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晟堂 / 甲状腺病 / 【名医3方:甲减 甲状腺功能减退】

分享

   

【名医3方:甲减 甲状腺功能减退】

2022-01-21  昊晟堂

“甲状腺功能减退症”(简称甲减)。

患者一般有,周身浮肿,疲乏无力,胸闷气短,嗜卧懒动,动则气喘,声音嘶哑,畏寒肢冷;虽经服用“优甲乐”等药,病情有了明显改善,但随着药量的不断加大,又出现了心悸、失眠、头痛、心律失常、频发心绞痛、肝功能异常等副作用;若减少药量则“甲减”加重,求助于中医治疗。

根据上述症状,结合舌质胖大﹑盈口、隐青、舌边齿痕、苔白滑、脉沉涩等特点,
中医诊为浮肿。
辨证属脾肾阳虚,湿瘀不化,气机闭阻。
施以温阳益气、化瘀利湿法治之,并渐减“优甲乐”用量至最佳疗效。经过3个多月的治疗,上述的甲减症状得到有效控制。
近年来,像张女士这样的甲功减退症患者有明显增多趋势。

本病是各种致病因素导致甲状腺组织破坏、萎缩或功能障碍、造成甲状腺素合成与分泌减少、基础代谢率降低而引起的全身性代谢减低综合征。

甲状腺激素替代疗法是治疗本病不可缺少的一项重要内容,大部分患者需要终生服用。但由于该病是全身性代谢功能减低性疾病,常伴有多系统损害,尤其是伴有心血管疾病及老年患者,对甲状腺素类药物常不能耐受。

因此,能否将激素用量减到最低,不良反应降到最小或抵消其不良反应,又能充分发挥有限药物的最大效能并保证疗效,我们通过中西医结合的方法较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本病依其临床表现当属中医“虚劳”范畴,以脾肾阳虚为主。
病因可由先天
禀赋不足、后天失养、久病致虚、药物影响、放射线损伤或甲状腺手术失当等引起,以致精气内夺,阳气大伤。
病初,多为脾肾气虚,继则由脾及肾引起肾阳不足、命门火衰,不能温煦于五脏,尤其是心脾;致心阳不振,帅血无力,日久必有瘀血内阻;脾虚,则健运失职,水湿內停,并蓄于五脏六腑、四肢百骸,泛于肌肤,甚则阳损及阴。
其发病关键在于脾肾阳虚、命门火衰。
本着“损者益之”和“形不足者,温之以气”之要旨,针对发病机理,自拟
二仙参芪汤:仙茅15g、仙灵脾20g、党參20g、黄芪50g、茯苓20g、泽泻20g、白术20g、苍术20g、生地15g、川芎15g、桂枝15g、炙甘草10g、木香10g、厚朴10g。
配合少量甲状腺激素治疗本病。意在使脾气得健,元阳得复,湿瘀得化,脉络得通,则病自愈。

方中仙茅、仙灵脾、黄芪能补肾壮阳,温煦五脏,化湿行瘀,为主药;党参、茯苓、泽泻、白术、苍术能益气健脾,升阳除湿辅君药,为臣药;桂枝、炙甘草、生地、川芎能温振心阳,祛瘀通络,且生地兼有养血滋阴,以取“阴中求阳”之意,为佐药;木香、厚朴能理气以除脾土之壅郁,为使药。诸药伍用,温阳益气,化瘀利湿,通畅血脉以治其本,配合甲状腺激素以治其标,则标本兼治,相得益彰。


从临床治疗结果看,与纯西药组相比,中西医结合治疗组症状改善显著且快,增高的TSH(促甲状腺激素)下降幅度增大。表明温阳益气、健脾补肾药物有提高甲状腺激素水平的作用。其机理可能与本方药能促进残存之甲状腺合成和分泌甲状腺素、提高基础代谢率、促进甲状腺本身结构的发育和修复、增加甲状腺对TSH的反应敏感性、调节免疫机能、提高靶细胞对甲状腺素的生物效应有关。

    

名医名方---肉桂鹿角胶汤(治疗甲减伴甲状腺肿大)

刘文峰,男,生于1939年。第四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擅长治疗糖尿病及其慢性并发症、呼吸系统疾病、消化系统疾病、心脑血管病等内科疑难杂症。据其自拟方所制“糖利平胶囊”、“降脂抗凝颗粒”、“百部止咳糖浆”、“骨质增生胶囊”等院内制剂,疗效良好。主持的科研课题“疏肝清热活血化瘀法治疗2型糖尿病的临床和实验研究”荣获天津市科学技术成果奖、天津市卫生局科技三等奖。曾参与著书2部,发表论文20余篇。


组成  肉桂10g,鹿角胶15g(烊化),肉苁蓉10g,熟地15g,青皮10g,浙贝母20g,海浮石20g,海藻20g,夏枯草15g,白术15g,茯苓15g,莪术10g,红花10g。

  

功能  温补脾肾,行气化瘀,化痰软坚,散结消瘿。

  

主治  甲减伴甲状腺肿大,症见畏寒肢冷,小便不利,身肿,舌淡暗,脉迟缓。

  

用法  除鹿角胶烊化外,余药浸泡半小时后,水煎2次,共取汁400ml,早晚餐后各服200ml。

  

方解  甲减伴甲状腺肿大,属中医学“瘿病”范畴。正气不足,或甲亢过用寒凉,或用西药失治,或外邪直入少阴,致肾阳虚衰;加之忧思恼怒肝气郁结,致使气滞、血瘀、痰凝,肝气横逆挟痰瘀循经上行于喉颈部,凝结壅滞成块为瘿。故本病病机特点是正虚邪实,虚则脾肾阳虚,实则痰血凝滞。治当温补脾肾,尤以温补肾阳为主,行气活血、化痰软坚散结为辅。方中肉桂、鹿角胶、肉苁蓉、熟地,壮阳温肾以生少火元阳,加用熟地者,旨在“阴中求阳”;白术、茯苓健脾益气、淡渗利湿,以复后天运化;青皮、莪术、红花、浙贝母行气血化痰瘀;海浮石、海藻、夏枯草化痰软坚、散结消瘿。诸药合用,温肾健脾治其本,行气活血化痰软坚治其标,标本兼顾,补泻兼施,但总以温补肾阳治本为主。甲减为典型的阳虚证,而阳气生成源于肾,肾为先天之本,内寓元阳真火,是一身阳气之根本,人体五脏之阳皆赖肾中阳气以生发,故甲减之阳虚,其根在肾,其治也在肾,温补肾阳是治疗的关键。

  

加减  
腰背冷凉,心
动过缓者,加制附片、麻黄、细辛;
肢肿者,加泽兰、泽泻、防己、益母草;
甲状腺肿大坚硬者,加蜈蚣、制鳖甲、穿山甲;
便溏者,加炮姜、薏苡仁、扁豆。


临床运用  甲减伴甲状腺肿大,用本方加减,坚持长期服用治疗,多可取得较好疗效,能逐步恢复甲状腺功能,安全有效,无任何毒副作用。若少加优甲乐,其效更佳。


文章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名医名方专栏


张琪教授治甲状腺功能低下有方

     

黑龙江省中医研究院张琪教授发现甲状腺功能低下(甲减)病人,一般以全身肿胀,精神萎靡,肢体酸痛,倦怠嗜睡,心悸气短,畏寒纳呆,手足厥冷,舌润,脉沉弱或沉迟为主症。中医辨证多为脾肾阳衰,治疗一般以补肾为主,效果满意。现代生理研究也发现,肾阳虚患者,T3(三碘甲状腺原氨酸)T4(甲状腺素)TSH(促甲状腺生成素)水平明显降低,而温肾助阳药可以促进甲状腺合成、分泌甲状腺素,稳定调节血液中的含量。
     

病例:李某,女,48岁,甲状腺功能亢进术后,引起甲低3年。中西医多方治疗,效果不佳。病人肢体浮肿,四肢厥冷,面色苍白,毛发干枯脱落,心悸气短,纳呆腹胀,尿少,每24小时400ml,舌体大,有齿痕,舌质淡紫,苔白厚,脉沉而无力。化验,T30.69mg/mlT42.47mg/ml,TSH53.8mg/ml

中医诊断为阴水
辨证为脾肾阳虚,水湿不化,血脉瘀阻。
处方:附子
15g(先煎),茯苓、白术、泽泻、麦冬、丹参、益母草、桃仁、猪苓、红花、赤白芍各20g,红参15g、五味子15g
服药
28剂,浮肿基本消退,加五加皮、防己、防风各20g,除恶务尽,加强利水祛湿主力。病人先后服药60余剂,诸症消除,一如常人,复查甲功也在正常范围内,遂停药。

     
本例病人为典型脾肾阳虚,不能运化水湿,同时伴有血脉瘀阻,故方用真武汤、附子汤为主,加丹参、赤芍、益母草等活血化瘀之品,佐以麦冬、五味子滋阴敛阴,同时防止术、附刚燥伤阴。刚柔并用,故收效满意。经过大量临床实践,张教授发现,中医治疗甲状腺疾病,不同于西医单纯激素治疗,比如对于慢性淋巴性甲状腺炎(桥本氏病)为自身免疫性病,临床表现往往为甲亢、甲减交替出现,中医治疗不仅可以有效改善症状,而且能够双向调节体内激素水平,在临床上应注意体会。

    

文章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作者:孙元莹 张玉梅 姜德友


    


甲减中医分型与治法


脾肾阳

患者表现为:神疲乏力,嗜睡倦怠,记忆减退,头晕目眩,耳鸣耳聋,腰膝酸冷,畏寒肢冷,皮肤干燥脱屑,毛发干枯易落,便秘,全身浮肿,舌苔白腻,男子阳痿,女子月经不调,舌淡体胖有齿痕,舌苔白腻,脉沉细或沉迟。

[治法] 健脾温肾。 

[方药]  四君子汤合右归丸:附子12克(先煎),肉桂7克,杜仲16克,山萸肉12克,菟丝子15克,鹿角胶35克,熟地25克,枸杞子12克,当归12克,党参16克,白术12克,茯苓25克,炙甘草7克。 

  

心肾阳虚 

患者表现为:心悸心慌,胸闷憋痛,神倦嗜卧,形寒肢冷,舌淡嫩,苔白水滑,脉沉迟或结代,可见头晕耳鸣耳聋,腰膝酸软,男子阳痿,女子月经不调。

[治法] 温通心阳,补肾益气。 

[方药] 桂枝甘草汤合金匮肾气丸加减:桂枝12克,炙甘草12克,制附片12克(先煎),肉桂4克,熟地25克,山萸肉12克,淮山药25克,茯苓25克,泽泻12克,丹皮12克。胸痛加川芎12克,薤白12克,郁金12克,元胡12克;神倦乏力加炙黄芪35克。 

  

阳气衰竭 

此型常见于黏液性水肿昏迷的患者,表现为神昏肢厥,皮温下降,声低息微,肌肉弛张无力,舌淡体胖,脉微欲绝。

[治法] 振奋阳气、救逆固脱。 

[方药] 四逆汤:制附片12克(先煎),干姜12克,人参12克,炙甘草12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