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波涛 / 苏轼 / 摩羯座的苏东坡今天过生日

分享

   

摩羯座的苏东坡今天过生日

2022-01-22  黑龙江波涛
今天是农历腊月十九日,是苏东坡的生日。苏东坡生于宋仁宗庆历三年,这一年大体相当于公元1036年,不过庆历三年的腊月十九日,换算为公历,已经是1037年1月8日,所以到今年苏东坡已经985岁了。985这个岁数,听起来就好学霸的样子。要想了解苏东坡的学霸事迹,可以看看去年我们推送的《考神苏东坡的“高考”故事》一文。

东坡画像

不过今天我们就不讲苏东坡的学霸故事了,既然是他的生日,我们就跟大家聊聊苏东坡生日相关的事情吧。

苏东坡是怎么过生日的?


说起苏东坡的生日,我们首先可能就会好奇,苏东坡是怎么过生日的呢?会不会也搞个Party呢?我们翻阅苏东坡《诗集》,还真发现苏东坡办过一次生日Party。

我们都知道,被贬黄州的苏东坡曾两度夜游黄州的赤壁,写下了千古名篇《赤壁赋》和《后赤壁赋》。这两次游赤壁的时间,分别是元丰五年(1082)的七月和十月。其实,就在那一年农历的腊月十九日,苏东坡再次来到了赤壁,跟几位朋友一起开起了生日Party。

文章图片3

[金]武元直《赤壁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苏东坡写过一首《李委吹笛》,诗前小序说到:“元丰五年十二月十九日,东坡生日,置酒赤壁矶下,踞高峰,俯鹘巢。”据此可知,这应该是一次户外生日Party,不仅有登山窥鸟的活动,还野炊小酌,还写下了这首《李委吹笛》。

那么李委是谁?他又为什么吹笛?苏东坡为什么要给他写诗呢?原来这位李委是一位民间音乐人,也是苏东坡的一个粉丝,为了给东坡过生日,特意提前谱了一支《鹤南飞》的新曲。这天大约知道了东坡在赤壁举行户外生日Party,便来到赤壁吹奏起这支新曲来。

当时,苏东坡和朋友们喝酒喝得正高兴,忽然听到江上有笛声传来。席中有两位懂音乐的朋友,听到笛声后就说:“这笛声颇有新意,看来吹笛者不是个俗人。”苏东坡忙派人循着笛声去找,结果就找到了李委。

文章图片4

梅长苏:我友情客串下吹笛粉丝吧

李委到来之后,就在Party现场开起了笛子独奏专场,将生日Party的气氛推向了高潮。诗前小序中说,李委演奏完《鹤南飞》这支新曲后,又“快作数弄,嘹然有穿云裂石之声,坐客皆引满醉倒”,就是说有了笛声助兴之后,把满座的客人都整醉倒了。

李委演奏完之后,从袖子里拿出来一幅好纸,苏东坡一看,心想小李这是要找我签名吗?结果李委说:“我没有别的要求,只求您给我题一首绝句。”苏东坡一看人家这么热情,把自己请来的客人招待得这么好,于是就愉快地答应了李委的要求,提笔写道:“山头孤鹤向南飞,载我南游到九疑。下界何人也吹笛,可怜时复犯龟兹。” (见《苏东坡全集》第一册《诗集》卷二十一P396)

文章图片5

《苏东坡全集》

这首诗前几句不难理解,最后一句“可怜时复犯龟兹”,似不太好理解。我们知道,龟兹是古代西域的一个国名,李委吹笛子“犯”着龟兹什么事了呢?据学者研究,苏东坡这里可能用了一个典故。唐开元年间,有个叫李谟的人,是当时吹笛子的第一高手,有一次,他演奏《凉州曲》,有个行家一听,就说你的笛声中带有一点异域风情,是有龟兹来的朋友吧?李谟大吃一惊,说:“您真是神了!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老师就是龟兹人。”因为李谟和李委正好同姓,所以苏东坡用这个典故来赞美李委技艺高超。

不过,古人对于苏东坡这首《李委吹笛》,还有一种有趣的解读,他们认为苏东坡诗开头的两句“山头孤鹤向南飞,载我南游到九疑”,就是后来苏东坡被贬到广东和海南的预兆,说“盖南迁之兆,已见于此。七年远谪,岂偶然哉?”

苏东坡被贬广东、海南,当然不是因为这首诗。那是为什么呢?苏东坡认为,这可能跟自己的星座所决定的命运有关。

苏东坡知道自己是摩羯座吗?


我们现在对于十二星座都非常熟悉,那么苏东坡那个时候就有星座一说吗?苏东坡真的知道自己的星座吗?昨天,我们发布了今晚第二十八期妙BOOK言的预告之后,有读者留言说:“(苏东坡)还真的是摩羯座啊!”我们可以肯定地告诉大家,苏东坡不仅是摩羯座,而且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是摩羯座。

文章图片6


我们都知道,十二星座的学说来源于西方。不过,大家也许并不知道的是,据天文史学家研究,西方的黄道十二宫,即现在流行的十二星座说,最晚在公元六七世纪之交就随着佛经传入了中国,而且早就有了中文译名,跟我们现在用的译名非常接近。比如摩羯座,苏东坡那个时代叫“磨蝎”。

文章图片7

网传隋代佛经上的十二星座

苏东坡在《东坡志林》卷一《退之平生多得谤誉》一则中说:“退之诗云:'我生之辰,月宿南斗。’乃知退之磨蝎为身宫,而仆乃以磨蝎为命。平生多得谤誉,殆是同病也。” (见《苏东坡全集》第八册《东坡志林》卷一P3913)

这里说的“退之”,就是唐代大文学家韩愈的字。“我生之辰,月宿南斗”这两句,出自韩愈的《三星行》一诗。这里说到的“身宫”“命”,应该都是算命学里面的术语,据说都是根据出生年月日时来确定的。从这则笔记看,苏东坡应该还挺懂这一套的,从这一句诗就能推出韩愈的生辰。到现在,韩愈的具体出生日期,学界似乎还没有结论,也有学者就根据苏东坡这段话推算出了韩愈的生日,当然,结论还有待学界检验。

不过,无论身宫、命宫是啥,可以确定的是,苏东坡确实认为,自己平生像韩愈一样“多得谤誉”这种命运,跟自己的出生时间有关。

说起苏东坡“多得谤誉”的命运,不得不再说到他的儿子苏过在元符二年(1099)东坡生日时给他写的祝寿诗《大人生日》中提到的一件轶事。苏过诗的开头两句说:“未试凌云白日仙,此声固已速邮传。”苏过原注说:“公在海南,四方传有白日上升事。”就是苏东坡被贬海南的时候,有人传说,苏东坡升仙而去了。

文章图片8

纪录片《苏东坡》截图

《东坡志林》卷二《东坡升仙》一则(见《苏东坡全集》第八册《东坡志林》卷二P3929)也提到此事,并且说早在他被贬黄州的时候,就有人传说他像唐代诗人李贺一样,被上帝召到天上去写文章了,而且还传到了宋神宗的耳朵里,神宗还为之叹息。并且再次提到自己跟韩愈命运相同的事,说“吾平生遭口语无数,盖生时与退之相似”。

好了,苏东坡生日相关的故事,就跟大家聊到这吧。快过年了,今年,因为疫情的缘故,很多人可能都要留在异地过年。苏东坡一生中,大多数时间都生活在异地。不过,他是一个特别豁达乐观、随遇而安的人。他曾两次在杭州做官,非常喜欢杭州,曾说:“居杭积五岁,自意本杭人。故山归无家,欲卜西湖邻。”(《苏东坡全集》第二册《诗集》卷三十六P658)被贬到广东惠州时,他也自我宽慰说:“譬如元是惠州秀才,累举不第,有何不可?”(《苏东坡全集》第四册《文集》卷五十六P1970)在海南住久了,他又说:“我本海南民,寄生西蜀州。”(《苏东坡全集》第二册《诗集》卷四十三P843)

希望在异地过年的你,也能从东坡这里获得精神慰藉,找到心灵的安顿之所,毕竟,“此心安处是吾乡”(《苏东坡全集》第二册《词集》卷五P950)。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