涓涓小泉 / 待分类 / 人生逆旅

分享

   

人生逆旅

2021-10-31  涓涓小泉

人生逆旅

1027日下午,爱人的姑父打电话过来,告知我们他的父亲过世了,第二天火化,问我们有没有时间回家一趟。

我跟爱人商量的结果是,回去一下,这个姑妈嫁在本村,与我爱人的关系特别好。两家住隔壁,平时也经常走动。

第二天,我们大约8点多赶到金家,亲戚朋友们都来了。我们进到堂前,看到公公已经寿终正寝,躺在地上,穿着寿衣,脸上蒙着白布,身体已经萎缩了,就这样离开了我们,我们上了香,眼里噙着泪,算是一个告别。

这个告别,让我想起了很多,人,终究是要走的。古往今天的人,概莫能外,不分种族,肤色,权势,地位,性别。

人生这逆旅,该如何度过,方能够不虚此行?这个疑问,应该是摆在活着的人面前的问题吧。

我琢磨着,如何才能不虚此行呢?首当其冲的,应该还是安顿好自己的身心吧,然后推己及人。正如孔子所言:“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这是主动的、积极的,我们叫“忠”。从万物一体之仁来说,我们在为人处事方面,也要有宽广的心胸,做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是被动的,消极的,我们叫“恕”。

在此基础上,我们如果还能够真诚待人,待己,知行合一.我想,就应该是不虚此行了吧?

时间成就着人生的意义,也带走了人生的生气。当下,可能才是自己人生最可贵,最能够把握的吧。

希望老人家一路走好。愿天堂没有苦难,没有病痛。

附:201482日写的一篇口述历史的传记。

口述历史·金日明

若难的童年

   我叫金传里(大名叫金日明),1936年出生,上面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1942年父亲过世,母亲带着我改嫁到另外一个村。从此生活在继父的魔爪之下。记得那几年,遇到日本鬼子(可能是南昌鬼子)进了村,我们村的人都逃到山上,在水边搭个简易灶台,煮点东西吃,经常吃不到荤腥。鬼子进村后什么东西都抢,看到小猪,抓住就宰了吃。他们只吃猪头,脚,里脊等好的部分,肚腹部分的肉就随手丢掉。继父等鬼子走了,回村捡了回来,洗干净了,放锅里煮。我喜欢吃猪皮,到现在我都还记得当时的场景。继父回来,挑起肉来一看,“他妈的,这个猪长得真奇了怪,怎么没有皮的啊?来传里,你过来。”先打了一耳光,再问“是不是你偷吃了?”我当时老实,回答说是,结果一阵暴打。   

    后来,鬼子走了,我们也回到了村里。有一次,我记不清是什么原因,继父把我绑起来,把手脚绑起来,绕颈,吊在屋梁上。吊了很长时间。我都认为自己要被吊死了。第二天,一个老人家的怒骂声把我吵醒了。“你这样对待'瞒仔’,太过份了,哪有这样的爸爸。你下次再吊下看。”说完就破门而入,把我放了下来。我一直很感谢这位公公。很可惜的是,没过几年的一天,大中午的,他挑着谷子回家,中暑,给热死了。为什么这么好的人,这么快就死了呢?   

   再到后来,我的叔叔,带了点礼物来看我,问我过得怎么样,当着继父的面,我说还好。后来,继父也没有再变本加厉了。

少年学徒

    时间到1948年,我13岁了,到隔壁村铁匠家里学徒,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跟着师傅学点打铁的技术。这个时间,师傅待我不错,我的个子也很快的长起来,到我成年的时候长到1米76,在那个时代算是高的了。学了半年后,师傅觉得我这个人还比较可靠,就会带着我一起到集市上一块去卖些锅、锅铲,菜刀等铁器。   

     记得有一次,师傅生病了,让我跟师母一起去市集卖铁器。那个时候,人很穷,很多小偷,往往会趁人不备,偷点东西。我们就很谨慎。怕被别人偷了东西。晚上回家对帐的时候,还是发现,有一把菜刀的钱对不上。师母就说是我偷了。师傅于是问清了很多情况,把我们从去到回来的所有细节告诉师傅,师傅得出结论,过错不在我。不要我赔偿损失。师傅对我的恩情到现在我都记得很清楚。                                                                   

回老家

    第二年,也就是1949年5月的一天,我正在放牛,突然看到一个人骑着一匹马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从来没见过这个高大的马,吓得想要逃跑,马上的那人对我说,小伙子,你不要怕,我到这边来是给马找水喝的,你知道这附近哪里有水吗?我镇定下来,带着他们到了池塘边,不一会儿,池塘边围满了马还有很多当兵的。我问他们是哪里的队伍,他们说是解放军。说很快这里就要解放了,要分田地了。目送队伍走后,我马上回师傅家里收拾东西。师傅问我干什么?我说我要回家。师傅问是回继父家吗?我说,我不回那里,我要回金家老家。师傅说你就不学打铁了,还有两年就出师了,半途而废不是很可惜?我说我听解放军说马上要分田地了,我要回去,回老家去,分田地。师傅说你在我家多待点时间,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不急在一时。我说,现在不回去,临时回去,人家到时候不承认,就不给我分田了。我一定要回去。后来师傅就同意我回老家了,还给我结了一年的学徒的工钱。给我说了一些嘱托的话。

参军入伍

回到老家,再次与哥哥姐姐一起生活,心中有说不出的高兴。当年,我们家就分到了田地。自己种田,可以吃饱饭了。过了几年,1954年,我身体好,检兵的时候,由于我个子高,以前打过铁,身体结实,检上了兵。当时很光荣的,全村人都送我们。后来我就到了福建的福州当兵。当时当的是炮兵。这个兵种很吃香的,指挥别人打哪个位置,调至什么角度,高度,都是我们说了算。跟我一同去当兵的同乡,会读书,写字,我就向他学习,加上部队里还专门给我们培训了三个月。一年时间,我就能够写信了,我第一封信写给我我的打铁师傅,收到信的师傅都不相信我能写信。

(江西省人民政府退役军人事务部颁发的“光荣之家”匾牌,为国家做过贡献的人,祖国和人民不会忘记)

转业回乡

   我做义务兵两年多的时间就退伍了。就怪我那个亲妈,被她害死了。当了两年多的兵之后,我在部队里的表现很不错,部队领导也很看中我,本来可以留在军队里的。可是,我妈妈打了一个电报来,说她患了病,希望部队里能够给点补帖。部队里真不错,还真的给家里寄了60元,我当时一个月才6元。本来我还是能够留在部队的。可是,几个月之后,老娘又打报告来,希望部队里资助。领导找到我谈话,开场第一句就说,你还是回去吧。部队里几百万人,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你妈妈这样做法,我们没有办法满足。于是,我就转业回到东乡,在东乡火车站谋得一份工作。                                                                    

至诚收获爱情

    到东乡火车站工作后,每周会回家一次。乡里有个人,到浙江去,那时候浙江经常没饱饭吃。跟别人说,在江西有事做,有饱饭吃。骗了五个浙江的女孩子到江西来。来了之后,那个时候哪里有什么工作机会,几个女孩子发现了没事做,又回不去,只能够嫁到这边来。其中四个女孩子,很快便找到人嫁了,只有一个叫香的女孩子看了那么多男的死活不肯嫁。有一次我回家,叔叔跟我讲,有个好女孩,你要不要见见。我说见见就见见。他们就带我去见她。香看到我,觉得还不错,愿意跟到我。两个叔叔就张罗开了,请大家吃了两餐饭,就算是两个人结婚了。没过多久,之前四个女孩子都逃回浙江了。

   看到这种情况,我就把香带到火车站,跟她说,你也回去吧,你一个人留在这边我也守不住你,你还是早点回去,跟家人团聚吧。香说她是看中我这个人,才跟我的,既然我选择了你,就会一辈子跟你在一起,你又来多心干什么。我说,那好吧。那我就到你家里去认个亲。于是我们坐上火车,去她家。下火车后,我还跟她说,你随时可以回家,我就一个人回家。她说一定要把我带到她家里去。她在路上跟她一个要好的朋友遇上了,一路谈天说地到了她家里。她家上面有几个哥哥,下面还有弟弟妹妹。她家人见了我,跟我聊起来。觉得我这个人还不错。决定让香跟我回来。

生计

 我在车站工作,香当然也跟着我,但是她大字不识一个。我就让她考乘务员。别人都劝我说,你把这么漂亮的老婆送去当乘务员,你就不怕她跟别人跑了。我说,不怕,她有脚,要跑你还绑得住啊。但是,后来,她考了两次都没有通过。跟她一起考的,我同事的老婆一次就考上了。我就跟她说,你干嘛不教教香。她说,她教了她该怎么说,怎么做,但是,一到考试,她一紧张,全部忘掉了。你让我怎么办啊。   

 没办法,那就只能我们两用一份工资了,生活就相对苦一点。 

喜得一子

    一年后,香就给我生了个胖小子。在站上又工作了两年,当时赶上了下放,这应该是在1968年了。于是,我就被下放回到了老家。带着妻子,儿子,回到老家,重新开始务农。日子倒也还过得去。

香消玉殒

  在儿子6岁的年头1972年),香得了心脏病。那时候乡下都没有医院,只有县里有,我们到了县里,问了医生情况。医生说,你老婆这个病恐怕好不了,我问为什么吗?他说,你老婆的心脏有一个地方的筋太细了,随时有血液过不去的危险。我说,你们有没有办法救救她。医生说,除非华佗再世。要是香是生活在现代就好了,现在有这个技术了。    

 从医院里回来之后,我们只有天天以泪洗面。过了几个月,她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了。我就跟她说,你还是回浙江吧。毕竟那边有你的父母,兄弟,姐妹。香死活不肯回去。我做了她很多工作,表明我不会因此而忘掉她的,而且会一直跟她娘家走亲戚的。她终于答应回浙江了。到了浙江没多久,那边就打电报说她过身了。我立马赶过去。到她家的时候,她已经入土为安了。因为当时正是夏天,不能多停的。    

  我就让他们带我去看下她的坟头。远处是山,坟地是这个山的山脊汇合处,是一个好的所在。但是,距离最好的葬地还是差了那么几尺。    

  我就跟小舅子说这个事,他说不会吧,你还会看风水。我说,这个山跟人是一样的,长得好的,长的不好的一看就知道。还要会看风水干嘛。你们这里就没有人会看地吗?要是葬到了我说的那个位置,我们家的后代会更有出息的。

儿子体弱

    儿子十几岁的时候,去壁家站(水电站)那边去玩,太渴了,就趴到水里去喝水,结果呛住了。不省人事。我立即赶去,先在壁家站诊所看了一下,没有效果,我立马带儿子到县医院。医生说幸好来得及时,再晚两个小时就没有救了。 马上动手术,给他开刀。到现在,儿子的胸口都有个疤。从此身体一直不是很好。所以我一直带着他,不给他找后妈。

一次续弦尝试

    因为以前自己有后爸对我不好的经历,我一直拒绝接受为孩子娶后妈。有一次,一个铁匠(注:此铁匠不是我师傅)过世了,铁匠老婆来找我,我说,不行,你会对我儿子好吗?我带个儿子已经不容易了,不能再带上你了。后来,隔几个村,有个女的带了个女儿出来,我姐姐就帮忙介绍,让我娶她。我说不行的,她在那边还有两个儿子,怎么会安心呆在我家呢。我姐姐坚持让我娶。那我就拿钱请大家吃了一顿饭。当时,我什么都记着,买了几双筷子,几个碗,买菜花了多少钱,都记得很清楚。因为我知道,这个女的跟我肯定不长久。

    吃完饭第二天,她就跑回原来的老公那里去了。我带上村里六个青年人去她们村把她抓回来,谁知道让她给跑了。我就到他们队里讲明情况。你要不跟我可以,把我损失的钱全部赔给我。我才会离婚。她老公那边不肯,我就到县法院去告。法院办事人员见我拿着帐本过来,看了一下就笑了,这个买碗筷的钱也算啊。我说,当然算了,不是因为娶她,我两个人哪里要买这么多碗筷。后来,她们最后还是赔了损失,一分都不少。

生产队

  因为我是单身,只有一个儿子,做人又光明磊落,做事又特别能干。比如插秧,生产队里只有我和另外一个人最快最好。还有一个家伙很快,但是,不好。这样,我被选为生产队的队长。每天吹口哨,6点钟就上工,妇女在家里做饭,小孩放牛。8点左右吃早饭后,继续开工。当时整个生产队里面,我拿十个工分,大多数拿九分,还有一部分拿八分的。那个插秧很快,但不好的家伙,有一次我抓住他。我们插完两市,他也插完了。结果一看,他把我们的三行并着两行(这叫吃行),一市禾下来,少了40多行。我说你赶快补起来,不补起来我扣你工分。他老老实实的补起来。  

摄于2021年2月13日

  我印象中当时吃过两年大锅饭,后来吃不下去了,又分开各吃各的饭。当时全村人的粮食都打在一起,放在粮仓里面。这个粮仓现在还写着“金家生产队”,分田上户后,就把粮仓给作价卖了。我跟细焦家里一个花了1800各买了一半。

分田后30年

 后来,我儿子娶了本村的一个女孩子。1986年,得的长孙。1988年得的次孙。家里负担很重,儿子,儿媳做农活。我就去作瓦泥补贴家用。一做就是三十年。现在做不动了。幸好,子孙得了福荫,现在都做得不错。

身体现状

  我现在背也驼了,身体各机器都出了问题,饭量也少了。脊椎,腰椎都经常疼。最主要的是有腰结石。不管是坐,站,长了时间都会痛。 幸好孙子买点药,儿媳买点药,外甥(医生)帮我看了,说我要经常受结石的痛苦。现在要好一点。

(本文发表在我QQ日志,2014年8月2日)

(简单补记,文中主人公的儿媳,正是我爱人的姑姑,2014年以后,每年我都会去看望公公,一开始还能够一起抽烟,聊天,开玩笑,这两年,慢慢失去意识,今年过年,再去看他的时候,已经记不起来我是谁了。当时就很感慨,时间,真的能够带走很多东西。时间不也把我们很多东西带走了吗?我们只能与时间为伍,好好跟时间谈谈。珍惜当下,顺其自然。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经常问问内心,做到问心无愧即可。)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