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读红楼 / 待分类 / 红楼梦:刘姥姥的自嘲里,写满了底层民众...

分享

   

红楼梦:刘姥姥的自嘲里,写满了底层民众的智慧与辛酸

2022-01-13  少读红楼

有多少人初读红楼时,对刘姥姥这个人物印象深刻?我们读中学时,有个歇后语,形容人开了眼界,就常说,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般。

曾经,跟着贾府那些公子小姐,把刘姥姥当成一个女篾片取笑的我们,成年后才发现,刘姥姥的自嘲里,写满了底层民众的智慧与辛酸。

刘姥姥二进贾府时,因为投了贾母想找个积古的老人家说话的缘,于是得以进入大观园,在贾母的带领下,深度体验了一把贵族三日游。

一、爱花儿粉儿的老风流

刘姥姥二进荣国府时,用《滕王阁序》开头的一句话来说,就是“时维九月,序属三秋。”这时候正是秋高气爽时,这个季节最堪观赏佩戴的,自然是菊花。

簪菊是古人重阳前后的一种习俗,所以当贾母带着刘姥姥一行人在大观园赏玩时,碰到刚撷了菊花要送去的李纨。于是贾母就自己戴了一朵大红的,然后让刘姥姥也来戴花。

此时,王熙凤早想到了拿刘姥姥开涮哄逗贾母并众人的点子,于是主动帮刘姥姥戴花,结果“将一盘子花横三竖四地给他插了一头。贾母和众人笑得了不得。”

凤姐此举显然就是把刘姥姥当成了逗贾母和众人开心的女篾片,在一个七十多岁满头白发的老人头上插满花,还是个贫苦的庄稼人,这样的形象出现在大观园里,现于这群贵族男女眼中,引来的不是同情怜悯,而是满堂哄笑。

刘姥姥可以生气吗?当然不能。不仅不能生气,还得自嘲一番,给自己找个台阶下,如果任人摆布而一言不发,岂不是太没自尊了?不仅要说,还得顺着众人表情,笑着说。

你看刘姥姥怎么说?刘姥姥笑道:“我这头也不知修了什么福,今儿这样体面起来。”这是刘姥姥的自嘲,也是她给自己找的台阶。虽然她是个穷苦的庄稼人,可不得不说,这话说得有水平啊,一般人还说不出来。

刘姥姥没有从自身角度来说,而是以自己的头作为主语,替自己的头感到荣幸。在众人眼中,这就是凤姐取笑刘姥姥,但刘姥姥却没这么认为,而是觉得这是自己的头的福气和体面。

这话一出口,既给自己解了围,也没让凤姐觉得难堪,还顺便又让大家继续大笑一场,对刘姥姥来说,一番话能让大家都开心,何乐而不为呢?

不仅如此,当众人让她把花拔下来摔到凤姐脸上,说她被打扮成了个老妖精时,刘姥姥继续补充自嘲道:“我虽老了,年轻时也风流,爱个花儿粉儿的,今儿老风流才好。”

刘姥姥先后说了这两番话,既给自己找了台阶下,也给足了王熙凤面子,且不仅没有破坏当时的欢乐气氛,还把这种气氛推向了又一个小高潮,就说以这样自嘲的方式娱人的智慧和口才,没几个人做得到吧?

可刘姥姥为什么要这样啊?俗话说,吃水不忘挖井人。贾府对她来说,昔日曾有活命之恩啊,而王熙凤这个执行者,更相当于是她的救命恩人,所以即便是一群贵族男女对着她这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取笑,她也不会生气,更不会计较。

可如果我们反过来想,刘姥姥就是我们自己的姥姥,到了富贵的亲戚家被如此对待,我们心里又会是什么滋味呢?即便是后来如鸳鸯所说甚至给刘姥姥道歉,并无恶意,可我们心里真的会一点都不介意吗?

二、吃个老母猪不抬头

被插了满头花的刘姥姥,也许没想到,这场带着辛酸的自嘲才刚刚开始,如果她没有那些世路上经见过的大智慧,可能会多次面临尴尬甚至下不来台的局面也说不定。

鸳鸯和凤姐早看准了刘姥姥的“幽默细胞”,准备今天就拿她开心了,当然,主要还是逗贾母开心,因为只要贾母一开心,大家都会跟着开心。

刘姥姥也是聪明人,鸳鸯一交代她就明白了:不就是逗老寿星开心嘛,不就是出个洋相让大家开心嘛,这个小菜一碟,包在我身上了。

于是乎,当贾母第一次摆宴大观园时,贾母刚说了一个“请”字,“刘姥姥便站起身来,高声说道:'老刘老刘,食量大似牛,吃一个母猪不抬头’。”自己却鼓着腮不语。

就是这个笑话,把这场家宴的气氛推向了高潮,“众人先是发怔,后来一听,上上下下都哈哈地大笑起来。”从湘云到惜春,从黛玉到探春,从贾母到王夫人,乃至薛姨妈,都大笑不止。

每次读到这里,我都在想,看着众人因为自己的洋相而笑的东倒西歪前仰后合的时候,此时鼓着腮不语的刘姥姥,心里在想些什么呢?她是觉得自己本事大把众人都逗笑了而因此有些得意,还是觉得这群贵族男女,打心里就没有以平等之心待她呢?

那个不仅说出笑话,还要自己装扮成吃老母猪的大牛的刘姥姥,在看到这群贵族男女笑得花枝乱颤甚至有些失态时,她真的会觉得好笑吗?还是倍感辛酸?

二进贾府的刘姥姥,不再是来打秋风借银子,而是拉着满车的菜蔬,感谢贾府来了。而贾府之人还给她的是什么?似乎没有尊重,没有感谢,而是一个又一个的取笑,即便这取笑里没有恶意,可我依然觉得刘姥姥的内心是无奈而又辛酸的。

自嘲和取笑并没有结束,因为鸳鸯的吩咐,刘姥姥要继续扮演好她的女篾片,继续让众人开心大笑,于是又有了鸽子蛋的笑话。能屈能伸,不拘小节,知恩图报,不得不说,刘姥姥真是有大智慧的老人。

既然贾府曾救她和女婿一家于水火,使其免于饥寒,不曾冻毙于风雪,刘姥姥自然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比起活命之恩,这点自嘲算什么?我相信,就是再来十次百次自嘲,刘姥姥也是心甘情愿的。

可作为读者,当我看到贾母因为刘姥姥的笑话而笑出眼泪的时候,我也笑出了眼泪,对刘姥姥的经历,我感同身受,甚至我完全能感知到她复杂的心理活动。我笑,不是觉得刘姥姥自嘲幽默,而只是莫名觉得辛酸。

那个时代,有多少刘姥姥这样的穷苦百姓,为了一日三餐,不得不放下尊严,以自嘲的方式,去取悦豪门,换取一点衣食。而她多少又是幸运的,遇到了贾府这样宽厚待下的人家,次次都没有让她空手而回。

三、跌倒再爬起的七旬老人

贾母带刘姥姥去黛玉的潇湘馆参观时,丫鬟琥珀担心刘姥姥被苍苔滑倒,让她上来走,但刘姥姥说自己走熟了的,不相干的。结果“他只顾上头和人说话,不防底下果踩滑了,咕咚一脚跌倒。”

对正常人来说,如果同行之中有人滑倒了,身边人都会下意识去扶,但贾府这些人什么反应呢?“众人拍手都哈哈的笑起来。”每次读到这样的情节,我都忍不住有些气愤。

这得有多置身事外有多冷漠无情,才能对一个不小心滑倒的七十多岁的老人不仅视而不见,还拍手称快?这里的“众人”难道只是贾府的奴仆吗?难道就没有那些公子小姐,太太奶奶吗?

也许这些贵族男女豪门奴仆还沉浸在前面王熙凤以戴花打趣刘姥姥的笑话里,他们不觉得刘姥姥这样的庄稼人摔倒了有什么,只觉得滑稽可笑,即便没有恶意,可依然让人觉得世情凉薄。

大约刘姥姥也有些意外吧,戴花被取笑还能理解,不过大家都图一乐罢了,可她这个岁数的老人摔一跤,那可不是小事,轻则伤筋动骨,重则可能要了老命,可刘姥姥怎么都没想到,她不小心摔倒,引来不是关心询问和急忙搀扶,竟然是一片哄笑。

既然如此,她也只能继续自嘲:说话时,刘姥姥已爬了起来,自己也笑了,说道:“才说嘴就打了嘴。”既然众人见他摔倒后不是去关心搀扶而是拍手大笑,刘姥姥只能继续装傻充愣,自嘲了事。

贾母虽是贵妇,终究是经历过大风大浪又宽厚仁慈的老人,她见刘姥姥摔倒,让丫鬟们赶紧把刘姥姥搀起来,还关心她有没有扭伤了腰,要不说她是有福之人呢。

大家注意一个细节,刘姥姥摔倒后,是迅速“爬了起来”,一个“爬”字写出上了年纪的刘姥姥的形景来,毕竟,她不再像年轻人那样腿脚利索,动作麻利,能很快站起来。

刘姥姥已经是七十五岁的老人了,她虽然嘴上说着没事,但谁又知道这一跤摔得有多疼呢?可面对贾府众人的笑声,即便是疼,刘姥姥也要忍也要咽下去啊。她一个庄稼人,摔了一跤就喊疼,显得多矫情啊。

贾母可能永远都不会摔倒,因为她身边从来不缺搀扶之人,无论是王夫人王熙凤,还是鸳鸯琥珀,谁敢让老太太摔一跤?简直不要命了!可刘姥姥这样的庄稼人,一年不知道要摔多少跤,她自己不当回事,大概也没几个人去真正关心她疼不疼,要不要紧。

以刘姥姥的淳朴善良,我们大约也猜得到,回到乡下的她,会对乡邻们大赞贾府的怜贫惜弱,替他们念无数声菩萨,会对家人说贾府的老太太如何享福,公子小姐们如何俊美,而她所曾受到的取笑,她那些弯下腰的自嘲,她一定会绝口不提。

对刘姥姥来说,与贾府最后所馈赠给她的那些财物相比,那些曾经的自嘲和取笑,实在不值一提。再说,作为庄稼人的她,即便不是到贾府来打秋风,难道她在世路上见到的冷眼和嘲笑还少吗?

作者:夕四少,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