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100年前的“传”字辈,上海亮相,一炮走红

 顺其自然h 2023-06-06 发表于北京

001

图片

作者简介:邹元江,哲学博士,武汉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戏剧美学,中国美学。

文章来源:《艺术百家》2022年第1期


图片

从《申报》(1924-1941)看昆剧传习所“传”字辈的盛与衰

图片

1921年初,在著名曲家俞粟庐、徐凌云和实业家穆藕初的倡议下,“昆剧保存社”在上海成立。同年8月,在以俞粟庐、徐凌云、穆藕初、张紫东、贝晋眉、许镜清等为代表的昆剧保存社诸君子的倡导下,由江浙沪及苏州“禊集”“道和”两曲社的名曲家集民间的资力,在苏州城北桃花坞西大营门“五亩园”创办的培养昆剧演员的学堂式新兴科班昆剧传习所开班。该班先后在苏州和上海“帮演”期间吸纳进所习艺的学员50余名,其中从1924年5月21日至23日正式登上上海笑舞台前后开始题艺名,取得“传”字艺名的共有44人。也正是从这一年开始,昆剧传习所的“传”字辈在长达18年的演艺生涯之路上颠沛流离、屡聚屡散,共鉴了“昆曲中兴”的鼎盛之景,也亲证了“传”字辈的离散之殇。《申报》作为当年沪上影响很大的媒体,几乎全程记录了初出茅庐的“传”字辈由盛而衰的过程,留下了弥足珍贵的历史记忆。

图片

苏州昆剧传习所旧址五亩园


一、初出茅庐,赢得口碑

在1922年1月4日的《申报》上,有一则署名“淡”的《苏州伶工学校演剧》报道并不引人注意:“南中曲帮,近有昆曲保存社之组织,探颐索隐,则元音不致日紧晦减。精究于五音四呼之间,则出字收声咸归正则。夫能如是则在稍通翰墨者,虽素未度曲,而一聆声音,即能历历分明,辨别曲文,何致拂情而左顾哉?社中诸君子已在苏州倡办伶工学校,召集贫苦子弟,延名师课授。开拍半年,成绩已自斐然可观,异日学成。既不沾染旧伶工之恶习,又可维系古艺术于不坠。惟经费拮据,设施颇费周章。社中热心者,固拟于旧历元宵,在本埠夏灵配克戏园演剧三天,藉补校款之不足。扮演者,多昆苏沪名曲家,淹雅博洽,蜚声社会之巨子。为艺术而现色相,亦吾曲帮之好消息也。”

图片

穆藕初

关于“昆曲保存社”是如何创办的,社中诸君子又是如何倡办昆剧传习所的,穆藕初(1876-1943)在传习所如何推行新式办学方针,使学生“既不沾染旧伶工之恶习,又可维系古艺术于不坠”的,朱建明在《穆藕初与昆曲》一书中所述甚祥。传习所召集的大多都是贫苦子弟,在传习所工净行的邵传镛(1908-1995)就是从上海贫儿院去传习所学习的,他说:“上海贫儿院一共去六个人。后来学成的只有龚传华和我两个人;龚传华唱老旦。……当时我很穷,饭都没得吃,到了传习所吃两荤两素,哪有不喜欢的道理!我很喜欢戏,学得用功。我们在'新世界’下午、晚上要演出八个钟头。晚上还要学戏……我们两点睡觉到早上七点钟起床,睡得很少……”

图片

1922年的元宵节是2月11日,从昆曲保存社连演三天后的隔日,即2月15日开始,《申报》连续四天发表灵鳷《观昆剧保存社会串感言》,细细点评了每一出戏中演员的表演,特别对1921年8月最初商议创办昆剧传习所的张紫东(1881-1951)、徐镜清(1891-1939)(另一参与商议的是贝晋眉)和出资人穆藕初等人的表演赞赏有加:“《狮吼》为《环翠堂乐府》之一。《跪池》一折,尤为全记妙处。振飞之陈季常,镜清之柳氏,紫东之苏东坡,皆丝丝入扣,不愧鼎足。……三君演此折时,出字则无不轻也,举步则无不工也,门笋无不灵也。……最可钦佩者,独有藕初穆君。君习曲止有二年有余,至演串则此番破题儿也,而能不匆忙,不矜持,语清字圆,举动纯熟,虽老于此道如祥生、紫东辈亦不难颉颃上下,信乎天授,非人力也矣。且[集贤宾]、[莺啼序]诸牌,皆耐唱耐做之曲,魏良辅曲律中亦以为难。如藕初搜剔灵奥,得有此境。乃知天下事,思精则神明,意专则技熟,独戏曲云乎哉!”

图片

然而,昆曲保存社的演出,昆剧传习所的学员并没有参加。昆剧传习所“传”字辈第一次正式演出是在1924年年初。1924年1月1日的《申报》上刊有一则《昆剧传习所将于明日表演》的简短报道:“穆藕初、徐凌云、张石如、谢绳祖等所办之昆剧传习所,将于十三年元月二日,即旧历十一月二十六日(星期三)午后两点钟,假台湾路徐宅,由学生表演成绩云。”这是昆剧传习所创办两年零四个多月后所培养的学生第一次以堂会的形式在上海亮相。但令人遗憾的是,这一次的上海献艺却并没有在之后的《申报》上有所反映。

同年4月11日的《申报》增刊上有一则《昆剧传习所员将来沪表演》的报道:“昆剧传习所,设于苏州五亩园,招收清贫子弟,课以昆曲,并授以初高中小学必修科目。成立以来,已逾三载,所习各剧,尽态极妍,精彩发越,尤于音律考究精当。屡经试演,不特曲界前辈,同声赞许,即未谙昆曲者亦津津乐道,谓为创剧界之模范,艺术之曙光,均不诬也。暮春月下浣,全所生徒,将来沪表演成绩,所售券资,藉充该所经费。沪上绅商如徐凌云、穆藕初诸君,正在筹备一切,入座券由各绅商悉数认领。其表演日期及地点,不日可确定云。”

图片

徐凌云与红豆馆主

这则报道有几点值得注意:一是昆剧传习所不同于旧式科班,而是按照现代教育理念进行教学,即除了“课以昆曲”外,“并授以初高中小学必修科目”,这是转变过去旧艺人身份的重要一环;二是此次赴沪汇报演出是“屡经试演”,并得到了曲家和普通观众的普遍激赏,是三年学习成果的集中展示;三是此次演出的目的仍是募集办学经费,募集的方式是入座券由海上“各绅商悉数认领”,透露出传习所办学经费拮据的困境。

事实上《申报》虽然在4月11日就预告昆剧传习所要进行沪上汇报演出,但直到一个多月后的5月15日才正式披露此演出于4月21日至23日在上海笑舞台举行。“昆曲传习所设在苏州,开办数载,成绩颇佳。嗣因该所为筹集经费事,由各发起人向旅沪江浙两省昆曲家磋商筹款办法。现定于夏历本月二十一日起至二十三日止,假广西路笑舞台串演昆剧三天,所得剧资,全数充作该校经费。闻入场券分为三等:甲种二元,乙种一元,丙种一元,并闻昆曲家徐凌云、殷震贤等,允于会串昆剧时,每日加演各串四出云。”这则报道有两点值得注意:一是票价很高。这从浙江昆曲家叶瘦鸿等也在同期到上海演出,“门票只售五角及三角” 即可见出;二是昆剧传习所“传”字辈的第一次沪上公开售票演出是与昆曲名家同台串演的,这也是票价很高的缘由之一。当然,票价高也与这次演出具有筹集办学经费的性质相关,以便于昆曲票友及各界人士解囊襄助。

昆剧传习所“传”字辈在沪上表演的第一日是5月23日。演《浣纱记》《越寿》《打团》《拜施》《分纱》《进美》《采莲》《千金记》《追信》《拜将》《十面》诸折,俞振飞(1902-1993)、项馨吾(1898-1982)等曲友串演《琴挑》《问病》《议剑》《照镜》等折子戏。晚场传习所“传”字辈表演《邯郸梦》四折、《连环计》三折和《烂柯山》一折,殿后的是曲友袁安圃(1904-1963)、项馨吾等的《游园惊梦》等经典折子戏。日的《申报》增刊报道说:“今明两晚戏券已售订一空不售门票矣……传习所诸生,仅经三年之练习,而有此成绩,已堪嘉尚。”虽然这篇近1200字的报道提及传习所“传”字辈演剧的也就这么几句,大多讲的是曲友的客串衬托演出如何“佳构”及介绍赠送的剧场报的内容,但传习所“传”字辈第一次演出就能将后两天的戏券“售订一空”,显然订购票者并不仅仅是冲着这些老曲友的表演去的。25日的《申报》增刊以《今日昆剧传习所补演日戏》为题的报道,强有力地说明了这些传习所的“传”字辈给观众带来的惊喜:

shashansh图片
图片

上海笑舞台账册

连日昆剧传习所表演成绩,曲友加串名剧,嘉宾满座,蜚声扬溢,后至者一无容膝之地,或抱向隅而归。昨日主其事者,以四方人士,或有已经购券而未克入座,与闻风戾止,票额已满,至失迎迓者,议决商请笑舞台主再假一天,添演星期日日戏一天,已得台主允可,曲友担任串演。兹录传习所表演剧目如后:《定情赐盆》(《长生殿》),《别弟报喜》(《儿孙福》),《嫁妹》(杂剧),《养子》(《白兔记》),《八阳》(《千忠戮》),其后接以曲家张某良、凌芝舫、徐子权三君合演之《搜山打车》(《千忠戮》),徐韶九、项馨吾二君之《藏舟》(《渔家乐》),徐子权、潘荫棠二君之《磨斧》(杂剧),张紫东、俞振飞、袁寄沧三君之《小宴》(《连环记》)。传习所学生又殿以《请郎》、《花烛》、《卸甲》、《封王》四剧,凡持昨晚与今晚戏券,今日到场顾曲者,皆作有效云。

这与第一天的表演相比完全是一个大的反转。即由名票曲友殿后,为传习所的“传”字辈后生保驾护航,一变而为传习所“传”字辈殿后,名票曲友只是在中间“串演”陪衬而已!这明明白白地说明传习所的“传”字辈在上海的大舞台上已站稳了脚跟。其标志就是传习所的孩子们的表演口碑之好,让那些买了票的观众都“未克入座”,只能商请台主补演日戏一天,这是其一;其二就是这群孩子们与名票曲友的表演顺序也作了调整,传习所的“传”字辈成了笑舞台关注的焦点。(未完待续)

言慧珠、俞振飞昆剧《墙头马上》电影选段

图片

扫码获取更多精彩

图片

点个在看你最好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