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氏春秋 / 待分类 / 《盐铁论》(篇六)

分享

   

《盐铁论》(篇六)

2021-10-15  廿氏春秋
复古第六


一、原文

大夫曰:“故扇水都尉彭祖宁归,言:'盐、铁令品,令品甚明。卒徒衣食县官,作铸铁器,给用甚众,无妨于民。而吏或不良,禁令不行,故民烦苦之。’令意总一盐、铁,非独为利入也,将以建本抑末,离朋党,禁淫侈,绝幷兼之路也。古者,名山大泽不以封,为下之专利也。山海之利,广泽之畜,天地之藏也,皆宜属少府;陛下不私,以属大司农,以佐助百姓。浮食奇民,好欲擅山海之货,以致富业,役利细民,故沮事议者众。铁器兵刃,天下之大用也,非众庶所宜事也。往者,豪强大家,得管山海之利,采铁石鼓铸,煮海为盐。一家聚众,或至千余人,大抵尽收放流人民也。远去乡里,弃坟墓,依倚大家,聚深山穷泽之中,成奸伪之业,遂朋党之权,其轻为非亦大矣!今者,广进贤之途,练择守尉,不待去盐、铁而安民也。”

  文学曰:“扇水都尉所言,当时之权,一切之术也,不可以久行而传世,此非明王所以君国子民之道也。诗云:'哀哉为犹,匪先民是程,匪大犹是经,维迩言是听。’此诗人刺不通于王道,而善为权利者。孝武皇帝攘九夷,平百越,师旅数起,粮食不足。故立田官,置钱,入谷射官,救急赡不给。今陛下继大功之勤,养劳倦之民,此用麋鬻之时;公卿宜思所以安集百姓,致利除害,辅明主以仁义,修润洪业之道。明主即位以来,六年于兹,公卿无请减除不急之官,省罢机利之人。人权县太久,民良望于上。陛下宣圣德,昭明光,令郡国贤良、文学之士,乘传诣公车,议五帝、三王之道,六艺之风,册陈安危利害之分,指意粲然。今公卿辨议,未有所定,此所谓守小节而遗大体,抱小利而忘大利者也。”  

大夫曰:“宇栋之内,燕雀不知天地之高;坎井之蛙,不知江海之大;穷夫否妇,不知国家之虑;负荷之商,不知猗顿之富。先帝计外国之利,料胡、越之兵,兵敌弱而易制,用力少而功大,故因势变以主四夷,地滨山海,以属长城,北略河外,开路匈奴之乡,功未卒。盖文王受命伐崇,作吧于丰;武王继之,载尸以行,破商擒纣,遂成王业。曹沬弃三北之耻,而复侵地;管仲负当世之累,而立霸功。故志大者遗小,用权者离俗。有司思师望之计,遂先帝之业,志在绝胡、貉,擒单于,故未遑扣扃之义,而录拘儒之论。”

  文学曰:“燕雀离巢宇而有鹰隼之忧,坎井之蛙离其居而有蛇鼠之患,况翱翔千仞而游四海乎?其祸必大矣!此李斯所以折翼,而赵高没渊也。闻文、武受命,伐不义以安诸侯大夫,未闻弊诸夏以役夷、狄也。昔秦常举天下之力以事胡、越,竭天下之财以奉其用,然众不能毕;而以百万之师,为一夫之任,此天下共闻也。且数战则民劳,久师则兵弊,此百姓所疾苦,而拘儒之所忧也。”

二、翻译

大夫说(桑弘羊)说:“前扇水都尉彭祖回家治丧时汇报说:'朝廷制定的盐、铁法令条文,内容非常严明。被征用铸造铁器的人衣食全部由朝廷供给,朝廷供给的人甚多,因此并不会妨害百姓。而官吏中间有些不法之徒,不能执行禁令,才给百姓带来烦扰和痛苦。 ’ 朝廷下令专营盐、铁,不仅仅是为了得到些利润收入,也是为了促进农业抑制商业,分化朋党,禁止放纵奢侈,杜绝相互兼并的道路。过去,不把名山大泽分封给诸侯,因为分封他们就会垄断这些资源。山海的资源,湖泽的渔产,都是自然界的宝藏,都应该归少府管理 。但是皇帝陛下没有私心,而是让大司农去管理,来帮助百姓。那些不务农的刁民,企图霸占山海的资源,以便发家致富,役使和收买百姓,所以要求阻止这种事的议论很多。铁器和兵器,对天下有很大的用处,也不适宜百姓私营。过去,豪强和世家大族,得以管理海的资源,采矿冶铁铸造铁器,煮海水为盐。有的豪强聚众多达上千人,他们大都聚集那些流放的犯人。这些人背井离乡,丢弃祖坟,依附于豪强,豪强把这些人聚集在深山大泽之中,企图成就奸伪之业,结党营私,稍稍为非作歹都是很严重的!现在,朝廷广开贤人登庸的途径,精选地方官吏,用不着取消盐、铁国营,而以此使百姓安定。”

文学(儒生)说:“扇水都尉所言,不过是当时的权宜之计,不可以长久实行并传之后世,这不是圣明国君治理国家,统治百姓的方法。《诗经》有云:'如此谋划我悲痛,古圣先贤不效法,常规大道不遵从。近僻之言王爱听’这是诗人讽刺不懂王道,而善于争权夺利的人。汉武帝攘九夷,平百越,多次调集大军出征,致使粮草不足。故设立屯田官,铸造钱币,让大商人用粮食买官爵,来解决急需的军队供给。 现在,皇帝忙于继承大业,供养着疲劳的百姓,正是需要用麋粥安抚百姓的时候。大臣们应该考虑如何安定团结百姓,兴利除害,用仁义辅佐皇帝,助力于宏图伟业。 皇帝即位已有六年,大臣们没有请求裁减或罢不需要的官吏、取巧谋利的人。人们权衡了太久,寄希望于皇帝进行改良。皇上宣扬圣德,昭告明光,诏令各郡贤良、文学乘公车,议论五帝、三王治国之道和《六艺》的教化,上奏安危利害的关系,用意是很明显的。现在大臣们辩论议论的,还没触及到皇帝所规定的内容,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守小节而丢了大体,只顾小利而忘了大利的人。

大夫说:“楼宇之内,燕雀不知天地之高;井底之蛙,不知江海之大;穷人泼妇,不懂朝廷的忧虑;挑担货物的小贩,不懂得猗顿的致富。先帝考量外族和朝廷的利害关系,估算匈奴、百越的兵力情况,敌人兵力弱我们就容易取胜,付出很小的代价便可取得大胜,所以根据形势的变化来主宰四方蛮夷,使依山傍海的地方和长城连接在一起,向北攻略黄河以外的地区,直到匈奴的故乡,但武帝的功业没有完成。过去周文王受天命讨伐崇侯虎,在丰地建立国都;周武王继承文王的事业,载着文王的神主牌,灭了商朝,生擒商纣王,成就大业。鲁国的曹沫夺回被齐国侵占土地,洗刷了鲁国三次败给齐国的耻辱;管仲背负着世间的骂名,辅佐齐桓公称霸。所以志向远大的人不拘小节,掌权者不关心世俗的批评。大臣们想的都是效法吕望(姜子牙)的计谋,成就先帝未竟的事业,志在彻底打败匈奴和胡、貉,活捉匈奴单于,所以没时间考虑你们这些门外汉的扣门献策,也不可能采纳你们这些腐儒的言论。”

文学说:“燕雀离开巢穴就有被老鹰伤害的危险,井底之蛙离开居所就有被蛇鼠伤害的隐患,又怎么能做到翱翔千里而游四海呢?其祸害必然很大!这就是李斯之所以折翼,而赵高堕入深渊的原因。听闻周文王、武王受天命,只是讨伐不义来安稳诸侯大夫们的心,不曾听闻穷兵黩武疲敝中原去奴役夷狄的。昔日暴秦常举天下之力以征讨胡、越,竭尽天下之财以满足它的需要,然而终不能完成任务。而百万之师,被一人所驱使,这是天下人共知的。而且战事一多则百姓劳累、兵疲师老,这就是百姓所疾苦,也是我们这样的腐儒所担忧的事情啊! ”

END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