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驾马车1966 / 我的写作 / 荡气回肠英雄气——读辛弃疾《永遇乐·...

分享

   

荡气回肠英雄气——读辛弃疾《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

2021-11-06  三驾马车1...

荡气回肠英雄气

——读辛弃疾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

刘向军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谢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起句不凡。江山二字破题,正是登高远眺之意。千古二字平添了豪迈深沉气象。此地登临,回望历史,词人感慨万千。

第一个上词人心头的历史人物是天下英雄谁敌手的孙仲谋。孙权年少得志,子承父业,弟继兄业,坐断东南,独霸一方,建功立业。可惜,英雄无觅,功业不再。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处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第二个涌上词人心头的历史人物是南朝宋皇帝刘裕刘寄奴。在这同一块土地上,刘寄奴金戈铁马,南征北战,开疆拓土,君临天下,创立了辉煌的英雄业绩。可惜,英雄远逝,唯有眼前树木掩映、杂草丛生的普通街巷在讲述着英雄的昔日辉煌。

上阙追忆两位英雄,江山依然,英雄不再。英雄功业,谁当再建?英雄辉煌,谁可再现?词人俨然以英雄自喻,以英雄自我鞭策。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

承接上阙刘裕刘寄奴,引出下阙历史人物刘裕之子刘义隆。当年刘义隆好大喜功,草率出兵,结果损兵折将,仓皇南逃,建功不成,徒落笑柄,令人惋惜。

四十三年,望中游记,烽火扬州路。

而在同一块土地上,当年北宋王朝战败南逃,与刘义隆之败何其相似!由成功到失败,由怀古到追忆,由前朝到宋朝,由他人到自身,词人的感慨何其沉痛!

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

这一句引出第四位历史人物——北魏拓跋焘他打败了刘义隆,在长江北岸建立了行宫。数百年后的今天,汉族父老百姓还在拓跋的行宫里设立祠堂,热热闹闹地祭祀这位异族的君主。究其实,这一句所写并非说长江北岸的原宋朝老百姓在祭祀拓跋焘,而是说原北宋的子民在金人数十年的统治下,安享太平,民无斗志,不思反抗。没有了民意基础,丧失了民族精神,这是南宋王朝要收复失地时所面临的最大障碍,这也是词人心中最痛苦的忧虑。可堪回首四个字蕴含了词人多少焦灼、沉痛的忧虑

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这是全词所用的第五个典故,虽是怀古,却与京口无直接关系。廉颇是从前位与京口有关的历史人物的怀思中所生发出来的英雄人物。词人借廉颇之遭遇,抒人之块垒。廉颇老矣,还有人去问一问他能否披挂上阵;词人老矣,却连问一问的人也没有了!

全词一气呵成:怀想孙权、刘裕这样建功立业的不世英雄,抒发了词人力主抗金、及时有为、收复失地、建功立业的英雄壮志,也是对南宋主降派的暗讽;惋惜刘义隆的失败,表明抗金斗争既须有志,也须有勇,还须有智,智勇双全、周密策划才能成功,草率鲁莽只会失败,这是词人自信的流露,也是对主战派的提醒;感叹国土沦陷区民心的丧失,表达了词人对收复中原不能久拖的无比焦虑;慨叹廉颇老矣,收束全词,又表达了词人英雄暮年、不被重用、壮志难酬的悲痛和无奈

纵览全词,怀古思今,由人及己,江山、社稷、功名,成败、得失、荣辱,历史、家国、个人,思绪翻飞,情感撞击,大开大合,荡气回肠。反复诵读吟咏此词,千古英雄凛然气概如在目前。

2021.11.6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