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j200801 / 历史军事 / 抗美援朝:空中的较量

分享

   

抗美援朝:空中的较量

2022-01-27  nj200801

抗美援朝:空中的较量

图片


美国空军肆无忌惮


  1950年10月,在志愿军入朝时,美军投入到朝鲜战场上的各型飞机即达1200余架,到1951年夏季以后,增加到1500架以上,最多时达2400架。

  据1951年6月的资料统计,美国用于侵朝的空军计有B—29型战略轰炸机3个大队和1个侦察中队,飞机115架;B—26型轻轰炸机2个大队,飞机96架;F—51、F—80、F—84型战斗轰炸机(主要用于攻击地面目标,也可空战)4个大队2个中队,飞机360架;F—51、F—80、F—86型战斗截击机(空战飞机)3个大队,飞机225架;海军陆战队和海军舰载航空兵的飞机400余架;另有其他飞机500余架。美军飞行员均有数百小时以上的飞行经历,最多的达3000余小时,1/2以上有第二次世界大战空中作战的经验。

  而志愿军在1951年9月以前,没有空军参战,在1951年3月以前,也几乎没有高射炮部队,甚至连高射机枪也为数寥寥。

  美国空军欺我志愿军没有空军,也没有高射炮部队,因此,其飞机活动肆无忌惮,非常猖狂,无论白天黑夜,成群结队在朝鲜北方上空活动,到处狂轰滥炸和扫射。整个朝鲜北方的城镇几乎变成了一片废墟,主要铁路车站和铁路、公路桥梁基本被毁,铁路时常处于瘫痪状态。朝鲜北方的上空,一度成了美军飞行员的自由天地,他们随心所欲,无所顾忌,几乎见到活动目标就打,单个车辆、单个行人也不放过。飞行高度之低可使地面人员看到飞行员的眼睛和鼻子,经常擦房顶、掠树梢而过,甚至有的钻桥洞追打地面目标,有的亡命之徒,因此而撞毁丧命。

  朝鲜停战谈判开始以后,李奇微为配合谈判,对志愿军和人民军施加军事压力,在命令其地面部队于8月18日发起夏季攻势的同时,也命令其空军(包括海军的飞机)发动了大规模的“绞杀战”,以摧毁朝鲜北方铁路运输系统为主要目标。他们集中了在远东的全部轰炸机和绝大部分的战斗轰炸机,在战斗截击机的掩护下,每日出动数百架次至上千架次,对朝鲜北方铁路分区分段进行毁灭性的轰炸,并派有专门的巡逻飞机,在夜间追打铁路和公路上的运输车辆,企图以此来“窒息”志愿军前方部队。

  1951年9~12月,美国空军集中轰炸破坏清川江以南、平壤以北的铁路。在地图上这一地区的铁路近似于三角形,因此,这一地区铁路被称为“三角铁路”,是朝鲜北方铁路咽喉。据中朝联合铁道运输司令部的统计,美国空军轰炸三角铁路,9月出动飞机3027架次,破坏线路和车站648处次,破坏桥梁57座次;10月出动飞机4128架次,破坏线路和车站1336处次,破坏桥梁53座次;11月出动飞机8343架次,破坏线路和车站1937处次,破坏桥梁77座次;12月出动飞机5786架次,破坏线路和车站1697处次,破坏桥梁101座次。三角铁路总长为180公里,只相当于当时志愿军和人民军管区铁路960公里的1/5强,而遭受破坏的数量却占管区被破坏总数的50%以上。4个月中,美国空军在这一地区投弹63515枚,合31755吨,平均每公里落弹350余枚,合170余吨。

  这给志愿军的物资运输造成了极大的困难,甚至直接影响了前线的作战。这是抗美援朝战争给志愿军提出的一个新的重大问题。


年轻的志愿军空军大显身手


  当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时,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尚在组建过程中,全部作战部队仅1个混成旅(共4个团,各种飞机117架),尚无力参加志愿军在朝鲜的作战。为了适应抗美援朝战争的需要,中央军委突击组建和训练空军部队。1950年12月底起,有1个师在苏联空军带领下进行实战练习,学习空战和指挥的经验。大队长李汉,首开志愿军空军击落击伤敌机的记录,击落1架,击伤2架。1951年3月成立了以刘震为司令员的志愿军空军司令部,统一指挥志愿军空军作战。在此基础上,志愿军空军于1951年9月中旬起,以师为单位轮番出动作战,与苏联空军在平壤以北(主要是清川江以北)地区上空,打击美军入侵的飞机,掩护铁路运输和机场修建。在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战争期间,苏联空军保持2~3个师,共4~7个团,飞机120~210架,在清川江以北地区上空作战,当时处于密而不宣的状态,20年以后公开。

  当时志愿军空军装备的多是苏联制造的米格—15型歼击机,这种飞机的作战性能与美军的F—86飞机相当,飞行性能略优于F—86飞机。每师装备50架。志愿军飞行员在这种飞机上只有几十小时、最多不过100小时的飞行经历,既谈不上空战经验,也缺乏飞行经验。这同美军飞行员无法相比。但志愿军飞行员多数有陆军的生活战斗经验,政治素质强,具有顽强的战斗作风,在朝鲜战场上同美国空军展开了较量,表现出身手不凡。

  志愿军空军首先出动的是第4师,从9月20日至10月19日,一个月内,共出动508架次,在苏联空军带领下,共进行大小空战10余次,其中敌我双方共200架飞机的大空战7次,共击落敌机17架,击伤7架,自己损失飞机14架。空战中,飞行员刘勇新首创击落美军最先进的F—86战斗机的记录。但他也不幸被敌击中,壮烈牺牲。大队长李永泰在驾机被击伤几十处,不能开炮的情况下,沉着果断指挥,并安全返回着陆,被誉为“空中坦克”。第4师为志愿军空军作战打出了良好的开端。毛泽东在10月2日看到第4师的空战报告后,欣然挥笔写下了“空四师奋勇作战,甚好甚慰”的赞语。

  紧接着,志愿军空军第3师出动,接替第4师作战,第4师转入休整。第3师打得更漂亮。在10月21日至1952年1月14日的86天中,出动2391架次,进行大小空战23次,击落敌机54架,击伤9架。该师仅损失飞机16架。许多飞行员创造了突出的战绩,大队长赵宝桐击落敌机6架,击伤2架,战果最佳;大队长刘玉堤击落敌机5架,击伤2架;飞行员范万章击落敌机4架,击伤1架;大队长王海击落敌机3架,击伤2架;飞行员焦景文击落敌机3架,击伤1架。他们均荣立特等功,被授予英雄称号。1952年2月1日,毛泽东看到了第3师的作战报告,又欣然挥笔写下了“向空军第三师致祝贺”的批语。

  志愿军空军出动后,与苏联空军并肩作战,有力地打击了美国空军的嚣张气焰,给美国空军造成了巨大的威胁。美国空军参谋长惊呼,中共在一夜之间就成了空军强国之一。美国空军战史说:“共军米格由于占有数量上的优势,所以11月份在平壤以北他们到处取得了主动地位,而联合国军所有的飞行员则只能对共军飞行员发动的进攻进行抵抗而已。”第5航空队只好决定,“他的战斗轰炸机以后不在米格走廊(美国空军称鸭绿江和清川江之间地区为“米格走廊”)内进行封锁交通线的活动,此后只能对清川江与平壤之间地区的铁路交通线实施攻击”。美国远东空军司令官奥托·威兰将军,也被迫下令,取消B—29轰炸机在昼间的轰炸活动,而于10月底起,全部转为夜间活动。

  志愿军空军第4、第3师经受锻炼取得经验后,从1952年初起,轮番担负了带领新部队作战的任务。从1951年11月起,志愿军空军其他部队也陆续参战,根据第一线机场(均在中国境内)的容纳限度,保持2~3个师作战,每师作战3个月左右,经受锻炼取得经验后,即行轮换。到1952年6月,先后参战的又有志愿军空军第2、第6、第14、第15、第12、第17、第18师。1~5月,志愿军空军共击落敌机53架,击伤16架。其中在2月10日的空战中,志愿军空军第4师大队长张积慧,击落美军“王牌”飞行员乔治·A·戴维斯驾驶的F—86飞机,引起美国空军的很大震动。张积慧在抗美援朝战争的空战中共击落美机4架,荣立特等功,被授予一级英雄称号。

  到1952年下半年,志愿军空军已有9个师经受了作战锻炼,各师均可独立担负作战任务,并且主要是同美军的F—86飞机作战。志愿军空军司令部的成员也进行了调整,由华东军区空军司令员聂凤智接替刘震任志愿军空军代司令员。1953年1月,志愿军空军第16师也参加了作战。这时,志愿军空军已能进行夜间作战,并取得战果。此外,1951年11月,志愿军空军轰炸机两个大队直接直援地面部队进行了攻占岛屿的作战。

  在整个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空军共击落敌机330架,击伤95架;被击落231架,被击伤151架。志愿军空军涌现了许多英雄人物,除前述英雄外,著名的英雄还有:第3师中队长孙生禄,击落敌机6架,击伤1架,自己壮烈牺牲;第12师技术检查主任鲁珉,击落F—86飞机5架,被誉为“打佩刀式的能手”(“佩刀式”指F—86飞机);第15师飞行员韩德彩,击落敌机5架,其中包括美国双料“王牌”驾驶员哈罗德·爱德华·费席尔的驾机:第15师飞行员蒋道平,击落敌机5架,击伤2架;第2师大队长王天保创造了用活塞式飞机击落F—86飞机1架,击伤3架的记录。

  在志愿军空军和高射炮兵的有力打击下,加上铁路、公路抢修运输部队的艰苦努力,志愿军作战物资源源不断地运往前线。美军的“绞杀战”,不但未能“窒息”志愿军前线部队,而且还损失了大量的飞机。据美国空军战史称,尽管不断补充,但有的战斗轰炸机大队的飞机损失仍相当严重,只剩下75架编制数的一半左右,其中第49大队只剩41架,第136大队只剩39架。至1952年6月,美国空军的“绞杀战”终于以失败而宣告结束。志愿军建成了“打不烂、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解决了能不能有饭吃的问题。

齐德学《抗美援朝纪实》

图片

图片
图片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