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心书院】梁启超:生活在趣味之中。凡趣味的性质,总要以趣味始以趣味终。诸君要尝学问的趣味吗?据我所经历过的有下列几条路应走:有所为虽然有时也可以为引起趣味的一种方便,但到趣味真发生时,必定要和“所为者”脱离关系。你问我“为什么做学问”?我便答道:“不为什么。”再问,我便答道:“为学问而学问。”或者答道:“为我的趣味。”诸君切勿以为我这些话掉弄虚机,人类合理的生活本来如此。趣味就像电,越磨擦越出。
梁启超: 学问之趣味梁启超: 学问之趣味。我是个主张趣味主义的人:倘若用化学化分"梁启超"这件东西,把里头所含一种原素名叫"趣味"的抽出来,只怕所剩下仅有个0了。"赌钱趣味吗?凡趣味的性质,总要以趣味始以趣味终。我并不是因为学问是道德才提倡学问,因为学问的本质能彀以趣味始以趣味终,最合于我的趣味主义条件,所以提倡学问。我这题目——学问之趣味,并不是要说学问如何如何的有趣味,只要如何如何便会尝得着学问的趣味。
在《学问之趣味》的演讲中,他这样讲道: 凡属趣味,我一概都承认他是好的,但怎么样才算“趣味”,不能不下一个注脚。凡趣味的性质,总要以趣味始以趣味终。我并不是因为学问是道德才提倡学问,因为学问的本质能以趣味始以趣味终,最合于我的趣味主义条件,所以提倡学问。最后得出结论,真正的趣味要以趣味开始,以趣味结束,并顺势导入主题——学问的趣味。梁启超的演讲,生动形象的举例让演讲觉得生动形象,趣味盎然;
梁启超先生:《读中国书》诸君且听梁先生细细道来~但中国人对于中国书,最少也该和外国书作平等待遇,你这样待遇他,他给回你的愉快报酬,最少也和读外国书所得的有同等分量。诸君勿因初读中国书勤劳大而结果少,便生退悔。我所说的前提倘若不错,则读外国书和读中国书当然都有益处。最后我还专向清华同学诸君说几句话:我希望诸君对于国学的修养比旁的学校学生格外加功。诸君回国之后对于中国文化有无贡献,便是诸君功罪的标准。
梁启超在《趣味教育与教育趣味》一文中,详述了自己对于“趣味”的理解,以及“趣味”、教育与学问三者的关系,自称崇尚“趣味主义”:“假如有人问我:‘你信仰的什么主义?’我便答道:‘我信仰的是趣味主义。’有人问我:‘你的人生观拿什么做根柢?’我便答道:‘拿趣味做根柢。’”“无所为而为”恰是与之相反的,只为一件事本身而做这件事,这件事就是目的而非手段,譬如为学问而学问,只因做学问者在学问中找到趣味。
梁启超怎样当父亲。梁启超不仅是孩子们的慈父,还是孩子们的朋友。梁启超还教给子女们学习和做学问的方法,要求他们不仅要注意专精,还要注意广博。梁启超很讲究学以致用,重视培养子女的实践能力。梁启超不仅注意对子女们进行知识教育,还十分注重对他们进行道德培养,要他们热爱生活,保持节俭,并注意择友。梁启超的子女教育成为他教育思想和人生信念的最成功的实验,九个子女人人学有所长,个个忠心报国。
【每天老照片】--2152-- 梁氏教育法:趣味主义。梁启超希望思庄报考生物学,但思庄自己不喜欢,梁启超也不强求,反而说:“凡学问最好是因自己性之所近,往往事半功倍。”他一直主张做学问要有“趣味主义”,其中就包括“研究你所嗜好的学问”,在他看来,只有这样,才能始终保持一种探求的精神和勇气。梁思成曾经问他有用与无用的区别,他用李白、杜甫与姚崇、宋璟的例子来比较,他们对于国家的贡献谁更多一些呢?
【梁启超在清华大学的演讲】【梁启超在清华大学的演讲】问诸君“为什么进学校?”我想人人都会众口一辞的答道:“为的是求学问。”再问:“你为什么要求学问?”恐怕各人的答案就很不相同,或者竟自答不出来了。
梁启超:成为一个不惑、不忧、不惧的人 展开下三张。【编者按】1922年,梁启超应苏州学界之邀作一场演讲。以下是梁启超这次演讲的全文:诸君!我在南京讲学将近三个月了,这边苏州学界里,有好几回写信邀我,可惜我在南京是天天有功课的,不能分身前来。今天到这里,能够和全城各校诸君聚在一堂,令我感激的很,但有一件,还要请诸君原谅:因为我一个月以来,都带着些病,勉强支持,今天不能作很长的讲演,恐怕有负诸君期望哩。
读书自然不限于读中国书,但中国人对于中国书,至少也刻和外国书作平等待遇。中国书没有整理过,十分难读,这是人人公认的,但会做学问的人,觉得趣味就在这一点。所谓中国学问界的矿苗,当然不专指书籍,自然界和社论实况,都是极重要的,但书籍为保存过去原料之一种宝库,且可为现在各实测方面之引线,就这点看来,我们对于书籍之浩瀚,应刻欢喜谢他,不应刻厌恶他。我所说的前提倘若不错,则读外国书和读中国书当然都各有益处。
梁启超在清华大学的演讲——为学与做人。你不信吗?试想全国人所唾骂的卖国贼某人某人,是有知识的呀,还是没知识的呢?试想想全国人所痛恨的官僚政客——专门助军阀作恶鱼肉良民的人,是有知识的呀,还是没有知识的呢?诸君须知道啊,这些人当十几年前在学校的时代,意气横历,天真烂漫,何尝不和诸君一样?为什么就会堕落到这样的田地呀?屈原说的:"但昔日之芳草兮,今真为此萧艾也!岂其有他故兮,莫好修之害也。
梁启超:为学与做人梁启超:为学与做人。诸君啊!很难用言语说明,勉强下个解释,可以说是:“普遍人格之实现。”人格要从人和人的关系上看来,所以仁字从二人。换句话说,宇宙即人生,人生既是宇宙,我们的人格,和宇宙无二无别。我只是为学问而学问,为劳动而劳动,并不是拿学问劳动等做手段来达到某种目的——可以为我们“所得”的。诸君须知道啊,这些人当十几年前在学校的时代,意气横历,天真烂漫,何尝不和诸君一样?
梁启超给青年的话:诸君猛醒啊!但有一件,还要请诸君原谅︰因为我一个月以来,都带着些病,勉强支持,今天不能作很长的讲演,恐怕有负诸君的成为一个不忧、不惑、不惧的人期望哩。问诸君︰“为什么进学校?”我想人人都会众口一辞地答道︰“为的是求学问。”再问︰“你为什么要求学问?”“你想学些什么?”恐怕各人的答案就很不相同,或者竟自答不出来了。我们拿这三件事作做人的标准,请诸君想想,我自己现在做到哪一件?
梁启超的学生曾说:“要学先生,须从家庭学起”。因为梁启超是个主张“趣味主义”的人,他的趣味在家庭生活中处处得以体现。梁启超的孩子们,也都没有继承父亲的事业,而是各自选择了不同的专业,做着自己喜欢的工作。梁启超见案头有一盒卡片,马上动手在卡片背面画“天地人鹅”,卢湘父先入睡,一觉醒来,卡片已成天九牌。梁启超在给孩子们的信中,也总是要求他们,不管成绩好坏,过的开心最重要。梁启超在谈生活趣味时提到:
梁启超诞辰145年 | 教育的本质,是教人用意志战胜欲望,顶天立地做一个人。诸君啊!我只是为学问而学问,为劳动而劳动,并不是拿学问劳动等做手段来达某种目的——可以为我们“所得”得。但这是属于意志方面的事。但做到如此真是不容易,非时时刻刻做磨炼意志的功夫不可,意志磨炼得到家,自然是看着自己应做得事,一点不迟疑,扛起来便做,“虽千万人吾往矣。”这样才算顶天立地做一世人,绝不会有藏头躲尾左支右绌的丑态。
梁启超先生:治国学的两条大路。一、文献的学问。章实斋说:“六经皆史。”这句话我原不敢赞成,但从历史家的立脚点看,说“六经皆史料”,那便通了。此外,和史学范围相出入或者性质相类似的文献学还有许多,都是要用科学方法研究去。我们做这类文献学问,要悬着三个标准以求到达:所以我们虽然专门一种学问,却切不要忘却别门学问和这门学问的关系;此学应用内省及躬行的方法来研究,与文献学之应以客观的科学方法研究者绝不同。
梁启超最震撼的演讲:你究竟在苦闷什么梁启超最震撼的演讲:你究竟在苦闷什么戚念震博士0409.13 17:37阅读1404.诸君!问诸君︰“为什么進学校?”我想人人都会众口一辞地答道︰“为的是求学问。”再问︰“你为什么要求学问?”“你想学些什么?”恐怕各人答案就很不相同,或者竟自答不出来了。诸君啊!我只是为学问而学问,为劳动而劳动,并不是拿学问劳动等等做手段来达某种目的—可以为我们“所得”的。诸君须知道啊!
刘广迎:梁启超与他的“趣味主义”梁启超(1873.2~1929.1)梁启超与他的“趣味主义”1922年4月,梁启超50岁的时候,曾经在直隶教育联合会作了一次?趣味 教育与教育趣味?的讲演,他说:“假如有人问我,你信仰的是什么主义? 我便答道:我信仰的是趣味主义。”我曾为中国人民大学徐悲鸿艺术学院学生讲授书法课,每个班的第一课,我总是先讲梁启超与他的“趣味主义”,以启发学生对于 书法的学习兴趣。
读书自然不限于读中国书,但中国人对于中国书,至少也刻和外国书作平等待遇。诸君勿因初读中国书,勤劳大而结果少,便生退悔。我所说的前提倘若不错,则读外国书和读中国书当然都各有益处。最后我还专向清华同学诸君说几句话,我希望诸君对于国学的修养,比旁的学校学生格外加功。诸君受社会恩惠,是比别人独优的,诸群君将来在全社会上一定占势力,是眼看得见的。诸君回国之后,对于中国文化有无贡献,便是诸君功罪的标准。
【教育读书】常见汉字的背后趣味知识。
【教育读书】汉字背后的趣味知识【教育读书】
梁启超在子女教育上有三点突出的特色作者:汪洋中的一条船。梁启超优越的家庭条件和子女们的聪明上进,再加上他的精心安排,使其子女都具有了现代知识。梁启超所谈的人生理念涉及做人、心性修养、如何面对社会和面对自己等许多方面,而且感悟深刻,不仅对其子女有用,也是值得后人学习和研究的精神财富。梁启超对此颇感自豪。梁启超的子女教育成为他教育思想和人生信念的最成功的实验,九个子女人人学有所长,个个忠心报国。
《感动中国的十位成功父母》一:梁启超,把9个女子培养成栋梁之才的伟大父亲《感动中国的十位成功父母》一:梁启超,把9个女子培养成栋梁之才的伟大父亲。因此,改"望子成龙"为"让子成龙",给孩子爱,为孩子营造一个宽松良好的家庭环境,使孩子激发起"成龙"的热情,激发起学习的欲望和创造的活力,让孩子自己渴望"成龙",对孩子的成长至关重要。—— 梁启超。梁启超不仅是孩子们的慈父,还是孩子们的朋友。
梁启超“一门三院士”的成功教育方法梁启超"一门三院士"的成功教育方法。每当我们追念起梁启超继而谈到梁思成、梁思永、梁思礼三院士时,心中总是为梁启超"家学"的浓厚底蕴及对儿女的成功教育而叹服。梁启超不仅注重用自身的言教和身教教育孩子,还注重聘请家庭教师培养孩子。梁启超教导孩子们"莫问收获,但问耕耘",其实是"天道酬勤",埋头耕耘的人总是会有收获的,梁启超付出极大心血精心教子,换来的是9个子女个个成才的硕果。
6、爱看书的青年,大可以看看本分以外的书,即课外书......譬如学理科的,偏看看文学书,学文学的,偏看看科学书,看看别人在那里研究的,究竟是怎么一回事。13、用活书,活用书,用书活。17、我读书奉行九个字,就是"读书好,好读书,读好书"。34、案上不可多书,心中不可少书。43、读书不仅是教师的前提,而且是整个教育的"源头活水"!--------- 朱永新   44、无书不成器,有书则可立国于天下——杨俊鑫。
梁启超家庭教育 梁启超又是很重视并且善于进行家庭教育的教育家。1978年,梁启超的次女、著名的图书馆学专家梁思庄又代表全家将梁启超坐落在北京卧佛寺的陵园和几百株树木献给了国家。梁启超很重视对子女进行道德品质方面的教育,并以自己崇高的道德情操为子女们树立了光辉的榜样。梁启超的次子梁思永,曾在美国哈佛大学攻读考古学和人类学。正是由于梁启超的良好的家庭教育方法,使他在对子女的教育培养方面大获成功。
梁启超家书与《曾国藩家书》、《傅雷家书》并称“三大家教典范文本”。但其在教子育女上尽心尽力地全面投入,其所育九个子女的满门俊秀,其400余封家书娓娓道出的亲子之情,其家教理念与实践的完美结合,足以说明梁启超无愧于这一称号。梁启超一生给子女写了400多封家书,总计百余万字,占他著作总量的十分之一,堪与《曾国藩家书》、《傅雷家书》并称家教典范。在梁启超看来,人的一生要有“趣味”,没有趣味人生就没有意义。
培养“终身受用的趣味”培养“终身受用的趣味”只有这样的“趣味”,才是可以“令人终身受用的趣味”。教育家最要紧的就是“教学生知道是为学问而学问,为活动而活动;所有学问,所有活动,都是目的,不是手段,学生能领会得这个见解,他的趣味,自然终身不衰了”。梁启超主张通过文学艺术来开展审美教育、培养高尚趣味,而“教育事业,从积极方面说,全在唤起趣味。从消极方面说,要十分注意,不可以摧残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