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氏春秋 / 待分类 / 《盐铁论》(篇三)

分享

   

《盐铁论》(篇三)

2021-10-15  廿氏春秋
一、通有第三






大夫曰:“燕之涿、蓟,赵之邯郸,魏之温轵,韩之荥阳,齐之临淄,楚之宛、陈,郑之阳翟,三川之二周,富冠海内,皆为天下名都,非有助之耕其野而田其地者也,居五诸之冲,跨街衢之路也。故物丰者民衍,宅近市者家富。富在术数,不在劳身;利在势居,不在力耕也。

  文学曰:“荆、扬南有桂林之饶,内有江、湖之利,左陵阳之金,右蜀、汉之材,伐木而树谷,燔莱而播粟,火耕而水耨,地广而饶财;然民鮆窳偷生,好衣甘食,虽白屋草庐,歌讴鼓琴,日给月单,朝歌暮戚。赵、中山带大河,纂四通神衢,当天下之蹊,商贾错于路,诸侯交于道;然民淫好末,侈靡而不务本,田畴不修,男女矜饰,家无斗筲,鸣琴在室。是以楚、赵之民,均贫而寡富。宋、卫、韩、梁,好本稼穑,编户齐民,无不家衍人给。故利在自惜,不在势居街衢;富在俭力趣时,不在岁司羽鸠也。”

  大夫曰:“五行:东方木,而丹、章有金铜之山;南方火,而交趾有大海之川;西方金,而蜀、陇有名材之林;北方水,而幽都有积沙之地。此天地所以均有无而通万物也。今吴、越之竹,隋、唐之材,不可胜用,而曹、卫、梁、宋,采棺转尸;江、湖之鱼,莱、黄之鲐,不可胜食,而邹、鲁、周、韩,藜藿蔬食。天地之利无不赡,而山海之货无不富也;然百姓匮乏,财用不足,多寡不调,而天下财不散也。”

  文学曰:“古者,采椽不斲,茅茨不翦,衣布褐,饭土硎,铸金为鉏,埏埴为器,工不造奇巧,世不宝不可衣食之物,各安其居,乐其俗,甘其食,便其器。是以远方之物不交,而昆山之玉不至。今世俗坏而竞于淫靡,女极纤微,工极技巧,雕素朴而尚珍怪,钻山石而求金银,没深渊求珠玑,设机陷求犀象,张网罗求翡翠,求蛮、貉之物以眩中国,徙邛、筰之货,致之东海,交万里之财,旷日费功,无益于用。是以褐夫匹妇,劳疲力屈,而衣食不足也。故王者禁溢利,节漏费。溢利禁则反本,漏费节则民用给。是以生无乏资,死无转尸也。”

  大夫曰:“古者,宫室有度,舆服以庸;采椽茅茨,非先王之制也。君子节奢刺俭,俭则固。昔孙叔敖相楚,妻不衣帛,马不秣粟。孔子曰:'不可,大俭极下。’此蟋蟀所为作也。管子曰:'不饰宫室,则材木不可胜用,不充庖厨,则禽兽不损其寿。无末利,则本业无所出,无黼黻,则女工不施。’故工商梓匠,邦国之用,器械之备也。自古有之,非独于此。弦高贩牛于周,五羖赁车入秦,公输子以规矩,欧冶以镕铸。语曰:'百工居肆,以致其事。’农商交易,以利本末。山居泽处,蓬蒿尧埆,财物流通,有以均之。是以多者不独衍,少者不独馑。若各居其处,食其食,则是橘柚不鬻,朐卤之盐不出,旃罽不市,而吴、唐之材不用也。”

  文学曰:“孟子云:'不违农时,谷不可胜食。蚕麻以时,布帛不可胜衣也。斧斤以时,材木不可胜用。田渔以时,鱼肉不可胜食。’若则饰宫室,增台榭,梓匠斲巨为小,以圆为方,上成云气,下成山林,则材木不足用也。男子去本为末,雕文刻镂,以象禽兽,穷物究变,则谷不足食也。妇女饰微治细,以成文章,极伎尽巧,则丝布不足衣也。庖宰烹杀胎卵,煎炙齐和,穷极五味,则鱼肉不足食也。当今世,非患禽兽不损,材木不胜,患僭侈之无穷也;非患无旃罽橘柚,患无狭庐糠糟也。”

二、翻译

 大夫(桑弘羊)说:“燕之涿、蓟,赵之邯郸,魏之温轵,韩之荥阳,齐之临淄,楚之宛、陈,郑之阳翟,三川(三川郡,洛阳)的二周(战国末期周分裂成的西周与东周两个小国,而不是朝代),都是国内最富有的地方,天下有名的都市,并不是靠耕田种地,而是因其处在五大都城之间,横跨交通要道。所以,物产丰富的地方百姓就繁衍生息,靠近都市的人家就富裕。富裕在于方法谋略,不在于劳累身体;获利在于抓住形势,不在于埋头耕作。”

文学(儒生)说:“荆、扬两州,南有桂林的富饶,内有江、湖的利益,左有陵阳山的黄金,右有巴蜀、汉中之木材,伐掉树木就能种庄稼,烧掉野草就能播种,刀耕火种灌水除草,土地广阔,财物丰富。然而那些地方的人苟且懒惰,穿好的,吃好的,虽然住着简陋的茅草屋,整天唱歌弹琴,吃完今日不顾明日,早上还在唱歌,晚上就感到忧愁。赵、中山(古中山国)两地,地处黄河,汇集各路交通的要冲、承担全天下的道路,商人和诸侯来往交错其间,然而那里的百姓奢侈浪费,喜好商业不务农业,田地不翻整,男女讲究打扮,家里没有连微薄的存粮都没有,还在屋里谈琴作乐。因此,楚、赵之民,普遍贫困富有的人却很少。宋、卫、韩、梁等地的百姓重视农业,努力耕种,哪怕是平民百姓都家中富足繁衍不息。所以,得利在于自己爱惜财物,不在于居住在商业和交通发达的地方;富裕在于节俭并勤劳耕作,按照农时,不在于每年派官吏从事于民、农等赋税的征收。

大夫说:“五行说:东方属木,但丹阳、豫章有产金铜的矿山;南方属火,但交趾南临大海;西方属金,但蜀、陇有产名贵木材的森林;北方属水,但幽都却有沙漠。上天是为了平衡各地物产的有无,使万物处于流通之中。如今吴、越之竹,隋(古随国,湖北省随县)、唐(古唐国,晋国前身)的木材,用都用不完,而曹、卫、梁、宋,只用简陋的木材做棺材,甚至直接弃尸不予埋葬;江、湖之鱼,莱、黄之鲐(鲭科、鲭属鱼类),吃都吃不完,而邹、鲁、周、韩,百姓只能吃些粗食野菜。上天赋予的资源不是不够供养,山海的物产不是不丰富,然而百姓贫困,财物不够用,贫富不均,这是天下的财物得不到流通疏散的结果。

文学说:“过去,住房简陋、生活简朴,穿的是粗布衣服,吃饭用的是土制的饭碗,用铁铸造锄头,泥土烧制器皿,工匠不制作稀奇古怪的东西,世人也不以不能吃穿的东西为宝物。各自安定地住在家中、喜欢当地的风俗习惯、吃饭也觉得美味、工具用起来也很方便。因此,不交换远方的物品,昆山的玉石也不会运到内陆。如今世俗败坏,竞相奢靡,女工极尽纺织精细的丝绸,工匠极致追求奇巧的技术,雕刻装饰朴素的东西而崇尚奇珍怪异的宝贝,开山凿石挖掘金银,下海入水捞取珍珠,设置陷阱捕捉犀牛、大象,张开罗网寻找翡翠,求得南北方少数民族的物品来迷惑中原人,把西边的货物运到东边,交换万里之外的财物,耗费时日和劳力,还没有什么用处。造成老百姓精疲力竭,缺吃少穿。所以,君王应该禁止追求溢出的利益,减少不必要的费用。禁止了,人们就会回到农业上去,节俭了,百姓就会富足。这样,活着的人就不会缺乏资金,死了的人也不会弃尸不葬了。”

大夫说:“过去,宫室有一定的制度,车子和衣服按功劳大小赏赐;用原木做椽子、用茅草盖房子,这等节俭不是先王的制度。君子节制奢侈,但也讽刺俭约,太俭朴就是鄙陋。昔日公孙敖在楚为相时,他的妻子不穿丝绸衣服,不用粮食去喂马。孔子曾说'不可以过于节俭,太俭朴就流于卑下。'这就是《诗经·蟋蟀》所讽刺的事情。管仲说'要是不装饰宫殿木材就不能充分利用;不使厨房充满肉食,禽兽就不会被杀死。若没有工商业的利润,农业就无从发展;衣服不装饰花纹,那么女工就不能施展技巧了。’所以,各种工商工匠,是治国安邦需要,也是为制造各种器具兵械所准备的。自古以来便是如此,并不是现在才有。春秋时,郑国的弦高就曾到洛阳去卖牛,五羖大夫百里奚曾经租车到秦国做生意;鲁班发明了圆规和曲尺;欧治子冶铁铸剑。《论语》上说:'各行业工匠在作坊里,尽力把工作做好。’农民和商贩进行交易,对农业工商业是共赢的。那些山川的深处、荒凉贫瘠的地方,更应该流通财物,使之均衡发展。这样就可以使富有的地方不独富,贫穷的地方不独穷。如果都是各自住在自己的地方,吃自己出产的东西,那么桔子、柚子就没有人卖,盐就运不过来,市场上不会有毡子和毯子,吴、唐地区的竹子和木材也就用不上了。”

文学说:“孟子说过:'不误农时,粮食是吃不完的。按时养蚕种麻,布匹丝绸是穿不完的。在适宜的时节进山伐木,木材就用不完。按照一定的季节捕鱼打猎,鱼和野兽的肉就吃不完。’ 如果一味装饰宫室,增建亭台园林,木工把大木料砍小,将圆的变成方的,在房屋上雕刻着和云彩一样的花纹,在下面则修建着假山林,那么木材就会不够用。男人放弃农业生产,去从事工商业,雕刻各种飞禽走兽,并力求和真的一样,穷尽变化,那么粮食就会不够吃。妇女刺绣精心细致,绣成色彩斑斓的花纹图案,用尽技巧,那么丝布都不能满足穿衣的需要。厨师煮杀胎卵,油煎火烤,精心烹饪,力求五味俱全,这样鱼肉就不够吃了。现在,我们不是怕不捕杀野兽,木材用不完,而是担忧奢侈起来没有尽头;不怕没有毡子、毯子和没有桔子、柚子吃,担心的是,最后连草房都住不上,连糟糠酒渣也吃不上。”

END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