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表证与瘀血的关系

 聚川17 2022-08-29 发表于广东

胡希恕经方医学

其人有潜在的血毒,由于患太阳病,常发作瘀血证。如表证犹在,必先解表方得下其瘀血。此亦治病定法,见于太阳篇的,有以下各方证。
1.桃仁承气汤证
小腹急结,上冲“如狂”,属瘀血证者。
方:桃仁二线半,大黄四钱,桂枝二钱,炙甘草二钱,芒硝二钱。
2.抵当汤证
陈久的瘀血证,其为候;
① 少腹硬满,小便自利,发狂者。
② 善忘,少腹虽硬,大便反易而色黑者。
② 脉数,善饥,不大便者。
方:水蛭十个,虻虫十个,桃仁七个(碎),大黄三钱。
3.抵当丸证
证同汤,此为重证,取缓治之法。
方:水蛭二十个,虻虫二十个,桃仁二十五个,大黄九钱。
分四丸,每剂煮一丸,连渣服。
治验实例及有关论说
《生生堂治验》曰“一妻,半产后,面色黧黑,上气头晕,先生诊之,脉紧而脐下结硬,曰:此有蓄血也,即予抵当汤,三日而觉腰以下宽舒,更予桃仁承气汤,俄顷,果大寒战,发热汗出,谵语,四肢抽搐,从前阴下血块,其形如鸡卵者,六日,约下二十余枚,均用前方,所患若失。”
又:“一妻,周身发斑,大者如钱,小者如豆,色紫黑,日晡所必发痛痒,又牙龈常出血。先生诊之,脐下拘急,而及于腰,予桃仁承气汤,兼用芍药,自前阴出脓血,不数日乃痊。”
又:“某道士妻,年约四十,以全身发黄,医者误为黄疸”。先生按之,至脐下即疼痛不堪,予桃仁承气汤,十余日而全已。”(汤本氏按曰:“是血性黄疸也,余曾用大柴胡汤与桃仁承气汤合方治此种黄疸者矣。”)
《证治准绳》曰:“血溢,血泄,诸蓄妄证,其始也,余率以桃仁大黄行血去瘀之剂,拆其锐气,而后区别治之,往往获中,然不得其故,后来日明,遇故人苏伊举,共论诸家之术,伊举曰:王乡有善医者,治失血、蓄妄,每先以快药下之,或问失血而复以下之,则虚何以当乎?答曰:血即妄行,迷失故道,若去蓄而不利瘀,则以妄为常,保以御之,且去者自去,生者自生,何虚之有乎?余闻之,愕然曰:名言也,昔日之疑,今始释然。”
《诸证辨疑》曰“一妇,长夏患痢疾,痛而急迫,其所下者,皆黄黑色,诸医以薰黄汤,倍用枳壳、黄连,其患愈剧,因请余治。脉诊两尺紧而涩,知寒伤营也,细间之,妇答曰:行经时,伏冷水一碗,遂得此证。今方觉悟,血被冷水所凝,瘀血归于大肠,热气所以坠下也,遂用桃仁承气汤,内加马鞭草、玄胡索,一服后,次早,下黑血数升许,痛止脏清,次用调脾活血之剂,其患遂痊,今后治利不可不查也。”治疗应随证取舍方剂,认定病名,使用定方,自属非法,本案加味及说明病理虽不足取,但此治验,确实可证。
柯韵伯曰:“桃仁承气汤,用于女子月事不调、先期作疼、经闭不行者,最佳。”
《成绩录》曰“一男子,恶寒身热,汗出后,卒然发腹终,脐傍殊甚,自少腹至胁下拘急,二便不通,食即吐,舌上白苔,剧则疼至胸中如刀割,头汗流出,先生予以桃仁承气汤,诸证痊愈。”
又“一妇人,常患郁冒,心中烦悸,但欲寐,饮食或进或否。一日卒然如眠,人事不知,脉微细,呼吸如绝,血色不变,手足微冷,齿闭不开,经二时许,神气稍缓,呻吟烦闷,言若于有物在胸中,胸腹动气甚,胁下挛急,予桃仁承气汤,一昼夜服十二帖,下利数行,诸证渐退,后予茯苓建中汤而全治。”
又:“一妇人,每好饮酒,一日大醉,忽然妄语,如狂人,后卒倒,直视,四肢不动,呼吸少气,人事不识,手足温,脉滑疾,不大便已十余日,额上微汗,面部赤,自胸中至少腹硬满,不能食,予桃仁承气汤,服五六日,瞳子稍动,手足得以屈伸,至七八日大便通,而呻吟,十余日诸证渐退。”
又:“一妇人,患疫,身热如灼,口舌糜烂,渴好热饮,一日妄语如狂,自胸至少腹,硬疼不可近手,十余与不大便,先生投以桃仁承气汤,黑便通快,诸证悉去。”
《方舆輗》曰:“此方证(即桃仁承气汤证)本论曰下血,曰少腹急结,若比抵当汤证,其血犹未沉痼也,兹举余所治屡验之一治验于下:经血欲来,腹疼不可忍,甚至失心妄者,以桃仁承气攻之,二三帖,疼失如神。此证经年不瘥,久患成宿疾者,皆由轻剂微汤无效故也。每月经期时,用桃仁承气二三帖或四五帖,得以定疼即停服,至下月经期之间,经服逐瘀丸散之类,至期时,复服桃仁承气汤,过期后,复服缓攻之剂,如前,如是回环四五月,则数稔之滞患,亦得痊愈。”
《生生堂医谈》曰:“一人走来叩门,谓先生曰:急事请速来,因仓皇不告其故而走。先生至,则堂上下男女狂躁,而有一妇人毙于旁。先生轻问之,曰:有一恶少年,屡来乞之,不餍,我今骂之,恶少怒,将打我,拙荆惊遮之,渠镒其喉立毙,恶少骇走,事急矣,先生来速,幸甚,乞救之。先生命傍人汲冷水,盈盘枕之,灌水于颈项半时许,刺之,即苏。再使安卧,又以巾浸水,敷颈,觉温即换,不使瘀血凝结,以桃仁承气加五灵脂而去。明日复往视之,妇人大喜且谢曰:妾幸蒙神救,得以不死,今咽喉已无恙,惟胸胁体弯,觉微疼耳,饮食如常矣。师复以巾灌冷水匝胁肋如初,经三日而愈。”

《古方便览》曰:“一妇人,年三十,患癞病三年,眉毛脱落,鼻梁肿大,一身尽肿,赤斑如云,手足麻痹,月事不通。余乃作抵当丸使饮之,口服三钱,三十余日,血下数升,百日痊愈。”按紫斑证,属瘀血确候,我曾以大柴胡合桂枝茯苓丸或桃仁承气汤治愈数人,大抵言兼腹痛剧烈,并未曾遇有抵当丸证者。西医曾对此证讲求输血疗法,但不去瘀则病根不拔,终不得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