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千古奇冤 故事

 老大姐嗨 2022-07-05 发表于山东

从前,永平地方有位秀才,名叫张鸿渐,他读书不仅刻苦,而且为人忠厚谦虚自重,因此,深得人们的敬重。

有一天,张鸿渐正在习文,忽然几个学友慌忙而来,说赵县令无故把学友范生打死。张鸿渐一听,怒道:“范生一向勤奋好学,忠厚老实,竟遭此毒手,实在冤枉。”

学友们纷纷议论应该去为范生申冤。张鸿渐当即写了状子,控告赵县令无视王法,依仗权势杀害无辜的罪行。大家商定明天一起去部院府衙为范生伸冤。

文章图片1

第二天一早,妻子方氏听说张鸿渐要去府里控告赵县令,忙阻拦道:“如今强权当道,曲直无凭,是非不分,有冤也无处申。你若有个好歹,今后叫我怎么办?”

张鸿渐觉得妻子的话有道理,等学友到来,便借故说家中有事,不能同去。学友们见他变卦,也不便勉强,只好告辞,往部院府衙去了。

再说,赵县令杀害范生,自知理亏,又听说一帮书生去部院告了他的状,恐怕事情弄得不可收拾。于是,他亲自带了厚礼,前来求拜部院大人。

赵县令见了部院大人,说明来意,请求部院大人多多关照。部院大人收下了礼物,安慰说:“区区小事,老弟不必害怕。几个书生闹事,本官定会处置。”赵县令十分感谢。

文章图片2

不久,部院大人批示将告状人一一捕来入狱。学友们为范生鸣不平,反遭冤狱,十分气愤。

部院大人还令人到处张贴告示,要捉拿写状人张鸿渐。人们闻听议论纷纷,有人怀疑地说:“写张状子,也成了罪过?”有人愤怒道:“官府如此霸道,简直欺人太甚!

张鸿渐听说官府要来捉他,心中十分害怕。妻子方氏说:“公子藏在家中,并非长久之计,不如远走他乡,或许能有条生路。”张鸿渐实在无路可走,只好偷偷逃离家乡。

张鸿渐走了七天七夜,这天傍晚,来到了凤翔县境,携带的盘费已经用光,到哪里去投宿呢?他正左右为难,忽见不远处隐约有座村舍,便寻路走去。

他走近村头一家门前,见一位女仆正出来关门,忙上前施礼,说道:“老人家,晚生远离家乡来此,无亲无故,能否容晚生暂住一宿?”

女仆考虑片刻,说:“吃住倒是小事,只是俺家中没有男子,恐怕不方便,还请公子另寻别处住吧。”说着就要关门。

张鸿渐忙哀求道:“晚生到此,人地两生,还请老人家行个方便,哪怕在你家门楼底下暂避一夜也行。”女仆见他可怜,便把他让进院来。

女仆进屋拿来一张苇席,说:“我见公子实在可怜,便私自将你留下,天亮之前请你快离开这里,不然,我家小姐知道了,要怪罪我的!”

张鸿渐感激地谢过女仆,当即把苇席铺好正想入睡,忽然一束灯光由远而近,只见女仆挑着灯笼,领着一位姑娘朝院门走来。

张鸿渐不知是福是祸,他唯恐姑娘发现自己,连忙起身藏到假山后面。

姑娘走进院门底下,指着地上的苇席,问女仆:“这里放张席子做什么?”女仆见事已无法隐瞒,只好如实向小姐说了。姑娘生气地说:“你真糊涂,怎么能留个男人住宿?”

“那男人哪里去了?”姑娘正在斥责女仆,张鸿渐慌忙从假山后面出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说:“此事不怪老人家,因为小生苦苦哀求,她才将我收留下来,还请小姐恕罪!”

文章图片3

姑娘问他为何半夜来此?张鸿渐便把自己逃避官府捉拿的事讲了一遍。姑娘听了非常同情,对女仆吩咐道:“快把客人请进厢房住下,睡在这里怎么能行?”

女仆把张鸿渐领进厢房,姑娘又让她送来了酒菜。张鸿渐非常感激,他一面吃着酒,面向女仆打听那位姑娘的情况…。

女仆说:“家里老爷和夫人都去世了,只撇下这个姑娘,姑娘名叫舜华,说话虽然厉害,但心眼挺好,我是她家仆人,姑娘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说罢,收拾好床铺便走了。

张鸿渐用完饭正准备睡觉,忽然,门上的竹帘被轻轻地掀开。他不觉大吃一惊,抬头看去,原来是舜华姑娘走了进来!

张鸿渐慌忙下床,正待施礼,舜华来到床前,说:“公子不必多礼,你千里来此,照顾不周,还请公子原谅。”张鸿渐忙道:“哪里哪里,蒙小姐照应,小生十分感激。”

舜华听说张鸿渐明天一早就要登程,劝道:“公子一路辛苦,在此多住儿天何妨?”张鸿渐说:“如今官府贴下告示,到处捉拿我,小生怕在此久居,连累了小姐。”

舜华又问:“官府为何将你捉拿?”张鸿渐便把自己写状告赵县令的事情说了一遍。舜华同情地说:“公子仗义遭此危难,官府欺人太甚,实在令人愤恨!”说着流下了眼泪。

张鸿渐伤心地说:“我家有妻子,在外面也不是长久之计。”舜华劝道:“眼下官府捉拿风声正紧,公子不如暂住这里,过几天再作决定。”张鸿渐见言之有理,只好答应留下。

第二天,舜华拿了些银两给张鸿渐,说:“公子寂寞时可到附近看看这一带的风光,路上千万小心,等天黑后再回来,免得被外人看见。”

从此,张鸿渐早出晚归,不知不觉三个月过去了。这天,他心中高兴,忘记了舜华的嘱咐,早早回到住处。他这才发现,村舍房屋全不见了!却是一片荒野。

张鸿渐正觉得奇怪,突然听见女仆说道:“公子今天怎么回来这样早?可能忘记姑娘的交代了,请回书房坐吧。”张鸿渐定神一看,只见女仆站在自己面前,不禁心中生疑。

张鸿渐眨了眨眼睛,再仔细一看,自己已经来到书房,女仆走到他的身边。他越发感到奇怪了。

正在这时,舜华走来笑着说:“不瞒公子,这里是狐仙的住处,我也是狐仙,因公子遭难,我决心相救,请你不要多疑。”张鸿渐猛地一惊,但见舜华待人诚恳,也就不害怕了。

一天傍晚,张鸿渐忽然对舜华说:“我离家已半年有余,不知家里的情况如何,我想回家一趟,一来听听风声,二来探望妻子和儿子。”

舜华为难地说:“公子思念妻室,回家探望理所应当,只是路途遥远,途中难免发生意外”张鸿渐听了,只好暂时作罢。

第二天,舜华跑来说:“今天我要去京都,公子想回家,正好一路同行,你赶快准备一下,咱们马上就走。”

张鸿渐准备好后,便和舜华骑上一匹快马,直奔官道而去。

转眼之间,只听舜华说:“到了!”张鸿渐轻轻下马来到家门一看,只见家门关闭,门旁的墙壁上依然贴着官府捉拿他的告示,不觉大吃一惊。

他转身正要找舜华,她早已不见踪影,张鸿渐十分后悔,心想:如果官府得知,肯定会来捉拿,心里害怕起来。

张鸿渐见左右无人,急忙翻墙爬进院里。他轻轻地敲了下房门,只听方氏在屋里问道:“谁呀?”

“是我,鸿渐呀!”方氏仔细一听,这才确信是自己的丈夫回来了,急忙上前开门。

房门开了,张鸿渐和方氏相见,眼泪不禁夺眶而出,方氏抓住丈夫看了又看,悲戚地说:…半年来听不到你一点音信,可苦死我了!”

方氏一边哭,一边诉说着别后的情景。方氏说:“如今官府仍在到处寻你,你回来若有好歹,今后叫我怎么办啊?”

张鸿渐向妻子问起告赵县令那个案子的情况,妻子说:“告状的书生有的死在狱里,有的逃亡外乡。”张鸿渐竖起大拇指夸赞妻子有远见。

夫妻正在谈话,忽听门外有脚步声,张鸿渐大吃一惊,慌忙躲藏起来。

这时院里有人大声质问:“方氏,你平日假装正经,屋里却藏着奸夫,我问你,刚才和你说话的是谁?“惊慌中方氏只好说了实话。那人听罢破门而入,威吓说:“官府正捉拿张鸿渐,快叫他随我去官府走一趟!”

文章图片4

方氏向他苦苦哀求,那人原是村中无赖,往日想方氏不到手,今见有机可乘,便低声说:“方氏,要我放走张鸿渐,必须依我一条…'说着,便向方氏扑去。

这时,张鸿渐再也抑制不住心中怒火,猛地从案子上抓起一把菜刀,纵身冲出内室,挥刀朝那人头上砍去,那人倒在地上,倾时一命鸣呼了。

方氏见无赖死了,大吃一惊,对丈夫说:“原来的案子还没完,如今又杀了人,如被官府捉住那还了得你赶快逃走吧,切由我承担!

张鸿渐说:“我杀人,我偿命,不能连累你,你要想法把孩子养大,我就是死后也瞑目了。”方氏听了,扑在丈夫怀里痛哭起来。

天明,张鸿渐到县衙去主动自首了。县令当堂审案子,把他定为死罪,派两名公差,押送省城去了。

途中,张鸿渐吃尽了苦头。这天,三人正行之间,对面走过一个骑马的女子,张鸿渐抬头一看,原来是舜华,便忙喊住牵马的老太婆。

舜华转过脸来,用手掀开面纱,十分惊讶地说:“啊!是张兄!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张鸿渐只好把事情经过简略地说了一遍。

舜华听了装做生气的样子责备说:“唉呀!你怎么能去杀人呐…她转身对公差说:“这里离我家不远,二位一路辛苦,一块到我家去歇歇,也好给你们筹办点路费。”

文章图片5

两个公差一听大喜,忙跟着舜华走进一个小山村,来到一座高大的门楼前,舜华跳下马来,让女仆打开外门,把两个公差让进院里。

舜华在客厅摆好了酒席,招待公差。她一面斟酒一面对张鸿渐说:“张兄陪二位差官多喝两杯,我已叫家人给二位差官筹办银两,感谢对你的照应。”

天渐渐黑了,两位公差已醉成一滩烂泥,舜华走来,把张鸿渐身上的枷锁去掉,又给他换了一身新衣服,然后,拉着他走出了客厅。

来到院里,舜华牵过一匹马,自己先翻身骑上,又用手一提,把张鸿渐拉在怀里,她把鞭子一扬,那马飞速向外奔去。

两个公差醒过酒来,知道上了当,要想追赶,张鸿渐早已跑得无影无踪了。

跑了一阵,舜华勒住马缰,说:“到了,请公子下马自谋生路去吧,免得回去官府还要抓你。”张鸿渐恋恋不舍地问她:“咱们啥时候再见面啊!”舜华不答,顺手把他扶下马去,然后,策马飞驰而去。

天亮后,张鸿渐问一个过路的老伯:“请问,这是什么地方?”老伯指着前面说:“此地是太原城。”张鸿渐思索了一会,便向城里走去。

文章图片6

张鸿渐来到城里,为了谋生,只好改名换姓,租了几间房子,教起私塾来了。

转眼一晃,不觉十年过去了张鸿渐得知,他的案子现在已经没有什么风声。他思念家中亲人心切。一天,便收拾起行李,雇了一匹马,出了太原城,往家乡奔去。

张鸿渐途中走了十几天,这天,终于在天黑之后来到了自己的村边,他唯恐怕人发现,悄悄向自己家门走去。

他的妻子方氏听到外面敲门声,在院子里问道:“谁呀?”张鸿渐望望四处无人才小声回答:“我是鸿渐呀!”方氏闻讯大喜,赶忙出来开门。

夫妻二人来到屋里,互相诉说了离别之情。这时,张鸿渐见竹帘外有一个年轻的媳妇走来走去,忙问方氏:“这是谁?”

方氏说:“这是儿媳。”张鸿渐问到儿子,方氏说:“他进省城应试,还没回来。”张鸿渐感激地流着眼泪,说:“离家十年,儿子也长大成人,让您一个人受累了!”

这时,儿媳进来见过公爹,把酒菜摆了满满一桌子,方氏忙请张鸿渐用饭。

这时,一位差人敲门进来,跪在张鸿渐和方氏跟前,说:“恭喜公子考中举人,荣耀归来,已到府门外!”张鸿渐和方氏转惊为喜,忙向门外走去。

张鸿渐的儿子走进屋里,拜见了父母,村里人纷纷跑来道喜。这时,被张鸿渐杀死的那个人的父亲也来了。

张鸿渐见被杀的那人的父亲也来道喜,便以厚礼相待,并述说了当时杀他儿子的原因。那位老人听了忙说:“我儿无恶不作,该杀勿论!”从此,老人与张鸿渐结为生死之交。

文章图片7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