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轩 / 诗词 / 诗林学步(17古体诗的用韵)

分享

   

诗林学步(17古体诗的用韵)

2010-04-10  自然轩
昨天我们一起学习了古体诗的平仄规律。 其实这是在律诗出来之后,人们为了追求高古,而尽量避免入律而为之的。既然我们谈到了古体诗,一带而过总不好,今天就细致的说说吧! 古体诗的押韵。古体诗押韵是比较宽泛的。 1.可押平韵。如: 感遇之二 张九龄 江南有丹橘,经冬犹绿林。 岂伊地气暖,自有岁寒心。 可以荐嘉客,奈何阻重深! 运命惟所遇,循环不可寻。 徒言树桃李,此木岂无阴? 押的就是下平十二侵韵。 2.可以押仄韵。如: 感遇之一张九龄 兰叶春葳蕤,桂华秋皎洁(律句)。 欣欣此生意,自尔为佳节。 谁知林栖者,闻风坐相悦。 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押的就是入声九屑 韵。 3.可以临韵通押: 如李白古诗五十九首之十九   西上莲花山,迢迢见明星。 素手把芙蓉,虚步蹑太清。 霓裳曳广带,飘拂升天行。 邀我登云台,高揖卫叔卿。 恍恍与之去,驾鹤凌紫冥。 俯视洛阳川,茫茫走胡兵。 流血涂野草,豺狼尽冠缨。 “清”、“行”、“卿”、“兵”、“缨”庚韵; “星”、“冥”,青韵。 4.也可以转韵。如: 月下独酌 李白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 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 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亲、人、身、春在上平十一真韵部;乱、散、汉在去声十七霰韵部。 仄声韵中,要区别上、去、入声,不同声调一般不相押,只有上声韵和去声韵偶然可以相押。 (一)古体诗的韵 古体诗既可以押平声韵,又可以押仄声韵。在仄声韵当中,还要区别上声韵、去声韵、入声韵。 凡是押仄声韵的就算做古体诗。平声韵不合律的,是古体诗;平声韵合律,但用了好几个韵脚的,也算作古体诗。分辨它的办法是看它是不是律绝、律诗、排律。 什么是排律呢?排律又叫长律,长律一般是五言的,是在五律的基础上延伸来的,首尾联不要求对仗,对仗也可,但中间联一定每联都要对的,至少十句五联。 下面我们继续 古体诗用韵,比律诗用韵稍宽,一韵独用固然可以,两个以上的韵通用也行。刚才我们已经举例说明了。但是,所谓通用也不是随便乱来的,必须是邻韵才能通用。某些韵母的发音与另一个或另一些韵母相近。它们就是“邻韵”。依一般情况看来,平上去三声各可分为十五类, 第一类:平声东冬;上声董肿;去声送宋。东冬是“邻韵”,董肿是“邻韵”送宋是“邻韵” 第二类:平声江阳;上声讲养;去声绛漾。 第三类:平声支微齐;上声尾荠;去声实未霁。 第四类:平声鱼虞;上声语麌;去声御遇。 第五类:平声佳灰;上声蟹贿,去声泰卦队。 第六类:平声真文及元半;上声轸吻及阮半;去声震问及愿半(这里所说的元半、阮半、愿半及下面所说的月半,具体的字可参看《诗韵举要》)。 第七类:平声寒删先及元半;上声旱潸铣及阮半;去声翰谏霰及愿半。 (第六类和第七类也可以通用) 第八类:平声萧肴豪;上声篠巧皓;去声啸效号 第九类:平声歌;上声哿;去声箇。 第十类:平声麻;上声马;去声禡。 第十一类:平声庚青;上声梗迥;去声敬径。 第十二类:平声蒸。蒸韵上去声字少,归入迥径两韵。 第十三类:平声尤;上声有;去声宥。 第十四类:平声侵;上声寝;去声沁。 第十五类:平声覃盐咸;上声感俭豏;去声勘艳陷。 入声可分为八类: 第一类:屋沃。 第二类:觉药。 第三类:质物及月半。 第四类:曷黠屑及月半。 第五类:陌锡。 第六类:职。 第七类:缉。 第八类:合叶洽。 (第三类和第四类也可以通用) 注意:在归并为若干大类以后,仍旧有七个韵是独用的。这七个韵是:歌 麻 蒸 尤 侵 职 缉 我们再举个一韵到底的例子: 李白古诗五十九首之十四 胡关饶风沙,萧索竟终古。 木落秋草黄,登高望戎虏。 荒城空大漠,边邑无遗堵。 白骨横千霜,嵯峨蔽榛莽。 借问谁侵陵,天骄毒威武。 赫怒我圣皇,劳师事鼙鼓。 阳和变杀气,发卒骚中土。 三十六万人,哀哀泪如雨。 且悲就行役,安得营农圃? 不见征戍儿,岂知关山苦? 李牧今不在,边人饲豺虎。 全篇麌韵独用。麌读yǔ 伤 宅 [唐]白居易   谁家起甲第,朱门大道边? 丰屋中栉比,高墙外回环。 累累六七堂,栋宇相连延。 一堂费百万,郁郁有青烟。 洞房温且清,寒暑不能干。 高堂虚且迥,坐卧见南山。 绕廊紫藤架,夹砌红药栏。 攀枝摘樱桃,带花移牡丹。 主人此中坐,十载为大官。 厨有腐败肉,库有朽贯线。 谁能将我语,问尔骨肉间: 岂无穷贱者?忍不救饥寒? 如何奉一身,直欲保千年? 不见马家宅,今作奉诚园?  “边”、“延”、“烟”、“钱”、“年”,先韵; “园”,元韵;“干”、“栏”、“丹”、“官”、“寒”,寒韵;“环”、“山”、“间”,删韵。这是邻韵通押得例子。 从上面这此例子可以看出,古体诗虽然可以通韵,但是诗人们不一定每次都用通韵。例如李白古风第十四首就以麌韵独用,不杂余韵字。 特别要注意的是:上声和去声有时可以通韵,但是平仄不能通韵,入声字更不能与其他各声通韵。就拿“雹”字来说,它也是入声,并且是觉韵字。觉药是邻韵,本来可以跟药韵相通的。古体诗的用韵,是因时代而不同的。实际语音起了变化,押韵也就不那么严格。中晚唐用韵已经稍宽,到了宋代以后,古风的用韵就更宽了。 古体诗也叫古风。五言古体诗也叫五古,七言叫七古。 (二)柏梁体。 有一种七言古诗是每句押韵的,称为柏梁体。据说汉武帝筑柏梁台,与群臣联句赋诗,句句用韵,所以这种诗称为柏梁体。其实鲍照以前的七言诗(如曹丕的《燕歌行》)都是句句用韵的,古代并非另有一种隔句用韵的七言诗。等到南北朝以后,七言诗变为隔句用韵了。句句用韵的七言诗才变了特殊的诗体。 我们前面举过一个例子:杜甫的《饮中八仙歌》。我们再举一个杜甫的《丽人行》 三月天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 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 绣罗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银麒麟。 头上何所有?翠微盍叶垂鬓唇。 背后何所见?珠压腰衤及稳称身。 就中云暮椒房亲,赐名大国虢与秦。 紫驼之峰出翠釜,水精之盘行素鳞。 犀箸厌饫久未下,銮刀缕切空纷纶。 黄门飞鞍不动尘,御厨络绎送八珍。 箫鼓哀吟感鬼神,宾从杂遝实要津。 后来鞍马何逡巡,当轩下马入锦茵。 杨花雪落覆白苹,青鸟飞去衔红巾。 炙手可热势绝伦,慎莫近前丞相嗔。 例子举到这,下面继续: 生:这首怎么似少字了呢? 师:没少啊。,五七言杂体,算作七古。古体诗啊,我找首你看看: 古意 李颀 男儿事长征,少小幽燕客。 赌胜马蹄下,由来轻七尺。 杀人莫敢前,须如猬毛磔。 黄云陇底白雪飞,未得报恩不能归。 辽东小妇年十五,惯弹琵琶解歌舞。 今为羌笛出塞声,使我三军泪如雨! 又如: 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 李白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 手持绿玉杖,朝别黄鹤楼。 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 庐山秀出南斗傍,屏风九叠云锦张。 影落明湖青黛光,金阙前开二峰长。 银河倒挂三石梁,香炉瀑布遥相望。 回崖沓障凌苍苍。 翠影红霞映朝日,鸟飞不到吴天长。 登高壮观天地间,大江茫茫去不黄。 黄云万里动风色,白波九道流雪山。 好为庐山谣,兴因庐山发。 闲窥石镜清我心,谢公行处苍苔没。 早服还丹无世情,琴心三叠道初成。 遥见仙人彩云里,手把芙蓉朝玉京。 先期汗漫九垓上,愿接卢敖游太清。 下面举个你熟悉的: 梦游天姥吟留别 李白 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 越人语天姥,云霓明灭或可睹。 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 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 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渡镜湖月。 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 谢公宿处今尚在,渌水荡漾清猿啼。 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 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鸡。 千岩万壑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暝。 熊咆龙吟殷岩泉,栗深林兮惊层巅。 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 裂缺霹雳,丘峦崩摧。 洞天石扇,訇然中开。 青冥浩荡不见底,日月照耀金银台。 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 虎鼓瑟兮鸾回车,仙之人兮列如麻。 忽魂悸以魄动,恍惊起而长嗟。 惟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霞。 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 别君去兮何时还?且放白鹿青崖间。 须行即骑访名山。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三)换 韵。 律诗是一韵到底的。古体诗固然可以一韵到底,但也可以换韵,而且可以换几次韵。换韵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可以每两句一换韵,四句一换韵,六句一换韵,也可以多到十几句才换韵;可以连用两个平声韵,连用两个仄声韵,也可以平仄韵交替。 生:这换韵可有技巧? 师:当然。换韵的第一句,一般总是押韵的。近体诗首句往往押韵,古体诗在这一点可能是受了近体诗的影响。我们举几个例子: 老杜的《石壕吏》 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 老翁逾墙走,老妇出门看。 吏呼一何怒,妇啼一何苦! 听妇前致词:三男邺城戍。 一男附书至,二男新战死。 存者且偷生,死者长已矣! 室中更无人,惟有乳下孙。 有孙母未去,出入无完裙。 老妪力虽衰,请从吏夜归, 急应河阳役,犹得备晨炊。 夜久语声绝,如闻泣幽咽。 天明登前途,独与老翁别。 村”,元韵;“人”,真韵;“看”,寒韵。真元寒通韵。“怒”、“戍”,遇韵;“苦”,麌韵。麌遇上去通韵。“人”,真韵;“孙”,元韵;“裙”,文韵。真文元通韵。“衰”、“炊”,支韵;“归”,微韵。支微通韵。“绝”、“咽”、“别”,屑韵。 换韵的第一句,一般总是押韵的。 吏呼一何怒,妇啼一何苦 室中更无人,惟有乳下孙 老妪力虽衰,请从吏夜归 夜久语声绝,如闻泣幽咽 (四)古体诗的平仄。 古体诗的平仄没有任何规定。既然唐代以前的诗在平仄上没有明确规则,那么,唐宋以后所谓古风在平仄上也应该完全自由的。但是,有些诗人在写古体诗的时候,着意避免律句,于是无形中造成一种风气,要让古体诗尽可能和律诗的形式区别开来,区别得越明显越好,以为这样才显得风格高古。具体的做法是尽可能多用拗句,不但用律诗所容许的那一两种拗句,而且用一切可能的拗句。 我们可以从两方面看拗句: 从三字看,常见的拗句有下列的四种三字尾:   ⒈平平平。这种句式叫做三平调,是古体诗中最明显的特点。   ⒉平仄平。   ⒊仄仄仄。   ⒋仄平仄。 从全句的平仄看,拗句的平仄不是交替的,而是相因的。或者是第二、第四字都仄,或者是第二、第四字都平。如果是七字句,还有第四、第六字都仄或都平。(这两点昨天讲过)我们举一个例子: 岑参的《白雪歌》 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散入珠帘湿罗幕,狐裘不暖锦衾薄; 将军角弓不得控,都护铁衣冷难着。 瀚海阑干百丈冰,愁云惨淡万里凝。 中军置酒饮归客,胡琴琵琶与羌笛。 纷纷暮雪下辕门,风掣红旗冻不翻。 轮台东门送君去,去时雪满天山路。 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 合乎第一种情况的有三句,即“胡天八月即飞雪”,“忽如一夜春风来”,“狐裘不暖锦衾薄”,符合第二种情况(同时也合乎第一种情况)的有五句,千树万树梨花开,散入珠帘湿罗幕,将军角弓不得控,都护铁衣冷难着,当然,不拘粘对也是古体诗的特点之一。 (五)古体诗的对仗 古体诗的对仗是极端自由的。一般不讲究对仗;如果有些地方用了对仗,也只是修辞上的需要,而不是格律上的要求。岑参《白雪歌》只用了一个对仗,即“将军角弓不得控,都护铁衣冷难着”,也还只是一种宽对。有的古体诗从头到尾没有一联是对仗的,并且要注意:古体诗的对仗和近体诗的对仗有下列的两点不同: (1)在近体诗中,同字不相对;古体诗则同字可以相对。 如杜甫《石壕吏》:“老翁逾墙走,老妇出门看。” (2)在近体诗中,对仗要求平仄相对;古体诗则不要求平仄相对。 如白居易《伤宅》:“攀枝摘樱桃,带花移牡丹。” 又如岑参《白雪歌》:“将军角弓不得控,都护铁衣冷难着。” 古体诗人们在近体诗中对仗求其工,在古体诗中对仗求其拙,在他们看来,拙和高古是有关系的。其实并不必着意求拙,只须纯任自然,不受任何束缚就好了。 (六)长短句(杂言诗) 我们已举了几个例子。 古体诗有杂言的一体杂言,也就是长短句从三言到十一言,可以随意变化。不过,篇中多数句子还是七言,所以杂言算是七言古诗。杂言诗由于句子的长短不受拘束,首先就给人一种奔放飘逸的感觉。最擅长杂言诗的诗人是李白,他在诗中兼用散文的语法,更加令人感觉到,这是跟一般五七言古诗完全不同的一种诗体。我们说了柏梁体。七言古诗是每句押韵的,称为柏梁体。也有一些七言古诗,基本上是柏梁体,但是稍有变通就是我们上面举的那个老杜的例子,让静有疑问的那个。下面我们就长短句(杂言古诗)再举个例子: 蜀道难 [唐]李白   噫吁 ,危乎高哉!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难! 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 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 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 上有六龙回日之高际,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 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 青泥何盘盘!百步九折萦岩峦。 扪参历井仰胁息,以手抚膺坐长叹。 问君西游何时还?畏途巉岩不可攀。 但见悲鸟号古木,雄飞雌从绕林间。 又闻子规啼夜月,愁空山。 蜀道之难难天上青天,使人听此凋朱颜。 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绝壁。 飞湍瀑流争喧豗, 崖转石万壑雷。 其险也若此,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 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所守或匪亲,化为狼与豺。 朝避猛虎,夕避长蛇; 磨牙吮血,杀人如麻。 锦城虽云乐,不如早还家。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侧身西望长咨嗟。 这首古诗很典型啊!!! (七)入律的古风 讲到这里,古体诗和近体诗的分别非常明显了。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古体诗都和近体诗迥然不同的。上文说过,律诗产生以后,诗人们即使写古体诗,也不可能完全不受律诗的影响。有些诗人在写古体诗时还注意粘对(只管第二字,不管第四字),另有一些诗人,不但不避律句,而且还喜欢用律句。这种情况,在七言古风中更为突出。我们举王勃的《滕王阁》看看: 滕王高阁临江渚,佩玉鸣銮罢歌舞。 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 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 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 这首诗平仄合律,粘对基本上合律。简直是两首律绝连在一起,不过其中一首是仄韵绝句罢了。这种仄韵与平韵的交替,四句一换韵,到后来成为入律古风的典型。 高适、王维等人的七言古风,基本上依照这个格式的。现在试举高适的一个例子: 汉家烟尘在东北, 汉将辞家破残贼。 男儿本自重横行, 天子非常赐颜色。 摐金伐鼓下榆关, 旌旆逶迤碣石间。 校尉羽书飞瀚海, 单于猎火照狼山。 山川萧条极边土, 胡骑凭陵杂风雨。 战士军前半死生, 美人帐下犹歌舞! 大漠穷秋塞草腓, 孤城落日斗兵稀。 身当恩遇恒轻敌, 力尽关山未解围。 铁衣远戍辛勤久, 玉箸应啼别离后。 少妇城南欲断肠, 征人蓟北空回首。 边庭飘飖那可度, 绝域苍茫更何有! 杀气三时作阵云, 寒声一夜传刁斗。 相看白刃血纷纷, 死节从来岂顾勋? 君不见沙场征战苦,至今犹忆李将军! 《燕歌行》这一首古风有很多的律诗特点,主要表现在: ⑴篇中各句基本上都是律句,或准律句。即(仄)仄平平仄平仄。 ⑵基本上依照粘对的规则,特别是出句和对句的平仄完全是对立的。 ⑶基本上四句一换韵,每段都象一首平韵绝句或仄韵绝句:其中有一韵是八句的,象仄韵律诗。  ⑷ 韵部完全依照韵书。 ⑸大量地运用对仗,而且多数是工对。 就古风入律不入律这一点看,高适、王维是一派(入律),后来白居易、陆游等人也是属于这一派的,李白、杜甫是另一派(不入律),后来韩愈、苏轼是属于这另一派的。白居易、元稹等人所提倡的“元和体”,实际上是把入律的古风加以灵活的运用罢了。 由上所述,我们可以看见,在古体诗的名义下,有各种不同的体裁,其中有些体裁相互之间显示着很大的差别。杂言古体诗与入律的古风可以说是两个极端。五言古诗与七言古诗也不相同。五古不入律的较多,七古入律的较多。当然也有例外,象柏梁体就不可能是入律的古风。从各种不同的角度去看各种“古风”,才不至于怀疑它们的格律是不可捉摸的了。 好的,古体诗大概讲的差不多了,今天就到这吧,我们还是要回到律诗上来的。 下课啦!!!!!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