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跟诊心得三

 昵称826472 2010-03-08

中医是科学的,而且是系统科学。倪师常言:『我要教会你们的,就是如何从身体的外面就能看到身体的里面。』这句话其实是非常符合系统科学研究最想达成的目标。吾人尝想,中医讲究的是阴阳平衡,研究的方法就是将人体模拟于天地,将五脏六腑的运作及相互间的平衡与大自然做比对,成就了所谓「天人合一」的科学。而正统中医对平衡的讨论更是一绝,倪师的健康十原则,就已经说明了只要掌握住身体阴阳平衡的讯号,无时无刻均设法使不平衡的变平衡就是治病及养生的原则。另外,难经上泻南补北的治症原则,是不是与化学上的勒沙特列原理极接近?其实,经济学不也是系统科学吗?现在全世界的金融风暴,就是平衡被破坏后的结果。

我相信我现在仍只学到老师中医的形,尚未学到神。然而老师深怕我们只学到「形」,且着于「相」,因此一再不厌其烦讲解阴、阳、表、里、虚、实、寒热的道理。天地之间有阴阳,人体之间也有阴阳,药物之间也有阴阳,人会生病就是阴阳不平衡,癌症患者会因阳不入阴导致身体燥热。目前的我还不敢擅说阴阳,只敢从老师课堂上的讲解及师兄姐笔记慢慢去品尝与体会。老子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如何透过药物的阴阳,将人体的阴阳,调成跟天地之间的阴阳变化一样,所以老师经常会对病人解释「肺像水箱、心脏就是引擎」的比喻,并在跟诊的第一天一定要新生观看阴阳律的讲解。老师经常藉由询问病人自我的感受,及其手脚额头温度、大小便颜色次数、是否口渴喜温饮或冷饮、身体是否燥热来判断患者的病情,即站在外面便可透过望闻问、以及眼诊看到病人的里面,切脉反而只是扮演辅助的角色。难怪老师对于患者所给的西医数据经常讲的一句话:「…so what?请相信你自己的感觉,不要被数据吓到了」。发现老师很多诊病的技巧,均来自日常生活中的common sense的体悟,或许这就是所谓的「道法自然」吧。

在医术传承方面,无论口传或心授,老师都尽可能顷囊相授。例如常人,中医是想尽办法让病人回到常人,而不是将眼前的肿瘤去除,或是让指数回到正常,就认为病治好了。每日的阴阳消长,不但可了解人体阳气是否充足,更可判断阴实是否存在、增大或消失。现在人最畏惧的癌症,可由疼痛的程度、身体寒热状况与脉是否附骨来判别。男女有别,可由睡眠长短、喜寒喜热、左右手脉大小来判断是否回到正常。人体外在的征兆,就是不断告诉我们目前身体内部变化,而且是最准确的情况。正统中医就是解读这些讯息,来判断一个人是否健康或病在何处。

  

  汤本求真先生在皇汉医学一书中提到,人体代谢不良的水、血与食物,在体内会成为水毒、血毒和食毒,而老师又在成人身上加入男子生产精子成日经与女子生产乳汁为月经的理论。精子与乳汁无法顺利生成胡子与经血排出时,积于体内即是过剩的营养,这也是产生硬块、肿瘤、血癌或其它疾病的温床,此独特理论可补足人体水、血、食三种毒素的不足。至于其它独门方法像是生附与炮附共享,让体内如蒸气室般将阴实打开,或是生附石膏寒热药共享等特殊手法,若非对病理有所认识,对药物有所熟悉,岂能如此随心所欲灵活运用呢?

  

   越是接近真理的东西,越显简单。阴阳的观念,本来就是设计用来描述宇宙自然变化的简单概念,人体与疾病的变化也是如此。老师常教导我们,首先要知道何谓「正常」,所以当「不正常」出现时,你一下就明白了,这是成为一个明医的基本条件。

 

   正常人体应该是阴平阳秘的状态。阳存内,喜聚,以发散为常;阴在外,喜散,以收聚为常。所以正常人上凉下温,额头凉而四肢温,而且手足背是凉的,手足掌是温的。正常人体随着日夜变化,午夜过后一阳初发,阳气渐往外行,阳出于阴,至清晨阴阳平衡,双眼睁开,阳始渐盛于阴;正午过后一阴始长,阳气渐往内收,阳入于阴,至傍晚阴阳平衡后,阳始渐弱于阴。借着这简单的阴阳概念来判断,即可知病人若是抱怨肿、痛、醒、汗、热等阳的症状越加严重之时,是出现在阳入于阴的阶段,皆是阳不能入于阴而返出的阴实现象。

 

   反观西医,检查方法日新月异,病名越立越多,但多数却仍不明其因,且观念相互矛盾。若要检查是否罹患癌症,还需透过切片、影像检查等繁琐程序,花上几周时间也不一定能定出结论,就算最后诊断是癌症,so what? 接下来一连串过当医疗的结果,受苦受害的还是病人和其家人。我因几年前在台湾某大医院放射核医部门工作的经验,深知其害人不浅。

老师用药的灵活,可说完全取决于能正确诊断的基础上。跟诊期间,有位年轻白人女子,患有全身皮肤搔痒近十年,影响睡眠甚钜,且红疹破皮处处可见,状甚可怖。来诊之前西医一直用类固醇治疗,已到了无计可施的地步。老师仔细检查,详细问诊,排除霉菌感染之后,诊断病人为里寒湿,遂以针灸当场止痒,再以处方《麻黄加朮汤》加减来治疗。当晚病人即可安然入睡,但几天下来后,病人自诉皮肤仍痒,甚至加剧。只见老师端详了一会儿,再问诊排除居住环境因素之后,发现病人的皮表可能已经被类固醇给封住了,导致无法发汗,遂改用《五苓散》加减让体内的湿从小便去。隔日,病人回诊时,从她进门时的微笑,就知道方向对了。再经数次针灸治疗后,红疹变淡消失,新皮长出,回复美貌。我想:果真用药如用兵,君子无所不用其极,绝对不可拘泥固守。灵活变通,方为上策,老师已对我们做了一个最佳示范。

第一位就是老师网页上一再提到angleman的小女孩,老师在之前采吐法之后,小女孩用藜芦甘草汤力吐后神智愈来愈清楚。小女孩的妈妈停了西药之后,她出现的后遗症很多。包括失眠,掉体重和抖动不止。她妈妈出示了网上印下来的西药副作用,她清楚知道老师会治好她,所以毅然停止西药。这个白人的妈妈多有智能。
 
好吧就来说说老中的案例吧,这位先生是肝癌。因为用西药控制血糖,并使用到50单位的胰岛素。老师很不高兴这位病患混进来。因为他仍执迷不悟于西药的使用,这使得老师的治疗有很大的困难。老师给了他一个月,但因配合度不好而且不去从老师治好他的脚肿(男怕脚肿)来了解经方在救他,反而仍在用西药。可以看出老师的忍耐已在最大限度。老师要他回南加州去找张孟超师兄续治,老师同时认为病人应和家人在一起才好。我们看了他眼睛的肝区,可以见到他的肝区有很多破洞,他的胸肋上有蜘蛛网似的血丝。老师说这是肝癌的现象。这个病患听说已在大便上得到改变,脸上的黑气听说比一开始来的时候好。但是自己对西医仍有迷信,害他不浅的西药也不敢放。
 
有一位病人是一位牛皮癣的年轻白人女生。几次诊疗后。她非常高兴进展之大。老师上次一扎针她当晚就好很多。今天充满信心的来见老师。本来这病要用麻黄加朮汤,但此女不太能发汗因为之前看西医用了类固醇,于是就用利尿方式以五苓散来治。
 
病人是那个老师正在治疗的渐涷人,二次来诊后已渐康复。第一次老师用炮附强其肾阳,第二次用生附子强心阳。老师在病人来的下午一开始在白虎厅的教学上说今天病人来会处理肺,他会用麻黄发肺阳。结果病人一来居然在咳嗽。
 
随着时代改变,病人的身体状况不全如古代干净明朗,老师在内经本经仲景书之外,历代中日医书的研读不遗余力。肝病末期腹水,老师用的就是后世的补气治湿汤等。
 

 中医不靠外来仪器,病人身体感受与反应就是最直接又精确的天然仪器。老师常用《易经》里的「童蒙」两字来形容未受西医洗脑的病人,这些病人可以直觉回答身体各种症状与感受,让医者得到正确的讯息。反观少数病人,每日血压、血糖等数字总能牢记在心,但是像手足身体寒热,或大小便等每日随时可见的基本身体变化却漠不关心,缺少这些微细身体讯息,医者无法完全掌握身体变化,治起病来反而事倍功半。

  在医术传承方面,无论口传或心授,老师都尽可能顷囊相授。例如常人,中医是想尽办法让病人回到常人,而不是将眼前的肿瘤去除,或是让指数回到正常,就认为病治好了。每日的阴阳消长,不但可了解人体阳气是否充足,更可判断阴实是否存在、增大或消失。现在人最畏惧的癌症,可由疼痛的程度、身体寒热状况与脉是否附骨来判别。男女有别,可由睡眠长短、喜寒喜热、左右手脉大小来判断是否回到正常。人体外在的征兆,就是不断告诉我们目前身体内部变化,而且是最准确的情况。正统中医就是解读这些讯息,来判断一个人是否健康或病在何处。

  

汤本求真先生在皇汉医学一书中提到,人体代谢不良的水、血与食物,在体内会成为水毒、血毒和食毒,而老师又在成人身上加入男子生产精子成日经与女子生产乳汁为月经的理论。精子与乳汁无法顺利生成胡子与经血排出时,积于体内即是过剩的营养,这也是产生硬块、肿瘤、血癌或其它疾病的温床,此独特理论可补足人体水、血、食三种毒素的不足。至于其它独门方法像是生附与炮附共享,让体内如蒸气室般将阴实打开,或是生附石膏寒热药共享等特殊手法,若非对病理有所认识,对药物有所熟悉,岂能如此随心所欲灵活运用呢?

 现在民间普遍的一个观念,是每个人都分寒热的,你是寒人,他是热人,这是过度简单化了,怎可能呢?每个器官、区块都有不同阴阳寒热表现,怎会有一律的热人、一律的寒人呢?昧于此,于是寒人拚命找补药吃,热人拚命找凉药吃(他们不敢吃热药和寒药的,用所谓补药和凉药来取代),结果都吃得鬼五马六。这是医道没落几百年来传播开来的观念,时方家普遍只靠脉诊和舌诊,完全诊不出寒中有热,热中有寒,真寒假热,上寒下热等等的真实存在,所以没有寒热药并用这回事。

   没有寒热药并用事小,断证不周事大。中医终日说来说去,就是按证施治。先按证,后施治。但证据不足就施治,已成今天中医的普遍习惯了。
   

整个跟诊,就是学老师如何像侦探般找证据。证据齐全后,开方可以很机械化,变成人人都会,像呼吸一样自然的事:这里用手榴弹,这里用逼击炮,这里用伞兵......这里的地雷要放多些,这里要鱼雷和导弹合用......医者会很自信地用药,根本不会被病人带来的一大串病名影响,因为眼前已没有病名,只有病人身体状况的一大堆证据,包括主症与副症、次症、次次症的证据。针对每一证据下药,方成(即药方写成,亦即这样才成)。

     时方派就没有那么爽了,因为不懂经方的意义,他们无法简单而直截地理解病机。不明病机,就会胡思乱想构筑一些病理和药理出来,愈演愈繁,不着边际,玄之又玄,最终视野模糊,不得要领,每次开方其实都很痛苦。

     让我举一便例:一位女病人因无聊去检查身体,发现甲状腺肿大如苹果,并下垂压至肺部。病人无任何不适,外观上也无腺肿迹象。她也不接受手术,找中医治疗达两年之久,医师开立的是小柴胡汤加鳖甲,这汤她喝了两年,腺肿居然有增无减。上周这病人到我这无牌中医手上,舌头就算不看也知道不会有黄苔的了,因为她等如吃了两年黄芩。我用倪师的方式查了她半小时,结果是她有防己黄蓍汤证,也有白虎汤证,还有血虚、肺气虚。气不虚腺肿又怎会往下坠呢?只要严刑拷问,自会查到她有气虚,不必西医的X光片才知道她的腺体下坠。按照这些证据,开出来的药方,再加小柴胡的加减和攻坚药,这样就算有疏漏,也不会是很重大的疏漏了罢。

原来的医师开立小柴胡加攻坚药,没有错,但不够啊,因为病人还有其它主症,必须一并解决,令身体全面调整过来后,这柴胡加攻坚的思维才能产生效果。这宏一无疏漏的观念,老师教授伤寒论时早就说得清楚。他以伤于风、寒、湿的痛风证为例,说明必须同时去风、去寒和去湿才得治,去少了一样也就无效。这是运用经方的其中一个重点。也因此,老师常有三方合一的举措,再按证加减药味,这才算一举歼灭。

老师对患者的望闻问切中,一直不离开阴阳表里寒热虚实,尤其是阴阳之辨,人体的阴阳不调,其病势走向是阴虚→阳虚→阴实,要调和阴阳,亦必要明确知道患者身体状况是到哪一阶段,才能对症下药,一击中的。故不论病人叙述患了西医讲的哪种病名,名可名,非常名,老师常说千万不可被病名绑住,人的身体感受就是最好的医生,上帝制造的人体反应,比人类自己发明的仪器所显示的数字,更精准、更先进不知多少倍。现代人却往往如古代「郑人买履」一样,宁愿相信外在工具画的尺寸数字,也不相信自己的身体,奇耶?怪哉!

 

辨证论治是中医的精神,但对「证」的解释,北派南派大不同,比方「发热」与「汗出」是很常见的证,南派中医只要一遇到发热,就说阴虚,一遇汗出,也说阴虚,最后就是彻头彻尾的寒凉滋阴药,至死不悟。北派的解释就不同,完全与内经合拍,「汗为心液」,所以汗不易出是心阳不足,「卫气者,所以温分肉、充皮肤、肥腠理、司开阖者也」,所以汗出不止是表阳虚。师父对「证」的解释是以内经为最高指导原则的,可是学院派中医则不然,对于内经,表面阳奉,实则阴违。「发热」一证,南派中医也常常用「阴虚」来解释(尤其是午后发热),结果又是滋阴药!实则「发热」是阴实的特征之一,师父常说「阳不入阴」则发热,看似很简单的四个字,其实是反璞归真的高明


倪师最常做的事,就是把空白的病例反过来,在上面画上我们都已熟知的示意图:心移热于小肠,再到四肢末端,如果离心脏最远的地方都是温热的,血液里不会有结块,人也不会有心脏病,不会中风。他一遍又一遍的告诉病人,如何判别自己的病况究竟在往好的方向或是坏的方向移动。如果手脚不再冰冷了,可以睡过夜了,晚上不再身热难当了,大便畅通了,或是精神好了,则病在往好的方向移动。这些都是病人自己主观可以感受到的现象,也是一个正常人应该有的现象。有了这些基本的观念,病人可以清楚的判定药物治疗有效与否,更可以在病仍在起始的阶段,做出相对应的处理。然而,这么简单的道理,却在以西医为主流的医疗体系中,被彻彻底底的忽略了。也正因如此,在西医的诊断中,病人的感受为次,检验报告的数据为上。病人从此失去判断自己身体状况好坏的权利,明明知道身体有状况,却必须相信西医的诊断和西药厂的药性和统计。


倪师用药常说:我很清楚我的药能做到什么地步。也正因如此,倪师用药时,必斟酌再三。在越南老太太复诊时(诊疗日志8/13/08),前方中之大承气汤,只让老太太每天排便一次,因前方不只有大承气汤,亦兼有补强体力之药。师原欲去补体力之药,以求速攻,方已写在病历上,却反复思量,担心老太太承受不了,最后涂掉已写下之方,改用前方。

倪师不厌其烦地透过望、闻、问、切, 以及独特的眼诊, 演译阴阳的辨证, 六经的传变, 以及阴虚、阳虚到阴实的疾病变化的同时, 我也 职业反射地 想到计算机研发团队的管理上。其实, 看一个研发机构的病几乎可以模拟于看病人的病。眼见一个大型产品的开发案可能无法按既定时程完成的时候, 温病派的经理就提出增加工程师的人数 (滋阴是也) 作为解决问题的方案; 经方 的经理就会提出提高每个工程师工作效能(扶阳 加强培训以提高个别能力、订定加薪和奖励办法以提高士气等等 ) 的方案, 而不是任其员额增长而每人工作效能降低 (阳虚), 以致尾大不掉、动弹不得 (阴实 良性或恶性肿瘤), 然后放话 () 以使部分员工的想法产生变化 () 导致有些员工自己走路 (缩小肿瘤), 最后落得必须裁员 (请出西医动手术切除肿瘤), 整顿 (再度化疗、放疗), 不幸的话肿瘤复发 (裁太多了, 或裁错人了, 再雇一些回来) 如此反复到有一天, 实在玩爆了, 运气好的话, 就有人介绍一位起死回生的艺术家 (请到高明的经方家) 把公司救回来; 运气不好的话, 就关门大吉 (西医两手一摊, 宣告不治) 而那位 温病 经理早就被炒鱿鱼了。看来, 在硅谷做计算机研发管理, 看病的技术与经验还可以不断地累积喔!  

一位罹患乳癌的华裔妇女,先前已经知道老师不收治经过西医治疗的约定,仍执意前来碰运气,来诊时乳房已切除、胸壁溃烂且癌细胞已转移至肺成肺癌。对照另一位也是罹患乳癌的美国妇女,因其听信母亲的话(其母乳癌已38年,未经西医治疗过,至今仍存活),坚决不给西医碰,在经过老师诊疗后,5年未来的月经终于每个月准时来潮,且伴随每次月经所下的血块越多,就会感觉到乳房硬块更加缩小,由此更能证明女人的奶水就是月经。老师说过:女人胸为阳背为阴,乳房属阳,阳病易治,所以乳癌并不难治,只要能让积存在乳房的奶水能够下达子宫从月经而出,即可治愈。华裔妇女已经移转成肺癌,从原先易治的阳病转变成难治的阴病,而让病情更加复杂。老师感念病患有个一岁多的女儿,为了让其女儿能保有母亲,故接下挑战,在旁跟诊的同学当时均感受到老师心情的煎熬。

2 一位来自台湾的肝癌患者,曾做过切片、栓塞,来诊时肝区疼痛且有腹水,其病已入厥阴,老师用利水药以甘淡渗利方式通其小便,将其腹水从小便排出,因病人身体虚,故不用大剂量而用轻剂,取其慢慢渗透之意。服药后,患者肝区痛减轻、胃口增加、睡眠改善,腹压减轻。同时老师也告诫大家:重症患者最忌讳长途飞行压力所造成的体力耗损,而且其栓塞处往往是治疗的盲点。古时鲧以防堵方式治水失败,大禹以疏导方式治水成功。西医就像鲧,不明病因,甚至倒果为因,想以血管栓塞方式阻断肿瘤的血液供应好让肿瘤不再生长扩张,但没有想到当栓塞处坏死时所引起的脓疡反而造成更大的血瘀。中医辨证求因,治疗方式就像大禹,疏导时有补有泻,让其胃口好、体力充沛,同时泻腹水,但因腹水中含有营养,若用攻下方式将腹水迅速排出,只会让患者体力大减,所以老师用轻剂量利水药搭配行气药让腹水渐渐渗出。

人为足热额凉;手背为阳是凉的、手心为阴是温的;背部督脉为阳,阳要潜,故是凹的;膀胱经为阴,阴中有阳,故是突出的。女子胸为阳,是凉的,男子背为阳,背是凉的。一以贯之,阳中有阴,阴中有阳,阴阳相抱,方为冲和之象。明其常(常人阴阳),察其变(病人阴阳之变化),调阴阳,返归常。当病人阴阳回复平衡时脚是热的,额头是凉的,就知道恢复健康了!笔至此不禁赞叹,哪有比身体更精密的仪器呢!有诸内形诸外,阴阳一变,身体即跟着变。老师说阴阳是可以微调的,一开始就动手哪有治不好的病呢。这是学生需要努力的目标。

天然的食物含有气与味,分子大,正常细胞可以根据需要来产生接受体来摄入,但癌细胞没法去产生这种接受体,所以天然的食物可以提供正常细胞发挥功能,也可以帮助细胞的修复,但癌细胞却喂不到,而人工的精炼的东西,只剩味而无气,分子量小,可以直接渗入细胞内,这是纯阴的,对正常的细胞来说,它被强迫吸收,就如同泡在高营养的液体中,结果正常细胞不是中毒就是死掉,而肝脏肾脏还得加工来清除,由吃维他命产生的黄尿不就告诉你如此吗,正常的天然食物那会这样呢?此外对癌细胞来说,这刚好是超级补品,因为它是那种低分化或不分化的细胞,所需的营养都是靠渗透和扩散来获得,它对人体并没有建树,只是个强盗,它的目的就只是繁殖壮大而已,所以这些人工品正好符合它的需求。所以吃维他命的人,不就是正在残害自身而助长病势,这就好比「借寇兵而赍盗粮、损民以益雠。」癌细胞不想壮大都不行。

星期天的早晨﹐我无精打采地刷着泡了两个晚上的洗洁精的锅子。可是那一坨坨烧焦的凝固体附骨脉一般地黏着在锅底刷之不去。我想到老师说的一段医案 有一个女病人﹐腿比别人的腰粗﹐手臂比别人的腿粗。 喜喝冰水﹐喝完还嚼冰块﹐一派热症。给予白虎汤﹐石膏开了六两﹐胃口仍好﹐改为八两﹐胃口更好。 十两﹐胃口超好。十二两﹐超级好。本着寒极生热﹐热极生寒的原则﹐改石膏为生附子。哈! 一剂下去﹐病人站在中午的大太阳底下﹐竟然还冷。自此之后﹐ 病人胃口也小了。当然也瘦了. 我怔怔的看因为煮红豆汤而烧糊的锅子﹐莫非你也给我来热极生寒这一套- 烧得太过﹐所以凝固了。我回过神来﹐看着手上的锅子﹐即然你热极生寒﹐就给你寒者热之吧。 我在锅子里注满了水﹐摆在瓦斯炉上烧﹐水滚之后﹐用汤匙轻刮烧的烂焦的锅底﹐竟然如此轻而易举地便把烦了我两天的锅巴连根拔起。

我掉入老师的另一段医案一个病人因为痛经求诊﹐病人月经总迟至﹐脉象症状皆提示有寒。用炮附子去其寒以止经痛。时医多以桃红四物汤治经痛。孰不知去瘀血不等于去寒﹐寒不去﹐瘀血总会回来。故病人只能每次以桃红四物汤止痛﹐而不能断根。且此方久服不过令人虚吧了…”是呀﹐为什么我们常会忽略了事情的根本。我想起老师常说的理论心主奶水(月经)”西医不明癌症何以来﹐所以看到癌症制造的产物-肿瘤﹐就想办法除之而后快。然后结果就是不断的转移或复发。因为体内的环境仍然是酝孕癌症的温床。而上述的病案亦如是﹐以为只要把淤血去掉﹐痛就不会再犯了。这样的作法就好象把冰箱里的冰块拿出来﹐便以为冰箱不会再制造冰块一样的天真。 

 

 

乳癌病人第一次来的时候已经睡眠不好,每天晚上3-5点都会醒来.其实老师私下告诉我们,这个病人已经转移为肺癌了.病人脚冰身热.老师四两拨千金地下了XX甘草汤及麻黄XX.才吃三天,病人睡眠马上转好,一觉到天亮.脚也回暖了.真的做到一剂知二剂已.

 

另外,老师的眼诊也是一绝.老师可以用一个人的眼睛看透他五脏六腑的毛病.一个人如果受过西药的破坏,就可以看到肝区有破洞.如果一个人心脏功能不足,就可以看到眼眦的部分扁平.如果一个人肺有痰就可以看到眼白处有黄斑.此类技巧不一而足,无法进千言万语于一篇.透过眼诊及望闻问及穴道诊察就可知病人的病根所在.根本不需要把脉.难怪老师说只用切脉看病是下工.

在还没来诊所前,早已知道西药之危害.然而真正到诊所接触到病人后,才知道西药的危害远比以前所知的严重千万倍.有一位小女孩,因为被西医判定有忧郁症开始吃抗忧郁药.才吃药三个月,眼诊上就发现肝脾全毁.有如一片树林被乱斧砍倒,树木被砍得七零八落散落在地上.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