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中医畅谈 | 晚清名医柳宝诒制药秘法赏析

 夜半钟声潇潇雨 2021-12-19



柳宝诒(1841—1902年 ),字谷孙 ,号冠群 ,又号惜余主人 ,晚清著名中医学家。医家常重医理轻药理 ,而柳氏不仅重视医理 ,也重视将医理 、药理紧密结合 ,选材地道 ,炮制精细 ,擅以不同炮制方法改变药性 、药用,以提高疗效 ,其用药制药之法更是炉火纯青 。笔者读其医案,深受启迪 

图片

柳宝诒用药提倡选用地道药材 ,制药讲求精益求精 ,严格按照古法对药材蒸 、炒 、炙 、煅 、酒煎 、醋炒 、土炒等制法 ,还独具匠心 ,以药材煎制药材 ,通过药性的相生相克来监制其劣性 ,增强其药性 。兹举数例 ,加以评析 ,以供参考。    

 师古而不泥于古

九制香附丸 清 ·凌奂《饲鹤亭集方》、清 ·陶承熹《惠直堂经验方》及柳宝诒《柳致和堂丸散膏丹释义》俱载此方 ,但药味组成和炮制方法均有差异 。 
《饲鹤亭集方》将香附 、蕲艾以酒 、醋、盐 、童便 、小茴香 、益智仁 、丹参 、姜汁 、莱菔子汁浸制 ,糊为丸,主治妇人经事不调 ,赤白带下 ,气血凝滞腹痛 ,胸闷胁胀 ,呕吐恶心 ,气块血块 。《惠直堂经验方》将附子与酒 、醋 、盐水 、童便 、小茴香煎汁 、益智仁煎 汁、栀子炒黑煎 汁 、莱菔子煎 汁 、白附子合石菖蒲共煎汁浸 ,浸至 日足 ,晒干捡出香附 ,再与蕲艾 、无灰 陈酒同煮制成 ,主治妇人百病 。柳宝诒制法略有不同 ,将香附“用盐制以化其燥烈 ,用姜制以助其宣通 ,用米醋制以引之人肝经 ,用童便制以约之人阴分 ,再用陈皮以疏其气滞 ,丹参以通其血郁 ,蕲艾以暖子宫 ,茴香以温奇脉 ,莱菔汁以通调脾胃之气 ”,“层层监制 ,使之有开郁和血功 ,而无破气劫 阴之弊” 。柳氏未用炒山栀 、白附子、菖蒲 、酒及益智仁制 ,而改用陈皮制之 ,陈皮能理脾气调中,燥湿化痰。用此九制香附丸则肝脾同调 ,主治肝脾气郁所致的月事不调。

 石斛 滋阴清热 ,益胃生津 。历代制法颇多 ,有酒浸后酥蒸法 、酒酥制 、桑 制 、酒蒸 、酒炙 、酒浸 、炙制 、酒洗 、酥制 、蜜制 、盐制 、鲜用 、炒制等法。柳宝诒将其置于“饭上蒸软”,用治肺脾两虚 ,气阴两亏 ,正虚邪恋之证 。米饭甘以人脾 ,补中益气 、健脾养胃,用米饭蒸软 ,可助石斛滋阴养 胃,且石斛性寒 ,米饭蒸熟可缓其寒性 ,又不碍脾 。半夏味辛 ,性温 ,有毒 ,人肝 、脾 、肺3经 。燥湿化痰 ,降逆止呕 ,消痞散结 。柳宝诒炮制半夏有4法 :生用 ,“取其力之全也 ,其治痰亦云猛矣 ”;醋炒 ,治疗肝气犯胃之证 ,是为引药人肝经 ,加强和肝降逆之力 ;姜汁炒 ,“解其毒气也。化猛药为 和平 ,有攻逐之功而无燥烈之弊”;矾水漂 ,“杀其烈性也 ” 。

 蒲黄 性平 ,昧甘。收涩止血 ,行血化瘀 ,利尿通淋 。《万病 回

春》载 :“补血须炒 ,破血宜生” 。《景岳全书》日:“欲固者 ,宜炒熟用 "。柳宝诒用蒲黄“半生半炒者 ” 制失笑散 。失笑散主治小肠气 ,心腹痛 ,或产后恶露不行 ,或月经不调 ,少腹急痛。因生用恐攻伐太过而伤正 ,熟用又恐固涩难以行血 ,故用半生半熟者 ,既能行血补血 ,又免伤正固涩 。 

  缓其药性 ,顾护阴液

墨旱莲  味甘 、酸 ,性 寒 ,滋补肝肾,凉血止血  。

图片


柳宝诒治疗邪热合同肝火伤阴迫血之咳血时,用“米汤拌蒸”墨旱莲  。热邪伤阴迫血 ,用墨旱莲凉血止血 ,但旱莲草性寒,米汤可缓其寒性 。菟丝子性温,味甘 ,补肾益精 ,养肝明目。柳宝诒治疗脾肾两亏 ,气虚阴伤之淋浊时 ,将菟丝子制 以“盐水炒” ,则盐水清降 ,可制其温燥之性 ,免伤津液 ,二则盐水 可引药入肾 ,平补肝肾,增强补肾固摄之力 。


麦冬 味甘 、微苦 ,性微寒 ,归心 、肺 、胃经 ,能养阴生津 ,润肺清心。《景岳全书》日:“便滑中寒者勿设悯,而柳氏将麦冬炒黑盯,治疗脾阳受损 ,胃阴不足 ,痰气内滞之痢疾 。虽脾阳不足,但炒黑可缓其凉性 ,以免滑肠 ,又存滋养 胃阴之效 。

  两药互配,增加功效

 阿胶 补血 ,止血 ,滋 阴润燥 。柳宝诒使用阿胶 ,曾以“蒲黄粉拌炒 ”、“蛤粉炒",“青 黛拌炒” 瑚 、“地榆炭研末炒” 、“牡蛎粉炒 ”  、“生研 ,蛤黛散拌炒”  、“酒炒川连 、地榆炭 ,二味研末 ,拌炒” 。《得配本草》日“止血 ,蒲黄炒 ",柳氏遂以蒲黄炒阿胶增其止血之力治疗湿热内蕴 ,气坠血注之便血 ;《日华子本草》日蛤粉可治“妇人崩 中带下病” “ ,阿胶补血 ,蛤粉可增阿胶清热之功,治疗“营血不充,肝火不净”之月经不调 ;青黛人肝经 ,“大泻肝经郁火”治疗肝火偏胜 ,灼伤营血之证时 ,与阿胶 同炒 ,补血 同时清肝泻火 ,免其继续耗损营血 ;地榆炭同炒可增强阿胶止血之力 ,以治湿热下注之便血 ;治疗内热灼伤血络之咳血 ,以牡蛎粉炒阿胶 ,阿胶补血 、止血 ,而牡蛎粉味“咸属水 ,属阴而润下 ,善除一切火热为病 ”,清除灼伤血络之火 ,则血 自止矣 ;治疗肺热营亏之咯血 ,以阿胶补血 ,炒 以蛤黛散增加清热利肺之功 ;《得配本草》日“得川连 ,治 血痢 ” 娩,地榆炭亦长于止血 ,故以二味与阿胶同炒 ,治疗湿热郁蒸营中之痢疾 ,清热 、补血 、止血 。


牛膝  人肝 、肾经 ,补肝肾,强筋骨,活血通经 ,引火下行 ,利尿通淋 。制 以“吴萸炒”, 治疗木旺伤脾之胁痛 ,增加顾护脾胃之功 ;制以“桂枝炒”  ,治疗肝气上逆 ,气滞经阻 ,添其合营通络之功 ;制以“红花煎汁拌炒 “、“红花酒炙拌炒”,治疗肝气郁陷 ,营络不通之腹痛及正虚血瘀腹痛 ,增其活血通络和瘀之功 ;制以“清盐水拌炒” 籼,治疗肝火上炎 ,损及肺肾 ,取其清降之意,引火下行 ;制以“苏木炒” ,治疗肝火损伤营任之衄血,苏木入肝经,《本 草求真》载其“功用有类红花 ,少用则能和血 ,多用则能破血 ",可助牛膝活血通络 ,《医学启源》引《主 治 秘 要 》云 其 “性 寒 ,昧 微 辛 ,发 散 表 里 风气”蛇,还可熄上炎之肝风 ,与牛膝引火下行相辅相成 ;制以“制附片煎汁拌服” “卵,治疗脾 阳不足湿蕴之跗肿 ,附子性大热 ,助牛膝散寒除湿 ,通利关节 ,其性走散 ,可散湿郁助脾阳 ;制以“酒炒”,治疗风痰窜络之类中 ” ,以加强牛膝滋补肝肾之力 ,濡养经脉 ,祛风通络 ;制以“秋石化水拌炒黑” “ 、“秋石化水拌收” ”甜,治疗肝肾阴虚阳浮和肝肺 阴虚阳浮 ,以秋石滋 阴降火 ,辅助 牛膝引火下行 ,滋阴敛 阳;制以“吴萸煎汁拌 ,亦风化硝化水拌” ,治疗脾气虚 ,湿痰阻滞经络之月经不调 ,以吴萸顾护脾胃,风化硝加强祛痰湿之力 ,且风化硝 比芒硝性缓 ,既除痰湿又不致泻下伤阴。

图片


滑石 性味甘 、淡 ,性寒 ,归膀胱 、肺 、胃经。利尿通淋 ,清热解暑 ,祛湿敛疮 。柳氏炮制滑石方法多样 :与“薄荷同研” ,治疗邪热内伏未清 ,滑石质重 ,不能清透 ,加薄荷同研可以借其疏散之力透伏邪外出。与“辰砂拌” ,治疗肺脾气虚兼有伏热之暑疟 ,柳氏方中包括滑石 、甘草两味 ,成六一散 ,取清暑利湿之意 ,《本经逢源》日:“河间益元散 ,通治表里上下诸热……以本方加辰砂末一分 ,使热从手足太阳而泄也 ” “。《本草求真》亦云辰砂 “同滑石甘草 ,则清暑” 。与“杏仁同打 ,绢包”  ,治疗湿热蕴肺之咳嗽 ,滑石清热祛暑 ,杏仁同制可增加其止咳 、下气 、祛痰之功 。“加入血余炭 ,甘草同包” 弱,治疗正虚邪热留滞营中之血淋 ,血余炭有消瘀止血之功 ,甘草与滑石配有 甘寒生津之意 ,使小便利而津液不伤 。与“红花同研” ,治疗肝肾瘀热之小便 淋闭 ,滑石重在清热利尿通淋 ,制以红花增加活血散瘀之功。与“蔻仁同包” ,治疗湿阻中焦 ,瘀滞经络之失血发热 ,取蔻仁行气化湿和胃之功。

 两药互制 ,相辅相成

柳宝诒喜用药对 ,但并非简单地将两药 同时使 用 ,而常将两药互制 以后使用 ,增强药对功效。


淡干姜合川连 、淡干姜合五味子淡干姜与 “川连炒”  ,治疗脾肾两亏 ,痰湿内蕴之跗肿 ,黄连制其燥性 ,两药一阴一 阳,取寒因热用 、热因寒用之 意 ,使 阴阳得济 ,痰湿得化 ,而无偏胜之害 ;淡干姜与“五味子 同打 ,蜜汁炒黑”  ,治疗寒饮伏肺之痰饮 ,柳氏此举是师仲景小青龙方 ,“干姜温脾肺是治咳之来路 ,来 路清则咳之源绝矣 ;五味使肺气下归于肾是治 咳之去路 ,去路清则气肃降矣 ,合两药而言 ,则为一开一阖,当开而阖是为关 门逐贼 ,当阖而开则恐津液消亡 ,故小青龙汤及小柴胡汤 、真武汤 、四逆散之兼咳者皆用之 ,不嫌其表里无别也,再用蜜制是为缓干姜热性 ,以防伤阴。 
 

川连合吴萸 黄连清热燥湿 ,泻火解毒 。吴萸散寒止痛 ,降逆止呕 ,助 阳止泻 。柳宝诒使用川时常与“吴萸炒” ,或使用吴萸时以“川连同炒 ,炒透” 钙。川连配吴萸 即为左金丸 ,功能清泻肝火 ,降逆止呕。柳氏将两者同炒配伍使用 ,即是取左金丸之意 ,但又有偏重不 同。《本草蒙筌》卷之二载黄连“气滞火 ,同吴萸”u 。治疗肝火冲逆犯胃,肝火为病根 ,故予川连加吴萸炒 ,“川连苦寒 ,佐 以吴萸之辛热则引之人肝” ,加强清泄肝火之力 。《本草备要》载吴萸 “止呕 ,黄连水炒 ”,《本草害利》日其“疏肝胃,黄连木香汁炒”治疗肝郁犯胃,阴伤阳亢之胀满 ,肝胃气郁为病根 ,且胀满证急 ,当予吴萸加川连炒 ,以疏肝和 胃为主,清热泻火为辅 。 

金铃子合小茴香 金铃子性寒 ,味苦 ,有小毒 ,可舒肝行气止痛 ,驱虫。

图片

小茴香性温 ,味辛 、苦 ,可活血 ,利气 ,止痛 。柳氏制金铃子多用酒炒和小茴香炒两种方法 。金铃子“酒炒” ,治疗久痢体虚 ,肝气犯胃兼下注为痢 ,金铃子性寒 ,酒性热 ,酒炒可以缓其寒性 ,以免更加伤正 。《本草害利》载金铃子“近惟酒炒 ,亦有取肉取皮用 ,则苦寒性减 。金铃子与“小茴香炒”  ,治疗小产后瘀寒阻滞奇脉之少腹撑痛 ,两药合用 ,成《杨氏家藏方》卷十所载之金铃子散 ,一寒一热配伍 治疗下元闭塞 ,疼痛不可忍 ,同时缓其寒性。《得配本草》载金铃子 “得破故 、 茴香 ,除偏坠” 船。

引药归经 ,增强疗效  

 细柴胡和解表里 ,疏肝升阳,“醋炙 ”治疗木 陷土郁之臌胀 ,可引药入肝经 ,增强疏肝理气之力 ;莪术破血祛瘀 ,行气止痛 ,“醋炒”治疗正虚血瘀腹痛  ,可重入肝经血分 ,增强破血消瘕止痛之功 ;山药补益脾胃 ,益肺滋 。肾,“土炒 ”治疗久病伤阴阳浮,兼脾虚 ,可借土气人脾 ,补脾养胃;鲜生地清热 生津 ,凉血止 血 ,与 “豆豉打 ”治疗伏邪郁而化热 ,黑豆豉能解表除烦 ,归肾经 ,引生地人少阴清伏热 ,同时护阴。香 附辛微苦甘 ,平 ,理气解郁 ,调经止痛 ,以“童便制”治疗肝脾气郁之月经不调吲,是引药入阴分 ,加强调经之力 ;潼沙苑补肝益肾,明目固精 ,以“盐水炒 ”治疗瘀热阻于肝肾 ,损伤营阴兼肾气不纳之咳逆 ,可取盐水人肾经 ,清降之意 ,引药下行 ,平补阴阳 ,增强补肾固精纳气之力。黄连清热泻火 ,以“酒炒”治疗伏温日久器,正虚邪恋 ,虚火 旺上扰之证 ,《景岳 全 书 》日“火在上 ,炒以酒”向“舳,黄连酒炒可引其药性上行 ,清泻上焦之火。

借助药力,导邪外出 

 鲜生地以“薄荷六分同打 ”治疗疹后余热上灼肺金 ,薄荷味辛性凉 ,可疏风散热 ,其辛散之力可透余邪外出;以“豆豉打”治疗邪伏少阴 ,而阴分不足 ,不能托邪 ,豆豉性辛凉 ,有解表透邪之功 ;以“苏叶同打 ”治疗气滞阴涸兼有痰浊之疟痢  ,乃柳宝诒“养阴法内仍参疏化之意”;蒌仁以“元明粉炒”、蒌皮以“元明粉化水拌”治疗正虚邪险伤阴 '“,意在借其泻下之力 ,使伏热泄而存阴;乌梅丸 中将乌梅“醋炙”治疗寒热错杂之脏厥嘲,意在急泻厥阴 ;生地以“制附子煎汁拌炒 ” 、“生姜炭煎汁拌炒 ” 、 “桂枝煎汁,炒” ,意在补阴同时温阳,助阳托邪。麦冬 与“川连包扎刺孔 治疗湿阻中焦化火 ,热人厥阴 ,阴虚火旺 ,麦冬可养 胃阴,黄连可清热泻火 ,两者合用即为柳氏所论存阴以泄热 ,泄热以存阴之具体应用。 

改良配方 、疗效独到 

 柳宝诒将许多丸散膏丹的制药方法都录入《柳致和堂丸散膏丹 释义》,其中包含 了他多年的制药心得体会 。柳氏制药讲究遵照古法 ,结合临床治验 ,严格炮制 ,不仅要食古 ,更贵乎化裁 。他反复研究 ,修改配方 ,改良或秘制多种丸药 ,均能针对疾病起到独特疗效。

图片

例如

柳氏自制保赤金丹 ,凡小儿时感重证 ,每每起痉发厥 ,其因不外乎痰热惊积 四者为患 ,均可服用 ,此丹擅长化痰镇惊 ,泄热导积 ,主以清肝熄火为主 ,“较之寻常惊丸有宣泄之功能 ,而无攻窜之流弊”。

柳制半夏 ,博稽古法 ,择其精粹可师者 ,依法修制 ,使之 “有化痰降气之功 ,无耗液伤津之弊”,凡痰饮 、咳嗽 、呕逆 、气冲等证 ,多服久服 ,痰气 自平 。

柳氏秘制带下丸 ,“此方合封髓 、茯兔两方 ,更参以除湿固下之品”,凡妇女面黄肌瘦 、赤白带下 ,均可服用 ,为女科之要药 。

柳氏加味左金丸 ,柳氏虑古人左金丸方 “苦泄辛开而无酸摄之功 ,犹未尽治肝之能事也 ”,故 “仿仲景乌梅丸法再参人疏气之品”,肝气不平 ,胀痛呕逆者 ,服之效佳 。姜粉痧药 ,朱子云认为姜能通神 明,去秽恶 ,为驱邪涤痧之品,但 因姜性辛热散表 ,恐助热逼汗 ,痧证每每忌之 ,柳氏将姜“如法澄漂去其辛烈之性 ,再合芳香解毒逐秽之品 ,庶几有通神去秽之功 ,无燥热辛散之弊”,凡一切时痧均能治之 ,有孕者勿忌 。

图片

其他还有诸如致和堂炮制的茄皮酒 、玫瑰酒 ,曾获得 1915年“巴拿马万国博览会”银奖。柳宝诒制药主旨为通过不同炮制方法 ,转化 、改变药性 ,以增强疗效或扩大治疗范围,达到以切 合治病需要 ,或制药之劣性 ,或保护阴液 ,或扶助正气 ,或引药归经 ,或相须为用 ,或助邪外出的目的。 柳氏制药深思熟虑 ,细致周到,常能一药多用 ,效力恰当 ,大大提高了临床疗效 。且其制法多变 ,有不 少严遵古法之处 ,亦颇多推陈出新之处 ,其改良及秘制药更是药效独到,为后世临床用药开阔思路。

作者:刘畅 张如青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