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多D / 我的图书馆 / 中医诊断学精品课程

0 0

   

中医诊断学精品课程

2010-06-05  知多D
.
电 子 教 材
.
 
  绪论 问诊 望诊 舌诊 闻诊 切诊 按诊 八纲 病性 脏腑 其他 附篇  
 

.

.

 

 

 

第九章 脏腑辨证

 

脏腑辨证,是在认识脏腑生理功能、病变特点的基础上,将四诊所收集的症状、体征及有关病情资料,进行综合分析,从而判断疾病所在的脏腑部位及其病性的一种辨证方法。简言之,即以脏腑病位为纲,对疾病进行辨证。

早在《内经》中对脏腑辨证已从理论上进行了阐述。东汉·张仲景所著《金匮要略》将脏腑病机理论运用于临床,奠定了脏腑辨证的基础。华佗《中藏经》有专论五脏六腑虚实寒热生死顺逆脉证等篇,使脏腑辨证初具系统性。其后《甲乙经》《诸病源候论》《千金要方》《圣济总录》《小儿药证直诀》《脏腑虚实标本用药式》《脾胃论》《济生方》《景岳全书》《辨证录》《证治汇补》《王旭高医书六种》等名著,从不同角度对脏腑辨证进行了卓有成效的研究,使脏腑辨证得到较大的充实和发展。近几十年来,通过对古代医籍的整理、总结,形成了较为完善的脏腑辨证理论体系,较早地编入到高等中医药院校教材之中,并迅速在全国得到推广应用。

脏腑辨证的意义,是能够较为准确地辨明病变的部位。通过八纲辨证,可以确定证候的纲领,通过病性辨证,则可分辨证候的具体性质,但此时尚缺乏病位的判断,因而并非完整的诊断。由于脏腑辨证的体系比较完整,每一个脏腑有独特的的生理功能、病理表现和证候特征,有利于对病位的判断,并能与病性有机结合,从而形成完整的证候诊断。所以,脏腑辨证是中医辨证体系中的重要内容,是临床辨证的基本方法,是各科辨证的基础,具有广泛的适用性,尤其适用于对内、妇、儿等科疾病的辨证。

脏腑辨证的基本方法,首先是应辨明脏腑病位。脏腑病证是脏腑功能失调反映于外的客观征象。由于各脏腑的生理功能不同,所以它反映出来的症状、体征也不相同。根据脏腑不同的生理功能及其病理变化来分辨病证,这是脏腑辨证的理论依据。所以熟悉各脏腑的生理功能及其病变特点,则是脏腑辨证的关键所在。其次是要辨清病性。脏腑辨证不单是以辨明病变所在的脏腑病位为满足,还应分辨出脏腑病位上的具体性质。病性辨证是脏腑辨证的基础,如在脏腑实证中,有寒、热、痰、气滞、血瘀、水、湿等不同;在脏腑虚证中,又有阴、阳、气、血、精、津虚之别,只有辨清病性病机,才能得出正确的诊断,为治疗立法提供确切依据。

脏腑辨证与病性辨证之间,有着相互交织的关系,临床既可按脏腑病位为纲,区分不同的病性,也可在辨别病性的基础上,根据脏腑的病理特点,而确定脏腑病位。

 

 

第一节辨心病证候

 

心居胸中,心包络护卫于外。手少阴心经循臂内侧后缘,下络小肠,与小肠互为表里。心开窍于舌,在体合脉,其华在面。

心的主要功能是主血脉,具有推动血液在脉道中运行不息,以濡养脏腑、组织、官窍的作用;心又主神明,为人体精神和意识思维活动的中枢,是生命活动的主宰。

心的病变主要反映在心脏本身及其主血脉功能的失常,心神的意识思维等精神活动的异常。临床以心悸、怔忡、心痛、心烦、失眠、多梦、健忘、神昏、神识错乱、脉结或代或促等为心病的常见症。此外,某些舌体病变,如舌痛、舌疮等症,亦常责之于心。

心病的证候有虚实之分。虚证多由思虑劳神太过,或先天不足,脏气虚弱,久病伤心,导致心血虚、心阴虚、心气虚、心阳虚、心阳虚脱等证;实证多由痰阻、火扰、寒凝、气滞、瘀血等原因,导致心火亢盛、心脉痹阻、痰蒙心神、痰火扰神及瘀阻脑络等证。

一、心血虚证

指血液亏虚,心与心神失于濡养,以心悸、失眠、多梦及血虚症状为主要表现的虚弱证候。

【临床表现】心悸,头晕眼花,失眠,多梦,健忘,面色淡白或萎黄,唇、舌色淡,脉细无力。

【证候分析】本证可因劳神过度而耗血,或失血过多,或久病伤及营血等引起;也可因脾失健运或肾精亏损,生血之源不足而导致。

血液不足,心失所养,心动失常,故见心悸;血虚心神失养,神不守舍,则见失眠、多梦;血虚不能上荣于头、面,故见头晕眼花、健忘、面色淡白或萎黄,唇、舌色淡;血少脉道失充,故脉细无力。

本证多有久病、失血等病史,以心悸、失眠、多梦与血虚症状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二、心阴虚证

指阴液亏损,心与心神失养,虚热内扰,以心烦、心悸、失眠及阴虚症状为主要表现的虚热证候。

【临床表现】心烦,心悸,失眠,多梦,口燥咽干,形体消瘦,或见手足心热,潮热盗汗,两颧潮红,舌红少苔乏津,脉细数。

【证候分析】本证多因思虑劳神太过,暗耗心阴;或因温热火邪,灼伤心阴;或因肝肾等脏阴亏,累及于心所致。

阴液亏少,心失濡养,心动失常,故见心悸;心神失养,虚火扰神,神不守舍,则见心烦不宁、失眠、多梦;阴虚失润,不能制阳,故口燥咽干,形体消瘦;手足心热,午后潮热,盗汗,颧红,舌红少津,脉细数等,均为阴虚内热之象。

本证以心烦、心悸、失眠与阴虚症状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心血虚与心阴虚虽均可见心悸、失眠、多梦等症,但血虚以“色白”为特征而偏寒,阴虚以“色赤”为特征而属热。

三、心气虚证

指心气不足,鼓动无力,以心悸、神疲及气虚症状为主要表现的虚弱证候。

【临床表现】心悸,胸闷,气短,精神疲倦,或有自汗,活动后诸症加重,面色淡白,舌质淡,脉虚。

【证候分析】本证多由素体虚弱,或久病失养,或先天不足、脏器缺损,或年高脏气衰弱等原因导致。

心气虚弱,鼓动无力,故见心悸、胸闷;气虚卫外不固,故自汗;机能活动衰减,故气短、神疲;动则气耗,故活动劳累后诸症加剧;气虚运血无力,气血不足,血失充荣,故面色淡白、舌淡、脉虚。

本证以心悸、神疲与气虚症状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四、心阳虚证

指心阳虚衰,温运失司,鼓动无力,虚寒内生,以心悸怔忡、心胸憋闷及阳虚症状为主要表现的虚寒证候。

【临床表现】 心悸怔忡,心胸憋闷或痛,气短,自汗,畏冷肢凉,神疲乏力,面色白光 白,或面唇青紫,舌质淡胖或紫暗,苔白滑,脉弱或结或代。

【证候分析】 本证常由心气虚进一步发展,或由其他脏腑病证波及心阳而成。心阳虚衰则推运无力,阳失温煦则虚寒内生。

心阳虚衰,鼓动、温运无力,心动失常,故轻则见心悸,重则为怔忡;心阳虚弱,宗气衰少,胸阳不展,故心胸憋闷,气短;温运血行无力,心脉痹阻不通,则见心胸疼痛;阳虚而阴寒内生,温煦失职,故见畏寒肢冷;阳虚卫外不固,则可见自汗;温运乏力,血脉失充,寒凝而血行不畅,故见面色白光 白或面唇青紫,舌质紫暗,脉或结或代而弱;舌质淡胖,苔白滑,为阳虚寒盛,水湿不化之象。

本证以心悸怔忡、心胸憋闷与阳虚症状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心气虚与心阳虚均可见心悸、胸闷、气短等症,但阳虚证有畏冷肢凉、色晦暗等表现,气虚证则疲乏等症表现明显。

五、心阳虚脱证

指心阳衰极,阳气欲脱,以心悸胸痛、冷汗、肢厥、脉微为主要表现的危重证候。

【临床表现】在心阳虚证的基础上,突然冷汗淋漓,四肢厥冷,面色苍白,呼吸微弱,或心悸,心胸剧痛,神志模糊或昏迷,唇舌青紫,脉微欲绝。

【证候分析】本证常是心阳虚证进一步发展的结果;亦可由寒邪暴伤心阳,或痰瘀阻塞心脉引起;还可因失血亡津,气无所依,心阳随之外脱而成。

心阳衰亡,不能外固,则冷汗淋漓;不能温煦四肢,故手足逆冷;宗气外泄,不能助肺司呼吸,故呼吸微弱;阳气外脱,脉道失充,故面色苍白无华;阳衰寒凝,血运不畅,瘀阻心脉,则见心胸剧痛,口唇青紫;心神涣散,则见神志模糊,甚则昏迷;脉微欲绝,为阳气外亡之征。

本证以心悸胸痛、冷汗、肢厥、脉微等表现为辨证依据。

六、心火亢盛证

指火热内炽,扰乱心神,迫血妄行,上炎口舌,热邪下移,以发热、心烦、吐衄、舌赤生疮、尿赤涩灼痛等为主要表现的实热证候。

【临床表现】 发热,口渴,心烦,失眠,便秘,尿黄,面红,舌尖红绛,苔黄,脉数有力。甚或口舌生疮、溃烂疼痛;或见小便短赤、灼热涩痛;或见吐血、衄血;或见狂躁谵语、神识不清。

【证候分析】本证多因情志抑郁化火;或火热之邪内侵;或过食辛辣刺激、温补之品,久蕴化火,内炽于心所致。

心火炽盛,内扰于心,神不守舍,则为发热,心烦,失眠;火邪伤津,故口渴,便秘,尿黄;火热炎上,则面赤,舌尖红绛;气血运行加速,则脉数有力。

若以口舌生疮、赤烂疼痛为主者,称为心火上炎证。

若兼小便赤、涩、灼、痛者,称为心火下移证,习称为心移热于小肠,由于心火炽盛,灼伤津液,以致尿少色赤而排尿灼热涩痛。

若吐血、衄血表现突出者,称为心火迫血妄行证。

若以狂躁谵语,神识不清为主症者,称为热扰心神证或热闭心神证。

本证以发热、心烦、吐衄、舌赤生疮、尿赤涩灼痛等症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七、心脉痹阻证

指瘀血、痰浊、阴寒、气滞等因素阻痹心脉,以心悸怔忡、胸闷、心痛为主要表现的证候。又名心血[脉]瘀阻证。由于诱因的不同,临床又有瘀阻心脉证、痰阻心脉证、寒凝心脉证、气滞心脉证等之分。

【临床表现】心悸怔忡,心胸憋闷疼痛,痛引肩背内臂,时作时止。或以刺痛为主,舌质晦暗或有青紫斑点,脉细、涩、结、代;或以心胸憋闷为主,体胖痰多,身重困倦,舌苔白腻,脉沉滑或沉涩;或以遇寒痛剧为主,得温痛减,畏寒肢冷,舌淡苔白,脉沉迟或沉紧;或以胀痛为主,与情志变化有关,喜太息,舌淡红,脉弦。

【证候分析】本证多因正气先虚,心阳不振,运血无力,而致气滞、血瘀、痰浊、阴寒等邪气痹阻,心脉瘀阻,故其性质多属本虚标实。

心阳不振,失于温运,或瘀血内阻,心脏搏动失常,故见心悸怔忡。阳气不宣,血行无力,心脉阻滞不通,故心胸憋闷疼痛。手少阴心经之脉横出腋下,循肩背、内臂后缘,故痛引肩背内臂。

瘀阻心脉的疼痛,以刺痛为特点,伴见舌暗,或有青紫色斑点,脉细涩或结或代等瘀血内阻的症状。

痰阻心脉的疼痛,以闷痛为特点,多伴体胖痰多,身重困倦,苔白腻,脉沉滑或沉涩等痰浊内盛的症状。

寒凝心脉的疼痛,以痛势剧烈,突然发作,遇寒加剧,得温痛减为特点,伴见畏寒肢冷,舌淡苔白,脉沉迟或沉紧等寒邪内盛的症状。

气滞心脉的疼痛,以胀痛为特点,其发作往往与精神因素有关,常伴见胁胀,善太息,脉弦等气机郁滞的症状。

本证以心悸怔忡,心胸憋闷疼痛与瘀血症状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由于致痛之因有别,故应分辨疼痛特点及兼症以审证求因。

八、痰蒙心神证

指痰浊蒙蔽心神,以神志抑郁、错乱、痴呆、昏迷为主要表现的证候。又名痰迷心窍[包]证。

【临床表现】神情痴呆,意识模糊,甚则昏不知人,或神情抑郁,表情淡漠,喃喃独语,举止失常。或突然昏仆,不省人事,口吐涎沫,喉有痰声。并见面色晦暗,胸闷,呕恶,舌苔白腻,脉滑等症。

【证候分析】本证多因湿浊酿痰,阻遏气机;或因情志不遂,气郁生痰;或痰浊内盛,夹肝风内扰,致痰浊蒙蔽心神所致。

痰浊上蒙心神,神明失司,故见神情痴呆,意识模糊,甚则昏不知人。情志不遂,肝失疏泄,气郁痰凝,痰气互结,蒙蔽神明,则见神情抑郁,淡漠痴呆,或神志错乱,喃喃独语,举止失常。若痰浊内盛,引动肝风,肝风夹痰,闭阻心神,则可表现为突然昏仆,不省人事,口吐涎沫,喉中痰鸣。痰浊内阻,清阳不升,浊气上泛,气血不畅,故面色晦暗;痰阻胸阳,胃失和降,则胸闷,恶心呕吐。舌苔白腻,脉滑,均为痰浊内盛之征。

本证以神志抑郁、错乱、痴呆、昏迷与痰浊症状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九、痰火扰神证

指火热痰浊交结,扰闭心神,以狂躁、神昏及痰热症状为主要表现的证候。又名痰火扰心[闭窍]证。

【临床表现】发热,口渴,胸闷,气粗,咯吐黄痰,喉间痰鸣,心烦,失眠,甚则神昏谵语,或狂躁妄动,打人毁物,不避亲疏,胡言乱语,哭笑无常,面赤,舌质红,苔黄腻,脉滑数。

【证候分析】本证多因精神刺激,思虑动怒,气郁化火,炼液为痰,痰火内盛;或外感温热、湿热之邪,热邪煎熬,灼津为痰,痰火内扰所致。

本证既可见于外感热病,又可见于内伤杂病。外感热病中,由于邪热内蕴,里热蒸腾上炎,则见发热,面红目赤,呼吸气粗;热灼津伤,故便秘尿黄;痰火扰乱或蒙闭心神,可见烦躁不宁,神昏谵语。内伤杂病中,由于精神刺激,痰火内盛,闭扰心神,轻则心烦失眠,重则神志狂乱而见胡言乱语,哭笑无常,狂躁妄动,打人毁物。痰火内盛,故有吐痰黄稠,或喉间痰鸣;痰阻气机,则胸闷不舒;舌红,苔黄腻,脉滑数,均为痰火内盛之象。

本证以神志狂躁、神昏谵语与痰热症状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若但见火热而无痰的证候者,则为热闭[扰]心神证。

痰蒙心神、热闭[扰]心神与痰火扰[闭]神三证,均有神志异常的表现,均可或见神昏,但痰蒙心神证为痰浊,其症以抑郁、痴呆、错乱为主,无热证表现;热闭[扰]心神证为火热,其症以狂躁、谵语、神昏为主,一派火热证候;痰火扰[闭]神证则为既有痰,又有火,其症为前二者的兼并。

十、瘀阻脑络证

指瘀血犯头,阻滞脑络,以头痛、头晕及瘀血症状为主要表现的证候。

【临床表现】头晕、头痛经久不愈,痛如锥刺、痛处固定,或健忘,失眠,心悸,或头部外伤后昏不知人,面色晦暗,舌质紫暗或有斑点,脉细涩。

【证候分析】本证多因头部外伤,瘀血停积于脑内;或久痛入络,瘀血内停,阻塞脑络所致。

瘀血阻滞脑络,不通则痛,故头痛持续、痛如针刺、痛处固定;脑络不通,气血不得正常流布,脑失所养,则头晕不已;瘀血不去,新血不生,心神失养,故有健忘,失眠,心悸等症;外伤严重,脑神受损,则昏不知人;面色晦暗,舌质紫暗或有斑点,脉细涩等,为瘀血内阻之征。

本证以头痛、头晕与瘀血症状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第二节辨肺病证候

 

肺居胸中,上连气道、喉咙,开窍于鼻,合称肺系。肺在体合皮,其华在毛。其经脉起于中焦,下络大肠,肺与大肠互为表里。

肺主气、司呼吸,吸清呼浊,吐故纳新,生成宗气,营运全身,贯注心脉,助心行血;肺又主宣发、肃降,通调水道,输布津液,宣散卫气,滋润皮毛,并主嗅觉和发声。

肺的病变主要反映在肺系,呼吸功能失调,宣降功能失常,通调水道、输布津液失职,以及卫外机能不固等方面。临床以咳嗽,气喘,咯痰,胸痛,咽喉痒痛,声音变异,鼻塞流涕,或水肿等为肺病的常见症,其中以咳喘更为多见。

肺病的证候有虚、实两类。虚证多因久病咳喘,或他脏病变累及于肺,导致肺气虚和肺阴虚。实证多因风、寒、燥、热等外邪侵袭和痰饮停聚于肺而成,而有风寒犯肺、风热犯肺、燥邪犯肺、肺热炽盛、痰热壅肺、寒痰阻肺、饮停胸胁、风水相搏等证。

一、肺气虚证

指肺气虚弱,呼吸无力,卫外不固,以咳嗽无力、气短而喘、自汗等为主要表现的虚弱证候。

【临床表现】 咳嗽无力,气短而喘,动则尤甚,咯痰清稀,声低懒言,或有自汗、畏风,易于感冒,神疲体倦,面色淡白,舌淡苔白,脉弱。

【证候分析】本证多因久病咳喘,耗伤肺气;或因脾虚失运,生化不足,肺失充养所致。

由于肺气亏虚,呼吸功能减弱,宣降无权,气逆于上,加之宗气生成不足,所以咳嗽无力,气短而喘;动则耗气,肺气更虚,则咳喘加重;肺气虚,宗气衰少,发声无力,则声低懒言。肺虚,津液不得布散,聚而为痰,故吐痰清稀。肺气亏虚,不能宣发卫气于肤表,腠理失密,卫表不固,故见自汗、畏风,且易受外邪侵袭而反复感冒。面色淡白,神疲体倦,舌淡苔白,脉弱,均为气虚不能推动气血,机能衰减之象。

本证多有久病咳喘、体弱等病史,以咳嗽无力、气短而喘、自汗与气虚症状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二、肺阴虚证

指肺阴亏虚,虚热内扰,以干咳少痰、潮热、盗汗等为主要表现的虚热证候。又名肺虚热证。

【临床表现】 干咳无痰,或痰少而黏、不易咯出,或痰中带血,声音嘶哑,口燥咽干,形体消瘦,五心烦热,潮热盗汗,两颧潮红,舌红少苔乏津,脉细数。

【证候分析】 本证多因燥热伤肺,或痨虫蚀肺,或汗出伤津,或素嗜烟酒、辛辣燥热之品,或久病咳喘,老年体弱,渐致肺阴亏虚而成。

肺阴不足,失于滋润,肺中乏津,或虚火灼肺,以致肺热叶焦,失于清肃,气逆于上,故干咳无痰,或痰少而黏、难以咯出;甚则虚火灼伤肺络,络伤血溢,则痰中带血。肺阴不足,咽喉失润,且为虚火所蒸,以致声音嘶哑。阴虚阳无所制,虚热内炽,故见午后潮热,五心烦热;热扰营阴则盗汗;虚火上炎,故两颧发红;阴液不足,失于滋养,则口燥咽干,形体消瘦;舌红少苔乏津,脉细数,为阴虚内热之象。

本证以干咳、痰少难咯、潮热、盗汗等为辨证的主要依据。若潮热盗汗等虚热内扰之症不明显,则可称阴虚肺燥证。

三、风寒犯肺证

指风寒侵袭,肺卫失宣,以咳嗽、咯稀白痰、恶风寒等为主要表现的证候。

【临床表现】 咳嗽,咯少量稀白痰,气喘,微有恶寒发热,鼻塞,流清涕,喉痒,或见身痛无汗,舌苔薄白,脉浮紧。

【证候分析】 本证多因风寒外邪,侵袭肺卫,致使肺卫失宣而成。

肺司呼吸,外合皮毛,风寒外感,最易袭表犯肺,肺气被束,失于宣降而上逆,则为咳嗽、气喘;肺津不布,聚成痰饮,随肺气逆于上,故咯痰色白质稀;鼻为肺窍,肺气失宣,鼻咽不利,则鼻塞、流清涕、喉痒。风寒袭表,卫阳被遏,不能温煦肌表,故见微恶风寒;卫阳抗邪,阳气浮郁在表,故见发热;风寒犯表,凝滞经络,经气不利,故头身疼痛;寒性收引,腠理闭塞,故见无汗;舌苔薄白,脉浮紧,为感受风寒之征。

本证多有外感风寒的病史,以咳嗽、咯稀白痰与风寒表证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本证以咳嗽及咯稀白痰为主,表证证候较轻;风寒束表证则以表证证候为主,咳嗽较轻,不咯痰。

四、风热犯肺证

指风热侵袭,肺卫失宣,以咳嗽、发热恶风等为主要表现的证候。本证在三焦辨证中属上焦病证,在卫气营血辨证中属卫分证。

【临床表现】 咳嗽,痰少而黄,气喘,鼻塞,流浊涕,咽喉肿痛,发热,微恶风寒,口微渴,舌尖红,苔薄黄,脉浮数。

【证候分析】 本证多因风热外邪,侵袭肺卫,致使肺卫失宣而成。

风热袭肺,肺失清肃,肺气上逆,故咳嗽;风热熏蒸,津气敷布失常,故咯少量黄痰;肺气失宣,鼻窍不利,津液为热邪所灼,故鼻塞流浊涕;风热上扰,咽喉不利,故咽喉肿痛。风热袭表,卫气抗邪,阳气浮郁于表,故有发热;卫气被遏,肌表失于温煦,故微恶风寒;热伤津液,则口微渴;舌尖红,苔薄黄,脉浮数,为风热袭表犯肺之征。

本证多有感受风热的病史,以咳嗽、痰少色黄与风热表证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风热犯肺证与风寒犯肺证均属外感新病,均有咳嗽及表证症状,但前者为发热重恶寒轻,痰少色黄,流浊涕,舌苔薄黄,脉浮数;后者为恶寒重发热轻,痰白清稀,流清涕,舌苔薄白,脉浮紧。

五、燥邪犯肺证

指外感燥邪,肺失宣降,以干咳痰少、鼻咽口舌干燥等为主要表现的证候。简称肺燥证。燥邪有偏寒、偏热的不同,而有温燥袭肺证和凉燥袭肺证之分。

【临床表现】 干咳无痰,或痰少而黏、不易咯出,甚则胸痛,痰中带血,或见鼻衄,口、唇、鼻、咽、皮肤干燥,尿少,大便干结,舌苔薄而干燥少津。或微有发热恶风寒,无汗或少汗,脉浮数或浮紧。

【证候分析】 本证多因时处秋令,或干燥少雨之地,感受燥邪,耗伤肺津,肺卫失和,或因风温之邪化燥伤津及肺所致。

燥邪犯肺,肺津耗损,肺失滋润,清肃失职,故干咳无痰,或痰少而黏、难以咯出,咳甚损伤血络,而见胸痛、咯血、鼻衄。燥邪伤津,清窍、皮肤失于滋润,则为口、唇、鼻、咽、皮肤干燥,苔薄而干燥少津;肠道失润,则大便干燥;津伤液亏,则小便短少。燥袭卫表,卫气失和,故微有发热恶风寒。

夏末秋初,燥与热合,多为温燥,腠理开泄,则见出汗,脉浮数。秋末冬初,若燥与寒合,多见凉燥,寒主收引,腠理闭塞,故表现为无汗,脉浮紧。

本证与气候干燥有关,以干咳痰少、鼻咽口舌干燥等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燥邪犯肺证与肺阴虚证均有干咳、痰少难咯的表现,但前者属外感新病,常兼有表证,干燥症状突出,虚热之象不明显;后者属内伤久病,无表证,虚热内扰的症状明显。

六、肺热炽盛证

指火热炽盛,壅积于肺,肺失清肃,以咳喘气粗、鼻翼煽动等为主要表现的实热证候。简称肺热证或肺火证。本证在卫气营血辨证中属气分证,在三焦辨证中属上焦病证。

【临床表现】 发热,口渴,咳嗽,气粗而喘,甚则鼻翼煽动,鼻息灼热,胸痛,或有咽喉红肿疼痛,小便短黄,大便秘结,舌红苔黄,脉洪数。

【证候分析】 本证多因风热之邪入里,或风寒之邪入里化热,蕴结于肺所致。

肺热炽盛,肺失清肃,气逆于上,故见咳嗽,气喘,甚则鼻翼煽动,气粗息灼;邪气郁于胸中,阻碍气机,则胸痛;肺热上熏于咽喉,气血壅滞,故咽喉红肿疼痛。里热蒸腾,向外升散,则发热较甚;热盛伤津,则口渴欲饮,大便秘结,小便短黄;舌红苔黄,脉洪数,为邪热内盛之征。

本证以新病势急,咳喘气粗、鼻翼煽动与火热症状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七、痰热壅肺证

指痰热交结,壅滞于肺,肺失清肃,以发热,咳喘,痰多黄稠等为主要表现的证候。

【临床表现】 咳嗽,咯痰黄稠而量多,胸闷,气喘息粗,甚则鼻翼煽动,喉中痰鸣,或咳吐脓血腥臭痰,胸痛,发热口渴,烦躁不安,小便短黄,大便秘结,舌红苔黄腻,脉滑数。

【证候分析】 本证多因邪热犯肺,肺热炽盛,灼伤肺津,炼液成痰;或宿痰内盛,郁而化热,痰热互结,壅阻于肺所致。

痰壅热蒸,肺失清肃,气逆上冲,故咳嗽气喘,气粗息涌,甚则鼻翼煽动;痰热互结,随肺气上逆,故咯痰黄稠而量多,或喉中痰鸣;若痰热阻滞肺络,气滞血壅,肉腐血败,则见咳吐脓血腥臭痰;痰热内盛,壅塞肺气,则胸闷胸痛。里热炽盛,蒸达于外,故见发热;热扰心神,则烦躁不安;热灼津伤,则口渴,小便黄赤,大便秘结;舌红苔黄腻,脉滑数,为典型的痰热内盛之征。

本证以发热、咳喘、痰多黄稠等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痰热壅肺证与肺热炽盛证的鉴别,前者为痰热俱盛,咯多量黄稠痰;后者为但热无(或少)痰。

八、寒痰阻肺证

指寒饮或痰浊停聚于肺,肺失宣降,以咳喘、痰白量多易咯等为主要表现的证候。又名寒饮停肺证、痰浊阻肺证。

【临床表现】咳嗽,痰多、色白、质稠或清稀、易咯,胸闷,气喘,或喉间有哮鸣声,恶寒,肢冷,舌质淡,苔白腻或白滑,脉弦或滑。

【证候分析】本证多因素有痰疾,罹感寒邪,内客于肺;或因外感寒湿,侵袭于肺,转化为痰;或因脾阳不足,寒从内生,聚湿成痰,上干于肺所致。

痰浊[寒痰]阻肺,肺失宣降,肺气上逆,则咳嗽,呼吸喘促,咯痰色白而黏稠、量多易咯;寒饮停肺,肺气上逆,则痰色白而清稀、量多易咯;痰气搏结,上涌气道,故喉中痰鸣,时发喘哮;痰浊或寒饮凝闭于肺,肺气不利,故胸部满闷。寒性凝滞,阳气被郁而不能外达,形体四肢失于温煦,故恶寒、肢冷。舌淡,苔白腻或白滑,脉弦或滑,为寒饮痰浊内停之象。

本证以咳喘,痰白量多易咯等为辨证的主要依据。痰稀者为寒饮停肺证,痰稠者为寒痰阻肺证。

九、饮停胸胁证

指水饮停于胸腔,阻碍气机,以胸廓饱满、胸胁胀闷或痛等为主要表现的证候。

【临床表现】 胸廓饱满,胸胁部胀闷或痛,咳嗽,气喘,呼吸、咳嗽或身体转侧时牵引胁痛,或有头目晕眩,舌苔白滑,脉沉弦。

【证候分析】本证多因中阳素虚,气不化水,水停为饮;或因外邪侵袭,肺失通调,水液运行输布障碍,停聚为饮,流注胸腔而成。

饮停胸胁,气机受阻,升降失司,络脉不利,故胸胁饱胀疼痛,气短息促;水饮停于胸腔,上迫于肺,肺失宣降,胸胁气机不利,故咳嗽、呼吸及身体转侧时牵引作痛。饮邪遏阻,清阳不升,故头目晕眩;水饮内停,故可见脉沉弦,苔白滑。

本证以胸廓饱满、胸胁胀闷或痛等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十、风水相搏证

指风邪外袭,肺卫失宣,水湿泛溢肌肤,以突起头面浮肿及卫表症状为主要表现的证候。

【临床表现】 眼睑头面先肿,继而遍及全身,上半身肿甚,来势迅速,皮肤薄而发亮,小便短少,或见恶寒重发热轻,无汗,舌苔薄白,脉浮紧。或见发热重恶寒轻,咽喉肿痛,舌苔薄黄,脉浮数。

【证候分析】 本证多由风邪外感,肺卫受病,宣降失常,通调失职,风遏水阻,风水相搏,泛溢肌肤而成。

风为阳邪,上先受之,肺居上焦,为水之上源,风邪犯肺,宣发肃降失职,不能通调水道,风水相搏,水气泛溢,故水肿起于眼睑头面,上半身水肿较重;由于是外邪新感,所以发病较快,水肿迅速,皮肤发亮;上源不通,水液不能下输膀胱,则见小便短少。若伴见恶寒重,发热轻,无汗,苔薄白,脉浮紧等症,为风水偏寒;若伴见发热重,恶寒轻,咽喉肿痛,舌红,脉浮数等症,为风水偏热。

本证以突起头面浮肿与卫表症状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第三节辨脾病证候

 

脾位居中焦,与胃相表里。脾主肌肉、四肢,开窍于口,其华在唇,外应于腹。

脾的主要生理功能是主运化水谷、水液,输布精微,为气血生化之源,故有后天之本之称。脾又主统血,能统摄血液在脉内运行。脾气主升,喜燥恶湿。

脾的病变主要以运化、升清功能失职,致使水谷、水液不运,消化功能减退,水湿潴留,化源不足,以及脾不统血,清阳不升为主要病理改变。临床以腹胀腹痛、不欲食而纳少、便溏、浮肿、困重、内脏下垂、慢性出血等为脾病的常见症状。

脾病的证候有虚、实之分。虚证多因饮食、劳倦、思虑过度所伤,或病后失调所致的脾气虚、脾阳虚、脾气下陷、脾不统血等证;实证多由饮食不节,或外感湿热或寒湿之邪,或失治、误治所致的湿热蕴脾、寒湿困脾等证。

一、脾气虚证

指脾气不足,运化失职,以食少、腹胀、便溏及气虚症状为主要表现的虚弱证候。

【临床表现】不欲食,纳少,脘腹胀满,食后胀甚,或饥时饱胀,大便溏稀,肢体倦怠,神疲乏力,少气懒言,形体消瘦,或肥胖、浮肿,面色淡黄或萎黄,舌淡苔白,脉缓或弱。

【证候分析】 本证多因寒湿侵袭,饮食不节,或劳倦过度,或忧思日久,吐泻太过,损伤脾土,或禀赋不足,素体虚弱,或年老体衰,或大病初愈,调养失慎等所致。

脾主运化,脾气虚弱,健运失职,输精、散精无力,水湿不运,故见食欲不振,进食量少,脘腹胀满;食后脾气愈困,故腹胀愈甚;饥饿之时,脾气更乏,中虚气滞,故饥饿时饱胀;脾虚失运,清浊不分,水湿下注肠道,则见大便稀溏;脾为气血生化之源,脾虚化源不足,不能充达肢体、肌肉,故肢体倦怠,形体消瘦;气血不能上荣于面,故面色淡黄或萎黄;脾气虚,气血化生不足,脏腑功能衰退,故神疲乏力,少气懒言。若脾气虚弱,水湿不运,泛溢肌肤,则可见形体肥胖,或肢体浮肿;舌淡苔白,脉缓或弱,为脾气虚弱之征。

本证以食少,腹胀,便溏与气虚症状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二、脾虚气陷证

指脾气虚弱,中气下陷,以脘腹重坠,内脏下垂及气虚症状为主要表现的虚弱证候。又名脾[中]气下陷证。

【临床表现】 脘腹重坠作胀,食后益甚,或便意频数,肛门重坠,或久泄不止,甚或脱肛,或小便浑浊如米泔,或内脏、子宫下垂,气短懒言,神疲乏力,头晕目眩,面白无华,食少,便溏,舌淡苔白,脉缓或弱。

【证候分析】本证多由脾气虚进一步发展,或因久泄久痢,或劳累太过,或妇女孕产过多,产后失于调护等,损伤脾气,清阳下陷所致。

脾气主升,能升发清阳,举托内脏。脾气虚衰,升举无力,气坠于下,故脘腹重坠作胀,食后更甚。中气下陷,内脏失于举托,故便意频数,肛门重坠,或久泄不止,甚或脱肛,或子宫下垂,或胃、肝、肾等脏器下垂。脾主散精,精微不能正常输布,清浊不分,反注膀胱,故小便浑浊如米泔。清阳不升,头目失养,故头晕目眩;脾气虚弱,健运失职,故食少,便溏;化源亏乏,气血津液不能输布全身,脏腑功能减退,故见气短懒言,神疲乏力,面白无华,舌淡白,脉缓或弱。

本证以脘腹重坠,内脏下垂与气虚症状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三、脾阳虚证

指脾阳虚衰,失于温运,阴寒内生,以食少、腹胀腹痛、便溏等为主要表现的虚寒证候。又名脾虚寒证。

【临床表现】食少,腹胀,腹痛绵绵,喜温喜按,畏寒怕冷,四肢不温,面白少华或虚浮,口淡不渴,大便稀溏,甚至完谷不化,或肢体浮肿,小便短少,或白带清稀量多,舌质淡胖或有齿痕,舌苔白滑,脉沉迟无力。

【证候分析】本证多因脾气虚进一步发展;或因过食生冷、外寒直中、过用苦寒,损伤脾阳;或肾阳不足,命门火衰,火不生土,以致脾阳虚衰,温运失职,寒从内生,水谷失运,水湿不化。

脾阳虚衰,运化失权,则为纳呆腹胀,大便稀溏,甚至完谷不化;阳虚失运,寒从内生,寒凝气滞,故脘腹隐痛、冷痛,喜温喜按。脾阳虚衰,水湿不化,泛溢肌肤,则为肢体浮肿,小便短少;水湿下注,损伤带脉,带脉失约,则为白带清稀量多。脾阳虚衰,温煦失职,故畏寒怕冷,四肢不温;阳虚气血不荣,水气上泛,故面白无华或虚浮,舌质淡胖、边有齿痕,苔白滑;脉沉迟无力,为阳虚失运所致。

本证以食少、腹胀腹痛、便溏与虚寒症状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本证有畏冷肢凉、脘腹隐痛喜温等寒象,可与脾气虚证相鉴别。

四、脾不统血证

指脾气虚弱,不能统摄血行,以各种慢性出血为主要表现的虚弱证候。又名脾[气]不摄血证。

【临床表现】各种慢性出血,如便血、尿血、吐血、鼻衄、紫斑,妇女月经过多、崩漏,食少,便溏,神疲乏力,气短懒言,面色萎黄,舌淡,脉细无力。

【证候分析】本证多由久病气虚,或劳倦过度,损伤脾气,以致统血无权所致。

脾气亏虚,运血乏力,统血无权,血溢脉外,而见各种慢性出血症状。血从胃肠外溢,则见吐血或便血;血从膀胱外溢,则见尿血;血从肌肤外渗,则表现为紫斑;血从鼻外渗,则为鼻衄;冲任不固,则妇女月经过多,甚或崩漏。脾气虚弱,运化失职,故食少便溏;化源亏少,气血不足,头面失于滋养,机能衰减,故见面色萎黄,神疲乏力,气短懒言;舌淡苔白,脉细无力,为脾气虚弱,气血两虚之象。

本证以各种慢性出血与气血两虚证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五、寒湿困脾证

指寒湿内盛,困阻脾阳,脾失温运,以纳呆、腹胀、便溏、身重等为主要表现的寒湿证候。又名湿困脾阳证、寒湿中阻证、太阴寒湿证。

【临床表现】脘腹胀闷,口腻纳呆,泛恶欲呕,口淡不渴,腹痛便溏,头身困重,或小便短少,肢体肿胀,或身目发黄,面色晦暗不泽,或妇女白带量多,舌体淡胖,舌苔白滑或白腻,脉濡缓或沉细。

【证候分析】本证多因淋雨涉水,居处潮湿,气候阴雨,寒湿内侵伤中;或由于饮食失节,过食生冷、瓜果,以致寒湿停滞中焦;或因嗜食肥甘,湿浊内生,困阻中阳所致。外湿内湿,互为因果,以致寒湿困阻,脾阳失运。

脾喜燥恶湿,寒湿内盛,脾阳受困,运化失职,水湿内停,脾气郁滞,则脘腹痞胀或痛,食少;脾失健运,湿滞气机,则口腻,纳呆;水湿下渗,则大便稀溏;脾失健运,影响胃失和降,胃气上逆,故泛恶欲呕;湿为阴邪,其性重浊,泛溢肢体,遏郁清阳,则头身困重。若寒湿困脾,阳气被遏,水湿不运,泛溢肌肤,可见肢体肿胀,小便短少;寒湿困阻中阳,若肝胆疏泄失职,胆汁外溢,加之气血运行不畅,则为面目肌肤发黄,晦暗不泽;若寒湿下注,损伤带脉,带脉失约,妇女可见白带量多;口淡不渴,舌体胖大,苔白滑腻,脉濡缓或沉细,均为寒湿内盛之象。

本证以纳呆、腹胀、便溏、身重、苔白腻等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脾阳虚证与寒湿困脾证均有纳呆食少、腹胀、便溏等表现,但脾阳虚证为阳虚运化失职,导致寒湿内阻,以虚为主;寒湿困脾证为寒湿内盛,阻遏脾阳,以实为主

六、湿热蕴脾证

指湿热内蕴,脾失健运,以腹胀、纳呆、发热、身重、便溏不爽等为主要表现的湿热证候。又名中焦湿热证、脾经湿热证。

【临床表现】脘腹胀闷,纳呆,恶心欲呕,口中黏腻,渴不多饮,便溏不爽,小便短黄,肢体困重,或身热不扬,汗出热不解,或见面目发黄色鲜明,或皮肤发痒,舌质红,苔黄腻,脉濡数或滑数。

【证候分析】本证多由外感湿热之邪;或本为脾气虚弱,湿邪中阻,湿郁化热;或嗜食肥甘厚腻,饮酒无度,酿成湿热,内蕴脾胃所致。

湿热阻滞中焦,纳运失健,升降失常,气机阻滞,则脘腹痞闷,纳呆食少,恶心呕吐;湿热蕴脾,上蒸于口,则口中黏腻,渴不多饮;湿热下注,阻碍气机,大肠传导失司,则便溏而不爽;湿热交结,热蒸于内,湿泛肌肤,阻碍经气,气化不利,则为肢体困重,小便短黄;湿遏热伏,郁蒸于内,故身热不扬;湿热之邪,黏滞缠绵,故汗出热不解;若湿热蕴结脾胃,熏蒸肝胆,疏泄失权,胆汁不循常道而泛溢肌肤,则见面目发黄色鲜明;湿热行于皮里,则皮肤发痒;舌质红,苔黄腻,脉濡数或滑数,均为湿热内蕴之征。

本证以腹胀、纳呆、发热、身重、便溏不爽、苔黄腻等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寒湿困脾证其湿属寒,湿热蕴脾证其湿属热,舌脉症表现各有不同。

 

 

 

第四节辨肝病证候

肝位于右胁,胆附于肝,肝胆互为表里。肝开窍于目,在体合筋,其华在爪。足厥阴肝经绕阴器,循少腹,布胁肋,系目,上额,交巅顶。少腹、胸胁、头顶是肝经经脉循行反映于体表的重要区域。

肝的主要生理功能是主疏泄,其性升发,喜条达恶抑郁,能调畅气机,疏泄胆汁,促进胃肠消化,调节精神情志而使人心情舒畅,调节生殖功能而有助于女子调经、男子泄精。肝又主藏血,具有贮藏血液,调节血量的功能。

肝的病变主要反映在疏泄失常,气机逆乱,精神情志变异,消化功能障碍;肝不藏血,全身失养,筋膜失濡,以及肝经循行部位经气受阻等多方面的异常。其常见症状有精神抑郁,烦躁,胸胁、少腹胀痛,头晕目眩,巅顶痛,肢体震颤,手足抽搐,以及目疾,月经不调,睾丸疼痛等。

肝病的常见证型可以概括为虚、实两类,而以实证为多见。实证多由情志所伤,使肝失疏泄,气机郁结;气郁化火,气火上逆;用阳太过,阴不制阳;阳亢失制,肝阳化风;或寒邪、火邪、湿热之邪侵犯肝及肝经所致,而有肝郁气滞证,肝火炽盛证,肝阳上亢证,肝风内动证,肝经湿热证,寒滞肝脉证等。虚证多因久病失养,或他脏病变所累,或失血,致使肝阴、肝血不足,而有肝血虚证,肝阴虚证等。

一、肝血虚证

指血液亏损,肝失濡养,以眩晕、视力减退、经少、肢麻手颤等及血虚症状为主要表现的虚弱证候。

【临床表现】头晕眼花,视力减退或夜盲,或见肢体麻木,关节拘急,手足震颤,肌肉目闰动,或为妇女月经量少、色淡,甚则闭经,爪甲不荣,面白无华,舌淡,脉细。

【证候分析】本证多因脾胃虚弱,化源不足;或因失血过多,或因久病重病,失治误治伤及营血所致。

肝开窍于目,肝血不足,目失所养,故目眩,视物模糊或夜盲;肝在体为筋,爪甲为筋之余,筋失血养,则肢体麻木,关节拘急,手足震颤,肌肉目闰动,爪甲不荣;女子以肝为先天,肝血不足,冲任失养,血海空虚,故月经量少、色淡,甚则闭经;血虚不能上荣头面,故面白无华,头晕;舌淡,脉细,为血虚之象。

本证多有体弱、失血等病史,以眩晕、视力减退、经少、肢麻手颤等与血虚症状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二、肝阴虚证

指阴液亏损,肝失濡润,阴不制阳,虚热内扰,以头晕、目涩、胁痛、烦热等为主要表现的虚热证候。又名肝虚热证。

【临床表现】 头晕眼花,两目干涩,视力减退,或胁肋隐隐灼痛,面部烘热或两颧潮红,或手足蠕动,口咽干燥,五心烦热,潮热盗汗,舌红少苔乏津,脉弦细数。

【证候分析】本证多由情志不遂,气郁化火,耗伤肝阴;或热病后期,灼伤阴液;或肾阴不足,水不涵木,累及肝阴。以致肝失濡养,头目、筋脉失润,阴不制阳,虚热内扰。

肝阴不足,头目失濡,故头晕眼花,两目干涩,视力减退;肝络失养,虚火内灼,疏泄失职,故胁肋隐隐灼痛;筋脉失滋,筋膜挛急,则见手足蠕动;阴虚不能制阳,虚热内蒸,故五心烦热,午后潮热;阴虚内热,迫津外泄,则为盗汗;虚火上炎,故面部阵阵烘热,两颧潮红;阴液不能上承,则口干咽燥;舌红少津,脉弦细数,为肝阴不足,虚热内炽之征。

本证以头晕、目涩、胁痛等与虚热症状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肝血虚与肝阴虚均属肝的虚证,均有头晕等表现,但前者为血虚,无热象,常见眩晕、视物模糊、经少、肢麻手颤等症;后者为阴虚,虚热表现明显,常见眼干涩、潮热、颧红、手足蠕动等症。

三、肝郁气滞证

指肝失疏泄,气机郁滞,以情志抑郁、胸胁或少腹胀痛等为主要表现的证候。又名肝气郁结证,简称肝郁证。

【临床表现】情志抑郁,善太息,胸胁、少腹胀满疼痛,走窜不定。或咽部异物感,或颈部瘿瘤、瘰疬,或胁下肿块。妇女可见乳房作胀疼痛,月经不调,痛经。舌苔薄白,脉弦。病情轻重与情绪变化的关系密切。

【证候分析】本证多因精神刺激,情志不遂;病邪侵扰,阻遏肝脉;其他脏腑病变的影响,使肝气郁结,失于疏泄、条达所致。

肝性喜条达而恶抑郁,肝失疏泄,气机郁滞,经气不利,故胸胁或少腹胀满窜痛,情志抑郁寡欢,善太息;女子以血为本,冲任隶属于肝,肝郁气滞,血行不畅,气血失和,冲任失调,故见乳房作胀或痛,痛经,月经不调;若肝气郁结,气不行津,津聚为痰,或气郁化火,灼津为痰,肝气夹痰循经上行,搏结于咽喉,可见咽部有异物感,吞之不下,吐之不出;痰气搏结于颈部,则为瘿瘤、瘰疬;若气滞日久,血行瘀滞,肝络瘀阻,日久可形成肿块结于胁下;苔白,脉弦,为肝气郁滞之象。

本证多与情志因素有关,以情志抑郁、胸胁或少腹胀痛等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四、肝火炽盛证

指火热炽盛,内扰于肝,气火上逆,以头痛、烦躁、耳鸣、胁痛等及火热症状为主要表现的实热证候。又名肝火上炎证、肝经实火证,简称肝火[热]证。

【临床表现】头晕胀痛,痛如刀劈,面红目赤,口苦口干,急躁易怒,耳鸣如潮,甚或突发耳聋,失眠,恶梦纷纭,或胁肋灼痛,吐血、衄血,小便短黄,大便秘结,舌红苔黄,脉弦数。

【证候分析】 本证多因情志不遂,肝郁化火,或因火热之邪内侵,或他脏火热累及于肝,以致肝经气火上逆所致。

肝气郁结,气郁化火,肝火内炽,热灼气阻,则胁肋灼痛;肝火炽盛,循经上攻头目,气血壅滞脉络,故头晕胀痛,面红目赤;肝藏魂,心藏神,热扰神魂,则心神不宁,魂不守舍,而见急躁易怒,失眠,恶梦纷纭;肝热移胆,循胆经上冲于耳,故见耳鸣如潮,甚则突发耳聋;肝火夹胆气上溢,则口苦;热盛迫血妄行,则见吐血、衄血;火邪灼津,故口渴,大便秘结,小便短黄;舌红苔黄,脉弦数,均为肝经实火内炽之象。

本证以头痛,烦躁,耳鸣,胁痛等与火热症状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五、肝阳上亢证

指肝阳亢扰于上,肝肾阴亏于下,以眩晕耳鸣、头目胀痛、面红、烦躁、腰膝酸软等为主要表现的证候。

【临床表现】 眩晕耳鸣,头目胀痛,面红目赤,急躁易怒,失眠多梦,头重脚轻,腰膝酸软,舌红少津,脉弦有力或弦细数。

【证候分析】 本证多因素体阳盛,性急多怒,肝阳偏旺;或长期恼怒焦虑,气郁化火,阳气偏亢而暗耗阴液;或平素肾阴亏虚,或房劳太过,年老阴亏,水不涵木,阴不制阳,肝阳偏亢所致。

肝为刚脏,体阴用阳。肝阳升发太过,血随气逆,冲扰于头,则头目胀痛,眩晕耳鸣;气血上冲于面、目,血络充盈,则面红目赤;亢阳扰动心神、肝魂,则急躁易怒,失眠多梦;肝阳亢于上,则肾阴亏于下,上盛而下虚,木旺耗水,水不涵木,阴不制阳,则头重脚轻,步履不稳;肝肾阴亏,筋骨失养,则腰膝酸软无力;舌红少津,脉弦有力或弦细数,为肝阳亢盛,肝肾阴亏之征。

本证以眩晕耳鸣、头目胀痛、面红、烦躁、腰膝酸软等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肝火炽盛证与肝阳上亢证的鉴别,前者纯属火热过盛的实证,多因火热之邪侵扰,或气郁化火所致,以发热口渴、便干尿黄、舌红脉数等热证为主要表现;后者为用阳太过,阳亢耗阴,上盛下虚的虚实夹杂证,以眩晕、面赤、烦躁、头重脚轻、腰膝酸软等为主要表现。

六、肝风内动证

泛指因风阳、火热、阴血亏虚等所致,以肢体抽搐、眩晕、震颤等为主要表现的证候。

根据病因病性、临床表现的不同,常可分为肝阳化风证、热极生风证、阴虚动风证和血虚生风证等。

(一)肝阳化风证

指肝阳上亢,肝风内动,以眩晕、肢麻震颤、头胀痛、面赤,甚至突然昏仆、口眼歪斜、半身不遂等为主要表现的证候。

【临床表现】眩晕欲仆,步履不稳,头胀头痛,急躁易怒,耳鸣,项强,头摇,肢体震颤,手足麻木,语言謇涩,面赤,舌红,或有苔腻,脉弦细有力。甚至突然昏仆,口眼歪斜,半身不遂,舌强语謇。

【证候分析】本证多由肝阳素亢,耗伤阴液,或肝肾阴亏,阴不制阳,阳亢阴虚日久而化风,从而表现出具有“动摇”特点的证候。

肝阳上亢,阴不制阳,阳亢化风,则经常头晕欲仆,头摇;阳亢而气血上壅,上实下虚,则行走飘浮,步履不稳;气血壅滞络脉,则头胀头痛,面赤;风动筋脉挛急,阴亏筋脉失养,则项强,肢体震颤,手足麻木;风阳窜扰,夹痰阻碍舌络,则语言謇涩;舌红,脉弦细有力,为阳亢阴虚化风之征。若风阳暴升,气血逆乱,肝风夹痰,蒙蔽心神,则见突然昏仆,喉中痰鸣;风痰窜扰经络,经气不利,则见口眼歪斜,半身不遂,舌强语謇。

本证以眩晕、肢麻震颤、头胀痛、面赤,甚至突然昏仆、口眼歪斜、半身不遂等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二)热极生风证

指邪热炽盛,热极动风,以高热、神昏、抽搐为主要表现的证候。本证在卫气营血辨证中归属血分证。

【临床表现】高热口渴,烦躁谵语或神昏,颈项强直,两目上视,手足抽搐,角弓反张,牙关紧闭,舌质红绛,苔黄燥,脉弦数。

【证候分析】 本证多因外感温热病邪,邪热亢盛,热闭心神,燔灼筋膜,伤津耗液,筋脉失养所致。

邪热内盛,则高热持续;热扰心神,则烦躁不安、谵语;热闭心神,则神志昏迷;邪热炽盛,燔灼肝经,伤津耗液,筋脉失养而拘挛,则四肢抽搐,颈项强直,两目上视,角弓反张,牙关紧闭;舌红绛,苔黄燥,脉弦数,为肝经热盛之征。

本证以高热、神昏、抽搐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三)阴虚动风证

指肝阴亏虚,虚风内动,以眩晕,手足震颤、蠕动,或肢体抽搐等及阴虚症状为主要表现的证候。

【临床表现】手足震颤、蠕动,或肢体抽搐,眩晕耳鸣,口燥咽干,形体消瘦,五心烦热,潮热颧红,舌红少津,脉弦细数。

【证候分析】本证多见于外感热性病后期,阴液耗损;或内伤久病,阴液亏虚,筋脉失养所致。

肝阴不足,筋脉失养,筋膜挛急,则见手足震颤、蠕动,或肢体抽搐;阴虚不能上滋,故头晕,眼花,耳鸣;阴虚不能制阳,虚热内蒸,故五心烦热,午后潮热,两颧发红;阴液不能上承,则口干咽燥;舌红少津,脉弦细数,为肝阴不足,虚热内炽之征。

本证以眩晕,手足震颤、蠕动与阴虚内热症状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四)血虚生风证

指肝血亏虚,虚风内动,以眩晕,肢体震颤、麻木、瘙痒、拘急、目闰动等及血虚症状为主要表现的证候。

【临床表现】眩晕,肢体震颤、麻木,手足拘急,肌肉目闰动,皮肤瘙痒,爪甲不荣,面白无华,舌质淡白,脉细或弱。

【证候分析】本证多见于内伤杂病,因久病血虚,或急、慢性失血,而致营血亏虚,筋脉肌肤失养所致。

肝血不足,不能上荣头面,故头晕,目眩,面白;肝在体为筋,爪甲为筋之余,筋失血养,则肢体震颤,手足拘急,肌肉目闰动,爪甲不荣;肢体、皮肤失养,则见肢体麻木,皮肤瘙痒;舌淡,脉细或弱,为血虚之象。

本证以眩晕、肢麻、震颤、瘙痒、拘急、目闰动等与血虚症状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肝风内动四证的成因与证候有别。肝阳化风证为阳亢阴虚,上盛下虚,表现为眩晕欲仆,头胀痛,头摇,肢麻震颤,步履不稳等;热极生风证为火热炽盛所致,病势急而重,表现为高热,神昏,抽搐;阴虚动风证多见于热病后期,阴液亏损,表现为眩晕,手足震颤、蠕动及虚热证候;血虚生风证多见于慢性久病,血虚失养,表现为眩晕、肢麻、震颤、拘急、面白舌淡等。

七、寒滞肝脉证

指寒邪侵袭,凝滞肝经,以少腹、前阴、巅顶等肝经经脉循行部位冷痛为主要表现的实寒证候。又名寒凝肝经证、肝寒证、肝经实寒证。

【临床表现】少腹冷痛,阴部坠胀作痛,或阴器收缩引痛,或巅顶冷痛,得温则减,遇寒痛增,恶寒肢冷,舌淡,苔白润,脉沉紧或弦紧。

【证候分析】 本证多因感受外寒,寒凝肝经经脉所致。

足厥阴肝经绕阴器,循少腹,上巅顶。寒性收引、凝滞,寒袭肝经,阳气被遏,失于温煦,气血运行不畅,经脉收引挛急,故见少腹牵引阴器收缩痛或坠胀冷痛,或见巅顶冷痛;寒为阴邪,阻遏阳气而失布,则见恶寒肢冷;寒凝气血,故疼痛遇寒加剧,得热痛减;舌淡,苔白润,脉沉紧或弦紧,均为寒盛之象。

本证以少腹、前阴、巅顶冷痛与实寒症状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第五节辨肾病证候

 

肾位于腰部,左右各一。其经脉与膀胱相互络属,故互为表里。肾在体为骨,骨生髓充脑,其华在发,开窍于耳及二阴。

肾的主要生理功能是主藏精,主管人体生长、发育与生殖。肾内寄元阴元阳,元阴属水,元阳属火,为脏腑阴阳之根本,故称肾为“先天之本”、“水火之宅”。肾又主水,并有纳气的功能。肾性潜藏,肾的精气只宜封藏,不宜耗泄。

肾以人体生长发育迟缓或早衰,生殖机能障碍,水液代谢失常,呼吸功能减退,脑、髓、骨、发、耳及二便功能异常为主要病理变化。临床以腰膝酸软或疼痛,耳鸣耳聋,齿摇发脱,阳痿遗精,精少不育,经闭不孕,水肿,呼吸气短而喘,二便异常等为肾病的常见症状。

肾病多虚,多因禀赋不足,或幼年精气未充,或老年精气亏损,或房事不节,或他脏病久及肾等导致肾的阴、阳、精、气亏损。常见肾阳虚,肾虚水泛,肾阴虚,肾精不足,肾气不固等证。

一、肾阳虚证

指肾阳亏虚,机体失却温煦,以腰膝酸冷、性欲减退、夜尿多为主要表现的虚寒证候。又名元阳亏虚[虚衰]证、命门火衰证。

【临床表现】 头目眩晕,面色白光白或黧黑,腰膝酸冷疼痛,畏冷肢凉,下肢尤甚,精神萎靡,性欲减退,男子阳痿早泄、滑精精冷,女子宫寒不孕,或久泄不止,完谷不化,五更泄泻,或小便频数清长,夜尿频多,舌淡,苔白,脉沉细无力,尺脉尤甚。

【证候分析】本证多因素体阳虚,老年体衰,久病不愈,房事太过,或其他脏腑病变伤及肾阳,以致命门火衰,温煦失职,性欲减退,火不暖土,气化不行。

肾主骨,腰为肾之府,肾阳虚衰,温煦失职,不能温暖腰膝,故见腰膝酸冷、疼痛;肾居下焦,肾阳失于温煦,故畏冷肢凉,下肢尤甚;阳虚不能温运气血上荣于面,面部血络失充,故面色白光白;肾阳虚惫,阴寒内盛,气血运行不畅,则面色黧黑;阳虚温煦功能减弱,不能振奋精神,则精神萎靡;阳虚不能温运气血上养清窍,则头目晕眩。命门火衰,性功能减退,可引起性欲低下,男子见阳痿、早泄、滑精、精冷;女子见宫寒不孕。肾阳不足,火不暖土,脾失健运,则久泄不止,完谷不化,五更泄泻;肾阳虚,气化失职,肾气不固,故小便频数清长,夜尿频多;舌淡苔白,脉沉细无力,尺脉尤甚,为肾阳不足之象。

本证以腰膝酸冷、性欲减退、夜尿多与虚寒症状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二、肾虚水泛证

指肾的阳气亏虚,气化无权,水液泛溢,以水肿下肢为甚、尿少、畏冷肢凉等为主要表现的证候。

【临床表现】 腰膝酸软,耳鸣,身体浮肿,腰以下尤甚,按之没指,小便短少,畏冷肢凉,腹部胀满,或见心悸,气短,咳喘痰鸣,舌质淡胖,苔白滑,脉沉迟无力。

【证候分析】本证多由久病损伤肾阳,或素体阳气虚弱,气化无权,水湿泛溢所致。

肾阳不足,不能蒸腾气化,水湿内停,泛溢肌肤,故身体浮肿;肾居下焦,阳虚气化不行,水湿趋下,故腰以下肿甚,按之没指,小便短少;水气犯脾,脾失健运,气机阻滞,则腹部胀满;水气凌心,抑遏心阳,则心悸;水寒射肺,肺失宣降,则咳嗽气喘,喉中痰声漉漉;阳虚温煦失职,故畏冷肢凉,腰膝酸冷;舌质淡胖,苔白滑,脉沉迟无力,为肾阳亏虚,水湿内停之征。

本证以水肿下肢为甚、尿少、畏冷肢凉等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肾阳虚与肾虚水泛均为虚寒证,其鉴别是前者偏重于脏腑功能衰退,性功能减弱,后者偏重于气化无权而以水肿、尿少为主症。

三、肾阴虚证

指肾阴亏损,失于滋养,虚热内扰,以腰酸而痛、遗精、经少、头晕耳鸣等为主要表现的虚热证候。又名真阴[肾水]亏虚证。

【临床表现】 腰膝酸软而痛,头晕,耳鸣,齿松,发脱,男子阳强易举、遗精、早泄,女子经少或经闭、崩漏,失眠,健忘,口咽干燥,形体消瘦,五心烦热,潮热盗汗,骨蒸发热,午后颧红,小便短黄,舌红少津、少苔或无苔,脉细数。

【证候分析】本证多因禀赋不足,肾阴素亏;虚劳久病,耗伤肾阴;老年体弱,阴液自亏;情欲妄动,房事不节,阴精内损;温热后期,消灼肾阴;过服温燥,劫夺肾阴所致。

肾阴亏虚,腰膝失养,则腰膝酸软;阴虚精亏髓减,清窍失充,则头晕耳鸣,健忘遗事;齿为骨之余,肾之华在发,肾阴失滋,则齿松发脱;肾阴亏损,虚热内生,相火扰动,性功能亢进,则男子阳强易举,精关不固,而见遗精、早泄;肾阴亏虚,女子则月经来源不足,冲任不充,故月经量少,经闭;阴不制阳,虚火扰动,迫血妄行,则见崩漏下血;虚火上扰心神,故心烦少寐;肾阴不足,失于滋润,则口燥咽干,形体消瘦;虚火内扰,则五心烦热,潮热盗汗,骨蒸发热,午后颧红,小便短黄;舌红少苔、无苔少津,脉细数,为阴虚内热之象。

本证以腰酸而痛、遗精、经少、头晕耳鸣等与虚热症状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四、肾精不足证

指肾精亏损,脑与骨、髓失充,以生长发育迟缓、早衰、生育机能低下等为主要表现的虚弱证候。

【临床表现】 小儿生长发育迟缓,身体矮小,囟门迟闭,智力低下,骨骼痿软;男子精少不育,女子经闭不孕,性欲减退;成人早衰,腰膝酸软,耳鸣耳聋,发脱齿松,健忘恍惚,神情呆钝,两足痿软,动作迟缓,舌淡,脉弱。

【证候分析】 本证多因先天禀赋不足,后天失养,肾精不充;或因久病劳损,房事不节,耗伤肾精所致。

小儿肾精不充,不能主骨生髓充脑,不能化气生血,生长肌肉,则发育迟缓,身体矮小,囟门迟闭,智力低下,骨骼痿软;肾精不足,生殖无源,不能兴动阳事,故性欲减退,生育机能低下,男子表现为精少不育,女子表现为经闭不孕;成人肾精亏损,无以充髓实脑,则健忘恍惚,神情呆钝;肾之华在发,齿为骨之余,精亏不足,则发枯易脱,齿松早脱;肾开窍于耳,脑为髓海,精少髓亏,则耳鸣耳聋;肾精不养腰府,则腰膝酸软;精亏骨失充养,则两足痿软,行动迟缓;舌淡,脉弱,为虚弱之象。

本证多与先天不足有关,以生长发育迟缓、早衰、生育机能低下等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肾阴虚与肾精不足皆属肾的虚证,均可见腰膝酸软、头晕耳鸣、齿松发脱等症,但前者有阴虚内热的表现,性欲偏亢,梦遗、经少;后者主要为生长发育迟缓,早衰,生育机能低下,无虚热表现。

五、肾气不固证

指肾气亏虚,失于封藏、固摄,以腰膝酸软,小便、精液、经带、胎气不固等为主要表现的虚弱证候。

【临床表现】 腰膝酸软,神疲乏力,耳鸣失聪;小便频数而清,或尿后余沥不尽,或遗尿,或夜尿频多,或小便失禁;男子滑精、早泄;女子月经淋漓不尽,或带下清稀量多,或胎动易滑。舌淡,苔白,脉弱。

【证候分析】本证多因先天禀赋不足,年幼肾气未充;老年体弱,肾气衰退;早婚、房劳过度,损伤肾气;久病劳损,耗伤肾气,以致精关、膀胱、经带、胎气不固所致。

肾气亏虚,腰膝、脑神、耳窍失养,则腰膝酸软,耳鸣失聪,神疲乏力;肾气亏虚,固摄无权,膀胱失约,则小便频数清长,尿后余沥不尽,夜尿频多,遗尿,小便失禁;肾气亏虚,失于封藏,精关不固,精液外泄,则滑精、早泄;肾气亏虚,带脉失固,则带下清稀量多;冲任之本在肾,肾气不足,冲任失约,则月经淋漓不尽;肾气亏虚,胎气不固,以致胎动不安,滑胎、小产;舌淡,脉弱,为肾气亏虚,失于充养所致。

本证以腰膝酸软,小便、精液、经带、胎气不固与气虚症状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第六节辨腑病证候

 

胃、大肠、小肠、胆、膀胱等腑分别与脾、肺、心、肝、肾等脏互为表里,具有受盛而传化水谷的生理功能,泻而不藏,实而不满,以降为顺,以通为用。

胃为仓廪之官,主受纳腐熟水谷,为“水谷之海”,胃气以降为顺,喜润恶燥。胃的病变主要反映在受纳、腐熟功能障碍及胃失和降,胃气上逆。多因饮食失节,或外邪侵袭等所致,病久并可导致胃的阴、阳、气虚。常见食纳异常,胃脘痞胀疼痛,恶心呕吐,嗳气,呃逆等症。常见胃气虚、胃阳虚、胃阴虚、寒滞胃脘、胃热炽盛、寒饮停胃、食滞胃脘、胃脘气滞等证。

小肠主受盛化物,泌别清浊,为“受盛之官”。小肠的病变多因寒、热、湿热等邪侵袭,或饮食所伤,或虫体寄生等所致,主要反映在泌别清浊功能和气机的失常。常见腹胀,肠鸣,腹痛,腹泻等症。常见寒滞肠道、肠道气滞、饮留肠道、虫积肠道等证。

大肠能吸收水分,排泄槽粕,为“传导之官”。大肠的病变多因感受湿热之邪,或热盛伤津,或阴血亏虚等所致,主要反映在大便传导功能的失常。常见便秘,腹泻,便下脓血以及腹痛、腹胀等症。常见肠道湿热、肠燥津亏、肠热腑实等证。

胆能贮藏和排泄胆汁,帮助脾胃对饮食的消化,胆气宜降,为“中清之腑”;胆又主决断,与情志活动有关。胆的病变常因湿热侵袭,肝病影响等所致,主要反映在影响消化和胆汁排泄、情绪活动等的异常。常见口苦,黄疸,胆怯,易惊等症。常见肝胆湿热、胆郁痰扰等证。

膀胱具有贮藏及排泄尿液的功能,为“州都之官”。膀胱的病变多因湿热侵袭,或肾病影响膀胱所致,主要反映在排尿功能的异常。常见尿频,尿急,尿痛,尿闭等症。其常见证为膀胱湿热证。遗尿、失禁等膀胱的虚弱证候,多责之于肾虚不固。

一、胃气虚证

指胃气虚弱,胃失和降,以胃脘隐痛或痞胀、喜按,食少等为主要表现的虚弱证候。

【临床表现】胃脘隐痛或痞胀、按之觉舒,食欲不振,或得食痛缓,食后胀甚,嗳气,口淡不渴,面色萎黄,气短懒言,神疲倦怠,舌质淡,苔薄白,脉弱。

【证候分析】本证多因饮食不节,饥饱失常,劳倦过度,久病失养,其他脏腑病证的影响等,损伤胃气所致。

胃主受纳、腐熟,胃气以降为顺。胃气亏虚,受纳、腐熟功能减退,胃气失和,气滞中焦,则胃脘隐痛或痞胀,不思饮食;胃气本已虚弱,食后不负其消化之任,故食后胃脘胀满更甚;病性属虚,故按之觉舒;胃气失和,不能下降,反而上逆,则时作嗳气。胃虚影响及脾,脾失健运,化源不足,气血虚少而不能上荣于面,则面色萎黄;全身脏腑机能衰减,则气短懒言,神疲倦怠。舌质淡,苔薄白,脉弱,为气虚之象。

本证以胃脘痞满、隐痛喜按,食少与气虚症状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二、胃阳虚证

指阳气不足,胃失温煦,以胃脘冷痛、喜温喜按,畏冷肢凉等为主要表现的虚寒证候。又名胃虚寒证。

【临床表现】 胃脘冷痛,绵绵不已,时发时止,喜温喜按,食后缓解,泛吐清水或夹有不消化食物,食少脘痞,口淡不渴,倦怠乏力,畏寒肢冷,舌淡胖嫩,脉沉迟无力。

【证候分析】本证多因饮食失调,嗜食生冷,或过用苦寒、泻下之品,或脾胃素弱,阳气自衰,或久病失养,其他脏腑病变的影响,伤及胃阳所致。

胃阳不足,虚寒内生,寒凝气机,故胃脘冷痛;性属虚寒,故其痛绵绵不已,时作时止,喜温喜按,食后、按压、得温均可使病情缓解;受纳腐熟功能减退,水谷不化,胃气上逆,则食少,呕吐清水或夹不消化食物;阳虚气弱,全身失于温养,功能减退,则畏寒肢冷,体倦乏力;阳虚内寒,津液未伤,则口淡不渴;舌淡胖嫩,脉沉迟无力,为虚寒之象。

本证以胃脘冷痛、喜温喜按,畏冷肢凉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脾气虚与胃气虚、脾阳虚与胃阳虚,均有食少、脘腹隐痛及气虚或阳虚的共同症状,但脾阳、气虚以脾失运化为主,胀或痛的部位在大腹,腹胀腹痛、便溏、水肿等症突出;胃阳、气虚以受纳腐熟功能减弱,胃失和降为主,胀或痛的部位在胃脘,脘痞隐痛,嗳气等症明显。

三、胃阴虚证

指阴液亏虚,胃失濡润、和降,以胃脘嘈杂,饥不欲食,脘腹痞胀、灼痛等为主要表现的虚热证候。又名胃虚热证。虚热证不明显者,则称胃燥津亏证。

【临床表现】 胃脘嘈杂,饥不欲食,或痞胀不舒,隐隐灼痛,干呕,呃逆,口燥咽干,大便干结,小便短少,舌红少苔乏津,脉细数。

【证候分析】本证多因热病后期,胃阴耗伤;或情志郁结,气郁化火,灼伤胃阴;或吐泻太过,伤津耗液;或过食辛辣、香燥之品,过用温热辛燥药物,耗伤胃阴所致。

胃喜润而恶燥,以降为顺。胃阴不足,虚热内生,热郁于胃,气失和降,则胃脘隐痛而有灼热感,嘈杂不舒,痞胀不适;胃中虚热扰动,消食较快,则有饥饿感,而胃阴失滋,纳化迟滞,则饥不欲食;胃失和降,胃气上逆,可见干呕,呃逆;胃阴亏虚,阴津不能上滋,则口燥咽干;不能下润肠道,则大便干结;小便短少,舌红少苔乏津,脉细数,为阴液亏少之征。

本证以胃脘嘈杂、灼痛,饥不欲食与虚热症状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四、胃热炽盛证

指火热壅滞于胃,胃失和降,以胃脘灼痛、消谷善饥等为主要表现的实热证候。又名胃(实)热[火]证。

【临床表现】 胃脘灼痛、拒按,渴喜冷饮,或消谷善饥,或口臭,牙龈肿痛溃烂,齿衄,小便短黄,大便秘结,舌红苔黄,脉滑数。

【证候分析】本证多因过食辛辣、酒醴、肥甘、燥烈刺激之品,化热生火;或因情志不遂,肝郁化火犯胃;或为邪热内侵,胃火亢盛而致。

火热之邪熏灼,壅塞胃气,阻滞不通,则胃脘灼痛而拒按;胃火炽盛,受纳腐熟功能亢进,则消谷善饥;胃火内盛,胃中浊气上冲,则口气秽臭;胃经经脉络于龈,胃火循经上炎,气血壅滞,则牙龈红肿疼痛,甚至化脓、溃烂;血得热而妄行,损伤龈络,则齿龈出血;热盛伤津,则口渴喜冷饮,小便短黄,大便秘结;舌红苔黄,脉滑数,为火热内盛之象。

本证以胃脘灼痛、消谷善饥等与实火症状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胃阴虚证与胃热炽盛证均属胃的热证,可见脘痛,口渴,脉数等症,但前者为虚热,常见嘈杂,饥不欲食,舌红少苔,脉细;后者为实热,常见消谷善饥,口臭,牙龈肿痛,齿衄,脉滑。

五、寒饮停胃证

指寒饮停积于胃,胃失和降,以脘腹痞胀、胃中有振水声、呕吐清水等为主要表现的证候。

【临床表现】 脘腹痞胀,胃中有振水声,呕吐清水痰涎,口淡不渴,眩晕,舌苔白滑,脉沉弦。

【证候分析】 本证多因饮食不节,嗜饮无度;或手术创伤,劳倦内伤,脾胃受损,中阳不振,脾失健运,水停为饮,留滞胃中,胃失和降所致。

寒饮停留中焦,气机阻滞,胃失和降,则脘腹痞胀;饮邪留积胃腑,则胃中有振水声;饮停于胃,胃气上逆,水饮随胃气上泛,则呕吐清水痰涎;饮邪内阻,清阳不升,则头晕目眩;饮为阴邪,津液未伤,则口淡不渴;苔白滑,脉沉弦,为水饮内停之征。

本证以脘腹痞胀、胃中有振水声、呕吐清水等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六、寒滞胃肠证

指寒邪侵袭胃肠,阻滞气机,以胃脘、腹部冷痛,痛势急剧等为主要表现的实寒证候。又名中焦实寒证。

【临床表现】 胃脘、腹部冷痛,痛势暴急,遇寒加剧,得温则减,恶心呕吐,吐后痛缓,口淡不渴,或口泛清水,腹泻清稀,或腹胀便秘,面白或青,恶寒肢冷,舌苔白润,脉弦紧或沉紧。

【证候分析】 本证多因过食生冷,或脘腹受冷,寒凝胃肠所致。

寒主收引、凝滞,寒邪侵犯胃肠,凝滞气机,故脘腹冷痛,痛势急剧;寒邪得温则散,故疼痛得温则减;遇寒气机凝滞加重,则痛势加剧;胃气上逆,则恶心呕吐;寒伤胃阳,水饮不化,随胃气上逆,则口中泛吐清水;吐后气滞暂得舒畅,则吐后痛减;寒不伤津,故口淡不渴;寒邪阻遏,阳气不能外达,血行不畅,则恶寒肢冷,面白或青;舌苔白润,脉弦紧或沉紧,为阴寒内盛,凝阻气机之象。

本证多有寒冷刺激的诱因,以胃脘、腹部冷痛,痛势急剧等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七、食滞胃肠证

指饮食停积胃肠,以脘腹痞胀疼痛、呕泻酸馊腐臭等为主要表现的证候。

【临床表现】 脘腹胀满疼痛、拒按,厌食,嗳腐吞酸,呕吐酸馊食物,吐后胀痛得减,或腹痛,肠鸣,矢气臭如败卵,泻下不爽,大便酸腐臭秽,舌苔厚腻,脉滑或沉实。

【证候分析】本证多因饮食不节,暴饮暴食,食积不化所致;或因素体胃气虚弱,稍有饮食不慎,即停滞难化而成。

胃肠主受纳、运化水谷,以和降为顺。暴饮暴食,或饮食不慎,食滞胃肠,气失和降,阻滞不通,则脘腹胀满疼痛而拒按;食积于内,腐熟不及,则拒于受纳,故厌恶食物;胃中未消化之食物夹腐浊之气上逆,则嗳腐吞酸,或呕吐酸馊食物;吐后宿食得以排出,故胀痛可减;食滞肠道,阻塞气机,则腹胀腹痛,肠鸣,矢气多而臭如败卵;腐败食物下注,则泻下之物酸腐秽臭;胃肠秽浊之气上蒸,则舌苔厚腻;脉滑或沉实,为食积之象。

本证多有伤食病史,以脘腹痞胀疼痛、呕泻酸馊腐臭等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八、胃肠气滞证

指胃肠气机阻滞,以脘腹胀痛走窜、嗳气、肠鸣、矢气等为主要表现的证候。

【临床表现】 胃脘、腹部胀满疼痛,走窜不定,痛而欲吐或欲泻,泻而不爽,嗳气,肠鸣,矢气,得嗳气、矢气后痛胀可缓解,或无肠鸣、矢气则胀痛加剧,或大便秘结,苔厚,脉弦。

【证候分析】 本证多因情志不遂,外邪内侵,病理产物或病邪停滞,导致胃肠气机阻滞而成。

胃肠气机阻滞,传导、通降失司,则胃脘、腹部胀满疼痛;气或聚或散,故胀痛走窜不定;胃气失降而上逆,则嗳气、欲吐;肠道气滞不畅,则肠鸣、矢气频作,欲泻而不爽;嗳气、矢气之后,阻塞之气机暂得通畅,故胀痛得减;若气机阻塞严重,上不得嗳气,下不得矢气,气聚而不散,则脘腹胀痛加剧;胃肠之气不降,则大便秘结;苔厚,脉弦,为浊气内停,气机阻滞之象。

本证以脘腹胀痛走窜、嗳气、肠鸣、矢气等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寒滞胃肠本有气滞的病机,故胃肠气滞证与寒滞胃肠证均可见脘、腹痞胀及疼痛,呕泻等症。但寒滞胃肠证有寒邪刺激的病因,有冷痛喜温、恶寒肢冷、脉紧等属寒的表现;胃肠气滞证则以胀痛为主,嗳气、肠鸣、矢气等症明显,而无寒因、寒症。

九、虫积肠道证

指蛔虫等寄生肠道,耗吸营养,阻滞气机,以腹痛、面黄体瘦、大便排虫等为主要表现的证候。

【临床表现】胃脘嘈杂,时作腹痛,或嗜食异物,大便排虫,或突发腹痛,按之有条索状物,甚至剧痛,呕吐蛔虫,面黄体瘦,睡中啮齿,鼻痒,或面部出现白色斑,唇内有粟粒样白点,白睛见蓝斑。

【证候分析】本证多因进食不洁的瓜果、蔬菜等,虫卵随饮食入口,在肠道内繁殖孳生所致。

虫居肠道,争食水谷,吮吸精微,故觉胃中嘈杂而贪食,久则面黄体瘦;蛔虫扰动,则腹痛时作,虫安则痛止,或随便出而排虫;若蛔虫钻窜,聚而成团,抟于肠中,阻塞不通,则腹痛扪之有条索状物;蛔虫上窜,侵入胆道,气机逆乱则脘腹阵发剧痛,呕吐蛔虫;阳明大肠经入下齿、环唇口、行面颊,阳明胃经起于鼻、入上齿、布面颊,虫积肠道,湿热内蕴,循经上熏,故可表现为鼻痒、啮齿、面部生白色虫斑、唇内有粟粒样白点;肺与大肠相表里,白睛属肺,蛔虫寄居肠道,故可见巩膜蓝斑。

本证以腹痛、面黄体瘦、大便排虫等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十、肠热腑实证

指里热炽盛,腑气不通,以发热、大便秘结、腹满硬痛为主要表现的实热证候。又名大肠热结证、大肠实热证。六经辨证中称为阳明腑证,卫气营血辨证中属气分证,三焦辨证中属中焦证。

【临床表现】 高热,或日晡潮热,汗多,口渴,脐腹胀满硬痛、拒按,大便秘结,或热结旁流,大便恶臭,小便短黄,甚则神昏谵语、狂乱,舌质红,苔黄厚而燥,或焦黑起刺,脉沉数(或迟)有力。

【证候分析】本证多因邪热炽盛,汗出过多,或误用发汗,津液耗损,肠中干燥,里热炽盛,燥屎内结而成。

里热炽盛,伤津耗液,肠道失润,邪热与肠中燥屎内结,腑气不通,故脐腹部胀满硬痛而拒按,大便秘结;大肠属阳明,经气旺于日晡,故日晡发热更甚;若燥屎内积,邪热迫津下泄,则泻下青黑色恶臭粪水,称为“热结旁流”;肠热壅滞,腑气不通,邪热与秽浊上熏,侵扰心神,可见神昏谵语,精神狂乱;里热熏蒸,迫津外泄,则高热,汗出口渴,小便短黄;实热内盛,故舌质红,苔黄厚而干燥,脉沉数有力;若燥屎与邪热互结,煎熬熏灼,则舌苔焦黑起刺;阻碍脉气运行,则脉来沉迟而有力。

本证以发热、大便秘结、腹满硬痛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十一、肠燥津亏证

指津液亏损,肠失濡润,传导失职,以大便燥结、排便困难及津亏症状为主要表现的证候。又名大肠津亏证。

【临床表现】 大便干燥如羊屎,艰涩难下,数日一行,腹胀作痛,或可于左少腹触及包块,口干,或口臭,或头晕,舌红少津,苔黄燥,脉细涩。

【证候分析】本证多因素体阴亏,年老阴津不足,嗜食辛辣燥烈食物,汗、吐、下、久病、温热病后期等耗伤阴液所致。

各种原因损伤阴津,肠道失濡,大便失润,传导不行,则大便干燥秘结,坚硬如羊屎,难以排出,甚或数日一行;大肠有燥屎,气机阻滞,则腹胀作痛,或左下腹触及包块;腑气不通,秽浊不能下排而上逆,则口中出气秽臭,甚至干扰清阳而见头晕;阴津亏损,不能上润,则口干咽燥,舌红少津;阴液不能充盈濡润脉道,则脉细涩。

本证多属病久而势缓,以大便燥结、排便困难与津亏症状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十二、肠道湿热证

指湿热内蕴,阻滞肠道,以腹痛、暴泻如水、下痢脓血、大便黄稠秽臭及湿热症状为主要表现的证候。又名大肠湿热证。

【临床表现】身热口渴,腹痛腹胀,下痢脓血,里急后重,或暴泻如水,或腹泻不爽、粪质黄稠秽臭,肛门灼热,小便短黄,舌质红,苔黄腻,脉滑数。

【证候分析】本证多因夏秋之季,暑湿热毒之邪侵犯肠道;或饮食不节,进食腐败不洁之物,湿热秽浊之邪蕴结肠道而成。

湿热之邪侵犯肠道,阻碍气机,气滞不通,则腹痛腹胀;湿热侵袭肠道,气机紊乱,清浊不别,水液下趋,则暴注下迫;湿热内蕴,损伤肠络,瘀热互结,则下痢脓血;火性急迫而湿性黏滞,湿热疫毒侵犯,肠道气机阻滞,则腹痛阵作而欲泻,却排便不爽,肛门滞重,呈里急后重之象;肠道湿热不散,秽浊蕴结不泄,则腹泻不爽而粪质黄稠、秽臭,排便时肛门有灼热感;湿热蒸达于外,则身热;热邪伤津,泻下耗液,则口渴,尿短黄;舌质红,苔黄腻,脉滑数,为湿热内蕴之象。

本证以腹痛、暴泻如水、下痢脓血、大便黄稠秽臭等与湿热症状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湿热蕴脾证与肠道湿热证,均属湿热为病,可见发热、口渴、尿黄、舌红、苔黄腻、脉滑数等症。但前者病势略缓,除有腹胀、纳呆、呕恶、便溏等胃肠症状外,并有身热不扬、汗出热不解、肢体困重、口腻、渴不多饮,或有黄疸、肤痒等症状;后者则病势较急,病位以肠道为主,腹痛、暴泻如水、下痢脓血、大便黄稠秽臭等为突出表现。

十三、膀胱湿热证

指湿热侵袭,蕴结膀胱,以小便频急、灼涩疼痛及湿热症状为主要表现的证候。

【临床表现】 小便频数、急迫、短黄,排尿灼热、涩痛,或小便浑浊、尿血、有砂石,或腰部、小腹胀痛,发热,口渴,舌红,苔黄腻,脉滑数或濡数。

【证候分析】 本证多因外感湿热之邪,侵袭膀胱;或饮食不节,嗜食辛辣,化生湿热,下注膀胱,致使膀胱气机不畅所致。

湿热郁蒸膀胱,气化不通,下迫尿道,故尿频、尿急,小便灼热,排尿涩痛;湿热煎熬,津液被灼,则尿短少而色黄;湿热伤及血络,迫血妄行,则尿血;湿热久恋,煎熬尿浊结成砂石,则尿中或X线检查可见砂石;膀胱湿热波及小腹、腰部,经气失调,则腰部、小腹胀痛;发热,口渴,舌红,苔黄腻,脉滑数,为湿热内蕴之征。

本证属新病势急,以小便频急、灼涩疼痛等与湿热症状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心火下移证与膀胱湿热证,均可见小便频急、灼涩疼痛等症。但前者为火热炽盛,灼伤津液,兼有心烦、口舌生疮等症;后者为湿热蕴结膀胱,气机不畅,有苔黄腻、脉滑数等湿热证候。

十四、胆郁痰扰证

指痰浊或痰热内扰,胆郁失宣,以胆怯、惊悸、烦躁、失眠、眩晕、呕恶等为主要表现的证候。

【临床表现】 胆怯易惊,惊悸不宁,失眠多梦,烦躁不安,胸胁闷胀,善太息,头晕目眩,口苦,呕恶,吐痰涎,舌淡红或红,苔白腻或黄滑,脉弦缓或弦数。

【证候分析】 本证多因情志不遂,气郁化火,灼津为痰,痰热互结,内扰心神,胆气不宁,心神不安所致。

胆为清净之府,主决断,痰浊内蕴,胆气不宁,失于决断,则胆怯易惊,睡眠易醒;胆失疏泄,经气不畅,则胸胁闷胀,善太息;痰热内扰心神,神不守舍,则烦躁不安,惊悸不宁,失眠多梦;胆脉上络头目,痰热循经上扰,则头晕目眩;胆气犯胃,胃失和降,则泛恶欲呕;热迫胆气上溢,则口苦;舌淡红,苔白腻,脉弦缓,为痰浊内蕴的表现;若舌红,苔黄滑,脉弦数,则为痰热内蕴之征。

本证以胆怯、惊悸、烦躁、失眠、眩晕、呕恶等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第七节辨脏腑兼病证候

 

凡两个或两个以上脏腑的病证并见者,称为脏腑兼病。

人体各脏腑之间,即脏与脏、脏与腑、腑与腑之间,是一个有机联系的整体。它们在生理上既分工又合作,共同完成各种复杂的生理功能,以维持生命活动的正常进行,因而在发生病变时,它们之间则相互影响,或由脏及脏,或由脏及腑,或由腑及腑等。

脏腑兼证,并不等于两个及以上脏腑证候的简单相加,而是在病理上存在着内在联系和相互影响的规律,如具有表里关系的脏腑之间,兼证较为常见;脏与脏之间的病变,可有生克乘侮的兼病关系;有的是因在运行气血津液方面相互配合失常,有的则因在主消化、神志、生殖等功能方面失却有机联系等。因此,辨证时应当注意辨析脏腑之间有无先后、主次、因果、生克等关系,这样才能明确其病理机制,作出恰当的辨证施治。

脏腑兼证在临床上甚为多见,其证候也较为复杂。这里只重点介绍常见证型。

一、心肾不交证

指心与肾的阴液亏虚,阳气偏亢,以心烦、失眠、梦遗、耳鸣、腰酸等为主要表现的虚热证候。又名心肾阴虚阳亢[火旺]证。

【临床表现】 心烦失眠,惊悸健忘,头晕,耳鸣,腰膝酸软,梦遗,口咽干燥,五心烦热,潮热盗汗,便结尿黄,舌红少苔,脉细数。

【证候分析】 本证多因忧思劳神太过,郁而化火,耗伤心肾之阴;或因虚劳久病,房事不节等导致肾阴亏耗,虚阳亢动,上扰心神所致。

肾阴亏损,水不济火,不能上养心阴,心火偏亢,扰动心神,则见心烦,失眠,多梦,惊悸;肾阴亏虚,骨髓失充,脑髓失养,则头晕,耳鸣,健忘;腰膝失养,则腰膝酸软;虚火内炽,相火妄动,扰动精室,则梦遗;阴虚阳亢,虚热内生,则口咽干燥,五心烦热,潮热,盗汗;舌红,少苔或无苔,脉细数,为阴虚火旺之征。

本证以心烦、失眠、腰酸、耳鸣、梦遗与虚热症状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二、心肾阳虚证

指心与肾的阳气虚衰,失于温煦,以心悸、水肿等为主要表现的的虚寒证候。又名心肾虚寒证,水肿明显者,可称水气凌心证。

【临床表现】 畏寒肢冷,心悸怔忡,胸闷气喘,肢体浮肿,小便不利,神疲乏力,腰膝酸冷,唇甲青紫,舌淡紫,苔白滑,脉弱。

【证候分析】 本证多因心阳虚衰,病久及肾;或因肾阳亏虚,气化无权,水气凌心所致。

肾阳不振,蒸腾气化无权,水液内停,泛溢肌肤,则肢体浮肿,小便不利;肾阳虚,不能温煦腰膝,则腰膝酸冷;肾阳虚不能温煦心阳,水气上犯凌心,以致心阳不振,心气鼓动乏力,则心悸怔忡,胸闷气喘;温运无力,血行不畅而瘀滞,则唇甲青紫,舌质淡紫;心肾阳虚,形体失于温养,脏腑功能衰退,则畏寒肢冷,神疲乏力;苔白滑,脉弱,为心肾阳虚,水湿内停之象。

本证以心悸、水肿与虚寒症状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三、心肺气虚证

指心肺两脏气虚,以咳喘、心悸、胸闷等为主要表现的虚弱证候。

【临床表现】 胸闷,咳嗽,气短而喘,心悸,动则尤甚,吐痰清稀,神疲乏力,声低懒言,自汗,面色淡白,舌淡苔白,或唇舌淡紫,脉弱或结或代。

【证候分析】本证多因久病咳喘,耗伤肺气,累及于心;或因老年体虚,劳倦太过等,使心肺之气虚损所致。

心气虚弱,鼓动无力,则见心悸怔忡;肺气虚弱,呼吸功能减弱,失于宣降,则为咳嗽,气短而喘;宗气亏虚,气滞胸中,则胸闷;肺气虚卫外不固,则自汗;动则耗气,加重气虚程度,故活动后诸症加剧;肺气虚,不能输布津液,水液停聚为痰,则痰液清稀;气虚脏腑机能活动减弱,则见头晕,神疲,声低懒言,面色淡白;舌淡,脉弱或结或代,为心肺气虚之征。

本证以咳喘、心悸、胸闷与气虚症状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四、心脾气血虚证

指脾气亏虚,心血不足,以心悸、神疲、头晕、食少、腹胀、便溏等为主要表现的虚弱证候。简称心脾两虚证。

【临床表现】心悸怔忡,头晕,多梦,健忘,食欲不振,腹胀,便溏,神疲乏力,或见皮下紫斑,女子月经量少色淡、淋漓不尽,面色萎黄,舌淡嫩,脉弱。

【证候分析】本证多因久病失调,思虑过度;或因饮食不节,损伤脾胃,生化不足;或因慢性失血,血亏气耗,渐致心脾气血两虚。

脾主运化,脾虚气弱,运化失职,水谷不化,故食欲不振而食少,腹胀,便溏;脾气亏损,气血生化不足,心血不足,心失所养,心神不宁,则心悸怔忡,失眠多梦,头晕,健忘;脾虚不能摄血,血不归经,则皮下出血而见紫斑,女子月经量少色淡、淋漓不尽;面色萎黄,倦怠乏力,舌质淡嫩,脉弱,均为气血亏虚之征。

本证以心悸、神疲、头晕、食少、腹胀、便溏等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五、心肝血虚证

指血液亏少,心肝失养,以心悸、多梦、眩晕、肢麻、经少及血虚症状为主要表现的证候。

【临床表现】 心悸心慌,多梦健忘,头晕目眩,视物模糊,肢体麻木、震颤,女子月经量少色淡,甚则经闭,面白无华,爪甲不荣,舌质淡白,脉细。

【证候分析】 本证可因思虑过度,失血过多,脾虚化源不足,久病亏损等所致。

心血不足,心失所养,心神不宁,故见心悸怔忡,健忘,失眠多梦;肝血不足,目失所养,则视力下降,视物模糊;爪甲、筋脉失于濡养,则爪甲不荣,肢体麻木或震颤;女子以血为本,心肝血虚,冲任失养,则月经量少色淡,甚则经闭;血虚头目失养,则头晕目眩,面白无华;舌、脉失充,则舌淡白,脉细。

本证以心悸、多梦、眩晕、肢麻等与血虚症状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心脾气血虚证与心肝血虚证,均有心血不足,心及心神失养,而见心悸、失眠多梦等症,但前者兼有脾虚失运,血不归经的表现,常见食少、腹胀、便溏、慢性失血等症;后者兼有肝血不足,失于充养的表现,常见眩晕、肢麻、视力减退、经少等症。

六、脾肺气虚证

指脾肺两脏气虚,以咳嗽、气喘、咯痰、食少、腹胀、便溏等为主要表现的虚弱证候。又名脾肺两虚证。

【临床表现】食欲不振,食少,腹胀,便溏,久咳不止,气短而喘,咯痰清稀,面部虚浮,下肢微肿,声低懒言,神疲乏力,面白无华,舌淡,苔白滑,脉弱。

【证候分析】本证多因久病咳喘,耗伤肺气,子病及母,影响脾气;或饮食不节,脾胃受损,土不生金,累及于肺所致。

久病咳喘,肺气虚损,呼吸功能减弱,宣降失职,气逆于上,则咳嗽不已,气短而喘;肺气虚,不能输布水津,聚湿生痰,故咯痰清稀;脾气虚,运化失职,则食欲不振而食少,腹胀,便溏;脾虚不能运化水液,水气泛溢肌肤,则面部虚浮,下肢微肿;气虚全身脏腑功能活动减退,故少气懒言,神疲乏力;气虚运血无力,面部失养,则面白无华;舌淡,苔白滑,脉弱,为气虚之征。

本证以咳嗽、气喘、咯痰,食少、腹胀、便溏与气虚症状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七、肺肾气虚证

指肺肾气虚,摄纳无权,以久病咳喘、呼多吸少、动则尤甚等为主要表现的虚弱证候。又名肾不纳气证。

【临床表现】 咳嗽无力,呼多吸少,气短而喘,动则尤甚,吐痰清稀,声低,乏力,自汗,耳鸣,腰膝酸软,或尿随咳出,舌淡紫,脉弱。

【证候分析】 本证多因久病咳喘,耗伤肺气,病久及肾;或劳伤太过,先天不足,老年体弱,肾气亏虚,纳气无权所致。

肺为气之主,肾为气之根,肺司呼吸,肾主纳气。肺气虚,呼吸功能减弱,则咳嗽无力,气短而喘,吐痰清稀;宗气不足,卫表不固,则语声低怯,自汗,乏力;肾气虚,不主摄纳,气不归元,则呼多吸少;耳窍失充,则耳鸣;腰膝失养,则腰膝酸软;肾气不固,可见尿随咳出;动则耗气,肺肾更虚,故喘息加剧;舌淡,脉弱,为气虚之征。

本证以久病咳喘、呼多吸少、动则尤甚与气虚症状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心肺气虚、脾肺气虚、肺肾气虚三证,均有肺气虚,呼吸功能减退,而见咳喘无力、气短、咯痰清稀等症。心肺气虚证则兼有心悸怔忡、胸闷等心气不足的证候;肺脾气虚证则兼有食少、腹胀、便溏等脾失健运的证候;肺肾气虚证则兼有呼多吸少、腰酸耳鸣、尿随咳出等肾失摄纳的证候。

八、肺肾阴虚证

指肺肾阴液亏虚,虚热内扰,以干咳、少痰、腰酸、遗精等为主要表现的虚热证候。

【临床表现】 咳嗽痰少,或痰中带血,或声音嘶哑,腰膝酸软,形体消瘦,口燥咽干,骨蒸潮热,盗汗,颧红,男子遗精,女子经少,舌红,少苔,脉细数。

【证候分析】 本证多因燥热、痨虫耗伤肺阴;或久病咳喘,损伤肺阴,病久及肾;或房劳太过,肾阴耗伤,不能上润,由肾及肺所致。

肺肾两脏,阴液互滋,“金水相生”。肺阴亏损,失于滋养,虚火扰动,肺失清肃,则咳嗽痰少;损伤血络,则痰中带血;虚火熏灼,咽喉失滋,则声音嘶哑;肾阴不足,腰膝失于滋养,则腰膝酸软;阴虚火旺,扰动精室,精关不固,则为遗精;阴精不足,精不化血,冲任空虚,则月经量少;虚火亢盛,迫血妄行,则女子崩漏;肺肾阴亏,失于滋养,虚热内生,则口燥咽干,形体消瘦,骨蒸潮热,盗汗颧红;舌红少苔,脉细数,为阴虚内热之象。

本证以干咳、少痰、腰酸、遗精等与虚热症状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九、肝火犯肺证

指肝火炽盛,上逆犯肺,肺失肃降,以胸胁灼痛、急躁、咳嗽痰黄或咳血等为主要表现的实热证候。

【临床表现】 胸胁灼痛,急躁易怒,头胀头晕,面红目赤,口苦口干,咳嗽阵作,痰黄稠黏,甚则咳血,舌红,苔薄黄,脉弦数。

【证候分析】本证多因郁怒伤肝,气郁化火,或邪热内蕴,肝火炽盛,上逆犯肺;或邪热蕴肺,咳甚牵引胸胁,影响肝气升发,郁而化火犯肺所致。

肝属木,主升发;肺属金,主肃降。肝肺二脏,升降相应,则气机条畅。肝火炽盛,上逆犯肺,木火刑金,肺失清肃,肺气上逆,则咳嗽阵作;火热灼津,炼液成痰,则痰黄稠黏;火灼肺络,迫血妄行,则为咳血;肝火内郁,经气不畅,则胸胁灼痛,急躁易怒;肝火上扰,气血上逆,则头晕头胀,面红目赤;热蒸胆气上逆,则口苦;口干,舌红,苔薄黄,脉弦数,为肝经实火内炽之征。

本证以胸胁灼痛、急躁、咳嗽痰黄或咳血等与实热症状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十、肝胆湿热证

指湿热内蕴,肝胆疏泄失常,以身目发黄、胁肋胀痛等及湿热症状为主要表现的证候。以阴痒、带下黄臭等为主要表现者,称肝经湿热(下注)证。

【临床表现】身目发黄,胁肋胀痛,或胁下有痞块,纳呆,厌油腻,泛恶欲呕,腹胀,大便不调,小便短赤,发热或寒热往来,口苦口干,舌红,苔黄腻,脉弦滑数。或为阴部潮湿、瘙痒、湿疹,阴器肿痛,带下黄稠臭秽等。

【证候分析】本证多因外感湿热之邪,侵犯肝胆或肝经;或嗜食肥甘,酿生湿热;或脾胃纳运失常,湿浊内生,郁结化热,湿热壅滞肝胆所致。

湿热蕴阻,肝胆疏泄失职,气机不畅,则胁肋胀痛;湿热内阻,胆汁不循常道,泛溢肌肤,则身目发黄;湿热郁蒸,胆气上溢,则口苦;湿热内阻,脾胃升降、纳运失司,胃气上逆,则厌食恶油,泛呕欲呕,腹部胀满,大便不调。肝经绕阴器,过少腹,湿热循经下注,则可见阴部潮湿、瘙痒、起丘疹,或阴器肿痛,或带下色黄秽臭。邪居少阳胆经,枢机不利,正邪相争,则寒热往来;发热,口渴,小便短赤,舌红,苔黄腻,脉弦滑数,均为湿热内蕴之象。

本证以胁肋胀痛、身目发黄,或阴部瘙痒、带下黄臭等与湿热症状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肝胆[经]湿热证与湿热蕴脾证,均有发热,苔黄腻,脉滑数等湿热证候,但前者以胁痛、黄疸、阴痒等为主症;后者以腹胀,纳呆,呕恶,大便不调等为主症。

十一、肝胃不和证

指肝气郁结,胃失和降,以脘胁胀痛、嗳气、吞酸、情绪抑郁等为主要表现的证候。又名肝气犯胃证、肝胃气滞证。

【临床表现】胃脘、胁肋胀满疼痛,走窜不定,嗳气,吞酸嘈杂,呃逆,不思饮食,情绪抑郁,善太息,或烦躁易怒,舌淡红,苔薄黄,脉弦。

【证候分析】本证多因情志不舒,肝气郁结,横逆犯胃,胃失和降所致。

情志不遂,肝失疏泄,肝气横逆犯胃,胃气郁滞,则胃脘、胸胁胀满疼痛,走窜不定;胃气上逆而见呃逆、嗳气;肝失条达,情志失调,则精神抑郁,善太息;气郁化火,肝性失柔,则烦躁易怒;木郁作酸,肝气犯胃,则吞酸嘈杂,胃不主受纳,则不思饮食;苔薄白,脉弦,为肝气郁结之象;若气郁化火,则舌红苔薄黄,脉弦数。

本证以脘胁胀痛、嗳气、吞酸、情绪抑郁等为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十二、肝郁脾虚证

指肝失疏泄,脾失健运,以胁胀作痛、情志抑郁、腹胀、便溏等为主要表现的证候。又称肝脾不调证。

【临床表现】胸胁胀满窜痛,善太息,情志抑郁,或急躁易怒,食少,腹胀,肠鸣矢气,便溏不爽,或腹痛欲便、泻后痛减,或大便溏结不调,舌苔白,脉弦或缓。

【证候分析】本证多因情志不遂,郁怒伤肝,肝失条达,横乘脾土;或饮食不节、劳倦太过,损伤脾气,脾失健运,土反侮木,肝失疏泄而成。

肝失疏泄,经气郁滞,则胸胁胀满窜痛;太息可引气舒展,气郁得散,故胀闷疼痛可减;肝气郁滞,情志不畅,则精神抑郁;气郁化火,肝失柔顺之性,则急躁易怒;肝气横逆犯脾,脾气虚弱,不能运化水谷,则食少腹胀;气滞湿阻,则肠鸣矢气,便溏不爽,或溏结不调;肝气犯脾,气机郁滞,运化失常,故腹痛则泻;便后气机得以条畅,则泻后腹痛暂得缓解;苔白,脉弦或缓,为肝郁脾虚之征。

本证以胁胀作痛、情志抑郁、腹胀、便溏等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肝胃不和、肝郁脾虚、胃肠气滞三证的鉴别:前二者均有肝气郁结,而见胸胁胀满疼痛、情志抑郁或烦躁等表现,但肝胃不和证兼胃失和降,常有胃脘胀痛、嗳气、呃逆等症;肝郁脾虚证兼脾失健运,常有食少、腹胀、便溏等症。胃肠气滞证则肝气郁结的证候不明显,而但见胃肠气机阻滞的症状,以脘腹胀痛走窜、嗳气、肠鸣、矢气等为主要表现。

十三、肝肾阴虚证

指肝肾阴液亏虚,虚热内扰,以腰酸胁痛、眩晕、耳鸣、遗精等为主要表现的虚热证候。又名肝肾虚火证。

【临床表现】 头晕,目眩,耳鸣,健忘,胁痛,腰膝酸软,口燥咽干,失眠多梦,低热或五心烦热,颧红,男子遗精,女子月经量少,舌红,少苔,脉细数。

【证候分析】本证多因久病失调,阴液亏虚;或因情志内伤,化火伤阴;或因房事不节,耗伤肾阴;或因温热病久,津液被劫,皆可导致肝肾阴虚,阴不制阳,虚热内扰。

肝肾阴虚,肝络失滋,肝经经气不利,则胁部隐痛;肝肾阴亏,水不涵木,肝阳上扰,则头晕目眩;肝肾阴亏,不能上养清窍,濡养腰膝,则耳鸣,健忘,腰膝酸软;虚火上扰,心神不宁,故失眠多梦;肝肾阴亏,相火妄动,扰动精室,精关不固,则男子遗精;肝肾阴亏,冲任失充,则女子月经量少;阴虚失润,虚热内炽,则口燥咽干,五心烦热,盗汗颧红,舌红少苔,脉细数。

本证以腰酸胁痛、眩晕、耳鸣、遗精等与虚热症状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心肾不交、肺肾阴虚、肝肾阴虚三证,都有肾阴虚的证候,均见腰膝酸软、耳鸣、遗精及阴虚内热的表现。但心肾不交证兼心阴亏虚,虚火扰神,故心悸、心烦、失眠多梦等症明显;肺肾阴虚证兼肺阴亏损,肺失清肃,故有干咳、痰少难咯等表现;肝肾阴虚证兼肝阴虚损,失于滋养,常见胁痛、目涩、眩晕等症。

十四、脾肾阳虚证

指脾肾阳气亏虚,虚寒内生,以久泻久痢、水肿、腰腹冷痛等为主要表现的虚寒证候。

【临床表现】 腰膝、下腹冷痛,畏冷肢凉,久泄久痢,或五更泄泻,完谷不化,便质清冷,或全身水肿,小便不利,面色白光白,舌淡胖,苔白滑,脉沉迟无力。

【证候分析】本证多由久泄久痢,脾阳损伤,不能充养肾阳;或水邪久踞,肾阳受损,不能温暖脾阳,导致脾肾阳气同时损伤,虚寒内生,温化无权,水谷不化,水液潴留。

脾主运化,肾司二便。脾肾阳虚,运化、吸收水谷精微及排泄二便功能失职,则见久泄久痢不止;不能腐熟水谷,则见完谷不化,大便清冷;寅卯之交,阴气极盛,阳气末复,命门火衰,阴寒凝滞,则黎明前腹痛泄泻,称为五更泄;脾肾阳虚,不能温化水液,泛溢肌肤,则为全身水肿,小便短少;腰膝失于温养,故腰膝冷痛;阳虚阴寒内盛,气机凝滞,故下腹冷痛;阳虚不能温煦全身,则畏冷肢凉;阳虚水泛,面部浮肿,故面色白光白;舌淡胖,苔白滑,脉沉迟无力,均为阳虚失于温运,水寒之气内停之征。

本证以久泻久痢、水肿、腰腹冷痛等与虚寒症状共见为辨证的主要依据。

脾肾阳虚证与心肾阳虚证,均有畏冷肢凉、舌淡胖、苔白滑等虚寒证候,且有腰膝酸冷、小便不利、浮肿等肾阳虚水湿内停的表现。但前者并有久泄久痢、完谷不化等脾阳虚,运化无权的表现;后者则心悸怔忡、胸闷气喘、面唇紫暗等心阳不振,血行不畅的症状突出。

 

 

     

 

 

山东中医药大学 中医诊断教研室

 

山东中医药大学 中医诊断教研室
济南市长清大学科技园区  邮编  250335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