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80年调查部部长赴宴,见到在角落闷头吃饭的老人:小兄弟敬你一杯

 lixj1028 2022-09-04 发表于天津

引言

1980年,中央调查部组织了一场规格极高的宴会。尽管宴会只摆了十桌,但受邀出席的大部分都是党和国家各个部门领导人,其中不少是从革命年代走过来的。

涂作潮独自来到宴会现场后,没有和身边的人打招呼,只是自顾自地找了一个角落坐下来闷头吃饭。

就在此时,一个老人端着一杯酒缓缓走来,毕恭毕敬的向涂作潮敬了一杯酒并说:“涂老大哥,小兄弟在此敬你一杯......”

眼前向涂作潮敬酒的不是别人,正是中央调查部部长罗青长。涂作潮只是微微一笑,没有说话,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涂作潮是谁,他有着什么特殊的经历呢?

文章图片1

罗青长

涂作潮是如何参加革命的

1939年,上海已经成为孤岛,离彻底沦陷只差一步之遥。稍微有点儿头脑的生意人要么托关系远走香港,要么盘了店铺关门回家,可总有一些不那么聪明的人。

这年的冬天,在威海卫路338号,竟然立起了一个新开的店铺,专做修理收音机的生意,虽然讨了个吉利名字叫“福声”。但显然,赔着本钱,连吆喝也赚不上来。

谁也不知道这家公司的老板,正是化名蒋林根的中央特科情报员涂作潮,而“店员”李白则是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里烈士李侠的原型。

1895年俄国科学家波波夫发明了无线电。1918年,苏维埃政权成立了无线电训练班,此后从1921年起又先后扩充、改名为莫斯科常规军电子技术学校、列宁格勒伏龙芝军事通信联络学校、列宁格勒通信兵学院等。

在1928年11月的入学新生中,有一个名叫沃罗达尔斯基、学号2712的中共留学生,这个学生便是涂作潮。

老涂家是湖南长沙的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户。1903年,涂作潮出生了。由于家中穷得叮当响,他几乎一天都没有读书。

文章图片2

涂作潮

14岁那年,家人送涂作潮当了一名木工学徒。在当木工的同时,他还一边在基督教青年会创办的平民夜校读书。

1920年11月,涂作潮参加了湖南劳工会,很快又参加了长沙工人罢工运动。1924年年初,涂作潮从故乡告别,来到上海恒丰纱厂当了替工。

1925年,涂作潮在林育英和蔡林蒸的介绍下,在上海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五卅运动期间,他在上海总工会第一办事处担任会计并兼任第一办事处党组织委员。

同年5月1日,第二次全国劳动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中华全国总工会成立,涂作潮作为其中的一名代表参会。

充满正义感、勇敢无畏,是所有认识涂作潮的人对他的评价。让涂作潮最终走上特工之路的一件事,也许正能说明这点。

1925年8月,一伙流氓冲击高郎桥工会,并在光天化日之下调戏女工。涂作潮闻讯赶到,血脉贲张,当场开枪,击中一个流氓,众歹徒作鸟兽散。他的党员身份却因而暴露。

文章图片3

事后,涂作潮向正在上海市总工会的刘少奇汇报了这件事情的工作,并建议新闻界揭发整件事情。

五卅运动后,党组织决定派已经暴露身份的党员去苏联学习,涂作潮也被选中。同年10月,涂作潮在浦东登上了一辆轮船偷渡。在偷渡途中,他给同行的14位同学留下的印象是暴躁、不镇静、喜欢玩弄手枪、很勇敢......

1925 年11 月 15日,在莫斯科东方大学,涂作潮被起了一个苏联名字“沃罗达尔斯基”。

沃罗达尔斯基是布尔什维克著名的宣传鼓动家,也是一个著名的革命斗士,于1918年遇刺牺牲。

被编入一连二排的涂作潮很以这个名字为自豪。在学校里他对于军训和军械情有独钟,后又参加了苏联克格勃基地的训练。

1927年12月21日,涂作潮给东方大学校长写了一封信,在信中要求学习生产手榴弹、炸弹和炸药的专门技术。

此前,涂作潮已接受特工训练达半年之久:驾驶、射击、战场指挥、格斗、爆破、毒气、暗杀、密写、密码、印刷、化装、防止说梦话泄密、信鸽技术……

文章图片4

涂作潮终身代号“木匠”

1928年6月18日,涂作潮来到比科瓦基地军训,同月又升入国际班。1928年6月到7月,中共六大在莫斯科召开,涂作潮作为东方大学的代表到会旁听。

会议召开期间,涂作潮前后三次向中共中央代表团递交报告。他声称自己不适合当领导,希望在短暂的学习工兵技术后,希望尽早回国参加武装斗争。

周恩来和张国焘先后找到涂作潮谈话。张国泰对他说:“国内现在需要的是无线电通讯技术人才。组织上不同意你学习爆破技术,你还是改为学习无线电吧!”

周恩来也找涂作潮谈话说:“你去学习通讯用心一下,部队急着用人。”涂作潮坚决服从组织的要求,放弃了自己喜欢的专业。

由于涂作潮学过木匠,周恩来夫妇便称呼涂作潮为“木匠”。从此,“木匠”便约定成俗,成为他的终身代号。

1928年10月 26日,共产国际批准涂作潮、宋廉、刘希吾、覃显猷4人到列宁格勒伏龙芝军事通信联络学校学习无线电技术,为期11 个月。

文章图片5

坐在轮椅上的人便是涂作潮

为了掩盖他们的踪迹,东方大学甚至发出一条假调令:“沃罗达尔斯基即日起停止在东方大学的供给关系,前往列宁格勒的托尔马乔夫军政学院。”

在伏龙芝学校的第9个月,期间爆发了“中东路事件”。在苏共中央发起“武装保卫苏联”口号的号召下,黄平和刘伯承负责在红河收容和教育“远东工人游击队”,涂作潮是其中的一名无线电机务员。

1929年12月,游击队解散。次年3月,涂作潮被分配到中央特科工作,直接负责人是李强,间接负责人是顾顺章,主要从事无线电通讯技术工作。

1930年9月代号“工匠”的李强和蔡叔厚、张沈川成功搞出第一部收发报机,在上海大西路福康里9号正式建台。

特科电台所用密码的创编者是周恩来。这一密码保密性极高,素来有“豪密”之称,中央特科还建了一个秘密无线电学校,涂作潮也负责教授学员。

特科电台有着致命弱点,就是发射功率太低,只有50瓦。很快,这个100瓦的民用发报机很快便被涂作潮研制成功。

文章图片6

可他们一按键,产生的感应电流足以将隔壁家的电灯点亮。看到自家的灯亮了,隔壁的邻居便嘀咕:“真是怪了,明明把灯关了,为啥还总是在闪?”涂作潮一听不好,只能放弃。

此外,还有一个危险就是天线。张沈川用竹竿将电线藏入晒衣服的竹竿中,将天线架放在阳台或者不被人察觉的屋脊上。

可就在1930年年底,租借突袭无线电培训班,他们的行动暴露,现场的所有人全部被押上警车、戴上手铐。幸运的是,涂作潮侥幸脱险。

其实,反应最快的还是张沈川。被捕之前,他拉开窗帘发出警告。但涂作潮没有看懂其中的含义,直接莽撞闯进来了。

涂作潮一见法国巡捕朝着他大吼,他瞬间意识到什么,急中生智向他们索要工资,还假装让法国巡捕帮他讨工资。法国巡警直接将他赶出门外,他才幸免于难。

涂作潮向妻子解密自己身份

1931年夏,涂作潮在红军第二期无线电训练班讲授机务时,发现主修报务的浏阳籍学员李白天资聪颖,勤奋好学,两人由此结缘。

文章图片7

李白

中央红军长征后,涂作潮先留在江西苏区,后于1935年2月奉命只身前往湘西贺龙红二方面军,未果此后流浪沪杭至1936年9月。

涂作潮寻找党中央的手段之一,便是带着无线电修理工具,登上停泊在黄浦江上的苏联船“北方”号。

他用俄文向该船政委快速报告了自己的经历后,请求苏联通过共产国际接上中共的关系。并表示自己能操作、修理船上电台,以资证明身份,但政委拒绝了这个不速之客。

涂作潮又写信给他在列宁格勒通校时认识的女友——戈尔本车站附近伊肖尔斯基工厂的会计夫·伊·尼兹库芙斯卡娅请她联系通校政委,进而通过共产国际联系上中共中央,仍然未果。

1936年9月,涂作潮伪装成外出谋生的无线电修理匠,潜入西安,终于找到了组织,并受中共代表刘鼎直接单线领导。

他只用7元,便购买了一台二手货日本收音机,改装成了5瓦电台。此后又用二三十元制作了一部交直流两用的5瓦电台。

文章图片8

涂作潮

西安事变当天,西安停电,捉蒋的消息由这部两用电台的直流部分发出。西安事变后,周恩来和李克农给涂作潮两个选择,一是回陕北归队,二是去上海恢复加强中共秘密电台。涂作潮选择了后者。

为了掩护自己的身份,他决定成家。对于配偶,他有自己的条件:女方要没有文化,不能懂电台知识最好是结过婚带孩子的,这样可掩护自己的身份。

1937年下半年,涂作潮在常德路572号开设了恒利无线电公司,化名蒋林根。二楼邻居巡捕宋金朝把张小梅介绍给涂作潮,两人结为夫妇。

1939年冬,涂作潮奉命培训报务员李白的机务技术。在威海路338号福声无线电行,他是老板就是师傅,李白是账房先生兼学徒,两家人住在一起。

对于这位比自己年长七岁的湖南老乡,李白既尊重又佩服。性格急躁的他虽然有时会发脾气,但李白对此不计较。

涂作潮在当师傅的同时,一直在苦心研制秘密电台的隐蔽技术。在涂作潮的努力下,发报机的功率已经从100瓦降低到7瓦,隐蔽性大大加强。

文章图片9

图中为涂作潮

1940年,在历经三年后,涂作潮终于研究出了无形收报机。在收报时,他晾衣服的架子上连接一小段电线,便能当成电台使用。

1958年,涂作潮还为《永不消逝的电波》剧组制作了一个和当年外观上完全相同的一件道具。

在这部影片中,以李白作为原型的李侠,抱着一台收音机去阁楼上收发电报,右手抄报,左手调的无形收报机的旋钮。

但在影片中没有继续显示的是,就在1942年9月15日日军闯进来的那一刹那,李白将那根只有10厘米的电线,并从窗户上丢下去,发报机顿时变成了一件再为普通不过的收音机。

涂作潮在得知李白被捕的消息后,立即将这一消息告知妻子和交通员,并嘱咐他们要格外小心。

一星期过后,涂作潮收到上级的通知,组织关系已经转给江西省委。省委指示他立即从上海离开,来到新四军。

文章图片10

1944年12月30日涂作潮(右三)与战友们在延安合影

在李白被审讯的这8个月,日本无线电台专家没办法鉴定这究竟是不是收报机。最后,经周佛海出面担保,李白终于出狱了。而一直到李白被捕的那天,张小梅才知道丈夫是共产党人。

1941年7月一天,涂作潮收到江苏省委的通知,将会有交通员接他去新四军,接应的暗号是:你先来了,我们一块走走。

离家之前,涂作潮向妻子嘱咐:“我真名是涂作潮,并非是蒋贵庭,是一个共产党人,领袖是毛泽东。万一我没有回来,你就带着孩子家人。如果有一天共产党人坐拥天下,我又没有回来,你就可以去找毛泽东,他会管你们娘儿俩的吃喝拉撒的!”

涂作潮生命中的巨大转折

1943年4月,涂作潮被任命为新四军军部电台机务主任。没多久,江苏省委派人将他的家人接到身边。

同年秋,新四军参谋长赖传珠和涂作潮谈话,并通知他去革命圣地延安。于是,涂作潮便带着全家五口人于1944年抵达陕北革命根据地。

不久,涂作潮被分配到军委三局工作。从此,他的人生掀开了崭新的一页。

1949年6月,涂作潮从陈毅手中接过两份委任状:中央无线电公司和中央有线电公司军代表。

文章图片11

涂作潮一家

在此之前,涂作潮已经率领接管人员进驻到两个公司,团结技术人员和工人群众为恢复科研和生产,扎扎实实开展了相关工作。

进城初始,涂作潮作为两大公司的首席军代表,除了对工人群众多方救济之外,对技术人员一视同仁。

在技术人员和工人群众的共同努力下,两大公司的恢复工作得以顺利完成,不论对上海这座城市的重建还是对无线电工业的起步都起到了重大作用。

尤其是在抗美援朝运动中,两公司在军品生产中起到了重大作用,这些成绩中都渗透着涂作潮的汗水和心血。

在担任无线电、有线电视公司军代表期间,上级根据工作的需要为他配备了汽车。但涂作潮坚持不要,坚持购买月票上下班。

1952年秋,第一机械工业部成立没多久,涂作潮调任一机部上电研究所处长。在工作上,他依旧口无遮拦。

文章图片12

《永不消逝的电波》

1954年,中央决定在苏联的帮助下建立原子能工业,要从苏联进一批急需的仪器,其中一种仪器便是光探测仪。

但涂作潮认为苏联仪器的价格不仅比美国高,性能上也比不上美国货,苏联不应该定这么高的价格。

此外,他还让领导帮自己选一个合适的助手,让自己有充分的时间研制铀矿探测仪的。最终,研究所让黄渭渔当他的助手。

经过两人日以继夜地努力,成功研制出了铀矿探测仪的心脏盖革技术管。没有现成的机械,他们便手工操作。

一年后,两人终于将研制成功的样品和全套工艺流程图纸交到领导手中,并由研究所移交到黄河理工仪器厂并投入生产。

1956年,涂作潮被授予三级工程师的职称,工资也相当于行政九级的250元月薪。这对于涂作潮而言,无疑是巨大的改善。一个月250元月薪对涂作潮一家的生活而言,无疑是巨大的改善。

文章图片13

涂作潮在莫斯科中山大学时的学生登记表(现于涂作潮陈列室)

1957年,在涂作潮的主动申请下,他调到上海电机厂担任工厂助理。可当他上班没多久,他便发现自己的工资要比最高的技术人员还要高,便主动向上级要求将自己工资降低。很快,上级便批准了他的请求,工资就降低到了200元。

可就在1959年,涂作潮被开除出党,降到行政两级。1962年,随着国家形势的好转,涂作潮的境遇也意外有了好转。

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周总理得知涂作潮的情况后,长叹道:“涂作潮最多是心直口快,脾气暴躁。”

正是周恩来的这一态度,直接促使涂作潮写了一封申诉信,并于1963年交到邓颖超手中。1964年,在周恩来的直接干预下,他直接恢复了原11级的级别和待遇,并调到北京四机部休养。这一年,他刚好61岁。

1974年,经组织安排,涂作潮的家业迁到四机部黄亭子宿舍区两间楼房内。可就在1976年1月,敬爱的周总理溘然长逝。

文章图片14

涂作潮

得知这一噩耗后,涂作潮乘坐轮椅在罗青长的帮助下,来到周总理灵前。他回想起1928年,周总理拍着他的肩膀称他是“木匠”、想起周总理对他的帮助。

想着想着,涂作潮止不住的滴泪横流。他坐在轮椅上拼命欠身,向敬爱的周总理鞠躬致哀.......

晚年的涂作潮不顾自己的带病之身,以自己极大的热情整理军史,尤其是党和隐蔽工作战线的史料工作。

虽然他以最大的精力投入工作,但身体受到极大摧残,日渐衰弱起来。1984年12月31日,涂作潮病逝于电子部402医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