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浅谈古典诗词创作之“结构感”

 遗韵斋 2012-06-22
浅谈古典诗词创作之“结构感”
 
                文/淡写
 
  诗词是一种文学体裁,但是它也当有属于自身的艺术特质,所以不应片面把它归为一类情感的载体,我们应该在抒情感怀的同时让诗词重归于诗词本身。而诗词的本身就在它独特的音律、节奏、意境等特色中体现。
  而这些特色我个人统归为“结构感”
  一 诗词的外在结构感
  (1)
  结构“感”,无外乎是一种感觉,但是如何体现出这种虚无的感觉?那就要靠实实在在的语言,“语言”“韵律”“表现模式”就是诗词的“外在结构”。也是我们平时常言的意境中“境”之所在。
  为什么说它是“境”呢?我个人认为一首诗词的“境”应同其语言流畅度、手法纯熟度,表现巧妙新颖度密切相关,与其让我们写艳美但拗的诗句,不如写得朗朗上口清新自然,而此“境”又不只为单纯的“语境”,也是还有“心境”所致,古往今来也可看出,不同性格、追求、生活环境的人写作的风格也自然是不同的,如东坡词豪放、永叔词窈眇、义山诗构思新奇而浓丽、唐寅诗则是如其人一般洒脱不拘。
  (2)手法
  创作是身体,如何创作才是心脏。我们在写作中常希望语言有质感,表现有好的角度等等,那么我们到底需要注意什么。
  第一,传统创作手法的运用和创新挖掘
  如“白描”,白描手法起源在绘画中,其用法是抓住事物的主要特质,不烘托、不渲染、简洁描述,其效果使语言更加质朴且有直观性,易安的词作就多使用白描的手法,然而与其相对的是另一种“点染”手法,顾名思义点染就是抓住一点加以渲染,“点”在主旨,“染”在侧面,所谓主旨则多为情感、思想,而侧面的烘托则多从意象入手。这种意象表现则多用横向铺展的手法,在不同或相邻的语句中使用不同数量的意象,合理选取,使得多意象之句紧张急促,少意象之句舒展松弛,而这种手法又要配合诗歌本身口感的音律,使得其表述有强大的余韵,如马致远“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前面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都是合理的选取意象,紧促却不拥挤,为了后面的“断肠人在天涯”所渲染,成功的烘托出作者的情感。
  并且在古典诗词中最常用到的手法是赋、比、兴,赋,为铺陈叙述、直抒胸襟,这个在诗经中就已体现并且也是常人写作常用法。而比,是以他物比此物,即为比喻,兴,就是用别物来做铺垫,从而引导出作者想要咏之物。如徐寅《蕉叶》诗“绿绮新裁织女机,摆风摇日影离披。只因青帝行春罢,闲倚东墙卓翠旗。”全诗首二句用赋、比手法让其描述之物更加生动,而结句则用比、兴手法由第三句青帝之事转折托出结句,结的却又转为赋、比手法,不言情志却又在描写中烘托情志,极其出彩。而由此也可看出赋比兴三者其实是密不可分、相辅相成的。除此之外,诗词的“通感”运用也是极为广泛的,什么是通感,就是把不同的感官包括感觉、思想等沟通起来,用感觉来写感觉,比如把颜色的视觉感赋予温度的触感,所谓“抚碧而寒,见红而热”便是如此,能够给人更大的色彩辨识。晏几道的临江仙“风吹梅蕊闹。”这里的“闹”字从让梅花从无声的姿态视觉赋予了听觉的感受,更加生动。
  以上这些是一些常用的手法,然而在真正的诗词创作中,手法并非固定形式而来的,我们也可以通过现代汉语的语法句法等思维去创新开拓其道路。
  第二,语言自身
  诗词当有诗词的语言,但是掌握好语法后选取合理的平常语入诗就显得更为有亲和力,古人也自有觉悟,这样的例子很多,如白居易《梦江南》结句“能不忆江南?”又如白胜诗“赤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农夫心内如汤煮,公子王孙把扇摇。”皆为平常话入诗,使得自身更加有亲切感和说服力,但是同样也要把握好尺度,不能滥用使得诗词无诗词之味,若变成纯粹的“白话”就无意义可言了,而且在铺陈描写等手法上典故的运用也是非常有必要的,然而用典却要注意尽量避免生僻之典,总体来说,诗的语言要“忌涩”但是又不可过于直白使之凸显空乏变得极无深度。
  二 诗词的内在结构感“意”
  其实内在结构才是诗词最关键的地方,什么是内在?抛开意象、语言、抛开一切格律押韵,我们的诗词当应有思想存在,而我们的观点也就决定了这思想,这种思想之所以为“意”那么它在创作中也是大于“境”的,这样就会很多有要人问,“意”如此重要,应该会很深奥吧?其实完全相反,好的“意”不在深,而在巧。我们去写一首诗必然要先构思,最先构思的是什么?也必然是想要去表达的情怀、志向等等,接下来我们才会去想到用什么手法来体现,所以它就像一座房子,而“视角”就是地基,没错,“意”不需要美,可以是平常之意,但它需要的是一种巧妙,这种巧妙的体现大致分为三种“平常视角+巧妙手法”“巧妙视角+普通手法”“巧妙视角+巧妙手法”说到这里了也可以看出“意”虽然重要,但是却不可单独存在“意”是否出新、出彩完全也是手法配合使然的。而至于如何有巧妙的视角,我想我就不必废话了,因为这个全然是没有门路可言的,只要多注意生活的细节、多去观察、体会、思考,或许不知觉中就有很多的“新意”可写。
  
  总结:诗词,内外结构不可分割,创作手法为诗词本身而用,“意”“境”两者善用、合理巧妙结合起来才可以写出真正好意境的诗词。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