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林彪与东北解放战争(3)完

 Arsenal彭 2022-11-05 发表于北京

继续攻打锦州,还是回师去打长春

林彪秘书谭云鹤后来回忆:南下前林彪就考虑,长春之敌尚有10余万人,沈阳之敌有近30万人,锦州、葫芦岛地区也有十几万人,特别是华北傅作义部还有五六十万人,如果攻击锦州不顺利,将断我后路,并且会受到东北、华北之敌的夹击。所以林彪给中央军委发电报,要求下令华北杨成武兵团率部先攻大同,吸引傅作义部西援,然后再向锦州下手。中央军委回电同意。林彪不放心,又连连强调东北部队不宜先向北宁线出动,而应由华北第三兵团先行动,受到毛泽东批评。之后林彪又举出另外的理由,大军南下粮食无法解决,正值雨季,全军皆无雨具等。直到毛泽东来电催促,部队的专列才于1948年9月21日开往锦州前线。

   东北解放军主力部队围住了锦州。9月25日,林彪得知敌人正从沈阳空运四十九军增援锦州,命令八纵用炮火监视锦州机场。26日,八纵报告,锦州两个机场,东郊机场几年未用,西郊机场正在使用,请示封锁哪一个。气得刘亚楼大骂:长没长脑子,不用的机场还用封锁?林彪改派九纵控制机场。两天后,九纵炮营击毁敌机五架,迫使敌人停止空中运兵。

   因这一事件,林彪下决心将前指迁到前线。

   9月30日,林彪率前指从双城出发,先到哈尔滨,由于在道里江边发现国民党特务的潜伏电台,火车朝东南开到拉林站,然后突然掉头北返,过三棵树江桥,经江北转向宾州,经昂昂溪南下。在打了义县、高桥、锦西、兴城后,林彪请示是先打山海关,还是先打锦州,毛泽东复电:如能同时打锦州、山海关两处,则应同时打。如不能打两处,应先集中兵力打锦州,因先打山海关而没打锦州会劳师费时,先打下锦州,你们就有了主动权。

   在火车上,林彪对罗荣桓、刘亚楼说:锦州敌人虽多,但缺乏坚强骨干,城市房屋及工事皆不很坚固,周围地形对我亦有利。但攻锦州攻到敌人要害处,沈阳敌人必大举增援,长春敌人亦会乘机撤退,故此次锦州战役可能演变成东北大决战,造成收复锦州、长春和大量歼灭沈阳之敌的结果。

   林、罗、刘向军委表示:我们将极力争取这一胜利。

   10月2日清晨,林彪到达郑家屯以西。正准备吃早饭时,发现有敌机。刘亚楼命令下车隐蔽。人还没下完,敌机已经绕了几圈飞走了,是架侦察机。林彪决定暂时不走,要机关人员到附近村子隐蔽,架好电台与军委和各纵联络。不久,收到中央军委的敌情通报:10月2日,蒋介石飞到沈阳,发现解放军要打锦州,决定从山东、华北调7个师,加上在锦州葫芦岛的4个师,组成东进兵团,由第十七兵团司令侯镜如指挥。10月6日,蒋介石到葫芦岛,要求打通锦州、锦西。沈阳的11个师和3个骑兵师,组成西进兵团,由第九兵团司令廖耀湘指挥,准备东西对进,以解锦州之围。

   林彪的考虑并没有错。后方运输线太长,汽车只有南下单程的汽油。万一又打成'四平',大量的重装备会因为无油而撤不下来。现在葫芦岛敌人增兵了。我们阻援部队是九个师,敌人是五个师,现在敌人增加了四个师,我们还能不能把敌人阻住?敌西进兵团有第五、六、十纵三个纵队牵制,林彪并不担心。而锦西、葫芦岛同锦州相距不过五六十里,又没有险要的地形,如果堵不住,攻锦部队将被沈阳、锦西、葫芦岛三面的敌人夹击,后果不堪设想。

   林彪指挥伏击、打援的战例较多,而攻坚的战例少,尤其打四平、长春受挫,使林彪攻打锦州的决心动摇,这也符合他'四快一慢'的'慢'。林彪命令暂停前进,看看有无新的情况。10月2日22点,林彪口授给中央军委的电报:我军是继续攻打锦州,还是回师去打长春,以上两个方案,我们正在考虑中,请中央军委同时考虑并指示。

   权衡再三,还是先打锦州

   1948年10月3日早饭后,罗荣桓和刘亚楼来了。罗荣桓提议:打锦州的问题,这是主席、军委坚持的意见。葫芦岛增援了四个师,我们在锦西方面也可以再增加一个纵队或再加一两个独立师即可,是不是打锦州的决心不改为好。刘亚楼也表达了类似的意见。林彪一听,马上让秘书谭云鹤到机要处去,如果电报没发就扣下。但因为是特急电,已经随到随发了。罗荣桓建议重新给中央发个电报,还是继续打锦州,好在上次电报也没有说死。林彪同意,请罗荣桓执笔。罗荣桓说你说吧,林彪说还是请你执笔,反正我们三个都在,好办。罗荣桓说:那好吧,大家凑。罗荣桓就掏出笔起头,你一句,我一句,很快就起草完了。最后罗荣桓念了一遍,大家没有意见,罗荣桓请林彪签发,林彪说:你拿着笔,你就签发一下不就行了吗?反正是我们三个人的名义。

   毛泽东还没有看到第二封电报前,连续两次来电批评,要求林彪抓住长春之敌尚未出动、沈阳之敌不敢单独援锦的紧要时机,集中主力,迅速打下锦州。

   林彪看后没说什么,叫秘书简单回电:昨日两电均收到,我们主张仍攻锦州的意见已于昨日上午9点电报军委,故不重复。毛泽东复电:你们决心打锦州,甚好,甚慰。

   10月4日,林彪率前线指挥所到达阜新,因南面铁路没通,换汽车继续南下。跟随三纵打下义县的苏静奉命在义县以北的公路上等候。1948年秋,林彪命令三纵乘火车秘密南下,接替兄弟部队包围义县。三纵到达义县不久,接到林彪电报,义县敌人要弃城南逃锦州,准备伏击。等了几天却没有动静。这样等下去也没个头,于是三纵司令员韩先楚建议改伏击为攻坚。理由是义县是北宁线我军作战的门户,守敌虽有万余人,但战斗力不强,城也不大,过多兵力也展不开,三纵加上配属的二纵五师和炮纵就够了,其他两个纵队可以到锦州以东以北地区打援。收到三纵电报后,林彪当天就回电同意。10月1日,三纵只用四个小时就打下了义县,全歼守敌。苏静介绍了义县敌人的特点和三纵挖交通沟的经验,这是韩先楚从二纵五师学来的。部队在总攻前用95%的兵力挖交通沟,一直挖到敌人前沿,减少了伤亡,增加了攻击的突然性,打得比较顺利。林彪不住点头,并没有因韩先楚改变他原定的野外打援而耿耿于怀,而是连连赞扬:创造了攻歼的新纪录,应将此经验立即通报全军。

   锦州30多个小时即被攻克

   1948年10月5日,林彪到达锦州西北10多公里的牤牛屯。牤牛屯紧靠锦州公路,只有几十户人家,河由西向东穿村而过,水面很窄,一步可以迈过。但有了这条河,东可到公路,西可进山。林彪的指挥所设在锦州城北的帽儿山上。作战科科长尹健请刘亚楼去看地形,被正在散步的罗荣桓看见,于是他也要去,林彪也要去。

   山太陡,路也难走,汽车先到山下二纵司令部驻地老虎屯。二纵司令员刘震、三纵司令员韩先楚都在,一块骑马上山。登上山后,锦州北部的主要高地尽收眼底。林彪一边听汇报,一边用望远镜仔细观察。突然,三架敌机从北面飞来,低空扫射,一颗炸弹落在山腰爆炸,掀起一片烟尘。大家劝林彪等离开,而林彪坚持把地形看完。

   10月8日,林彪和刘亚楼再次到帽儿山南边的115高地看地形。林彪决定将攻锦州的突破口选在城北,集中优势兵力,以求迅速打开。他单独指示韩先楚,进一步明确攻击目标和突破口,组织步炮协同等问题。

   10月9日上午,锦州外围战开始。林彪、罗荣桓到位于锦州西北距市中心三公里的二纵指挥所驻地观音洞,上午登山,仔细察看了地形,同二纵司令员刘震一起在山上吃午饭,再次明确了攻锦的部署。林彪问:你看白天总攻还是夜间总攻?刘震说:白天总攻。我们的炮火已占优势,能更好地摧毁敌城防工事。林彪又问:突破城防后,一夜能否解决战斗?刘震回答:担任攻击的五个纵队,只要有两三个纵队突破城防,一天解决就比较有把握。林彪还询问二纵对各师的具体战斗部署,说如果四师、六师对锦州外围据点不能及时肃清,将使总攻受到影响,能否让两个师同时突破,为五师这个攻坚老虎创造条件?刘震说:按计划可于13日黄昏将敌外围据点肃清。林彪表示满意,让刘震与韩先楚面谈并肩突破的协同问题。

   10月14日上午10点,林彪下令总攻。城北是主攻方向。邓华指挥两个纵队在城南,本来并不是主要方向,但他指挥部队主攻,15分钟即登上锦州城,不到两小时就突破了敌核心阵地,打烂了敌指挥中心。

   南北两路先后攻入市区。15日拂晓前,各路攻城部队在锦州城内会师,至18点全歼守军,30多个小时即攻克锦州。

   范汉杰腰上扎根草绳,化装成农民,不料逃出锦州后被活捉。林彪问:范司令,你对锦州之战有什么看法?范汉杰说:打锦州这一步棋,非雄才大略是下不了这个决心的。锦州好比是一根扁担,一头挑东北,一头挑华北,现在扁担断了。

   林彪最担心的是塔山

   防守塔山的四纵任务很重。他们直接面向锦西,成为阻止国民党军北上增援锦州的第一道屏障。林彪对四纵司令员吴克华说:拿不下锦州,军委要我的脑袋;守不住塔山,我要你的脑袋!话是这么说,一向慎重的林彪把主力一纵放在四纵的后面,双保险。

   林彪还是不放心。锦州还没有开始打,他就把苏静叫到住处,说攻取锦州看来没问题,关键在于能不能守住塔山。万一守不住,攻锦部队就要腹背受敌。你到塔山去,告诉四纵,希望他们死打硬拼,坚决守住阵地。

   塔山位于锦州和锦西之间的公路边上,东临渤海,西靠虹螺山。攻击者只能正面进攻,而防守者也无险可守,阵地完全处于敌人陆炮、舰炮射程范围之内。林彪的指示具体明确,绝对不能运动防御,必须在塔山、高桥及其以西以北死守。在阵地前近距开火,大量消耗敌人有生力量,准备抵抗敌人数十次的猛烈进攻。待敌人消耗疲劳进退两难时,再集中兵力组织反突击。林彪说:你们必须利用东自海边西至虹螺山下一线约十公里的地区,作英勇顽强的攻势防御,利用工事大量杀伤敌人,使敌人在我阵地前横尸遍野,而创造震动全国的光荣的防御战。目前需以极正规紧张的精神构筑阵地,准备白天打毁,夜间立即修复。

   从10月10日凌晨开始,林彪主动询问和四纵主动报告不算,仅四纵十二师,每天向林彪报告四次。塔山恶战六天六夜,四纵副司令员胡奇才坐镇五天,他不用吭气,你就往死里打吧。老兵都知道,谁要叫胡奇才'狠'上了,不死也要被扒层皮。

   国民党方面,从蒋介石到'东进兵团'司令官侯镜如也都下了死命令,杀身成仁。尤其是10月13日这一天,眼看锦州不保,而援锦的九个师却望'锦'兴叹。蒋介石乘'重庆'号巡洋舰到塔山附近的海面,下了死命令,限第二天黄昏前攻下塔山,否则军法从事。蒋介石真急了,派他的亲信督战,并拿出一直没舍得用的'赵子龙师',这个师号称没有丢过一挺机枪。军官敢死队波浪似的进攻,还是打不开通往锦州的大门。

   10月13日深夜,刘亚楼打来电话,锦州外围据点已经全部扫清,10月14日上午总攻。阵地上立即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10月16日,蒋介石又一次从北平飞到葫芦岛,得知锦州陷落,范汉杰下落不明,气得大骂五十四军军长阙汉骞:你不是黄埔生,你是蝗虫!

   蒋介石不甘心,要求继续攻打塔山。塔山没传出好消息,长春又传出来坏消息。

   开始攻击锦州时,长春守敌惶惶不可终日。10月15日,蒋介石再飞沈阳,第三次空投手令,严令被围困大半年的东北'剿总'副司令郑洞国率新七军和六十军立即突围。

这时,东北野战军正加紧做长春方面的工作。林彪对在锦州被俘的国民党第六兵团司令官卢浚泉说,我曾派人坐马车给你送信,卢浚泉说没见到。林彪说:你可以给六十军发个通电。卢浚泉的九十三军与驻长春的六十军都是滇军。

六十军军长曾泽生在卢浚泉劝说下弃暗投明,10月17日率部起义。东北野战军独立第六、第八师进入长春市区接替六十军的阵地。10月18日,周恩来给郑洞国一封信,郑洞国没收到。10月19日晨,守长春的新七军军长李鸿也投诚了,郑洞国被迫放下武器。至此,长春解放。

   10月20日上午,苏静从塔山下来向林彪、罗荣桓汇报,说这次四纵担负塔山阻援,决心以一万人的伤亡来完成阻击任务。在群众支持下,以铁轨、枕木和居民送的大门作掩盖,抢修工事,日夜坚守阵地。阻挡住了敌人多次集团冲锋,在阵地上与敌人拼刺刀,打得很勇猛,很顽强。纵队炮兵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打乱了敌人冲锋的队形。林彪高兴地说:没想到他们打得这样好,打的是政治仗啊。打锦州的部队也都打得很好,打得很坚决,迅猛地向纵深发展,分割敌人,把敌人的指挥系统打烂,胜利是出乎意料的啊!

   在东北野战军中,四纵被授予荣誉称号和荣立战功的集体和个人首屈一指。1949年3月25日,毛泽东到达北平。在西苑机场举行阅兵式时,由四十一军(即四纵)组成了阅兵队伍。毛泽东向'塔山英雄团'的旗帜行注目礼,并和英雄们一一握手。

   廖耀湘兵团一错再错

   锦州解放后,蒋介石亲自到沈阳指挥廖耀湘兵团('西进兵团')沿北宁线西进,试图重夺锦州。如果不行改道营口,从海上逃回关内。廖耀湘兵团是蒋介石的嫡系,其中新一军、新六军是国民党军五大主力中的两大主力。

   10月8日,廖耀湘兵团的五个军由新民和辽中分三路向彰武、新立屯方向攻击。本来廖耀湘对出辽西就没有信心,这时塔山已经打上了,他观望了两天,自作聪明决定攻击林彪保障攻锦的运输补给线彰武。

   毛泽东发来电报:只要不怕切断补给线,让敌人进占彰武并非不利。目前数日你们可以不受沈阳援敌威胁,待锦州打得激烈时,它回头援锦,已经失去时间。

   10月12日,毛泽东又发来电报:沈阳敌人进占彰武置于无用之地,表示卫立煌想以巧办法引我回援,借以解锦州之围。他不敢直援锦州,避免远出被歼的危险。锦州守敌都是杂牌,即使被歼,彼亦不甚痛心。如你们能于数日内攻下锦州,沈阳敌人势必由彰武退回新民固守。只要你们能于一星期内外攻克锦州,则该敌无论如何是不能迫近锦州的。

   果然,等锦州告急,廖耀湘兵团已经远水救不了近火,气得蒋介石直骂。再不过辽西,等着上军事法庭!廖耀湘兵团这才挪到新立屯。锦州丢了,卫立煌想将廖耀湘兵团撤回沈阳,而蒋介石却还想收复锦州。于是,廖耀湘兵团由彰武、新立屯南下北宁线。

   新一军打了几天,没攻下黑山。廖耀湘放弃重占锦州的计划,上哪儿呢?三个人三种意见,蒋介石让他们向营口退却。到营口两天半的路程,30万大军走海路,没有那么多运输工具,而且风险大。蒋介石坚持从陆路撤退,而卫立煌坚决不主张撤,认为应该迅速缩回沈阳,否则有野外被歼的危险。廖耀湘则认为退回沈阳,等于慢性自杀。谁也没说服谁,所以锦州、长春相继失守,廖耀湘兵团仍滞留在新立屯一带。

   10月12日、14日,毛泽东两次发来电报,让林彪打锦西和葫芦岛,再回师包围沈阳,他主要担心敌人从营口逃跑。可是如果野外之敌缩回沈阳,那再打沈阳就成了第二个长春,不仅伤亡大,而且时间会拖长。

   10月19日,林彪、罗荣桓、刘亚楼给中央发电报:如攻锦西,地区狭窄,我兵力用不上,而敌可利用工事抵抗,战斗不能很快解决,而新立屯、彰武之敌可能乘机重占锦州,使我既打不下锦西,又未能歼灭向锦州前进的敌人。我们建议,如果敌继续向锦州前进,则等敌再前进一步后,向敌进攻。但有若干征候,敌向沈阳或向营口撤退时,则我军立即迅速包围彰武、新立屯两处的敌人,各个击破。

   林彪决定把网撒得更大一些,毛泽东完全同意。

   10月19日,中央军委在两次电报中指出:如果在长春事件之后,蒋介石、卫立煌仍不变更锦葫、沈阳两路向你们寻战的方针,那就是很有利的。在此种情形下,你们采取诱敌深入,打大歼灭战的方针,甚为正确。

   林彪打仗,总是走一步看几步。攻占锦州前,林彪的战术是东拖南阻。现在,敌人一旦东退西进,十纵立即退到黑山、大虎山一带;五纵则插到新立屯以南,截断廖耀湘的退路;六纵则包围了彰武的敌人。

   10月20日,林彪、罗荣桓、刘亚楼致电各纵:我军决定全力乘敌撤退中与敌决一死战,以连续作战方法力求全歼敌人。此战成功,则不仅能引起全国军事形势之大变,且必能引起全国政治形势的大变,促成蒋介石迅速崩溃。我全体指挥员需振奋百倍勇气与吃苦精神,参加此一光荣的大决战,不怕伤亡,不怕疲劳,不怕遭受小的挫折,虽每个连队遭受最大伤亡(每个连队打得只剩下几个人也不要怕),对全国革命说来仍然是值得的。

   林彪命令一纵、三纵、八纵及六纵十七师为第一梯队,分三路向东,沿北宁线向大虎山、黑山前进。二纵、七纵、九纵及炮纵为第二梯队,10月22日跟进。如果敌人转向营口,所有部队立即转向营口和牛庄之间歼敌。

   黑山被血染成'红'山

   攻打锦州期间,为防止国民党军南窜营口,十纵在沈阳附近新立屯一带运动防御。10月20日,十纵司令员梁兴初接到林彪电报,进至黑山、大虎山之线,顽强死守,不准敌

   人前进一步。辽西走廊北端的黑山、大虎山地区,地处山陵和沼泽间,无坚固工事,只有几十个'窝棚'村。而黑山是进出营口、沈阳的唯一通道,廖耀湘无论进还是退,都要占领黑山。十纵昼夜兼程,由北镇返回黑山、大虎山地区,迅速构筑工事。

   10月21日中午,林彪、罗荣桓、刘亚楼急电十纵:锦州十万敌军被歼,长春十万敌军起义投降,沈阳陷于孤立,廖耀湘兵团企图向锦州突围,与锦西北上之敌会合,妄想夺路逃回关内,望你们坚守到主力到达,聚歼前进之敌。

   不出林彪所料,10月24日,廖耀湘兵团在飞机、坦克、重炮的配合下来了。

   自辽沈战役开始,十纵、五纵、六纵就在彰武、新立屯地区拖着廖耀湘兵团。现在锦州战事结束,参加攻打锦州的一、二、三、七、八、九纵,炮纵以及六纵十七师,已经兵分三路秘密东进。只要关上黑山和大虎山这两扇铁门,廖耀湘兵团就跑不了。可是,敌人是5个军共12个师,全美式装备,有大量的飞机、坦克、大炮,而阻击部队只有十纵和临时配属的一纵三师及内蒙古骑兵团。除了刚刚成立的炮兵团有很少的炮弹,其他部队主要的武器还是步枪、手榴弹。要在正面阻击,所有的兵力必须全部展开,一点儿后备力量也没有。此时,敌人先头部队已经到了离黑山60公里的芳山镇。而东北野战军的战士赶到黑山、大虎山后,还要赶修工事。如此短的时间,工事能修成多少?工事又能坚固到什么样的程度?

   梁兴初回忆:十纵只有四万人,时值严冬,部队还没有棉衣。而敌人则是十万美式装备、夺路逃生的亡命之徒,战斗的激烈可以想见。101高地易手20多次,山头被炮弹削掉足足两米,阵地血流成河。决定十纵在黑山阻击时,有人担心十纵这一下可能打烂了。林总说:十纵顶得住。我们的战士相信:林总说三天,敌人准活不了四天。我们一个纵队吃不了他,我们可以咬住他不放。

   战斗最激烈的25日,林彪、罗荣桓、刘亚楼第二次来电报,表彰十纵英勇顽强,并要求再坚持一天。果然26日一早,我主力部队如期赶到,将敌人团团围住,展开了大规模的围歼战,廖耀湘以下十万余人被歼。战斗结束后,林彪、罗荣桓、刘亚楼来电报表扬十纵阻击敌人成功,对全歼廖耀湘兵团起了重大的作用。

   林彪下令围歼廖耀湘兵团

   辽西会战前夜,林彪在战术上只提了12个字:拦住先头,拖住后尾,夹击中间。拦住头,他点了梁兴初。拖尾,他派出黄永胜。10月24日19点,林彪电令六纵:廖耀湘兵团由大虎山东南向台安撤退,你纵必须以强行军的速度,坚决阻截。

   六纵的前身是叶挺独立团,这是中共掌握的第一支武装。强渡乌江,飞夺泸定桥,突破天险腊子口,参加平型关战役,转战苏北,进东北时番号是新四军第三师第七旅,林彪将其作为主力留在身边,打了秀水河子一仗。林彪把黄永胜派到自己的老部队,可见厚爱之深。

   林彪命令原在廖耀湘兵团侧后的六纵(缺十七师)、五纵从彰武方向插向新民以西,堵住敌人东逃沈阳的路。能否抓住廖耀湘兵团,关键在六纵。是日黄昏,林彪致电六纵:敌主力仍在黑山、大虎山以东以北地区,你纵务必于26日拂晓前赶到大虎山以东,切断敌退路。本次会战,关键在于是否能切断新立屯、彰武敌人的退路。关于这一点,林彪一再告诫黄永胜。可林彪的电令下达一天一夜了,六纵没有消息,两天了,还没有消息。林彪的秘书谭云鹤回忆:六纵进到何处,是否截住了廖耀湘兵团,总部一概不知。如果放走廖耀湘兵团,解放全东北,少说得推迟半年甚至一两年。

   一向不露声色的林彪也沉不住气了,一会儿到司令部,一会儿到秘书办公室,不断催问刘亚楼有没有六纵的电报。这个黄永胜,简直是乱弹琴嘛!怎么一点消息也没有呢?林彪终于火了:黄永胜,放跑了廖耀湘,一定要严加处理!刘亚楼更急:要叫敌人跑了,非枪毙黄永胜不可。谭云鹤第一次见刘亚楼发那么大的火。

   这天晚上,林彪估计廖耀湘已经跑掉了,早早上了床。快午夜时,机要处突然送来破译的卫立煌发给廖耀湘兵团的电报,规定当晚各军各师的宿营地。

   谭云鹤回忆:林彪根本没睡着,听见脚步声,说:谭秘书吗?我高兴地大声说:廖耀湘还没有跑。谁知林彪无动于衷,躺在行军床上一声不吭。我非常着急,但又不好说别的,就说是不是刚才我念得太快了,我再慢一点念一遍好吗?我又念一遍电报,林彪仍不吭声。我只好回到自己房间,刚走到房门口,刘亚楼来电话,叫我再去给林彪念一遍。林彪问:是谭秘书吗?又有什么事?我又不能说是刘亚楼让我来的,只好说刚才那份电报,可能是我没说清楚。我重新对照了地图,廖耀湘确实还没有跑。我怕误了大事,所以想再给你念一遍。我看林彪没有反对,放慢速度又连说带念了一遍。第三遍念完,林彪还是不说话。我真急坏了,因为有刘亚楼当后台,我就大胆说:看来廖耀湘还没有跑,是否赶快发几份电报。林彪思索后,终于说:你记一下。他一连口授了几份电报,有的电报同时发给几个纵队。

   10月26日,林彪下令围歼廖耀湘兵团的第三天凌晨,终于收到六纵黄永胜的电报,该纵十六师已先期占领新民以西的厉家窝棚车站,正在构筑工事,敌人已到,战斗十分激烈。接着又收到五纵的电报,已抵达半拉门、无梁殿一带,堵住了廖耀湘东逃的先头部队。

   直到这时,林彪才松了一口气,连声称赞六纵干得对,干得好。部队都有这种积极主动的作风,仗就好打了。林彪亲自复电六纵和十六师:盼你们顽强固守,勇敢反击,保持阵地,歼灭敌人。我各纵队可陆续加入战斗。

   那个上午,林彪与刘亚楼有说有笑,讨论起何时进入沈阳的问题。

   六纵像钉子一样钉在廖耀湘兵团的咽喉处

   10月23日、24日,东北野战军各纵陆续到达北镇、沟帮子、盘山、彰武地区,接近了黑山和新立屯,但总的情况不明,部队走走停停,也没有明确的攻击目标。

   黑山阻击战打响时,林彪没有马上命令各纵合围。

因为情况不明,六纵的任务一变再变。10月23日早晨,黄永胜带六纵奉命进攻彰武,原以为廖耀湘的主力和后方在这里。十八师冲进城,发现只有几百个民团团丁。当晚,东北野战军总部命令六纵南下到泡子地区,黄永胜拉起队伍就走。第二天早上到了泡子,又扑了空。黄永胜判断敌人主力应在新立屯以南,请示总部继续前进,却接到总部命令,在泡子附近隐蔽待命。要等到敌人正式向黑山进军时,再听命令前进。

   10月24日18点,六纵接到东北野战军总部命令向大虎山一带前进,刚要动身,又接到总部命令,前电作废。六纵正在半拉门构筑工事,接到林彪电令,要他们立即向大虎山疾进。半天内几道命令,一变再变,黄永胜深感责任重大,六纵少一个主力十七师,要阻击敌十万余人的疯狂突围,肯定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恶仗。关键是要快,黄永胜命令连夜出发,两个师由北向南并列,以战斗姿态向大虎山地区急行军。

   口述完命令,黄永胜先上了路。有人说给林彪回个电报,黄永胜瞪圆了眼睛:廖耀湘跑了,林总要我脑袋,不要你脑袋!

   林彪说过:我们追击要猛要快,当然不讲战术,见了敌人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打,边打边侦察。如果这时要准备呀,报告呀,敌人就会跑掉。没时间埋锅做饭,也没时间架设电台。衣服、行李、粮袋全扔了,只扛着枪,十几个小时不停地跑,好多战士累得吐血。

   辽西会战最激烈的战斗在东线。廖耀湘兵团黑压压地向北宁线两侧压来,正撞上刚刚赶到这里的六纵。10月26日凌晨,六纵抵达北宁线,过铁路时与敌人接上了火。黄永胜找了间民房,打开地图一看,脚下的姚家窝棚正是林彪规定的阻击地点。他喜出望外,还没顾上抽支烟,两颗炮弹差点儿把房子掀飞,黄永胜急忙搬到辛家窝棚,这才架起电台。

   林彪接到黄永胜的电报连笑了好几声,告诫他不要与敌纠缠,按原定目标继续南进。黄永胜回电:敌情严重,不能继续前进,需查明情况再告。天亮时,十六师抓到一个换成便衣的国民党少将参议,得知10月25日,廖耀湘兵团攻黑山攻不动,想经大虎山以东向营口撤退,进至魏家窝棚,正撞上独二师。廖耀湘很慌,以为碰上了林彪的大部队,遂改变方向,率部队向沈阳逃跑。没想到迎头又撞上刚刚赶到的六纵十六师。

   这不是天上掉馅饼吗?

   廖耀湘的主力新一、新三、新六、七十一军共四个军集结在黑山东北胡家窝棚一带,准备沿公路东进,前卫部队新三军已经到了。六纵能不能堵住,关系到能否全歼廖耀湘兵团。来不及请示,黄永胜和政委赖传珠、副司令员李作鹏当即决定,不再按东北野战军总部命令组织突击,而是改为阻截,打到最后一个人也不能放跑廖耀湘兵团。黄永胜致电林彪:现在六纵已经堵住廖主力,正在与敌决战,请令五纵迅速南来协助阻击。

   最惨烈的战斗发生在厉家窝棚。厉家窝棚是敌东退沈阳的必经之地,六纵像钉子一样钉在廖耀湘兵团的咽喉处,苦战一昼夜,为围歼廖耀湘兵团创造了条件。

   10月31日,东北野战军总部通电嘉奖十六师:此次堵击廖兵团向新民东南突围的战斗中,表现了无上的英勇,勇敢顽强地抗击了敌人绝对优势兵力的汹涌反复冲锋,使敌突围企图未遂。你师虽有九个连队每连打得只剩六七人至十余人,但这是光荣的和壮烈的,单是你师就俘获了敌人1.8万余人。由于你师的顽强抗击和其他各师的猛烈进攻,使廖兵团12个师及2个团共十万余人全军覆没。

   廖耀湘见到韩先楚后变得很恭敬

   另一场血战在胡家窝棚,三纵三个师在黑山展开。

   廖耀湘被三纵活捉后仍很傲慢,但见到三纵司令员韩先楚后变得很恭敬,说你的纵队像旋风一样,两条腿赛过了我的十轮大卡车,你们第一棒就打碎了我的'脑袋'。

   三纵原来的任务是向正安堡的国民党七十一军进攻。为了节省时间,韩先楚命令三个师齐头并进,在炮火掩护下,一下子就把敌人的防线撕开了。突破防线后,前进几十公里,再没有遇到敌人。七师一夜行军,10月25日6点最先追至黑山以北尖山子,与八师会合,还是不见敌人的大部队,他们决定向胡家窝棚一带搜索前进。

   从地图上看,胡家窝棚是制高点,韩先楚要求各部队大胆穿插,分割包围。

   10月26日晨,七师二十一团三营在运动时,遇上友邻部队,八连二排主动让开向东,没想到插到廖耀湘的兵团指挥部胡家窝棚。开始,国民党军还以为是自己人。三营一交火,发现敌人火力猛,防守也很有章法。以猛制猛,打下来才知道是廖耀湘的电台指挥车所在地,新三军、新六军军部也同时被打掉。连林彪也觉得意外,怎么廖耀湘的电台消失了?廖耀湘不得不用明码呼叫,部队到二道岗子集中。林彪、罗荣桓、刘亚楼拿着蜡烛在地图上找到三个二道岗子,判断是在新立屯附近的二道岗子,立即发电给二纵和六纵十七师,黑山以东之敌正向东南退却,立即出发向胡家窝棚东南地区猛追敌人。

   一、二、三、十纵从正面进攻,将包括新一、新六军在内的廖耀湘兵团十万余人团团围在绕阳河以西、魏家窝棚以北、无梁殿以南、黑山大虎山以东的120平方公里的地区内。各纵都下令,今夜不许吃饭、睡觉和休息,哪里有敌人就往哪里打。

   10月27日,林彪基本没下命令,各自为战。

   在东北野战军各个部队的猛烈打击下,十万敌人溃不成军,白布、手巾当成白旗,成批地放下武器。十六师四十八团两个排战士端枪排出一个'解放门':凡是放下武器从这个门里进去,就算解放,不以俘虏对待。不长时间就有2000多敌人从'解放门'进去。

   被蒋介石授予'虎师'的新二十二师,恰巧在大虎山被歼。

   10月28日早晨,三天的乱仗结束,东北野战军总部电令缉拿廖耀湘。廖耀湘湖南口音,矮胖,眼睛近视。三纵后勤部驻地在中安堡,战士发现街上走来两个披麻袋的人,将其扣留。解放战士指认出其中一人就是廖耀湘。

   林彪号召积极的机断专行

   林彪打仗的特点是常常绕过纵队,越级指挥到师,甚至指挥到团。在作战上,林彪计算得很精,他认为时间是一种力,有时提早一小时,抵得上一个团、一个师。每一次军事行动前,哪里有敌人,敌人的人数、战斗力、企图以及战区的地形地貌、风土人情等,都详细下达到师,给予部队极大的便利。二下江南时,六纵奔袭德惠东南的城子街。守敌一个团要逃,林彪立即命令离城子街最近的二师赶到背后阻击,全歼了敌人。

   林彪越级指挥,却并不包揽一切,而要求部下在情况变化时,可以不执行他的命令。只要打胜仗,林彪甚至容忍部下指挥他,不但不批评,反而表扬再表扬。在东北解放战争的战例中,常有违抗林彪命令而打大胜仗的故事,而被林彪称作积极的机断专行。林彪赏罚分明,打不好仗,主力降为地方部队,而打得好的地方部队则升为主力。

   秋季攻势时,林彪命令七纵挺进新民、黑山、新立屯一线,破坏北宁线和阻止敌新六军北返。如果新六军北返,七纵将腹背受敌。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七纵司令员邓华决定先打法库和彰武。邓华说:林总我知道,只要打胜仗就行,再忠实执行命令,打不了胜仗也不行。二十一师一个小时全歼法库敌人,林彪发来嘉奖令。邓华发现新六军没有北返的迹象,又打彰武和新立屯。这两处敌人以为不会连续挨打,没想到邓华冒着大雪,指挥部队一夜拿下。十天长驱350公里,横扫大半个辽西,歼敌8000人,林彪再次电令嘉奖。这时,新六军还是没有动静,邓华主动'牵羊',又打下阜新、新城。林彪第三次来电嘉奖!

   钟伟也是有名的打违抗命令仗的将领。1947年3月的德惠之战,钟伟抗命不从,而战后因正确抗命而被林彪重用。

   在东北野战军中,钟伟指挥的二纵五师是头等主力师,以林彪倡导的'三猛'著称。可'三下江南'时,一下江南和二下江南,五师都是配角,三下江南还是,林彪要五师东进配合一纵作战。这对不打仗就心痒的钟伟来说,难受到了极点。

   路过靠山屯时,钟伟发现大批国民党军向西运动,一下子蹦起来了。大家都认为情况不明,而且我们一个师孤军深入,贻误东进的战机,后果严重。钟伟坚决要打,就打了。打得正顺手,林彪催促东进,一小时后,林彪又单独电令五师,但钟伟还是'赖'着不走。林彪生气了,第三次电令:望立即向四马架附近前进,堵住敌人退路。

   林彪三小时三次越级电令,潜台词是吃不了兜着走。别人都说走吧,最后钟伟拍了桌子,谁再说走,老子枪毙了他。钟伟不仅自己打,还'调动'林彪:我这抓到'大鱼'啦,快让他们来配合我。林彪不但没生气,反而迅速改变计划,让一、二、六纵向靠山屯附近集结。同时,他给钟伟发电报:援敌能歼就歼,不能歼则放其进靠山屯,以促其分散。你师不必东进,速查明敌情电告总部。当夜,钟伟指挥五师向靠山屯守敌发起总攻,歼敌1300多名。

   第二天,一、二、六纵赶到,将敌八十七、八十八师消灭。'三下江南'圆满结束,东北野战军总部给五师发来嘉奖电,表扬他们主动作战的精神。林彪在大会上讲:要敢于打违抗命令的胜仗,像钟伟在靠山屯那样,三次违抗命令。

   有了林彪的'怂恿',钟伟的胆子越来越大。

   辽西会战,中央军委命令十二纵到营口。这时的钟伟已经从师长直接升任第十二纵队司令员。半路上,钟伟接到林彪电报,要他们以一个师围歼铁岭之敌,堵住廖耀湘回沈阳的退路。两个命令两个方向,钟伟哪个也不执行,擅自决定进攻沈阳。廖耀湘的主力已经被歼,派一个师到海城也没有发现大批敌人,两项任务都没有'任务'了。只要放一个师在巨流河就足够,河上只有一座铁桥,又无船,完全可以堵住残敌逃回沈阳。我们不如直接打进沈阳,既可拖住沈阳敌人往营口逃,也可以机动到巨流河堵截。敌人处于十分恐慌中,我们完全可以以少胜多。

   有一个师长不执行钟伟的命令,按兵不动。钟伟的胆子也太大了,只有半个军孤军深入,而沈阳还有十万敌人。钟伟打外围一时受挫,正好二纵五师十三团去营口路过,这是钟伟的老部队。钟伟说,营口已经拿下,留在这里,一切我担着!'打劫'来一个团,钟伟率部队很快突进沈阳。

   林彪接到报告,得知钟伟已经打进沈阳,立即急电一、二纵速向沈阳进发,会同十二纵夺取沈阳。林彪命令由刘震指挥两个纵队,一纵司令员李天佑给刘震打电话,刘震说,用不着统一指挥了,你们赶快进城抓俘虏吧。

   11月2日,沈阳解放,杜聿明和卫立煌都不相信。

   整个辽沈战役历时52天,歼灭国民党军47.2万人,成为中外战争史上的奇迹。1948年9月,中央还认为,在五年内(从1947年7月算起)从根本上推翻国民党反动派的统治有充分可能。而林彪指挥的东北野战军,使全国胜利提前了三年多。东北野战军的百万雄师成为解放军中最强大的战略机动力量,东北地区雄厚的工农业基础成为全国解放战争的强大后方。毛泽东在新华社的祝捷社论中加了一句:只要人民解放军再有几个东北那样的大胜仗,这批狐群狗党就没有活命了。

   11月3日,东北野战军总部通知休整一个月。为恢复体力,各部到达驻地后的前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不必正式出操上课,开会亦求内容扼要,应多进行文化娱乐工作。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热点新闻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