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细菌、病毒性肺炎如何区分?这份「鉴别秘籍」请收下

 juntao859 2022-07-02 发表于河南

原创 杨欣 医学界呼吸频道

*仅供医学专业人士阅读参考

细菌、病毒性肺炎还在傻傻分不清楚?

社区获得性肺炎(CAP)是呼吸科的常见病,其病因多为细菌、病毒等感染。其中,肺炎链球菌是首要致病菌。随着分子诊断技术的进步,病毒在CAP的占比逐渐增加,现证实有20多种病毒与CAP发病相关,包括呼吸道合胞病毒(RSV)、流感病毒、副流感病毒(PIV)、人偏肺病毒(HMPV)、鼻病毒(HRV)等。

在患者血液和/或呼吸道分泌物培养出细菌,是诊断细菌性肺炎的“金标准”。对于病毒性肺炎,通过聚合酶链式反应(PCR)检测呼吸道标本的病毒核酸、血液中特异性病毒抗体,一旦报阳,则确诊病毒性肺炎。治疗细菌、病毒性肺炎有差异,故精准识别责任病原体,避免误用抗菌药物尤其重要。

那么,临床分辨细菌、病毒性肺炎有哪些妙招?

观察临床特征

细菌、病毒性肺炎有各自特点,现总结在表1。

表1 细菌、病毒感染的特点[1-2]

合理解读生物标志物

研究表明,细菌、病毒感染可诱导不同的信号通路。细菌常诱导整合素,而病毒主要诱发干扰素(IFN)相关特征。当人体遭受细菌或病毒感染时,可诱发多项生化指标的数值变化。因此,检测人体对病原体的免疫反应可辅助辨别细菌、病毒性肺炎。

图1列举了诊断细菌或病毒性肺炎的数项生物标志物,例如降钙素原(PCT)、C反应蛋白(CRP)、白细胞介素6(IL-6)、CD46、PTX3等。

图1 细菌、病毒感染的相关生物标志物[3]

关于生物标志物的解读:

➤ 白细胞计数(WBC) 正常参考值:4-10x109/L(成人)

WBC>15x109/L或<4x109/L,提示细菌感染[2];而WBC数值正常或偏低,可能是病毒感染。

此外,当WBC与中性粒细胞(NEU)同步增高,细菌感染可能;而WBC及淋巴细胞(LYM)同步升高,提示病毒感染可能。

➤ PCT 正常参考值:<0.05μg/L

病毒感染时,巨噬细胞通过产生干扰素以抑制肿瘤坏死因子(TNF),进一步抑制PCT的产生;病毒感染者的PCT通常<0.1μg/L。

细菌感染促使TNF和IL-6大量合成分泌PCT。若肺炎患者的PCT>0.25μg/L,则考虑细菌感染可能,推荐使用抗菌药物。当PCT>1μg/L,提示细菌导致重症感染。

➤ CRP 正常参考值:<5mg/L

至少有88%的细菌感染者的CRP>50mg/L,而病毒感染时的CRP数值不升高或轻度升高。对于CRP<20mg/L者,考虑病毒感染可能,无需常规使用抗菌药物。

➤ IL-6

IL-6被认为是细菌感染的专属生物标志物之一,细菌感染可致IL-6数值上升。

➤ 血清淀粉样蛋白A(SAA)

SAA是急性期反应蛋白,特异性低;在细菌感染初期及病毒感染者均可发现SAA升高。

尽管生物标志物在鉴别细菌、病毒性肺炎有临床意义,由于单项生物标志物的特异性低,推荐综合多项生物标志物以评估病情。

解析胸部影像学

细菌、病毒性肺炎的胸部CT有差异。细菌性肺炎常表现为肺泡浸润或实变,部分病例伴有胸腔积液;甚至有脓性胸水。

病毒性肺炎常表现为双肺病灶、有间质性渗出、磨玻璃影或实变;偶见胸腔积液。

现结合实例阐述细菌、病毒性肺炎的影像区别。

细菌感染:

肺炎链球菌、流感嗜血杆菌、肺炎克雷伯菌所致CAP较常见,肺炎链球菌检出率居于首位。肺炎链球菌肺炎又名大叶肺炎,表现为一个肺段、大叶受累。部分重症感染者,其胸部CT可有大片实变、肺组织坏死、空洞,见图2-左。

肺炎克雷伯菌毒力强,有致肺组织坏死的可能。感染肺炎克雷伯菌者的胸部CT可表现为实变、小叶内网状改变和小叶间隔增厚;见图2-右。

图2 肺炎链球菌肺炎[4](左)、肺炎克雷伯菌肺炎[5](右)

病毒感染:

甲型H1N1流感病毒感染者的胸部CT常提示双肺病灶、有实变,如图3-A所示。此外,也有患者表现为双肺散在实变、线状条索影(见图3-B)。

图3 甲型H1N1相关肺炎[6]

新冠(COVID-19)肺炎的CT显示“铺路征”、局灶实变(见图4-A)。另有病例表现为毛玻璃样改变、感染灶多分布在外周(见图4-B)。

图4 COVID-19肺炎[6]

HMPV肺炎的胸部CT表现为树芽征、磨玻璃浑浊影,且病灶以气道为中心;如图5所示。

图5 HMPV肺炎[7]

鉴别细菌、病毒性肺炎,可从宿主的临床特征、生物标志物、胸部影像学等寻找线索。本文总结了分辨细菌、病毒所致呼吸道感染的常用方法,期望能发挥一定的参考价值。

参考文献:

[1]成人社区获得性肺炎基层诊疗指南(2018年)[J].中华全科医师杂志,2019(02):117-126.

[2]Galván JM, Rajas O, Aspa J. Review of Non-Bacterial Infections in Respiratory Medicine: Viral Pneumonia. Arch Bronconeumol. 2015 Nov;51(11):590-7.

[3]Tsao YT, Tsai YH, Liao WT, Shen CJ, Shen CF, Cheng CM. Differential Markers of Bacterial and Viral Infections in Children for Point-of-Care Testing. Trends Mol Med. 2020 Dec;26(12):1118-1132.

[4]Limelette A, Guillard T, Boubee ML, Petit JS, Vernet-Garnier V, Grillon A, Toubas O, De Champs C. À propos d'un cas de pneumopathie nécrosante à pneumocoque [Necrotizing pneumonia due to Streptococcus pneumonia]. Ann Biol Clin (Paris). 2015 Jul-Aμg;73(4):491-4. French.

[5]Okada F, Ando Y, Honda K, Nakayama T, Ono A, Tanoue S, Maeda T, Mori H. Acute Klebsiella pneumoniae pneumonia alone and with concurrent infection: comparison of clinical and thin-section CT findings. Br J Radiol. 2010 Oct;83(994):854-60.

[6]Yin Z, Kang Z, Yang D, Ding S, Luo H, Xiao E. A Comparison of Clinical and Chest CT Findings in Patients With Influenza A (H1N1) Virus Infection and Coronavirus Disease (COVID-19). AJR Am J Roentgenol. 2020 Nov;215(5):1065-1071.

[7]Marinari LA, Danny MA, Simpson SA, Schmitt JE, Miller WT Jr. Lower Respiratory Tract Infection with Human Metapneumovirus: Chest CT Imaging Features and Comparison with Other Viruses. Eur J Radiol. 2020 Jul;128:108988.

本文来源:医学界呼吸频道

本文作者:杨欣

审核专家:孙丹雄

责任编辑:戴戴 彭建萍

- End -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