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低碳生酮营养国外医生介绍之一 Dr. Sarah Hallberg

 MITOMMY 2022-07-10 发表于上海

Image


Image
专业科普生酮

PROFESSIONAL GUIDE OF KETOGENIC DIET

Image

Sarah低碳饮食逆转2糖“第一人”


Image

《成功逆转2型糖尿病,请无视传统饮食指南》

Reversing Type 2 Diabetes Starts with Ignoring the Guidelines

我们需要把Dr. Sarah Hallberg放在第1位,因为她通过TED演讲让全球数以亿计的观众知道了低碳水化合物饮食可以逆转2型糖尿病,引领了全球诸多的医生、营养师、机构和个人对低碳生酮营养的关注,并对传统的(也是现行的)营养指南提出挑战,并向以药物利益为代表的各方面势力宣战。Sarah 作为内科医生,敢于向糖尿病不可逆转开炮,她值得我们给予她巨大的尊敬。

1996 年,Sarah 毕业于伊利诺伊州立大学获得运动机能学(Kinesiology & Excercise Science)硕士学位。作为一名在肥胖治疗方向深耕 16 年的内科医生,并有过长达8年的初级保健医生经历。2002年,她获得了骨科医学博士学位。随后的几年里,她成为了印第安纳大学Arnett健康医学减肥计划的医学总监和创始人。Sarah 是肥胖治疗和内科问题等领域公认的专家。她通过对基础慢病的理解和低碳饮食逆转,走出了一条帮助整个内分泌以及营养学界从困惑到醒悟的历程,推动低碳饮食解决2型糖尿病逆转的进步,广受患者推崇

Image

美国居民膳食指南自执行以来并没有减少居民肥胖以及代谢病问题

(中国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

由于她的努力,激发了更多的专家对2型糖尿病治疗的深思,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David Ludwig教授在哈佛大学官网刊登了:“40年的低脂饮食,一场失败的实验”对传统低脂饮食的失败做了实事求是的阐述。

Image

Image

同时也坚定了例如Virta等糖尿病逆转商业服务机构的信心,并以此为基础进行诸多大队列long term的队列观察,并取得了低碳生酮饮食安全、有效的研究成果。虽然Sarah 在推广低碳生酮饮食的过程中,备受各种质疑甚至“职业”攻击,但是她一直都坚持着信仰和信念,以最大的爱去分享低碳生酮知识,支持每一位患者,因为Virta的崛起,Sarah 加入了这个团队,更有力地推动了低碳逆转2糖的临床研究。

Image

不幸的是,Sarah医生因在5年前罹患肺癌,于今年离世。在此仅以本号微薄的文字,向她表示纪念!

Image

以下为Sarah医生TED演讲视频(但是现在你在TED官网上已经搜索不到这个视频了,原因......你懂得)。



Image

Sarah医生的学科贡献


Image

从PUBMED搜索结果可以看到,低碳水化合物饮食不仅限于减重、改善糖尿病还可以在改善血脂、防治心脏病、改善睡眠、改善2糖患者膝关节功能,降低C反应蛋白等炎性指标发挥作用,并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高胰岛素血症引发的系统性代谢疾病,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糖尿病心脏病。

Cardiovascular Disease Risk Factor Response to a Type 2 Diabetes Care Model Including Nutritional Ketosis at One Year*

Amy McKenzie, PhD, Nasir Bhanpuri, PhD, Sarah Hallberg, DO, MS, Paul Williams, PhD, Kevin Ballard, PhD, James McCarter, MD, PhD, Stephen Phinney, MD, PhD, Jeff Volek, PhD, RD

/10.1016/j.jacl.2018.03.009

心血管疾病(CVD)是2型糖尿病(T2D)死亡的主要原因。最近的研究表明,通过包括饮食碳水化合物限制和营养酮症在内的持续护理干预(CCI), T2D患者的血糖控制可在一年内得到显著改善。本研究的目的是研究该队列中心血管疾病的危险因素(血脂异常、炎症和高血压)。该研究调查了参加CCI一年前瞻性纵向研究的T2D患者的CVD危险因素的变化。CCI组(262人)接受了专门的保健教练和医疗提供者的治疗。我们独立招募了一个常规护理(UC)队列(n = 87)来跟踪一年干预期间的常规T2D进展。检测胆固醇代谢和炎症循环生物标志物、血压(BP)、颈动脉内膜-中膜厚度(cIMT)、多因素风险评分和用药情况。为了调查低密度脂蛋白颗粒(LDL-P)随时间的个体变化,分析了70天至1年之间的变化。CCI组262例(基线平均(SD): 54(8) y, 40.4(8.8) kg/m2)。意图治疗分析(%变化)显示1年后P值< 0.0019具有统计学意义:总LDL-P (-4.9%, P=0.02)、小LDL-P (-20.8%, P=1.2x10-12)、LDL-P大小(+1.1%,P=6.0 0x10-10)、ApoB (-1.6%, P=0.37)、ApoA1 (+9.8%, P<10-16)、ApoB/ApoA1比率(-9.5%,P=1.9x10-7)、甘油三酯/HDL-C比率(-29.1%,P<10-16)、大VLDL-P (-38.9%, P=4.2x10-15)、LDL-C (+9.9%, P=4.9x10-5)。

额外的1年效应是血压、高敏c反应蛋白和白细胞计数显著降低(所有P<1x10-7),而cIMT没有变化。10年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疾病(ASCVD)风险总分降低了-11.9% (P=4.9x10-5)。11.4%的CCI参与者停止使用抗高血压药物(P=5.3x10-5)。87例UC队列患者(基线平均值(SD): 52(10)y, 36.7(7.2) kg/m2)经过多次比较调整后,相同的测量生物标志物没有显著变化。在调整基线特征和多次比较的差异后,CCI在小LDL-P、ApoA1、甘油三酯/HDL-C、HDL-C、hs-CRP和ASCVD评分方面明显优于UC组,LDL-C的上升幅度也更大。LDL-P从基线到70天的CCI变化与70天到1年的CCI变化呈负相关(r = -0.48, P=1.6x10-9)。在T2D患者中,包括营养酮症在内的持续护理治疗模式在一年后显著改善了CVD风险的多个生物标志物。LDL-胆固醇的增加似乎仅限于大的LDL亚段,并且发生在LDL颗粒尺寸增加时。这并不一定意味着CVD风险增加,特别是考虑到总LDL-P和ApoB不变。

在Dr. Sarah Hallberg和Virta等机构努力的努力下,去年权威医学期刊BMJ将低碳饮食队列纳入meta分析,以第三方视角整理并厘清了低碳生酮饮食的准确概念,规范了data入组标准,得出了专业低碳生酮指导操作下的安全性和长期的健康收益。

Image

thebmj英国医学杂志发布“低碳水化合物和极低碳水化合物饮食对2型糖尿病缓解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已发表和未发表的随机试验数据的系统回顾和荟萃分析”

Image


时至今日,虽然反对低碳生酮的声音很多,以“不信、不听、不试......低碳生酮是SB”为总“方针”,毫无逻辑和品德攻击支持推广低碳生酮的专家。但是,近5年来低碳生酮科普如雨后春笋一般在青年人群中开始传播,我也有幸完整实践和研究低碳生酮饮食5年零6个月......虽然我们不能对数亿人口的2糖等慢病逆转起到太大的作用,但是相信我们的宣传和努力,以及实践,可以让更多人获益。

Image



2017年确诊后,Sarah经过手术治疗后很快又投入了低碳水化合物饮食的推广和研究与临床服务中,直到她生命走到最后的几个月里,得知青岛大学附属医院杨乃龙教授团队,低碳生酮饮食队列治疗2型糖尿病取得良好的成果(点击文字或者图片超链接可看原文),第一时间在twitter发文点赞。

Image



Image

最后:祝天下低碳生酮人身体健康,心想事成!


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David Ludwig教授在CNN撰写文章揭秘糖害/2016/10/05/opinions/debate-low-fat-diet-ludwig/index.html
Image
End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