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冰云:“浪子”燕青:端正品行 超逸人生

 古代小说网 2022-09-30 发表于江苏


小说的故事情节不能与现实或历史直接等同。无论小说中有多少人物、事件有历史原型,这些人物、事件一旦作为素材进入小说,就与历史原型再无牵涉,而是构建了一个独立的世界。这是解读小说的基本立场。

《水浒叶子》之浪子燕青

从另一角度而言,任何小说都不可能仅仅满足于讲述一个情节曲折的故事,往往有着经过变形的现实或历史的投影,具备多义性的文学名著更是如此。故此,基于《水浒传》现有文本解读梁山人物,能得出许多耐人寻味的关于现实或历史的感想与结论。

梁山人物中,无论是出身、地位,还是名气、人脉,“浪子”燕青都并无过人之处。但人们对于燕青跻身天罡星群体却少有争议。甚至有人认为,他排名天罡星群体之末已经颇为委屈了。如此反差,与燕青的性情、行事、才干大有关系。

燕青在《水浒传》中出场相当靠后,可谓是“姗姗来迟”。然而,他却成为后半部《水浒传》中少有的鲜活人物形象。此时的《水浒传》中,无论是此前大放异彩的人物,还是最新登场的人物,都少有鲜活形象可言。燕青的脱颖而出,显得尤为难能可贵。


一、燕青聪慧机敏,具备诸多才艺,心机深沉,他对卢俊义的忠义之心无人可比

关于燕青,《水浒传》中写道:“这人是北京土居人氏,自小父母双亡,卢员外家中养的他大。为见他一身雪练也似白肉,卢俊义叫一个高手匠人与他刺了这一身遍体花绣,却似玉亭柱上铺着软翠。若赛锦体,由你是谁,都输与他。不则一身好花绣,那人更兼吹的、弹的、唱的、舞的,拆白道字,顶真续麻,无有不能,无有不会。亦是说的诸路乡谈,省的诸行百艺的市语。更且一身本事,无人比的。拿着一张川弩,只用三枝短箭,郊外落生,并不放空,箭到物落,晚间入城,少杀也有百十个虫蚁……亦且此人百伶百俐,道头知尾……原来这燕青是卢俊义家人心腹。”(第808页)。[①]

燕青与卢俊义的关系非比寻常,他对卢俊义的忠义之心也是无人可及。然而,卢俊义为北京富豪,家资丰厚,论及为卢俊义分担事务,燕青的作用似乎还不及卢府管家李固:“一应里外家私都在他身上,手下管着四五十个行财管干,一家内外都称他做李都管。”(第807页)。

戴敦邦绘燕青

李固将偌大的卢府治理得井井有条,应对、管理才干非同一般自无疑义。至于燕青的作用,更多的是为卢俊义处理特殊事务。

与此同时,卢俊义对燕青有恩,对李固同样有恩:“这李固原是东京人,因来北京投奔相识不着,冻倒在卢员外门前。卢员外救了他性命,养在家中。因见他勤谨,写的算的,教他管顾家间事务。五年之内,直抬举他做了都管”。(第807页)。燕青和李固正是卢俊义的左膀右臂。

卢俊义遭逢劫难前,李固对卢俊义的忠心表面上并不比燕青逊色。当卢俊义受到吴用蛊惑,意欲前往泰安州进香消灾避难时,李固善意劝解道:“主人误矣。常言道:贾卜卖卦,转回说话。休听那算命的胡言乱语。只在家中,怕做甚么?”(第809页)。

此时的李固,不仅没有栽赃陷害卢俊义的能力,甚至根本没有这样的心思(也没有机会)。善于精明算计的李固自然明白利害关系:只有卢俊义保持富豪地位,才是他维持地位、安享富贵的最佳选择。

剪纸燕青

尽管如此,李固恩将仇报、苟且行事的本质也早就有所体现:“(卢俊义)平昔只顾打熬气力,不亲女色。(卢俊义)娘子旧日和李固原有私情”。(第821页)。故此,李固为人,与《红楼梦》中的贾雨村多有相似(并非完全同一类人):平日里给人的印象,是头脑灵活、“才干优长”,[1]而一旦利害取舍在前,又忘恩负义,甚至为恶不悛。

故此,“君子”、“小人”,“好人”、“坏人”的分辨,往往不在正常情境下,而在非常情境下。梁山拉拢卢俊义入伙时,李固的野心如脱缰之马,必欲置卢俊义于死地,对燕青也是出手狠绝。

卢俊义赶回北京后,燕青中途拦住,说道:“李固回来对娘子说道:'主人归顺了梁山泊宋江,坐了第二把交椅。’如今去官司首告了。他已和娘子做了一路,嗔怪燕青违拗,将我赶逐出门,将一应衣服尽行夺了,赶出城外。”(第820-821页)。李固的所作所为不是凭空诬陷,同样是出于精明的利害算计。

以此而论,即便有梁山陷害在先,如果李固与燕青一般忠心不二,梁山的计谋自然难见成效。故此,梁山的计谋成败与否,李固是关键环节。而在卢俊义遭逢劫难时,燕青和李固的所作所为形成鲜明对比。

以此而论,所谓“人性善”、“人性恶”之说,固然各有其理,而人心之善恶,外界环境影响甚大。“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2]未受非常情境考验时,“君子”、“小人”,“好人”、“坏人”的行事,往往很难露出真实面目,自然难以轻易分辨。

而人的为善为恶固然外界环境影响甚大,个人的修养、品行同样重要。这正如硬币的两面,过于强调某一方面往往难以公平持论。

邮票《燕青智扑擎天柱》

燕青“相扑”才艺的展示,同样让人钦佩不已。梁山英雄排座次后,“擎天柱”任原在泰安州东岳泰山庙会设下擂台,比赛相扑,两年不曾遇到对手。燕青听闻后,前往泰安州打擂。两人往来相斗之时,燕青轻松击败任原。而后,“李逵揭块石板,把任原头打得粉碎。”(第968-969页)。

燕青心机之深沉也非常人可比。梁山寻求招安门路时,燕青立下了无人可比的功劳。然而,他对招安前景却并不看好——他的所作所为完全是成就兄弟义气。故此,在寻求招安期间,燕青就为以后的脱身而退埋下了伏笔。

在李师师的引荐下,燕青见到徽宗皇帝,而后向徽宗皇帝谎称:“臣自幼漂泊江湖,流落山东,跟随客商,路过梁山泊时,致被掳劫上山,一住三年,今日方得脱身逃命,走回京师。”(第1051页)。燕青情真意切,加上李师师从旁撒娇撒痴,徽宗皇帝最终为他书写了一纸免罪文书,得到了护身符。然而,燕青如此心机纯然是为求自保,并无伤天害理之念。

连环画《浪子燕青》


二、燕青具备诸多才艺固然难能可贵,而他立下战功并非仅仅依靠诸多才艺

对燕青而言,具备诸多才艺固然难能可贵,展现了不同凡响的聪慧与机敏。然而,燕青展示才干、立下战功并非仅仅依靠上述诸多才艺(上述诸多才艺甚至只能算是“小道”)。燕青超群脱俗的地方,还在于他的忠贞、睿智与清醒。

故此,燕青才能够成为具有大智慧的梁山人物,上述诸多才艺才在合适的场合、合适的时间发挥合适的效果,从而对他的行事起到了如虎添翼的效果。

武艺是多数梁山人物安身立命的根基,燕青则完全与众不同。固然,他的相扑可以说是天下无双,而在实战中,相扑毕竟不像武艺那样具有直接杀伤力,更多的具有表演的性质。故此,燕青并不以武艺见长。

《水浒传》中多次展示的是他的弩弓绝技。梁山攻打东昌府期间,“没羽箭”张清连打梁山十五员大将后,“燕青在阵门里看见,暗忖道:'我这里被他片时连打了一十五员大将!’手中弃了杆棒,身边取出弩弓,搭上弦,放一箭去,一声响,正中了丁得孙马蹄,那马便倒,却被吕方、郭盛捉过阵来。张清要来救时,寡不敌众”。(第917页)。燕青以弩弓绝技,稍稍挽回了梁山的颜面。

正因为燕青具备上述诸多才艺,又能够游刃有余地穿梭于各色人物(不仅是江湖人物)之间。故此,《水浒传》中,不仅卢俊义并未将燕青当奴仆看待,即便在梁山,也从未有人将他当奴仆看待。燕青以其非同寻常的性情、才干及功劳赢得了敬重,获得了与自身实力匹配的地位与名声。

杨家埠木版年画《燕青智扑擎天柱》

与此同时,燕青的才艺极为突出全面,反倒让人们无法对他做出准确的概括。梁山人物排座次时,燕青在天罡星群体中位居末尾,星座名称为“天巧星”。

《水浒传》却对燕青极为偏爱、欣赏,在燕青前往泰安州打擂前写道:“(燕青)虽是三十六星之末,果然机巧心灵,多见识广,了身达命,都强似那三十五个。”(第961页)。这是对燕青的性情及品行相当准确的概括(也是相当不低的评价)。

《水浒传》中,梁山人物的精彩故事主要集中在排座次前,燕青大展身手的机会却主要集中在排座次后。排座次前,燕青已经展示过非凡才干,而他在行事中多是以他人陪衬出现。排座次后,燕青才真正将个人才干作为梁山发展的催化剂,多次发挥了他人无可替代的作用,堪称干练大才。

梁山人物排座次后,宋江提议要到京师看花灯(主要是寻找招安门路)。到东京后,宋江一行不得其门而入,反倒是原本并未打算带到东京的燕青发挥了关键性作用——他结识了徽宗皇帝的宠妓李师师。

张伟泽塑燕青像

梁山两赢童贯、三败高俅后,燕青奉命再次前往东京寻找招安门路。燕青不负众望,借助于李师师之力,让徽宗皇帝了解了童贯、高俅等人欺君罔上的实情,且将梁山兄弟愿意接受招安的意思和盘托出:“宋江这伙,旗上大书'替天行道’,堂设'忠义’为名,不敢侵占州府,不肯扰害良民,单杀赃官污吏,谗佞之人。只是早望招安,愿与国家出力。”(第1051页)。

而后,燕青又向宿太尉禀告道:“宋江等满眼只望太尉来招安,若得恩相早晚于天子前题奏此事,则梁山泊十万人之众,皆感大恩!”(第1053页)。双管齐下,徽宗皇帝下定招安决心(梁山兄弟为实现“封妻荫子”、“尽忠报国”的夙愿,竟然无法找到顺畅正途,反而不得不走一个妓女的门路。

如此场景的出现,既揭示了梁山人物的不幸,似乎也是对闭塞贤路的昏聩朝廷的讽刺)。梁山招安成功,燕青功不可没。

燕青表现如此出色,让其他梁山兄弟刮目相看。梁山征方腊期间,柴进向宋江请令:“今愿深入方腊贼巢,去做细作,成得一阵功勋,报效朝廷,也与兄长有光。”他只对宋江提出:“只是得燕青为伴同行最好。此人晓得诸路乡谈,更兼见机而作。”(第1209页)。

而后,柴进扮做白衣秀才,燕青扮做仆人。一主一仆,背着琴剑书箱上路,无人疑忌。梁山征方腊一役中,柴进、燕青立下大功。


三、燕青从无官场经历,对人情世故却极为娴熟,对朝廷及官场的洞察也深刻异常

梁山征方腊班师还朝后,似乎迎来了高官厚禄、平步青云的机会。然而,燕青对梁山兄弟的前景却看得相当透彻。燕青从无官场经历,对人情世故却极为娴熟,对朝廷及官场的洞察也深刻异常。

歌川国芳绘浪子燕青

当宋江、卢俊义等人沉浸在功成名就的迷梦时,燕青却选择急流勇退。燕青基于与卢俊义的深厚感情,劝说卢俊义道:“小乙自幼随侍主人,蒙恩感德,一言难尽。今既大事已毕,欲同主人纳还原受官诰,私去隐迹埋名,寻个僻净去处,以终天年。未知主人意下若何?”

卢俊义困惑而诧异地说道:“自从梁山泊归顺宋朝已来,北破辽兵,南征方腊,勤劳不易,边塞苦楚,弟兄损折,幸存我一家二人性命。正要衣锦还乡,图个封妻荫子,你如何却寻这等没结果?”

燕青则一语中的指出:“主人差矣。小乙此去,正有结果。只恐主人此去,定无结果。……主人岂不闻韩信立下十大功劳,只落得未央宫前斩首;彭越醢为肉酱,英布弓弦药酒。主公,你可寻思,祸到临头难走!”(第1285页)。

卢俊义对燕青的劝说之词不以为然。燕青不再争辩,“纳头拜了八拜,当夜收拾了一担金珠宝贝挑着,径不知投何处去了。次日早晨,军人收得字纸一张,来报复宋先锋。”(第1286页)。

王树忠绘燕青

燕青深知宋江对“封妻荫子”、“尽忠报国”的看重,恐他不肯放行,离去时甚至不曾向他道别。对于燕青的悄然离去,《水浒传》中写道:“若燕青,可谓知进退存亡之机矣。”(第1285页)。宋江、卢俊义惨遭陷害而丧命的结局,证实了燕青所言不虚。

关于燕青的结局,李卓吾也是赞叹有加:“人但知鲁智深成佛,李俊为王,都是顶天立地汉子,不知燕青更不可及。意者其犹龙乎!意者其犹龙乎!”[3]

燕青的“私去隐迹埋名,寻个僻净去处,以终天年”,在现实生活中不太常见(也不易实现),而在中国古代的小说等文艺作品中却屡见不鲜。

入世情节极为浓厚的国人,对于这种退隐江湖的做派,千百年来却赞颂有加、心向往之。自古以来,有人求名,有人求利,有人执着功名官路,有人淡泊名利,有人在意生前富贵荣华,有人在意死后流芳百世,芸芸众生,千差万别,只要不是损人为己,很难说几种选择在境界上有根本差异。

与此同时,追求功名富贵,在享受功名富贵好处的同时,也需要承担追求功能富贵带来的风险(同时还存在为非作歹、祸害天下苍生的可能),逍遥江湖,得到自身恬淡快意的同时,必然也无法再享受功名富贵带来的好处(没有充裕的经济保障,就决然没有逍遥江湖的可能。那种完全没有经济方面后顾之忧的逍遥江湖,只是主观的臆想而已)。

燕青与李师师接触期间,两人关系颇为暧昧。燕青自然头脑清醒,定力过人,反倒是李师师时时主动表示亲近。

连环画《燕青私见李师师》

燕青以招安大业为重,终止了李师师的念想:“原来这李师师是个风尘妓女,水性的人,见了燕青这表人物,能言快说,口舌利便,倒有心看上他。酒席之间,用些话来嘲惹他。数杯酒后,一言半语,便来撩拨。燕青是个百伶百俐的人,如何不省得。他却是好汉胸襟,怕误了哥哥大事,那里敢来承惹。”

“燕青恐怕他动手动脚,难以回避,心生一计,便动问道:'娘子今年贵庚多少?’李师师答道:'师师今年二十有七。’燕青说道:'小人今年二十有五,却小两年。娘子既然错爱,愿拜为姐姐!’”

“燕青便起身,推金山,倒玉柱,拜了八拜。那八拜,是拜住那妇人一点邪心,中间里好干大事。若是第二个在酒色之中的,也坏了大事。因此上单显燕青心如铁石,端的是好男子。”(第1048-1049页)。以此而论,李师师对燕青明显有欣赏爱慕之心,燕青对她却只有利用之心。

燕青如此行事,李师师难以再做他想,果然对燕青以兄弟相待。在李师师的安排下,燕青得以面见徽宗皇帝,梁山接受招安意愿终于达成。此后,《水浒传》中对燕青和李师师的关系再无记载。

电影《燕青与李师师》剧照

“才子佳人,天作之合。”《水浒传》中,燕青与李师师没有结局无疑是让人遗憾的。央视版《水浒传》电视剧中,将燕青与李师师的结局改为共同退隐江湖,颇似范蠡助越灭吴后与西施同泛五湖。

虽说这里有理想主义成分在内(在许多人看来甚至颇为俗气),却让原本对燕青与李师师没有结局而心存遗憾的人们了却夙愿,也让结局惨烈的梁山聚义故事留下了一丝难得的浪漫气息(央视版《水浒传》电视剧中,梁山人物排座次后的剧情与《水浒传》相差极大,结局较之原著却更加惨烈)。


四、《水浒后传》中,燕青属于得到继续深化的机会,再次大放异彩的梁山人物

清顺治、康熙年间,陈忱著有长篇小说《水浒后传》。《水浒后传》与《水浒传》相比,人物形象、思想观念基本一脉相承,故事情节编排及艺术成就却相差甚多。

然而,由于陈忱明末遗民的特殊身份,《水浒后传》在国破家亡、山河易主的大背景下(明末的境况与宋末极为相似,都是亡于当时的异族),另辟蹊径,展示了李应、李俊、燕青等梁山余人炽热而又无能为力的家国情怀。

一方面,《水浒后传》主要是表达家仇国恨,对于“快意恩仇”的江湖世界自然着墨甚少;另一方面,“借他人杯酒浇胸中块垒”,展露了《水浒传》中也不具有的痛彻心扉的“亡国之痛”的悲凉气息。

《水浒后传》

《水浒后传》中,主要是燕青、乐和为李应、李俊等人出谋划策。其中对梁山余人的塑造有继承、有深化,不少梁山人物都给人耳目一新之感。对于燕青,陈忱青睐有加,赞誉他“忠其主,敏于事,绝其技,全于害,似有大学问、大经济,堪作救时宰相,非梁山泊人物可以比拟也。”[4]正因为如此,燕青自然属于秉承原有性格,得到继续深化的机会,进而大放异彩的梁山人物。

《水浒后传》中,燕青延续着聪慧机敏、仁义兼备的形象。北方强邻金国占领河北后,立宋朝大臣刘豫为伪齐皇帝,在刘豫麾下为官的关胜心中不忿,刘豫要杀关胜。燕青巧施妙计,利用此前捡来的金人用作令牌的木夹将关胜救出。

与此同时,以“堪作救时宰相”为基调,让燕青精于用兵的才干得到相当的发挥。王进驻兵野狐铺时,燕青指出:“这里无险阻可守,是四冲之地,金兵大队不日到此,还该移营方可。”王进“悔不听他,为贼徒所败”。[5]

金军统帅挞懒派兵征剿饮马川的李应等人时,燕青用计击败刘豫的兵马和金国将领秃鲁的皂雕旗。作者甚至将此次用计与《三国演义》中诸葛亮南征期间的“火烧藤甲军”相提并论:“火攻一样同奇妙,浪子能烧藤甲军。”[6]

孙敬会绘燕青

而后他再次发挥木夹的作用,杀得“乌禄的兵死的死,逃的逃,尽皆星散,无人拦阻。”[7]“智破济州城”时,救出朱仝与宋清,杀了投降金国的恶人郭京、曾世雄等。与燕青一道行事的杨林对他钦佩不已,夸赞道:“真是心灵计巧,又有胆气,便是当年吴学究也让一筹。”[8]

《水浒后传》中的燕青完全是集英雄、义士、忠臣、智囊、帅才于一身的神机角色。与大放异彩的乐和不遑多让,可谓“一时瑜亮”。

梁山征方腊班师还朝不久,“靖康之变”发生,金国侵占宋朝大片国土,甚至堂堂大宋皇帝也难以保全体面。徽宗皇帝、钦宗皇帝父子及皇族、后宫与朝臣三千余人被金国押解北上。

《水浒后传》中,燕青带着杨林冒险进入金营,向备受屈辱的徽宗皇帝献上水果,略表心意。徽宗皇帝大为感慨:“朝内文武官僚,世受国恩,拖金曳紫。一朝变起,尽皆保惜性命,眷恋妻子,谁肯来这里省视!不料卿这般忠义!可见天下贤才杰士,原不在近臣勋戚中。朕失于简用,以致如此。”[9]

燕青的大智、大勇、大忠、大义展示无疑。“杨林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见了不觉毛发直竖,身子寒抖不定”,燕青却“神色自若”。两人离开后,杨林道:“吓死人!早知这个所在,也不同你来了。亏你有这胆量!”燕青道:“遇着要紧所在,再变不得脸色,越要安舒,方免疑惑。我已完了这件心事了……可怜被奸臣所误,国破身羁,我心中不忍,故冒险来朝见一面,以尽一点微衷。”[10]

《水浒后传》

《水浒后传》中对招安的态度与《水浒传》中大为不同。阮小七说道:“若依我阮小七见识,当日不受招安,弟兄们同心合胆,打破东京,杀尽了那蔽贤嫉能这班奸贼,与天下百姓伸冤,岂不畅快!却反被他算计得断根绝命!如今兄弟们死的死了,散的散了,孤掌难鸣,还做得甚么事!”[11]

李俊则说道:“我生长浔阳江上,专一结识江湖上好汉。因救宋公明上了梁山,做一番事业,受着招安,东征西讨,与朝廷出力。岂不知受了官职荣亲耀祖,享些富贵!只是奸佞满朝,妒贤嫉能,再无好结局的。幸得先见,结识了这几个好弟兄,得此安身立命之所,倒也快活。”[12]

梁山余人对梁山兄弟的惨烈结局感伤不已,自然对“尽忠报国”却未能赢得梁山和朝廷双赢的结局大为感慨。

《水浒传》中,燕青与李师师的暧昧关系让人们印象深刻。《水浒后传》中,对燕青和李师师的关系的态度则大为不同。

燕青、柴进等梁山余人护送宋高宗返回临安后,在西湖偶遇李师师,燕青说道:“这贱人沐了太上皇帝恩波,不思量收拾门头,还在这里寻欢买笑,睬他怎的?”柴进道:“多少巨族世家,受朝廷几多深恩厚泽,一见变故,便改辕易辙,颂德称功,依然气昂昂为佐命之臣,何况这样烟花贱妇,却要他苦志守节,真是宋头巾!”[13]

连环画《水浒名将浪子燕青》

柴进的看法颇为难能可贵。次日柴进、燕青等人拜访李师师时,李师师对燕青一口一个“兄弟”叫着,燕青却态度冷漠,不愿与她再有瓜葛。

《水浒后传》中如此笔墨,与其说是反映了燕青的态度,毋宁说是陈忱借着燕青的态度,表达了对“亡国之痛”的立场。“西湖歌舞几时休,直把杭州作汴州”[14]的诗句言犹在耳,莺歌燕舞正是亡国征兆,陈忱身处乱世,对莺歌燕舞的恶果深有体会,自然深恶痛绝。陈忱凛然严正的民族气节,更是值得后世钦佩敬仰。

故此,在中国古典文学名著续书层出不穷,又难逃“狗尾续貂”命运的情境下,《水浒后传》以独特的情调成为较为出色的一部,颇受后人赞誉,也不是毫无缘由的。

上下滑动查看注释和参考文献

①本文所引《水浒传》文字,均见施耐庵、罗贯中.水浒传[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97. 

参考文献:

    [1]曹雪芹著,脂砚斋评点.脂砚斋批评本红楼梦[M].湖南:岳麓书社,2015:15.
    [2]白居易.放言五首(其三).唐诗鉴赏辞典[G].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13:976.
    [3]李卓吾.水浒传回评.朱一玄,刘毓忱.水浒传资料汇编[G].天津:南开大学出版社,2012:184.
    [4]陈忱.水浒后传论略.朱一玄,刘毓忱.水浒传资料汇编[G].天津:南开大学出版社,2012:492.
    [5][6][7][8][9][10][11][12][13]陈忱.水浒后传[M].江苏:凤凰出版社,2017:196,204、237、211、208、187-188、188、4、69、303.
    [14]林升.题临安邸.褚斌杰.中国历代诗词精品鉴赏(中)[G].青海:青海人民出版社,2001:658.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