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客流锐减,转让半年没人接手!餐饮人:不知还能撑多久

 红餐网 2022-08-08 发表于广东
了两年的租房合同,现在房租都快交不起了;隔壁店挂着“旺铺招租”,快半年了也没租出去……疫情爆发至今,大批餐饮人仍在艰难求存。

本文由红餐网(ID:hongcan18)原创首发,作者:李金枝。


近日,笔者在街边散步时注意到,沿路有不少餐饮店都倒闭了,门上张贴的白底黑字的“旺铺转租”“低价转”等告示格外醒目。有老板为了能快速将门店脱手,甚至表示可以免掉转让费。
曾几何时,餐饮店的转让费还是动辄十万数十万,如今这铁一般的“潜规则”竟也渐渐生变。

而无论是倒下的门店还是走低的转让费,背后都是挣扎求生存的餐饮人。

签了两年的合同,现在房租都快交不起了
疫情下,选择开一家餐饮店是需要勇气的。
2021年4月,老柴在西安开了一家小吃店,主要经营肉夹馍,凉皮和米线。他每天起早贪黑,凭借自己手艺慢慢吸引了一批顾客。
“2021年虽说生意不是特别好,但一年下来也把投资这家店一半的钱挣回来了,虽然累但对未来还是充满希望的。”
到2022年年初,老柴店里的生意都还可以,直到3月西安突发疫情,小吃店的生意一落千丈。

 

“我记得特别清楚,3月14号这天生意还特别好,3月15号开始店里突然就没人了。”
原本老柴以为这次疫情不会持续太久,一直盼啊盼啊,结果等到四月份都快结束了,门店还是因为疫情而关着,“连房租都挣不到,还要亏好多钱。”
5月份,老柴重新开业,但是客流大不如前,生意不是很好。之前关店近两个月的支,他已经把年初的利润都赔光了。
“2021年开店的时候签了两年的租房合同,一年18万。门店装修花了12万多,采购设备和其它材料又花了5万多。疫情期间,店里的服务员被隔离在宿舍,每天需要供大家吃住。我想过关店回老家去,但是现在房租也交了,一时半会也转不出去,我也舍不得。”

隔壁店“旺铺招租”,快半年了也没租出去

前段时间#为什么大学周边的餐馆总在倒闭#的话题引发热议,不少网友表示,受疫情影响,近两年高校周边的不少餐馆也纷纷挂上了“转让”的牌子。
校园生意也不好做了,对此韩大叔深有体会。2015年,他在某大学周边开了一家韩式餐厅,主要做韩式拌饭和拉面,一直很受学生欢迎。
生意越做越好后,2019年,韩大叔又租下了旁边的店铺开了一家韩式部队火锅店。可刚开业半年,疫情突然来袭。2020年上半年,大学没开学,韩大叔基本没有收入,无奈之下只能关了刚开不久的韩式火锅店。

 

“其实开店的成本还没赚回来,但是撑不下去了,还好另一家韩餐店在学生中比较受欢迎,好多同学发消息说想吃我家的拌饭了,所以我就撑着等学生开学。”
2020年9月,韩大叔终于等来了学生开学,但学校为了方便疫情常态化管理,只留了正门供学生进出,后来甚至开始对外卖进行管控,送进校园的外卖都要层层把关。
“学校控制得比预期更加严格,只要一有疫情,就直接封闭校园。我的客源主要是学生,学生出不来就没什么生意。”
一开始,凭借这些年在学生群体中的口碑积累,韩大叔的外卖订单量也还不错。但拌饭讲究口感,外卖经过层层传递送到学生手中花费时间太长,完全没办法保留口感。时间久了,外卖订单越来越少,拌饭店的生意愈发艰难。
2021年年底,韩大叔想尽办法把店开进了学校里。“拌饭还是要现做现吃才好吃,既然学生出不来,我就想办法进学校。虽然进学校之后收入不如以前,但也比只靠外卖强。”
如今,韩大叔还在苦心经营。而他对面的一家烧烤店,自2021年年底暂停营业后,一直到现在也没有开门。“去年年底就贴了'旺铺招租’的牌子,快半年了也没租出去。”

投资几十万的烤鱼店,开业后一客难求
对餐饮人来说,反复无常的疫情下,明显减少的客流是最直接且真切感受到的影响。
今年年初,张强在深圳坂田的一个商业街开了一家烤鱼店,刚租店铺的时候,房东很热情地跟他说这里的人流量非常大,要了22万的转让费。
结果烤鱼店好不容易开业后,却一客难求,张强只能想尽各种办法获取客流。通过借鉴其他餐饮店的经营方式,他在线上推出68块钱三个人吃饱的团购套餐,试图用低价促销招揽客人,但是收效甚微。

 

“每天来店里光顾的都是身边的亲朋好友,而且还打了5折。基本是亏本做生意。”
来来回回折腾了两个月,店内的生意还是没有起色,但张强不想就此闭店。
团购没有达到预想的引流效果,他又开始转做外卖,主打2-3人餐的烤鱼。
“开始做外卖之后生意好了一点,周边有几家店情况和我差不多,大家都没放弃,我也想再坚持一下。”

火锅店生意起起伏伏,不知道能撑多久

2018年,园园在成都开了一家火锅店,生意越来越好后便慢慢开出了几家分店。2019年底,疫情来了,火锅店开始反复关停,起起伏伏到今年。
今年4月,火锅店周边出现密接人员,很快街上的人流便明显减少。随后,预订消费的客人全部取消订单,园园的店又一次暂停营业,6个员工被迫滞留在店内,其中有一个第一天入职。
“街道当天开始全面管控,本来盼着清明假期能够回点血,结果继续血亏,也不知道能扛多久。”

 

门店暂停营业后,房租、原料、人工等成本依旧在叠加,日常开销从何而来成为园园焦虑的源头。
“在不远处的街道有个酒吧刚刚转让,新店主才接手就遇到疫情关门了。有些商铺已经直接转了,不准备扛了;有些本钱还没有收回来,不愿意放弃,卖房卖车的都有。”
好不容易熬到6月份,成都疫情得到控制,加上暑期来临,街上的客流量增加,火锅店的生意开始有所好转。不料,7月15日,成都又出现确诊病例,园园和大多数当地餐饮人一样,又一次被笼罩在疫情的阴霾下。
截至8月7日24时,成都市高风险区已清零,中风险区共11个。园园的火锅店又扛住了一次疫情,“作为餐饮从业者,深深觉得太难了。这几年好多人问我,是怎么坚持下来的,我哪懂什么坚持,就是硬撑。”
结  语

疫情三年,餐饮人普遍艰难求存。老柴、韩大叔、张强、园园,不过是新常态下无数餐饮经营者的缩影。
在愈加复杂的环境下,餐饮经营如履薄冰,能活下来已经不易。而与之相对的另一面则显得更残酷,据企查查统计数据,2021年有百万家餐企注销,大批餐饮人因各种压力退场。
行业大降温,餐饮人正迎来历史最难的时刻,愿大家且行且珍惜。
(注:文中老柴、韩大叔、张强、园园均为化名。)

· 餐饮人最真实的生存现状:坚持太难,放弃不舍

· 拐点来临!最惨存量时代,餐饮业何去何从

· 餐饮业的寒冬,一波三折

红餐网已同步入驻:人民日报客户端、澎湃新闻、36氪、虎嗅网、21财经、钛媒体、前瞻网、赢商网、亿欧网、亿邦动力、雪球网、投融界、知乎今日头条、百度百家、新浪微博、腾讯新闻、新浪财经、搜狐新闻、网易新闻、界面新闻、凤凰网、一点资讯、天天快报、抖音号、视频号、B站、UC大鱼号、封面新闻、360图书馆、联商网、商业新知、东方财富网等近40家媒体平台,并同全国数百家媒体机构建立合作关系。
内容交流/采访/转载  |  微信:hongcango
商务合作 | 电话/微信:13265099024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