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沟村图书馆 / 社旗资料 / 陈长立:那些年,我也是个小戏迷

分享

   

陈长立:那些年,我也是个小戏迷

2021-10-12  刘沟村图...

无论走多远,家乡总是我们最温暖的牵挂

Hometown Central Plains

给在外打拼的家乡游子一个寄放心灵归宿的地方

  乡土文学   

那些年,我也是个小戏迷



作者 | 陈长立

原创 | 乡土中原(ID:gh_06d145e3125e

一群小家伙分成两组,手持树枝条,头戴柳枝编成的帽子模仿电影上看的那样张牙舞爪,叫喊声响成一片,他们在打仗,常常闹得村里的张四爷破口大骂。一阵小铜锣的响声音传来,立马把我们这伙小捣蛋吸了过去,挤在己坐了一大片的大人前面七嘴八舌,这里面最活跃的就是我了。

伍天成的说书戏几乎每年夏天锄完二遍秋庄稼的当口准时来我们村唱十天半月河南坠子。这是村里老少爷们每年盼望的事儿,犁地,整田,插种,间苗,头遍灭草芽,等庄稼长了一尺左右(象玉米,芝麻,高粮等)紧接着第二次锄地,完了就是农闲的季节,当初还没有兴起唱大戏,鼓词、坠子、三弦书这些老农民们最喜欢的小戏团们开始忙和兴来了。

伍天成的坠子书最受乡亲们欢迎了。而十一二岁少年的我竟是个小戏迷,每逢伍天成说书团(只有两三个人)来,我总是兴奋异常,说书人伍天成简直就是我心中的英雄,他的曲调委婉动听,抑扬顿挫,表情丰富,唱曲道白节奏紧凑,加上肢体表演,一个关子连着一个关子把大家听得入迷,村中心的戏场上人们平心静气,鸦雀无声,只有弦乐,手板敲击声和说唱声传到村子的上空,弥漫到村外的田野上。

人们忘记了瞌睡,聚精会神地被伍天成那妙语连珠,悠扬婉转的说唱吸引着。夜深了,月亮己西沉,不时的传到戏场上几声狗叫,风吹得凉嗖嗖的,开始叽叽喳喳热闹不停的小伙伴们都一个个跑回家钻到被窝里去了,或者躺在妈妈的怀里进入了梦乡,大人们也走了不少,戏场上稀稀拉拉坐着几个老戏筋,这时间大概已经夜里两三点了。

而我还精神十足地坐在伍天成说书放道具茶杯的小方桌边,仰着脸瞪着眼毫无睡意地听着,奶奶怕我着凉从家里跑到戏场上喊我回去,我还对奶讲马上听完再回家,有两个大伯伯还在议论说“这家伙真有精神,能听懂吗?”我还不服,小声回敬道:“有时间我能给您再唱一篇,大伯们。

太晚了,人总得睡一会吧,说书人收拾道具,弦子,准备回队长安排好的住处去了,我意犹未尽,难以割舍地往家跑去,嘴里大声唱着伍天成的开门曲:嘡啷啷,流扬咱们开正本啊…。

多少年过去了,今年已五十好几了,还一直难忘那时听戏的情景,感觉那么美妙。

现在村里的夜晚静悄悄,村子当中的大路上晚上几乎看不到人,路灯白白地耗着电,往日的热闹欢快难的很少看到了,人们感叹,人们在向往,农村大戏团没有了,说书人没了踪影,以前隔段时间就会放场电影的机会成了远去的故事,孩子们在灯下要完成老师布置的大量家庭作业,大人们基本上都在拿着手机看,夜晚的乡下太完静了!集体的娱乐真的成了稀缺资源了!

作者简介

陈长立,社旗县唐庄乡尚庄村高庄人。六零后,曾任乡村中学民办教师,现他乡务工,乡土中原就是我缓解思乡的精神乐园。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