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麻雀‖文/心凉雪碧

 522小窝 2022-07-01 发表于河北

麻雀

在深入了解了麻雀后,我发现这种常见的鸟类拥有自己独特的世界。
早上起床后听到的第一声鸟叫不是布谷鸟,不是喜鹊,更不是黄鹂,而是麻雀的叽喳声。虽不十分动听,却给家乡空旷的大地增添了几分生机。
在农村,这些小精灵几乎无处不在,总会有麻雀活动在人们的住处,在房前屋后觅食和玩耍。这就给了我观察它们的机会。我发现麻雀的身体由灰白两色构成,背部是偏咖啡色的灰,腹部到下颌都是白色,尾巴细长,似乎有个小小的分叉,整个身体还没有一个手掌大。
在观察中,我还发现了一些有趣的现象,老麻雀会带刚学会飞的小麻雀觅食,即便满地都是麦子,小麻雀也不会啄,一定要老麻雀啄起来喂给它吃。如果有哪个淘气的小孩趁麻雀不在掏了它的鸟蛋,你可以看到会有一只麻雀绕鸟窝附近飞一整天,还会发出凄厉的尖叫。原来,它们也有感情。
这些小家伙在夏天的时候个个神采奕奕,活灵活现,似乎每天都在玩乐。大雨过后总能看到一两只麻雀衔着不知从哪里寻来的枯枝,在你头顶稍作歇息,又向那残缺的暖巢飞去。而冬天的它们却是另外一幅模样。寒风袭来,我常见到的画面就是它们三五成群的一起,卧在树上或电线上,头和爪子都缩了起来,只剩下头在转动,绿豆般大的眼睛远远盯着你,看起来就像一团小毛球,实在是可爱。
小时候,顽皮的我总想抓几只麻雀玩,又听大人们说麻雀是害鸟,就似乎有了理所应当的抓鸟借口,无奈手笨,只能望着鸟窝遐想。
后来通过学习,我才知道麻雀已经不是害鸟了,尽管在某些时候它会啄食粮食,但更多时候是以害虫为食,惨痛的历史经验告诉我们,麻雀对人类是益大于弊。现在的我很喜欢这些小精灵,但不得不说,我曾经也做过一些伤害过它们的事,那是以前以为它们是害鸟的时候。
已经记不清是何年,那天我见一大群麻雀正在啄食家里晒的麦子,便冲上前去把它们都吓走了,独有一只歪头歪脑的撞进了卧室。我立刻关上门,抄起旁边的竹竿就进了屋。心里只想着它是害鸟,抓着玩是没错的。家里没人,我就抱着玩乐的心情去抓它。可怜这小麻雀往东飞,我就往东敲;往西逃,我再往西打,不给它喘气的机会。我本以为它累坏了就会束手就擒的,谁知它却拼命飞,试图寻找出口,丝毫没有妥协的迹象。我敲累了,歇了一会,它也停在电灯上大口的喘气。我脖子仰的酸痛,但为了得到这只麻雀,又坚持追打了一会,它终于体力不支,摔向了房间角落......
在我紧紧把它抓到手时,四目相对,我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它的恐惧。心跳速度跟我冲刺一百米时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我被死亡的气息吓到了,连忙松了松手,但为时已晚,它不再动了。这时我才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我追赶它时只是想把玩一下就放走,没有想到这小家伙的求生欲望如此之强烈,将自己的全部力量用在了逃生上。但那个年纪后悔只是一瞬间的事。我打开门,不知如何处理尸体,遂将它扔在麦堆上,以为它只是装死,会马上飞起来,然而激起的麦粒浇灭了我的幻想,它死了。一只花猫看见,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叼起了它,然后消失在房子拐角处,只留下不知所措的我和一群站在电线上叽喳的鸟......
时过境迁,我早已不是当年无知的小孩了,幼时的傻事我再也不会做了,如今望向那些还在树梢叽喳的麻雀,心里更多的是欢喜。或许是为曾经的事内疚,我偶尔会为它们投喂一些吃的,每次在电视上看到人们喂海鸟时的场景就十分羡慕,我总会联想麻雀也依偎在人们身旁讨食的样子, 但我知道这不可能,麻雀的谨慎和顽强是刻在了骨子里的。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