钗头凤.红酥手 陆游钗头凤·红酥手宋·陆游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莫、莫、莫!
陆游 《钗头凤红酥手》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邑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唐婉的《钗头凤 世情薄》。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槛。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钗头凤·红酥手原文、翻译及赏析_陆游_古诗文网 钗头凤·红酥手 (1328人评分) 8.8.原文: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这首词写的是陆游自己的爱情悲剧。历史背景  陆游的原配夫人是同郡唐姓士族的一个大家闺秀唐氏(有人说唐氏即陆游的表妹唐琬)。结婚以后,... 作者介绍 陆游 陆游(1125—1210),字务观,号放翁。
钗头凤—陆游与唐婉。心中太多的慨叹,沐浴在月光中,陆游心绪迷乱,挥之不去的是心头那个淡雅而忧郁的女子。随着乐声,陆游寻得当日的倩影,乐声戛然而止。陆老夫人颇有微词,陆家几代为官,到了陆游这一代却一落千丈,竟然不去考取功名,而唐琬始-终未能替陆家接续烟火,因此这一切的罪责都落在她身上。陆游和唐琬纵使缱绻缠绵恩爱有加,但最终分手了。唐琬走了,陆游也走了,桌上只留下两首《钗头凤》。莫,莫,莫!
我喜欢的古典美文 我喜欢的古典美文。《钗头凤·红稣手》在一个温暖的春日里,陆游独游绍兴沈园与唐婉邂逅。两情久长,默默无语。陆游不相信眼前这憔悴的身影就是唐婉。回首往事,宛如春梦,可梦中佳人就在眼前,两人千言万语,此时无语凝噎。陆游伤感万千,惆怅不已,在沈园粉墙之上奋笔题下千古绝唱——《钗头凤·红稣手》:红稣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莫、莫、莫。
当爱有了担当,才能走进婚姻,陆游和唐婉忽视了担当,悲剧了人生。陆游写下了《钗头凤·红酥手》:当爱有了担当,才能走进婚姻,陆游和唐婉忽视了担当,悲剧了人生!陆游和唐婉的爱情,是得到了双方家族的祝福的,可是婚姻并没有让陆游和唐婉,从浪漫的爱情中清醒,忽视了家族其他人的感受。陆游从出生就打上了明显的政治标签,背负守护家族的责任!说什么陆游的母亲是一个恶婆婆,陆游是一个愚孝子,我对此持有保留态度!
【朗诵】沈园的故事 【朗诵】沈园的故事 力摇 2018-08-13 阅读7867 沈园的故事 - <unknown> 作者‖夏雨清 制作‖力摇 图片‖网络 诵读‖力摇 一直以来陆游和唐婉的凄美爱情故事一直令人扼腕叹息,感慨万千。陆游和唐婉的悲剧,既是陆游唐婉性格的悲剧,又是那一个时代的悲剧。
陆游与唐婉:两首钗头凤,一对痴情人。陆游二十岁那年,正式与唐婉结为夫妇。两人分开后,陆游眷念爱妻,曾另筑别院安置唐婉,其母察觉后,命陆游另娶一位温顺本分的王氏女为妻。不过陆游与唐婉的故事并未就此结束,陆游在死前一年(1208年,八十四岁),又来到沈园,写下了:“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正是陆游对唐琬最深的怀念,第二年,陆游终于也追随着唐琬去到另一个世界了。
「每天一首古诗词」钗头凤·红酥手 宋 陆游。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钗头凤》(爱情的绝唱)钗头凤--爱情的绝唱--陆游与唐婉夫妻分离 陆游二十岁,同聪慧、温柔的表妹唐婉结婚。但是,陆母不喜欢唐婉的活泼开朗,借口唐婉不能生孩子,迫陆游休妻,陆游、唐婉苦苦哀求,朋友劝解不成,陆游无奈与心爱之妻分离,心中有说不出的怨恨与痛苦。就是《钗头凤世情薄》。陆游七十五岁。陆游的《钗头凤红酥手》《望沈园》和唐婉的《钗头凤世情薄》的爱情悲剧和真挚情感构成了爱的千古绝唱。
一首陆游的《钗头凤》,抒发了作者怨恨愁苦而又难以言状的凄楚痴情。后陆游在园壁上题此《钗头凤》,表达悲痛欲绝的心情。但春风一旦变得狂暴,也可吹折花木,此处暗指陆游母亲无理干涉他和唐碗的婚姻。这三句流露出无可奈何的哀怨,既是唐豌的哀怨,也是陆游的哀怨。陆游《钗头风》一词被评为“无一字不天成”,唐琉和词亦有这个特点,盖因这两篇作品出于自己的经历,故而情感自然流露毫不矫饰,才能千百年来广为流传。
陆游与唐小婉钗头凤 一 陆游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邑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蒙虽在,锦书难托,莫!钗头凤 二 唐小婉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晚风干,泪痕残,余传心事,独倚斜栏;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钗头凤 陆游与唐婉。钗头凤——陆游。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悒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钗头凤——唐婉。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陆游《钗头凤》 红酥手, 黄籘酒, 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 欢情薄, 一怀愁绪, 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 人空瘦, 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 闲池阁, 山盟虽在, 锦书难托。莫,莫,莫!唐婉《钗头凤》世情薄, 人情恶, 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乾, 泪痕残, 欲笺心事, 独语斜栏。人成各, 今非昨, 病魂常似秋千索。
两首《钗头凤》,道不尽陆游与唐琬的爱情之殇。陆游和唐琬本是表兄妹,在二十岁那年陆游与唐琬喜结连理,婚后两人夫唱妇随,感情甚笃。后来唐琬改嫁赵士程,陆游也另娶王氏。唐琬在征得丈夫的同意后,给陆游送来一杯酒。唐琬看到陆游的题诗后,便写了一首《钗头凤》相和 :陆游自此更加重了心灵的创伤,悲悼之情始终郁积于怀,五十余年间,陆续写了多首悼亡诗来怀念唐琬,两人的爱情悲剧至今令人悲叹。
有一种爱叫刻骨铭心——重读陆游《钗头凤》有感今天躺在床上拿出本宋词看了看,恰好看到陆游的《钗头凤》,勾起无限感慨。小时候,迷上了唐诗宋词那阵,印象最深的,便是陆游的那首《钗头凤》。(《齐东野语》)这首词就是为后人吟咏不歇的千古绝唱——钗头凤:。陆游不知道,他走后,唐琬去而复返,看见了那首词,震慑于诗词中流露的撼恨追悔和不变深情,回来后,她感伤地提起笔,和了一词:。
南宋,陆游二十来岁娶表妹唐琬为妻,陆游才华横溢,唐琬才貌双全。后陆游依母意,另娶王氏为妻,唐琬也迫于父命改嫁赵士程。数年后,陆游去沈园,巧遇唐琬夫妇也在园中。陆游饮后百感交集,挥毫题壁《钗头凤》,以记深恨:此后唐琬常常吟诵陆游的《钗头凤》,终日以泪洗面,没几年便郁郁而终,卒年30岁。陆游为此哀痛至甚,后又多次赋诗忆咏沈园,沈园亦由此闻名。七十四岁时陆游游沈园写的诗最为著名:
有的说陆游的《钗头凤》让人泣血感人,你知道唐婉是如何回复的吗?提起《钗头凤》,想起陆游和唐婉的故事,就不由的让我感叹道:相思一句已千年,遍地落红写秋寒。陆游的钗头凤可以说是千古一绝,堪称是一曲钗头凤,写尽相思意。这首《钗头凤》写与陆游与唐婉分离十年后,与山阴城沈家花园再遇之时。陆游走后,唐婉孤零零地站在那里,将这首《钗头凤》词从头至尾反复看了几遍,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便失声痛哭起来。
陆游与唐婉的《钗头凤》钗头凤(陆游)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钗头凤 (唐婉)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古诗词介绍系列之(三)【刻骨铭心的爱 南宋陆游《钗头凤》】 我的初衷只想介绍放翁七十五岁时写的《沈园二首》。因此先介绍一下陆游脍炙人口的词《钗头凤》。陆游二十岁(绍兴十四)与唐婉结合。酒后,陆游感伤地在墙上题了一首《钗头凤》(红酥手)词。第二年,唐婉再次来到沈园瞥见陆游的题词,不由感慨万千,于是和了一阙《钗头凤》(世情薄)。下面是陆游的钗头凤词。沈园也成了陆游魂牵梦绕的伤心地,至老弥笃。
描写女人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莫、莫、莫!②鲛绡(jiāo xiāo):神话传说鲛人所织的绡,极薄,后用以泛指薄纱,这里指手帕。《钗头凤·红酥手》是南宋陆游的词作品。钗头凤作为一个词牌,几乎被陆游垄断,不是说陆游写得有多少,而是有多好。陆游另娶,唐婉另嫁,本来以为可以不顾彼此,偏偏十年后重逢于初识之地——沈园。“泪痕红浥鲛绡透”句,通过刻画唐氏神情、动作,表现她回首往事的凄楚与悲痛。
揭秘:陆游的《钗头凤·红酥手》,为何会连用三个“错”字?这就是南宋著名诗人、词人陆游的词作品《钗头凤·红酥手》了。却不料唐琬的才华横溢和陆游的亲密感情引起了陆母的不满,后陆母认为唐琬把儿子的前程耽误殆尽,遂命陆游休了唐琬。陆游饮后,在沈园题下了这首《钗头凤》,写罢,搁笔而去。看罢该词,唐琬悲痛不已,回到家中,反复玩味陆游的词,便和了一首同样曲牌的词《钗头凤·世情薄》,不久就怏怏而卒了。
古琴曲《钗头凤》:山盟虽在,锦书难托,我用来生应和你。陆游与唐婉结合,唐婉才情让陆游。陆母觉其耽误陆游前途,于是要求陆游休妻。却不想数年后沈园,陆游将满腔悲愤尽洒沈园,《钗头凤·红酥手》。唐婉在与陆游重逢后,却无意看到陆游。《钗头凤·世情薄》。陆游也曾多次踏进沈园,八十四岁的陆游,《钗头凤 · 红酥手》宋· 陆游。《钗头凤 · 世情薄》
【经典品读】陆游《钗头凤·红酥手》陆游的原配夫人是同郡唐姓士族的一个大家闺秀唐氏(有人说唐氏即陆游的表妹唐琬)。不料,作为婚姻包办人之一的陆母却对儿媳产生了厌恶感,逼迫陆游休弃唐氏。在陆游百般劝谏、哀求而无效的情况下,二人终于被迫分离,唐氏改嫁“同郡宗子”赵士程,彼此之间也就音讯全无了。唐氏安排酒肴,聊表对陆游的抚慰之情。陆游见人感事,心中感触很深,遂乘醉吟赋这首词,信笔题于园壁之上。
传说从前沈园的粉壁上曾题着两阙《钗头凤》,第一阙是诗词名家陆游所写,第二阙是陆游的前妻唐婉所和。陆母因此对儿媳大起反感,她又请尼姑为儿媳算命,说:“唐婉与陆游八字不合,终必性命难保。”陆母闻言,强令陆游:“速修一纸休书,将唐婉休弃。”一个繁花竞妍的春日,陆游漫步到沈园。反复吟诵,想起往日二人诗词唱和的情景,不由得泪流满面,心潮起伏,恍恍惚惚间和了一阙,题在陆游的词后,这就是《钗头凤.世情薄》。
四首《钗头凤》,千年再相逢。陆游与唐婉,早已进入历史,可那两首《钗头凤》,却是穿越时空,情意绵长,至今读来,仍令人心神向往,却又有一丝淡淡忧伤。陆游:《钗头凤·红酥手》莫,莫,莫!沈园别来,唐婉反复玩味,心生悲恸,和词一首,亦取同名《钗头凤》,一吐胸中块垒,一书笔底波涛。今人雨寒,久病床头,身心分离,感慨万千,亦作词两首,亦取名《钗头凤》,追忆古人。雨寒:《钗头凤·曾牵手》雨寒:《钗头凤·人一边》
《钗头凤》:既然分手,那就别纠缠。莫,莫,莫。——陆游《钗头凤·红酥手》千百年来,陆游和唐琬凄美的爱情故事,经久不衰。陆游(1125~1210),字务观,号放翁。陆游的母亲便十分看不惯陆游和唐琬的琴瑟和鸣,既有同为女人的嫉妒,也有为儿子仕途的担忧。三年后,陆游的母亲找到借口,唐琬无所出,应休妻。有人说,陆游和唐琬分手后,娶妻生子又纳妾,让人寒心不齿。如果陆游不曾写下《钗头凤》,唐婉也不至于早早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