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鹏载舟 / 各种鼻炎 / 干祖望用清金法治疗过敏性鼻炎验案

分享

   

干祖望用清金法治疗过敏性鼻炎验案

2022-01-17  负鹏载舟

张仲景197810

干祖望教授认为肺经伏热是过敏性鼻炎的一个重要的病因,不可仅仅拘泥于肺脾肾虚与风寒侵袭;在治疗过敏性鼻炎的过程中,应仔细辨证,随证分型,依法立方,据方选药;对于肺经伏热者,应予清肺泄热脱敏之法。

过敏性鼻炎是指突然和反复发作的鼻痒、喷嚏、流清涕、鼻塞等为特征的鼻病,又称为变态反应性鼻炎。中医称为鼽嚏、鼻鼽等。本病可发生于任何年龄,但常见于青年,属全身性疾病。临床辨证多以肺、脾、肾虚或兼风邪侵袭为主。中医耳鼻咽喉科教授干祖望(干老)对过敏性鼻炎的病因病机认识和治疗都有独到之处,他认为鼻鼽主要分型为热伏肺经证、肺经虚寒证、卫气不固证、肾阳不足证等。其中干老用清金法治疗鼻鼽独树一帜,现介绍如下。

1 理论依据

干老根据《东医宝鉴》:“嚏者,……鼻为肺窍,痒为火化,发于鼻则痒而嚏也”,《古今医统》“鼻痒,乃热则生风故也”,《景岳全书》“肺热则鼻涕出”及《辨证录》“金遇火刹成水”等理论,并通过多年的临床实践,认为过敏性鼻炎除了虚、寒之病因之外,肺经伏热也是过敏性鼻炎的一个常见的原因。因肺经伏热,邪热循经上凌鼻窍,可致鼻痒、喷嚏连连;肺经伏热,肃降失职,不能通调水道,水液泛滥则致鼻流清涕不止。临床表现为狂嚏不止,对寒冷的**不太敏感,鼻涕呈淡黄色而清稀如水。鼻粘膜可有充血现象。一旦接触到煤气、香烟、热气等**时,即可马上发作。舌质红,体质好。治当清肺泄热脱敏,常用代表方为清热脱敏汤。常用药:桑叶、薄荷、蝉衣、地龙、路路通、紫草、茜草、墨旱莲等。

2 病案举例1

蒋某,男,17岁。初诊时间为2002年2月4日。西医诊为过敏性鼻炎已两年,发病多在春秋之际,症见喜寒而恶热;常见鼻衄(恶燥)。检查:皮划过敏(类似划痕症,高凸而不红);鼻腔:粘膜正常,偏红,中隔两侧有轻度嵴突,舌薄黄苔,脉平。辨证为禀质过敏,肺金偏热。治取清肺凉金,佐以脱敏。

处方:桑白皮10*!g,黄芩3*!g,蝉衣3*!g,干地龙10*!g,墨旱莲10*!g,茜草10*!g,紫草10*!g,诃子肉10*!g,石榴皮10*!g

服药1个月,鼻之过敏症状均消失。
 

按:肺经伏热,上凌鼻窍,禀质过敏,欲令嚏息涕止,治当清肺经伏热。故干老用清热脱敏汤治疗。桑白皮、黄芩清肺热为主,茜草、紫草、墨旱莲凉血脱敏为辅,干地龙、蝉衣脱敏,亦为干老常用之治疗过敏性鼻炎的要药。

病案2

张某某,男,16岁。初诊时间为2002年5月5日。从小即哮喘,近年外用雾化剂,症状控制有效。清涕奇多,透明无色,在寒冷**下更多。通气不畅,平卧更塞。善嚏如过敏。平时多汗,较易感冒。检查:中隔反“C”字弯曲。两下甲水肿充盈满腔。两侧黎氏区粗糙、充血。两甲收缩良好。舌薄苔,脉细。辨证分析:刻下哮喘、鼻塞、多涕三者为重点,伴以善嚏、头痛,证属卫气不固,肺中有热。治取清金肃肺,活血通瘀。

处方:麻黄3*!g,杏仁10*!g,桑白皮10*!g,黄芩3*!g,桃仁10*!g,红花10*!g,当归尾10*!g,赤芍6*!g,泽兰6*!g,菖蒲3*!g,路路通10*!g,甘草3*!g。

连服14剂。

二诊5月18日。涕量仍多,但质有转稠倾向。通气改善,白日正常,夜间仍塞。喷嚏减少。近来两周未有感冒。检查:右下甲已收缩到正常,左侧略减小,但仍有肥大水肿。两侧黎氏区充血消失。脉平,舌薄苔。

分析:疗效已见,证明原方正确。坚守不更,加重破瘀。处方:三棱6*!g,莪术6*!g,麻黄3*!g,杏仁10*!g,黄芩3*!g,泽兰6*!g,石菖蒲3*!g,天竺黄6*!g,路路通10*!g,干地龙10*!g。继服14剂。

三诊6月1日。哮喘消失,狂嚏减少。涕仍多,时稠时稀,色亦白黄俱见。通气比以往改善,出现两个鼻孔俱通的时候。夜间喷嚏消失。检查:两下甲肥大(运动后收缩正常),舌苔薄,脉涩。

分析:哮喘告息,刻下以多嚏、多涕、鼻塞三者为重点。治取活血化瘀为主,次为肃肺清金,旁及脱敏。以其两下甲收缩尚可,撤去攻坚药。处方:当归尾10*!g,赤芍6*!g,泽兰6*!g,桃仁10*!g,蝉衣3*!g,干地龙10*!g,诃子肉10*!g,桑白皮10*!g,红花6*!g,乌梅10*!g。继服14剂。

四诊6月29日。喷嚏基本停止,每天早晨1次,仅1~2个,涕量减少接近正常,质变稠,通气接近正常。但3*!d前又感冒,致再度堵塞。而且前两天发热(38?3℃),今热已退。咽喉疼痛,有痰难于豁出。涕量稍有增多。头痛,畏寒今天起已缓解。口渴多饮,溲赤,大便今天1次稀薄。检查:咽峡充血,小血管扩张。咽后壁淋巴滤泡团块状增生。两下甲再度水肿。舌苔薄,脉大。

分析:接近痊愈,又来感冒,既破坏鼻病之告痊,更又招来新病。急宜治疗咽炎。处方:桑叶6*!g,炒牛蒡子10*!g,紫苏叶10*!g,杏仁10*!g,贝母10*!g,天竺黄6*!g,蝉衣3*!g,干地龙10*!g,银花10*!g,茅根10*!g。服7剂。

五诊7月6日。咳已不复再作。喷嚏减少,涕少色白而稠。通气较正常,咽痛消失。大便正常。检查:咽(-),鼻(-),舌苔薄,脉平。

分析:夙恙新疴,双双告愈,再进几剂,亦求去疾必尽。处方:桑叶6*!g,银花10*!g,佩兰叶10*!g,蝉衣3*!g,干地龙10*!g,天竺黄6*!g,桔梗6*!g,甘草3*!g。

按:干老认为,一般鼻病,大多新病属寒,久病属热,所以久嚏不止,可按肺中积热视之;又以微循环失畅,瘀滞鼻甲,所以鼻甲水肿肥大。辨证为肺经伏热,微循失畅,治取清金肃肺,活血通瘀之法,病情好转后又兼顾脱敏,如此辨证与辨病相结合,多年之病得以痊愈。

病案3

沈某,男,21岁。

1992年8月21日初诊。西医诊断过敏性鼻炎已3年,大多在春秋两季为甚,症状十分典型。检查:鼻腔(-)。舌苔薄黄,脉平。

分析:肺经积热,循经上犯,当然喷嚏如狂。《锦囊秘录》谓之“金叩乃鸣”。治欲制其鸣,先当清金。处方:桑白皮10*!g,黄芩3*!g,山栀10*!g,茜草10*!g,干地龙10*!g,紫草10*!g,蝉衣3*!g,乌梅10*!g,墨旱莲10*!g,诃子肉10*!g。7剂煎服。

二诊1992年10月13日。过敏性鼻炎经进药21剂后,喷嚏减少。辍药之后狂嚏再度重来,而且鼻塞日趋严重。检查:两鼻甲尚正常,但潴涕很多;鼻塞改善(在擤尽潴涕后有所改善;运动后明显改善)。舌苔薄,脉数(方才做了跑步运动)。

分析:初诊以泻肺清金而获效,但彼秋今冬而且现在粘膜偏淡,情况已不同,治宜温通。处方:桂枝3*!g,白芍6*!g,红花6*!g,落得打10*!g,桃仁10*!g,辛夷花6*!g,蝉衣3*!g,干地龙10*!g,鸭跖草10*!g,甘草3*!g。7剂煎服。

按:肺经伏热,禀质过敏,常因暑热激惹而致,故取清金脱敏而取效。秋冬之季,常易受寒而致腠理闭塞,经络不通,故而不可泥守清金,转而用温通之法,取桂枝汤,调和营卫,温肺开窍为主,辅以红花、落得打、桃仁活血通络,干地龙、蝉衣脱敏,辛夷花通窍。干老在临证中,认为中医“不治病而治证”,每次诊病都视其情况,并从天人相应之理论,注意素质之禀赋,统筹安排,进行辨证论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