勃风流倜傥,他在《滕王阁序》里差不多把华丽的辞藻都罗列尽了,大出了一回风头,少年的孤傲轻狂和才华横溢,在他的这篇骈文里展示得淋漓尽致。可我极喜这两句,动静结合,秋天的意境全都显现出来了。

27岁那年,他溺水的时候一定是秋天吧,那是一泓碧冷的湖水,蓝得令人有些心悸,他写出了秋水长天的碧蓝与寥廓,却最终融与这一碧秋水,也算是一种美丽的结局了。


古代文人骚客笔下的秋水极富灵性,令人忍不住化作一尾游鱼,投入其中,与之融为一体,且歌且舞自逍遥。

南湖秋水夜无烟,耐可乘流直上天。

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买酒白云边。

——《游洞庭湖五首·其二》

诗仙李白被洞庭湖秋水的夜波所诱惑,幻想着乘着清幽的流水直上青天呢。还是向洞庭湖赊来几分月色,一叶小舟乘着清风明月,驶向白云边,买来朦胧的微醺吧。

寒山转苍翠,秋水日潺湲。

倚杖柴门外,临风听暮蝉。

——《辋川闲居赠裴秀才迪》

诗佛王维在郁郁苍苍的寒山下,在茅舍小院外倚杖伫立,怅望一湾秋水潺潺奔流,迎风细听暮色里的寒蝉一声声吟唱。

秋水斜阳演漾金,远山隐隐隔平林。

几家村落几声砧。

——《减字浣溪沙》

北宋词人贺铸词里的秋水秋色更有清婉的韵致,让人念起故园情深。清澈的秋水映着斜阳,漾起道道金波。一片落叶簌簌的树林展现在眼前,横隔着淡淡的一抹远山。稀稀落落的几家村落,隐约传来农妇断断续续的砧衣声。

翠簟一池秋水,半床露、半床月。

——《霜天晓角》

南宋的王沂孙望着碧潭里的一池秋水,蕴满半床清露半床明月,那空灵那禅意令人品味至今。

一抹斜阳沙觜,几点闲鸥草际,

乌榜小渔舟,摇过半江秋水。 

风起,风起,棹入白苹花里。

——《如梦令》

元末明初刘基描绘的秋水美得令人心醉,一抹斜阳映着凸起的沙滩,悠闲的白鸥在草滩上觅食,一叶乌篷小船驶来,欸乃一声,半江秋水微漾。风起了,浪来了,飘飘荡荡的船儿转眼划入浮萍芦荡里......好美的一幅秋景图啊!

秋水之滨,常有伊人飘逸的身影伫立,让人浮想联翩,心旌飘摇。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诗经·蒹葭》

诗里描绘的“秋水伊人”意象,让我们且歌且吟,苦苦追寻了两千余年。美人临水,总有无限风光、无穷风韵。北宋欧阳修在一阙《蝶恋花》里云:

越女采莲秋水畔。

窄袖轻罗,暗露双金钏。

照影摘花花似面。

芳心只共丝争乱。

秋水畔采莲的江南少女更美,罗袖轻舒,玉腕上的金钏叮咚作响,她绰约丰姿和婀娜身影倒映在湖水上,羞煞了娇艳的莲花。她纤手采摘莲藕,藕丝缕缕,撩起情思绵绵。南宋的杨冠卿在《美人隔秋水》一诗中说:

美人娟娟隔秋水,寂寞江天云雾里。

中间消息两茫然,咫尺应须论万里。

元代的赵孟頫也说:

美人隔秋水,只尺若千里。

可望不可言,相思何时巳。

都是说美人隔着渺渺秋水,美得如梦如幻,咫尺千里,可望不可及。所以才有“望穿秋水”这则成语,元人王实甫在《西厢记》里曰:“望穿他盈盈秋水,蹙损他淡淡春山。”这相思怎一个“苦”字了得!

秋波也有无限韵味,它原指秋风中的水波涟漪,清澈明净,婉转漾动。可在古人诗词中,秋波却演变成了女人波光流转、脉脉含情的眼神。最早以“秋波”形容眼神的,当数唐代诗人李贺,他的《唐儿歌》中有“骨重神寒天庙器,一双瞳人剪秋水”的妙句,双瞳剪水,形容眼神的清澈。不过,李贺是用来形容男孩子,即诗中的“杜家小郎”。用“秋波”比喻美人眼睛的,最典型的是北宋词人王观,他在《卜算子·送鲍浩然之浙东》上片中云:

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

欲问行人去那边?眉眼盈盈处。

后人化为“眼似秋波横,眉如青山黛”之佳句,将绿水青山比作婉约女子的眉眼,似水盈然,情思百转,雅丽清绝。而最撩情的,应是南唐后主李煜为小周后写的《菩萨蛮》,其中一首写道:“眼色暗相钩,秋波横欲流。”这火辣辣的眼睛着实厉害,让动了真情的李煜为那勾魂摄魄的“秋波”,不顾一切,沉迷其中。

秋水无痕清见底。

蓼花汀上西风起,一叶小舟烟雾里。

——北宋.谢逸《渔家傲》

秋水是清澈的是纯净的,一泓粼粼秋水是秋天最美的眼睛,带给我们那么多诗情画意,那么多秋思绵绵。秋天里一定有更美丽的故事,就让我们偷得浮生半日闲,在秋水长天下、落霞孤鹜里,寻寻觅觅,捡捡拾拾。

-作者-

刘琪瑞,男,山东郯城人,一位资深文学爱好者,出版散文集《那年的歌声》《乡愁是弯蓝月亮》和小小说集《河东河西》。本文首发古诗词日历(gushicirl),转载请注明。
遇见是缘,点亮在看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