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中医书馆 / 名老中医许公... / 名老中医经验集-许公岩(6)

0 0

   

名老中医经验集-许公岩(6)

2013-01-17  学中医书馆
五诊(9月18日):患者自觉右上肢及肩背、颈抽搐、串疼及右面部发痒均消除。饮食、二便均好转。舌苔薄白,左脉已起,右细滑稍弦,此机体之阳气仍虚。治宜益气温阳,着重温阳。
 
处方:生芪45克、乌附片30克(先煎)、桂枝12克、制川乌15克(先煎)、细辛9克、生白芍24克。
 
六诊(10月17日):患者自觉抽筋之感至此方大见减轻,力加纳增,精神焕发,为治疗3个月来首见之佳象。口渴止,便有时再行。苔转满白,犹有水湿如渍。脉弦滑,左寸独动,乃心力犹有不足,亦属邪去正虚之象。治法改用补益气阴以敛心气仍兼利湿。处方:五味子24克、甘草60克、泽泻18克、云茯苓30克、桔梗12克。
 
七诊(10月20日):药服3剂,心气已安,左寸脉独动除,疗效已见,即须停服上方。舌犹如前,是湿邪尚在,脉见弦滑稍大,治宜益气养阴活络。处方:生芪45克、木瓜60克、制川乌24克(先煎)、当归10克、桔梗10克、党参60克。
 
八诊(12月12日):到此患者手抽及背肩发痒症均消除,近月来食纳增,体力较前亦有恢复,舌紫暗苔薄白脉滑缓,治以健脾燥湿,调补肝肾。处方:生芪30克、二芍各10克、桂枝10克、木瓜30克、苍术30克、当归24克、全蝎10克、桔梗10克、升麻10克。
 
九诊:3月14日,上方连服两个月,月余来药已服少,肩沉腹坠所存亦少,然稍发寻即能自止,在便复纳佳的情况下,病情已接近全复。虽舌仍稍暗,苔薄湿,脉缓稍弦,此乃病后中阳尚未全健之象,所以日后应争取在生活上注意饮食调养之外,治疗以补气养肝作为断续辅助即可。处方:桔梗10克、升麻10克、生芪45克、木瓜15克。
 
〔评析〕患者系北京市外贸局职工,病发前两年出差至缅甸执行公务。当地天气炎热潮湿,而室内有空调冷气骤激发病。患者长期被寒湿之邪所侵袭,加之早年烟、酒、茶及厚味之嗜,已使脾胃功能受损,终致寒湿之邪内外夹击,使机体难于抵御而急剧发病。
 
患者初诊时面色晦暗、唇色黧黑、脉弦缓大,可以了解其先由寒湿之邪内结不去,积湿渐伤于心肾之阳。据阳衰无能流畅气血的机理,毅然以“参附汤”法为主。初服一周,终以寒湿积滞过甚,虽舌脉略有好转,阳气不能即为充复,故形证的变化不显。遂将温肾之附片改为川乌以加大温散之力,增其驱寒之力。服后方有明显改善,尤其打呃消除,食加知饥,这就给治疗开辟出一条有利的途径。如是连续服25剂之多,患者除弃拐能自己行走外,面容神采亦基本恢复,故自觉身轻爽畅,是以久病得愈。对于调养禁戒方面不免有大意之处,另以长服辛燥之剂,虽未见明显阴伤,然气与阴之并伤,即此后注意之处。终以阳伤过甚,中气之复亦时见不给,是以又曾几次方中加入升补之味,直至10月底服药,方改间日一剂。依病情好转已接近痊愈的大好形势看来,病根亦将尽。末方即以补气养肝法为主,俾遂其生升之能,以竟全功。
 
回顾本例治疗过程,8个月间在严格的辨证论治下,认定寒湿伤阳的机理,并不受中间出现的少数形证而更易大法。前后计用乌附片3684克,干姜315克,川乌2091克,如此辛温助阳药物共约7千克。非患者有如此毅力,方药再对证,恐亦难奏殊功。
 
第一卷57四、化湿清热法治愈季节性高热例一,柴某某,男,6岁半。初诊日期:1984年8月5日。
 
主诉:突发高烧两天,体温38℃逐渐加至40℃,咽痛、口不渴、咳嗽、痰粘难咯出、脘满欲吐、不思食、素嗜生冷、溲黄少、大便今日未行。
 
诊查:舌胀苔薄湿腻,脉细弦滑数。
 
辨证:内外寒湿合邪,脾肺失于升宣。
 
治法:表里双解。
 
处方:公英15克、苍术10克、麻黄2克、元明粉6克(先冲服)。
 
二诊:服上方2剂后体温至37℃,大便仍未泄,舌尖红苔未变,脉滑数。咳嗽欲吐,治宜和胃导滞。方药:豆豉15克、白芷3克、前胡10克、生姜3片、元明粉10克(先冲服)。
 
三诊:药服2剂,虽服元明粉后仍是恶心但大便得泄,掌心犹热,体温正常,乃滞积亦动,舌苔薄腻,肠胃尚未泄净,故脉细滑少弦。治宜再予推化。处方:白芷6克、瓜蒌15克、胡黄连6克、当归6克。
 
四诊:上方服3剂后,咳嗽咯痰,恶心欲吐均除。
 
例二,郭某某,男,74岁。初诊日期:1984年8月5日。
 
主诉:高烧体温38℃以上10余日,服多种中西药及注射退热剂,烧仍不退,咳嗽咯痰黄粘难出,胸痛,咽痛,口渴饮多,思凉饮,脘满闷,食纳少,溲短赤,大便秘结7日未行。
 
诊查:面红目赤,舌暗红,舌苔满黄、厚腻,脉弦滑数有力。
 
辨证:肺胃素蕴实热,外感风邪。
 
治法:表里双解。
 
处方:公英30克、苍术12克、麻黄3克、生军12克。
 
二诊:药服2剂,汗出便泄,烧退至37℃,咳嗽明显减轻,胸脘满闷,面红赤均除。舌苔满腻,脉弦滑,仍宣散推化湿浊。处方:瓜蒌30克、白芷10克、豆豉30克、熟军10克。
 
三诊:上药服3剂后,咳嗽,胸脘满闷均除。
 
例三,韩某某,女,4岁半。初诊日期:1984年8月9日。
 
主诉:(患儿家长代述)10余天前突发高热,经内服西药及注射退热剂后,体温曾下降至378℃,半日后,体温又回升至40℃,呕吐不能进食,曾又服中西药烧仍不减,便秘、溲黄、倦怠。
 
诊查:精神萎靡,烦躁不宁,舌湿腻,脉滑数。
 
辨证:湿浊中阻,外感风邪。
 
治法:化湿降浊,清热解毒。
 
处方:苍术10克、麻黄3克、公英10克、元明粉10克(先冲服)。
 
二诊:服上药一剂,得汗出,大便得泄,烧即退至36℃,舌苔薄白,脉转细滑,久病体弱,邪去而正未复,治宜改用和中。药用:焦三仙各6克、藿香6克、白芷3克、甘草10克。
 
三诊:上方服4剂后,体温恢复正常。
 
〔评析〕以上三例均属夏末秋初染疾,内蕴湿邪,外感风寒,属于表里合邪,以高热见症为第一卷58突出表现。经注射退热剂后,乃持续发热不退。三例均属表里合邪,病机亦相类似,故许氏均以苍术、麻黄疏散寒邪为主。不过因内蕴之邪有水湿、食滞、湿浊的不同,采用推降里邪之泄药也因人而异。许氏对舌苔厚腻而大便干者用胡黄连或生军泄浊,舌苔湿腻兼见大便不爽者,用元明粉泄水祛湿。许氏善察脉舌象,常于细微处见精萃。如他认为:舌湿脉滑为水湿停滞;舌红苔腻,脉弦滑为湿积化热;舌苔腻,脉滑弦为湿积等。季节性高热一病,具有发热突然和表里合邪为病的特点,治疗上虽应采取双解原则,但总以先降高热为要务。许氏采用“通、和、宣”双管齐下的治则,给我们治疗本病以启迪。
 
五、推化湿浊法治愈口疮例一,谢某某,男,40岁。初诊日期:1987年4月12日。
 
主诉:患口腔溃疡8年,经常出现口腔粘膜及舌面多处溃烂,伴有全身困倦,身重。近月来口疮加重影响进食,经服多种中西药无效,口不渴,素嗜生冷茶酒,大便日一行,不爽。
 
诊查:口内溃烂多块。口疮面偏白而湿,舌体胀,苔中根厚腻湿,脉沉滑。
 
辨证:寒湿伤脾,积湿滞肠。
 
治法:健脾化湿,推降积滞。
 
处方:苍术12克、麻黄6克、胡黄连12克、泽泻15克、当归12克、公英15克、生甘草15克。
 
二诊:服上药7剂后,口疮明显消退,能进食自如,大便泄出粘物量多,舌苔根部仍厚腻,脉滑稍弦。上方继服7剂,后经追访,口疮完全愈合。3年来仅因感冒来诊,口疮未复发。
 
例二,李某某,女,32岁。初诊日期:1986年4月20日。
 
主诉:患口疮已5年,口疮反复发作,此伏彼起,终年不断,甚则影响进食,平素口渴思饮,素嗜酸、茶饮,大便干,尿浑色黄。
 
诊查:口内有溃烂多处,疮面白腐边红,舌质红,苔满腻中厚,脉沉滑。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