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王齐洲等:《拾遗记》提要(三国两晋南北朝史艺文经籍志著录小说总目提要之三)

 古代小说网 2022-07-01 发表于江苏


清人秦荣光《补晋书艺文志》子部小说家类著录“《拾遗记》十九卷”,题“王嘉撰”。姚振宗《隋书经籍志考证》史部杂史类著录“《拾遗录》二卷”,题“伪秦姚苌方士王子年撰”。

丁国钧《补晋书艺文志》史录杂考著录“《拾遗记》十卷”,题王嘉撰;又著录“《拾遗录》两卷”,题王嘉撰。

明吴琯刻本《拾遗記》

文廷式《补晋书艺文志》史部杂史类著录“王嘉《拾遗录》三卷,《拾遗记》十卷”,注云:“萧绮序。”黄逢元《补晋书艺文志》史录杂史类著录《拾遗录》三卷,题“伪秦姚苌方士陇西王嘉字子年撰”。

王嘉(?一约390年),字子年,东晋时期前秦方士、小说家。陇西安阳(今甘肃渭源)人。《晋书》有传,称其“轻举止,丑形貌,外若不足,而聪睿内明”,能预言未来之事,辞如谶记,当时鲜能晓之,后皆应验。先后隐居东阳谷、终南山。弟子甚众,皆穴处。苻坚累征不就。姚苌入长安逼嘉自随;后以答问失苌意,为苌所杀。苻登赠太师,谥曰文。

《晋书》本传载其“著《拾遗录》十卷,其记事多诡怪,今行于世”。因《晋书》有传,故旧本多称晋王嘉,其实王嘉乃苻秦方士,与东晋久相隔绝,不应称为晋人。

《拾遗记》,又作《拾遗录》、《王子年拾遗记》等。《隋书·经籍志》史部杂史类著录《拾遗录》二卷,题伪秦姚苌方士王子年撰;又著录《王子年拾遗记》十卷,题萧绮撰。

明刊本《拾遗记》

据梁萧绮《拾遗记序》称:“《拾遗记》者,晋陇西安阳人王嘉字子年所撰。凡十九卷,二百二十篇,皆为残缺。当伪秦之季,王纲迁号,五都沦覆,河洛之地,没为戎墟,宫室榛芜,书藏堙毁。……故使典章散灭,黉馆焚埃,皇图帝册,殆无一存,故此书多有亡散。文起羲、炎以来,事讫西晋之末,五运因循,十有四代。王子年乃搜撰异同,而殊怪必举,纪事存朴,爱广尚奇,宪章稽古之文,绮综编杂之部,《山海经》所不载,夏鼎未之或存,乃集而记矣。……今搜捡残遗,合为一部,凡一十卷,序而录焉。”

宋晁公武《郡斋读书志》据此判断:“晋王嘉字子年,尝著书(二)百二十篇,载伏羲以来异事、前世奇诡之说,书逸不完,梁萧绮拾掇残阙,辑而叙之。”也有不信《序》说者,如明胡应麟《少室山房笔丛》便以为“盖即绮撰而托之王嘉”。

不过,学界多以为《拾遗记》乃王嘉原作,萧绮搜捡残遗编成今本。《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即云:“其书本十九卷,二百二十篇。后经乱亡失残缺。梁萧绮搜罗补缀,定为十卷,并附著所论,命之曰《录》,即此本也。”

崇文书局刊本《拾遗记》

即是说,王嘉原作为《拾遗记》,或作《王子年拾遗记》,有十九卷,二百二十篇;后散佚,梁萧绮缀集编定附著所论后名为《拾遗录》,或作《王子年拾遗录》,“录”即论赞之别名。

不过,《拾遗记》、《拾遗录》之名,后人常常混称,作者题署亦王嘉、萧绮不别。《隋书·经籍志》已肇其端,其《拾遗录》二卷,题王子年撰;其《拾遗记》十卷,题萧绮撰。

其实,“撰”应为“录”或“叙录”。因此,《旧唐书·经籍志》、《新唐书·艺文志》杂史类著录《拾遗记》十卷,云萧绮录,较为妥当。不过,将王嘉《拾遗录》著录为三卷,与《隋志》有异。

周中孚《郑堂读书记》认为“盖子年撰而绮叙录,故二《唐志》俱分载也”,“《唐志》所载二卷、三卷之本,亦非子年之原书矣”。此说不够准确,因为《隋志》王嘉、萧绮已经分载,两《唐志》均著录《拾遗录》三卷,仅《隋志》著录二卷。说二卷、三卷均非王嘉原书,倒是正确的。

上海古籍出版社整理本《拾遗记》

《郡斋读书志》著录《王子年拾遗记》十卷,注明梁萧绮叙录,颇为规范。《拾遗记》叙录者萧绮无考,今本或题为粱人,大略近是。

《直斋书录解题》始著录入子部小说家类,《文献通考》、《宋史·艺文志》、《四库全书总目》因之。

清人书目入类不一,有入小说家类者,如《八千卷楼书目》、《书目问答》、秦荣光《补晋书艺文志》;有入杂史类者,如姚振宗《隋书经籍志考证》、文廷式《补晋书艺文志》、黄逢元《补晋书艺文志》;有入别史类者,如章宗源《隋书经籍志考证》;有入史考类者,如丁国钧《补晋书艺文志》;还有入经部小学类者,如瞿镛《铁琴铜剑楼藏书目录》。见仁见智,说明此书内涵丰富,涉及许多学科。

《拾遗记》今传本十卷,前九卷起庖牺(伏羲)迄东晋,末一卷则记昆仑等九仙山,萧绮序称此书“文起羲、炎以来,事迄西晋之末”,然第九卷记石虎燋龙至石氏破灭,则事在穆帝永和六年(350年)之后,入东晋已三十余年,不能说“事迄西晋之末”,萧序乃大体言之,并不确切。

《王嘉与拾遗记研究》

此书盖仿郭宪《洞冥记》而作,多载前代异事奇诡之说。谭献《复唐日记》云:“《拾遗记》,艳异之祖,恢谲之尤,文富旨荒,不为典要——予少时之论如此。今三复,乃见作者之用心。奢虐之朝,阳九之运,述往事以讥切时王,所谓陈古以刺今也。篇中于忠谏之辞,兴亡之迹,三致意焉。萧绮附录,大义轨于正道,是非不谬于圣人者已。”

可谓一家之说。该书文笔颇靡丽,为历代词人取材不竭,即刘勰《文心雕龙·正纬》所谓“事丰奇伟,辞富膏腴,无益经典,而有助文章”者也。

《拾遗记》有明翻北宋本、明初刊本、《说郛》本、嘉靖四年(1525年)顾氏思玄室刊本、嘉靖十三年(1534年)顾氏世德堂翻刻本、《汉魏丛书》本、《古今逸史》本、《稗海》本、《子书百种》本。

另有《增订汉魏丛书》本,《秘书二十一种》本、《秘书二十八种》本、《龙威秘书》本、《历代小史》本。顾氏思玄室刊本极精,又名《蕉窗搜隐》。后有《钞蕉窗搜隐》本。《稗海》本文字与思玄室刊本出入较大,《说郛》仅节录一卷。鲁迅《小说备校》辑得九十九条。

《拾遗记》

今有齐治平校注《拾遗记》较为完备,中华书局1981年排印,为现在通行本。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