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抑郁症丨舞台灯光再亮,都没照进他内心的角落

2022-04-01  泊恩心理

明星、演员因为抑郁症去世的新闻,在近几年来频繁登上热搜。

有的人在对逝去之人表示遗憾,有的人认为,关注高压群体背后的心理问题才是关键。

不少人说,艺人有钱又有名,怎么还会抑郁呢?

正是这些“误解”才促使了悲剧的发生:公众人物的标签化、人设化,让人渐渐忽略了“明星艺人”身份背后的真实躯体。

而抑郁症并非是某个职业、某个群体中才会出现的心理问题,现代社会中,很多人正处在抑郁的漩涡当中,但是因为自尊心、病耻感,他们并不愿意寻求帮助。

“抑郁症”这个词对大多数人来讲熟悉又陌生:它频繁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却又被大多数人认为只是单纯的“想太多”。

抑郁,怎么能叫病呢?

事实上,抑郁症不但需要得到合理的治疗,更是需要世人的重视与理解。

首先需要清晰地知道:抑郁症与感冒、骨折一样是能让人真切感受到痛苦疾病,而不是“想太多”。

现实中很多人时不时会因为被外界因素影响而感到抑郁,感到伤心、失望、情绪低落和无精打采。

这些都是日常生活中可能经历的情绪,似乎每个人都有可能陷入抑郁状态之中,抑郁看起来也并不算是什么大事。

但事实上,抑郁症和抑郁状态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概念,只字之差却如隔天堑。

正如《正午之魔:抑郁是你我共有的秘密》中,作者所描绘的那样:

1994年整个春天我都去参加聚会,试图让自己高兴起来,但没有成功;我去看朋友,试图跟他们拉进关系,但也不奏效;

我买下过去一直想要的昂贵物品,却没有任何满足感;我逼自己去做从未尝试过的极端事情,看色情电影,向色情应召者购买极端的服务,想要唤醒我的情欲。

这些新尝试并未让我特别害怕,却也无法给我任何愉悦,甚至谈不上任何疏解。

我的分析师和我讨论这种情况后得出结论:我抑郁了。

在抑郁情绪发生的时候,他也积极地寻找方法去排解,但终是在屡次失败后被诊断为抑郁症。可见,抑郁症并非是大众所认为的“一时便能缓解的想太多”,也不是人人都能“轻易确诊的日常情绪”。

在临床实践中,抑郁症和抑郁状态的区别主要体现在抑郁症反应程度更严重,患者会陷入错误信念中,一件微小的事情都会让他们产生大量负面想法并让他们困苦不堪;

抑郁症持续时间更长,其带来的抑郁状态无法在数个小时内缓解,症状会持续至少两周时间甚至更长久;

抑郁症会严重影响日常生活的进行,使人无法正常工作、学习和生活,它可能是一种短期的疾病,也有可能贯穿一个人的一生。

只有得到正确的治疗,它才能够被治愈,而治疗的前提便是接纳。

当你听到身边的人说“我生病了”,你是不是会担心、紧张,并且及时询问:我能帮你做些什么?

同样,当抑郁症患者说“我生病了”,他需要的也是被重视、被理解。

很多人因世俗的偏见所致的病耻感导致他们并不敢说出“我是抑郁症”。因此,当你的爱人、亲人、朋友说出这个事的时候,他可能已经耗费了全部的勇气与信任,急需你的拥抱和接纳。

当然,很多人并非不想帮助,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做,才不敢贸然行动。但其实,帮助抑郁症患者并没有想象的复杂,在开始帮助前我们首先需要明白:

了解这些前提不是让我们去尝试治好他们,这也并非医生或咨询师之外的人能做到的,不如当一个安静的听众,去聆听、去鼓励,陪伴有时候会比给予建议更加重要。

我们可以用一下几句话展开话题:

  • “我最近有点担心你。”

    ——表达自己的担忧。

  • “我觉得你最近有点不太对,你没事吧?”

    ——表示自己愿意提供帮助。

  • “你最近看起来很低落所以我来看看你。”

    ——表达担忧的同时,用行动证明内心的顾虑。

作为亲人、爱人,还可以通过拥抱等方式,给予安慰,让他们知道你的担心,也让他们知道你是可以被他们依靠的。

现在,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有许多机构或组织都可以为抑郁患者提供帮助。有的人可能只需某一类的专业帮助,而有些人可能需要多方面联合治疗。

每个人的抑郁情况都不尽相同,治疗方式也需因人而异。如果你身边有抑郁症朋友,也可以积极地引导他改变生活方式,去尝试运动,或者培养一些新的爱好。

但如果情况已经十分严重,请务必需求专业人士的帮助。

“陪伴”的不仅仅是意味着看见他、陪伴他,更多的是让他感知到,自己并非独自一人在面对心中的“黑狗”。

我们无法感知那时站在天台边上的张国荣心中所留念的是什么。

如今,除了回忆他来过这个世界的痕迹,我们需要让更多的人了解抑郁症。

至少在现在,我们还能紧紧握住身边人的手,传递温暖,传递心中的惦念。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