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7614349 / 内功实修 / [转载]葛仙翁太极冲玄至道心传(续)

分享

   

[转载]葛仙翁太极冲玄至道心传(续)

2014-02-16  昵称76143...

 葛仙翁太极冲玄至道心传

 

凝阳子

 

 

赞曰

 

至道心传,露形纸笔。

非人难授,非德难成。

诀尽玄微,世之罕见。

 

金宝世间有,仙诀世间无。

有缘遇此诀,勤行陟仙都。

 

精神魂魄意,攒簇归神位。

静极见天心,自然神明会。

 

太极图说

 

夫太极至大而难言也,以之近取诸身,人人皆有此太极焉。何以见之?盖太极即心也,心即太极也。人心存诚,主敬则太极明,嗔忿嗜欲则太极蔽。是以吾之心正,则天地之心亦正;吾之神清,则太极之理自得。若能一念不起,久久澄湛,静极虚笃,虚室生白,方见天地之心,而道自归矣。此岂不由正心诚意以致之耶!故仙师云:“太极顺则生人生物,逆则成圣成仙。”

夫人胚胎之初,因感太极之中真一之念而有此形,精炁神全由一念而纽结,故借此形而炼此念,收此念而结此丹。念住则精住,精住则炁住,炁住则神住,神即念,念即心,心即神。神即火也,炁即药也,心即丹也。抱此一念,守聚而成真,即是以火炼药而成丹、以神驭炁而成道也。念之为妙也,至贵而尊也,至清而可宝也。上通乎天,下彻乎地,可以统乎万化,则万化莫测其所以然,念之用神矣哉!

盖人之元炁藏于腹,即万物之气归于根,用此一念,神潜腹中,即天炁下降于地,炁与神交,犹地道之承天也。天地由此而生物,吾身由此而产药也。此道至简至易,再无他诀,只要降念头于炁穴耳。炁穴在心之下三寸六分、肾之上三寸六分,中虚一穴,纵广一寸二分,虚灵不昧,念从此起,息从此住,名曰“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为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夫何谓?盖“谷”本空虚,即玄关、丹鼎,乃至虚之地。虚能容神,得胎息鼓动其中,真炁应而生神,如山谷之虚声达焉,则响应之,乃神即谷神也。不死者,凡物皆有生而有死,惟山谷神应之理无时不有,何尝见其死乎?人能守一,使精化炁,炁化神,长生仙道,亦犹谷神之不死耳!

玄者阳也,牝者阴也,乃龙虎初弦二炁,交结于玄关,即玄牝之门也。此窍名元始祖劫,化生诸天,开明三景,是为天根,乃真人呼吸之处,阴阖阳闢之根,绵绵不绝,刻刻用事,往来无穷,用之不劳,任其自然,周流升降,盗天地,夺造化。神潜于窍,百日成功,玄牝立基,何患金液之不凝,还丹之不结,故曰“用之不勤”,乃人一身五行百脉交会之处,凝结圣胎神化之所也。

且丹士多言心肾非坎离,以呼吸为坎离,殊不知呼吸之妙,乃坎离之用也,心肾乃坎离之体也。 [1] 人之一身,以心为主,以肾为基,况人不言心肾而言身心者,身即腹也,肾在其中矣。故精气一也。以神潜于其穴,则三者会于中矣。岂可舍肾哉?肾属水,心属火,火入水中,则水火交媾,如晦朔之间,日月自相合璧,即神与炁合,打成一片,神凝炁结。神凝则真息自住,静极则天机自动,即太极静而生阳,升坎中一点真阳,点化离宫之至阴,变成乾健金刚之体而为仙也。乃自然之道,岂可造作而为之者乎?同志者遵之。

 

挽邪归正

 

凡希仙学道之士,忠孝为本,利济为先,广积阴功,救拔人物,自然学道得成,求仙有遇。必须苦志玄门,和光遁迹,混俗同尘,广求博览,参访至士,探究玄微,洞晓阴阳,深达造化。不可习务炉火烧炼,以虚度光阴;不可行邪法,以诳惑愚迷,损其功,误其行,难证无为清净之基焉。跻希夷众妙之域,切勿轻入傍门,妄投邪径。

近今多以女人为鼎器,采取三峰,以产户为生门,妄求药饵。或伏气于三田,假以梅子之称。或薰气于脐中,赆以红铅之号。捱唇咂舌,岂得长生?摩股抚琴,安能久视?婴口血饼,实曰胎毒。剪断脐蒂,胡云一气?运息存想,俱属后天有为;吐故吸新,乱道先天正气。屈伸导引,变生痈肿恶毒;熊经鸣蹟,鼓动三焦邪火。飱霞绝粒,肌瘦尪赢;绝顶居岩,虚生湿胀。

或炼五金八石,升取精华,以为神丹服食,不识正宗,徒劳形痿。妄谈玄妙,一问痴迷,妄引丹经“竹破须将竹补宜,休妻谩遣阴阳隔”等语,以证其邪。殊不知火生于木,祸发必克;精生于身,情动必溃。此系走方游棍之徒,索人衣食,无计惑人,见大道正理,无人可尽,捏以淫术诳惑富贵者。或提精动火,伤目者有之;或逆精成淋,便毒者有之。不肯自思己错,更将错路教人,深为可恨。

盖不知古仙妙用,大隐居廛,对境忘境,居尘出尘,了无挂碍。每日将过去未来,见在三心,尽忘顿却。虚其心,实其腹,凝其神,守其中,工夫已到,自然精满不思欲,气满不思食,神满不思睡。入室下手,不静而静,神炁归根,黍米凝空,脱胎神化,遨游海岛,升入仙都。

近之迷者,一毫功行未积,精气未完,便求下手,纵炁感神交,惟一幻丹耳。昔汉武帝,酷好神仙之学,祷祭名山,恳求不止,后感王母降临,帝俯伏求度。王母曰:“子祷祭名山,可谓勤矣。勤而不获,实有由也。子之心地不清,其性淫,其性酷,其性贪,其性暴,取女子为鼎,以歌婬为乐,伤神乱性。宫娥满目纵形,不交而神气先耗,身有浮肉,内本空虚,岂可守富贵而得仙乎?未之有也。可授子五岳真形,将来亦得尸解掩世。”

故学者广览《神仙通鉴》,历代神仙,皆清静无为而成,岂是有为有相渣质之物而成之乎?经云:“错路教人行,永劫堕迷津。”谚云:“世无肥胖仙人、富贵道士。”又曰:“吾道先苦而后乐,众生先乐而后苦。” 诚哉是言也,学者思之!

 

流珠歌

 

葛仙翁修炼外丹,经二十二处未成,复于江西阁皂山,修内丹成真,遂作歌曰:

流珠流珠,役我形躯。

奔驰四海,历览群书。

披寻不悟,情思若愚。

焚遍金石,烧揭汞珠。

赀用荡尽,拊膝长吁。

吾年六十,功效踌躇。

赖师指授,元炁虚无。

杳冥中起,恍惚中居。

真阴真阳,一吸一呼。

先存金鼎,次认玉炉。

离火激海,坎水升虚。

玉液灌溉,洞房流酥。

天机真露,万类难如。

真人度人,要大丈夫。

天长地久,同赴仙都。

念兹在兹,语吾记吾。

 

修真择地

 

凡修仙之士,须择名山福地,古仙成道之所,方可居止。地要藏风聚气,叠水来沙。 左有龙蟠,右有虎踞。上应九天之秀气,下通三岛之真源,方得天地正神卫佑。倘不得其地,恐山魈木客盗夺灵气,故难成也。昔王灵舆居山修行,感天仙下降曰:“行道之士,各有其地,如植五谷于沙石之中,岂能生之哉?既有真仙之骨,必获福地灵墟,可以生腾变化。须种德于福地,还积功为羽翼。苟非其所,则魔盗其灵,不能就也。”灵舆叩问何地可栖?仙曰:“衡岳南宫,伊居之处。”果登南宫,累修一纪,白日升天。

 

天根月窟三十六宫图

 

诗曰:“下手立根基,休将子午推。静中才一动,便是癸生时。”

三十六宫者,八卦三十六画也。

又曰:“乾一、兑二、离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即三十六宫也。

又曰:“太极静而生阳。”阴极生复,六宫也;复生临,六宫也;临生泰,六宫也;泰生壮,六宫也;壮生夬,六宫也。夬返乎乾,六宫也。自复至乾,共三十六爻,即进阳火,三十六宫也。动极生阴姤,六宫也;姤生遁,六宫也;遁生否,六宫也;否生观,六宫也;观生剥,六宫也;剥返于坤,六宫也。 自姤至坤,三十六爻,即退阴符三十六宫也。

 

周天火候

 

自子至巳,为六阳之数,即进阳火也。

 诀曰:乾九阳数也,坤六阴数也。乾九之阳,起于坤之初六。乾之策,三十有六,总计二百一十有六。其诀始者,用意久则自然天关在手。左手统十二支也。地轴由心,以神驭炁,数其息也。以左手掐子文,复卦主事,鼻微吸天之清气,入于玄关,而至尾闾,为一吸。又呼气,从尾闾,穿夹脊,而上泥丸,为一呼。一吸一呼为一息,如环无端,十八文、十八武,三十六息,足得玉露神水,一口吞送下玄宫,浇灌灵根,得药一两。

又移指掐丑位,临卦主事,再行十八文、十八武,呼吸三十六息,送玉露一口入玄宫,得药二两。

又移指掐寅位,泰卦主事,行文火三十六息,送玉露一口入玄宫,得药三两。

又移指掐卯位,壮卦主事,行文呼吸十八息,送玉露一口入玄宫,得药四两。木液旺在卯,洗心涤虑,注意规中,名曰沐浴。今人以两手摩面为沐浴者,非也。又行文火十八息,送玉露一口入玄宫,得药五两。

又移指掐辰位,夬卦主事,行十八文、十八武,三十六息,送玉露一口入玄宫,得药六两。

又移巳位,乾卦主事,行武呼吸十二息,送玉露一口入玄宫,得药七两。再行文呼吸十二息,送玉露一口入中宫,得阳铅八两。又行武呼吸十二息,名曰“首尾武,中间文”。至此,是进阳火三十六也。 

自午至亥六阴之数,即退阴符也。

诀曰:复坤之初六,起于乾之初九,坤之策二十有四,共计一百四十四数。

移指掐午位,姤 [2] 卦主事,行十二武、十二文火,共呼吸二十四息,吞送玉露一口入玄宫,得药一两。

又移指未上,遁卦主事,行十二武、十二文,二十四息,送玉露一口入玄宫,得药二两。

又移指申位,否卦主事,乃西南之乡,行文火八息,又行武火八息,末行文火八息,送玉露一口入玄宫,得药三两。

又移指掐酉位,观卦主事,行文火十二息,送玉露一口入玄宫,得药四两。金精旺在酉,宜当沐浴防危虑险,洗心涤虑,一意规中。又文火十二息,送玉露一口,得药五两。

又移指掐戌位,剥卦主事,十二武、十二文,二十四息,送玉露一口入玄宫,得药六两。

又移指掐亥位,坤卦主事,行文火八息,送玉露一口入玄宫,得药七两。又行武火八息,送玉露一口入玄宫,共得阴汞半斤。又行文火八息,一意规中,名曰“两头文,中间武”。武者,呼吸略紧;文者,呼吸微缓。自然连前进阳火、退阴符,吞玉露十六口,铅汞平均,合为一斤之数,前降后升,共得周天三百六十度火候,外除五息以应五行。

凡行周天一度,夺尽天地日月阴阳刧运之数,夺尽万物生杀四时之数,夺尽卦爻铢两之数,名曰“月之圆存乎口诀,时之子妙在心传”。“周天息数微微数,玉露声寒滴滴符。”此真人口口相传之密旨也。号曰四候别有妙用。大抵真息从炁穴所发,即龙之弦炁,真火也、汞也、橐籥也。常人口中,华池神水,从舌下二窍涌出,至人甘津玉露,从肾经升起,夹脊、泥丸,注明堂,而降下舌端,即虎之弦气,真水也、铅也。人之一身,二炁存则生,二炁竭则死,乃一身真水火根本也。

已上口诀,遇身中时至,得药入于玄宫,以神会息,行之一度,攒簇阴阳,煅炼成丹,须假数息有作。若不行此,难得周天造化,得药无此息,定难结黍米之珠。近有一等之辈,炼己未纯,造化未得,每日执此常行以为大功,烧竭元炁,反为害之甚也。是以“圣人传药不传火,从来火候少人知”,正谓此也。乃诸圣不传,不形竹帛,名曰天符。行之者永处天仙,失之者永为下鬼,学者宝之。一年二八月初八、二十三日,一日卯酉二时,已上不行火候。 

 

筑基炼己返还直指

 

夫筑基之法,即是收神、固精、裕炁之诀。一身之内,精炁充实,骨髓坚强,是谓民安国富,方可入室下手,而求还丹之道也。盖炼己者,即忘情绝念,以致心死神活之谓也。奈何世人多因情欲太甚,斲丧天真之性,是以神不得存,形不能久。神仙教人炼己,只要时时将此妄念收归丹窟,与炁交合,久而自静,是谓清虚恬淡,真气从之。人心一虚,道自来归。若念不止,则基址不坚。倘神不清,而炼己何益?夫筑基炼己之法,即降伏念头,绝欲保精之谓也。书云:“因一念而有我身,借一念而炼我形,形神俱妙而为仙也。”岂非炼己者也?

夫人之初生,父母相见,形以立其兆也。情动而极,媾合储精,形以立其基也。十月胎完,形骸以成,气足而降。剪断脐蒂,一点真炁,着于气穴,鼻吸目摄,天赋之性也。此性付体,日居二目,藏于泥丸;夜居二肾,蓄于丹鼎。乳养其五脏,炁冲乎六腑,故乃骨弱可卷,肉滑如饴,精之至也;视而不瞬,哮而不嘎,和之至也。呼吸往来,日就月将,生至十六岁,盗天地三百六十铢之真炁,原父母之祖炁二十四铢,共得三百八十四铢,以全一周天之造化,夺得一斤之丹药也。其形鼻如腻粉,唇似丹硃,内丹如水晶塔子相似,此岂不是天地阴阳之道哉?凡人髓满脑实,精炁神全,何得而有死乎?婴孩始离母腹,乃赤子混沌,纯静无为,属阴坤卦。自一岁至三岁,长元炁六十四铢,是为一阳生乎复卦。至五岁,又长元炁六十四铢,二阳生乎。至八岁,长元炁六十四铢,三阳生乎。至十岁,长元炁六十四铢,四阳生乎大壮。至一十三岁,长元炁六十四铢,五阳生乎。至十六岁,长元炁六十四铢,是谓六阳生,纯阳为。脑满精足,以完一斤之数,自然乾健之体也。三元以钟,五行以备,宿有仙缘,如得师指,身心泰定,童真内炼,名曰直超圆顿,乃得无上至真之道。故曰:“上德无为,不以察求”者是也。若根基浅薄,不遇至人,苦攻爱欲,贪酷阴私,阳极一动,卦变为离,故男子二八真精通,女子二七天癸至。

从此已后,阴炁渐长,阳炁渐消。自十六至二十四岁,不知保守嗜欲,无度耗散真元六十四铢,卦应乎。又不思避忌,醉饱入房,以妄为常,至三十二岁,乃耗元炁六十四铢,卦变乎。全不修省,孜孜为利,碌碌为名,至四十岁,耗元炁六十四铢,卦应乎。不知持满,以欲竭其精,至四十八岁,肾炁渐竭,发鬓渐白,耗元炁六十四铢,卦应乎。全然不悟,心迷声色之场,身堕利名之境,至五十六岁,肝气渐衰,眼昏多忘,筋痿力倦,又耗元炁六十四铢,卦应乎。不悟真常,务快其心,溺于生乐,醉生梦死,不觉不知,至六十四岁,卦炁已周,原天地父母元炁三百八十四铢,耗散已尽,复返于。阳尽阴纯,发白气短,血枯髓竭,貌槁形衰,体重无力。苟得其寿,惟藉后天谷气,以培后天之精气,非先天之正炁矣。

倘遇明师指示,返还之道,精心操炼,仙亦可期。凡行返还之道,先用龙虎以固济外肾并谷道牢闭,勿令走散真炁 [3] 。每日夜遇身中外肾阳举之时,即后天活子时,急须下手,名曰“铅遇癸生须急采”,即便以手拿住龙头虎尾,紧缩谷道,协起小腹,竖起脊骨,双目上视泥丸,其阳火自息,而升乎泥丸,以目转旋三十六次,真炁入脑,而化为髓也。

以上口诀,日举日采,时炼时烹。每日子午二时,行周天火候一度,以合天枢。忘言闭兑,终日如愚,专炁致柔,采补百日,得元炁六十四铢,以应乎,一阳生也,身体健矣。却除杂念,进工如前,又采补百日,又添元炁六十四铢,以应乎,二阳生也,百病普消矣。再进工如前一百日,又添元炁六十四铢,以应乎,三阳生也。三阳开泰,万孔生春,目明耳聪,步履轻快。再进工一百日,又补元炁六十四铢,以应乎,四阳生也。

工夫到此,肌肤光润,发白返黑。再进工一百日,又补元炁六十四铢,以应乎,五阳生也。如巨富之家,无处不有金玉,愈加精进。进工百日,又补完元炁三百六十四铢,以夺天地日月精华。一周天之造化,以返乾健之体,故曰“下德为之,其用不休”是也。名曰“肘后飞金晶”。

又曰:“始于有作人难见,及至无为众所知。但见无为之要妙,岂知有作是根基。”《契》云:“瞻理脑,定生玄。”《经》云:“子欲不死修昆仑”,正谓此也。依法如此,筑基炼己,补全乾卦,心如赤子,方可入室下手,而求还丹之道,易于反掌矣。故曰:“屋破修容易,药枯生不难。但知归复法,金宝积如山。”诚哉是言也。

此法壮年,依前岁数而补足。若衰老之人,欲速下手,必须还精补脑,筑固灵基,务要饮食丰美,每日服人乳培根,丸药千日,以致精气神全,方当入室求玉液、金液、坎离乾坤之道,始得玄珠罔象,太乙含真矣。已上口诀,乃筑基返还之功,愿人精勤力行之,何如耳?

 

除贼操修须知

 

夫金丹之道,先要炼己纯熟,收拾身心,敛藏神炁,清虚静定,恬淡晦默,柔和顺寂,故神全气盛,七情不动,六根清净,精难摇动,方可求丹。贵乎勤守其一,以处其和,扫尽五贼。五贼者,即眼耳鼻舌意,为天之五贼;色声香味触,为世之五贼;爱欲贪嗔痴,为内之五贼。天之五贼不谨于内,则内之五贼蜂起;世之五贼不除于外,则天之五贼炽生。是以两目为役神之舍,顾瞻视瞩,神常不得离之,眼见色则爱起而贼精。两耳为送神之地,盖百里之音闻于耳,则神随之而去,耳听则欲起而摇精。两鼻为好神之户,鼻闻香则贪起而耗精。舌尝味而神随之,则嗔起而走精。意遇触而神随之,则痴起而损精。大抵忘于目,则神归于鼎,垂帘含光而顾中也。忘于耳,则神归于鼎,闻于内而听乎中也。忘于口鼻,则神归于鼎,而息居于内,绵绵若存,神归炁穴也。合而言之,五贼俱忘,收归鼎内,何患金丹之不结?五者不除,徒劳心力耳。

凡修炼之士,预先建造寰室,选进神日,时合三奇,开休生门,并帝星到室。坐向忌六不成,空亡、荒芜、四废、九空、河魁、勾绞,五不遇。时仍择吉辰,入室遇冬至,前四十九日,斋戒身心,除五味,绝人事忘言。打坐用榆木作椅,床下安雄黄一斤以辟邪,上悬轩辕镜一个,左右剑各一把,背室供东华帝君像,长灯香水祀之。面前不可向空,不可容一物,致心不静,只宜面壁向东,阴阳适中,明暗相半。屋无高,高则阳盛,明多则伤魄;屋无卑,卑则阴盛,暗多则伤魂。四壁皆列窗户,以通日月星辰之炁。遇风则阖,风息则开。太明则下帘以和内,太暗则卷帘以通外。冬不向炉,夏不挥扇。春不观花,秋不食菓。求同心三友,辅弼相扶。预积三年之粮,寻访好善外护,得力之家,付之供奉。不可受人供养,叩头礼拜,投称师父,愈加堕落。倘无余积外护者,苦行于市廛之中,忘言、乞食、打坐,精勤以求之。若不预备衣食,奔走劳心,则道远矣!

凡坐之时,竖起脊骨,不可东倚西靠,以眼观鼻,以鼻对脐,口齿紧闭,舌抵上腭。神守于中,不可灰心枯坐,要有觉有照,不可着意劳神。着意头头错,无为又落空。凡有事来,则速应而去,不可迷滞于心。譬如明镜相似,物来则照,物去不留,光明正大。若念静用柔,心行文火。若念昏用刚,心行武火。惟精惟一,允执中者是也。

若坐到至静至定之中,不省人事,炁息全无,六脉以停。小静一昼夜,中静三日,大静七日,不可疑于坐化,乃是神炁归根复命之际,生药之始,不可惊动,默默守护,待他自醒。若七日之外不醒者,将钟磬在耳边击之,用手作拳,拍其背心,叫名即醒。凡有人来室中,行要轻步,语要低声,闭门不可粗暴,不可叫唤,恐惊元神。选一知心善友,一日三飱,依时供养。热则去衣,寒则加衣,如保婴儿相似。妇女鸡犬不可入室,道友不洁者不可入。凡大小二便,并沐浴,不可对日月星斗,宜暗处向壁土便之。不可裸露,触犯天地,永不希仙。

凡大小便,以目视内,回光返照,勿令睹秽。入室行持之际,必须斋戒,务忌五辛、五味,荤腥酸咸,酒浆茶菜,油腻煎炒,一例戒止。止服新米粥饭,不可太过、不及。厚味令人神昏多睡,味薄自然神清气爽。诗曰:“饥生阳火炼阴精,食饱伤神气不伸。止念澄清为日用,夜间少睡自身轻。”此入室下手之功要也。

西江月云:

味厚饱食多睡,睡多梦里迷真。

眼观心动丧元神,耳听灵台不静。

要见本来面目,慧剑割断红尘。

心清意静九阳生,不睡神仙有准。

诗云:

神一出、便收来,神返身中炁自回。

如此朝朝并暮暮,自然赤子产灵胎。

且人身有三昧真火,一火不聚,不能结丹。心为君火,膀胱为相火即臣火,大肠下行之气从肛门奔出者为民火。炼丹须要三昧真火,薰蒸精气,使神交合,方能结丹。惟君臣二火不动,有民火门户不紧,常有走失之患。凡行住坐卧,紧撮谷道,遇有民火张狂奔走之时,须将两目上视顶门,则民火浊者徐徐而出,清者缓缓上升,以炼其谷道,使谷气长存,炼粪如弹丸相似,自然无臭也。

又要明身中三关,使性不变情,为一关;情不变精,为二关;精炁神打成一片,阳火不泄,炁不化精,神不外驰,常守于中,乃内三关也。又耳不妄听,目不妄视,口不妄谈,外三关也。已上口诀,尽注于书,得者勿视为寻常,乃古今不泄之秘宝也。珍之重之! 

 

朝屯暮蒙之图式

 

上闭耳目口三窍 下闭大小二便门 朝屯暮蒙 

上闭耳目口三窍,下闭大小二便。中虚心,即朝屯暮蒙。总而合成风泽、中孚。孚者,信也。致虚之极,守静之笃,一阳发生,即信也。即是“恍恍惚惚,其中有物;杳杳冥冥,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又云:“不在尘劳,不在山直。” 须求到杳冥端,则见天地之心也。

 

生庚满甲流戊就己采药结丹图诀

 

诗曰:

日月常加戌,时时见破军。

若知寅甲位,定见龙虎吟。

药返西南觅,火还东北寻。

诀破其中妙,丹成谒太清。

又曰:

枢运西南得震甲,符行东北丧其朋。

 

紫阳云:“天地盈虚自有时,审能消息始知机。由来寅甲申明令,杀尽三尸道可期。”丹经云:“天上分明十二辰,人间分作炼丹程。”十二辰,乃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即十二雷门也。天以斗柄为推迁,人以玄关为斡运,此乃生天立地之大易,日往月来之要机。阴阳循还,周天运度,无出乎此也。故有对合、相冲之谓,子午相冲,子丑相合;丑未相冲,午未相合;寅申相冲,巳申相合;卯酉相冲,酉辰相合;辰戌相冲,卯戌相合;巳亥相冲,寅亥相合。有冲有合,有返有还,皆一炁往来之动静耳。

凡修大药,一明鼎器,二明药物,三明火候。知此三者,可以下手入室。不知此三要之妙,妄意揣度,欲望成仙,如暗中射垛,呜呼,难之尤难矣!

日月常加戌,时时见破军。盖天之天罡,一昼一夜一周天,不离十二辰中。人之天罡,一昼一夜一周天,亦不离乎十二经络。经曰:“雷城十二门,并随天罡之所指。”天罡指丑,其身在未。所指者吉,所在者凶。何也?盖所指之门,生炁已至矣。因何十二辰中,独取辰戌二辰为要者,何也?盖辰为天罡,戌 [4] 为河魁,天罡主生,河魁主杀,故曰“所指者吉,所在者凶”是也。夫寅戌之义,火生于寅、库于戌、绝于亥、胎于子丑。《易》云:“艮者,止也。止而复生也。”药生于申、墓于辰、绝于巳、胎于午未。《易》云:“坤者,复也。复而阳生也。”西南为朋者,在卦属坤,在辰属申巳也、返也、庚申也。东北丧朋者,在卦属艮,在辰属寅戌也、还也、甲寅也。《入药镜》云:“穷戊己,定庚申”是也。

论庚申而不论寅甲者,盖言天干而不言地支,已在其中矣。书云:“要知产药川源处,只在西南是本乡。”此诀须着在时上,乃初起进道炼己降魔之要,始不行此,魔败其功,难入无为之道也。

假如正月建寅,就从寅上起戌,卯上亥,辰上子,巳上丑,午上寅,未上卯,申上辰,为天罡辰上元炁药生之时,即以元神沉于太极 [5] ,魂好明,使之就下,抱元守一,使阳气不散,名曰“朝屯”,凝化真铅,冲溢周身,流畅百节。太中极,在脐下五寸,督脉之所。复于酉上起巳,戌上起午,亥上未,子上申,丑上酉,寅上得戌,其元炁上升于泥丸。以元神守于泥丸,魄好沉,使之就上,抱守虚无,使元炁不散,化为真铅,故曰暮蒙。

二月建卯,卯上起戌,至申得卯,至辰得酉。木旺在卯,不行火候,只宜守静以候沐浴。沐浴者,初炁已柔,不可扰乱,惟宜涤虑忘机,蛰藏其炁。故心不动而神自清,性不乱而情自逸。神清炁满,性静精凝,炁聚神交,不出不入,非沐浴而何?

三月辰上起戌,至申得寅,至艮得申。寅时守下极,申时守泥丸,依此而神机自现,谨戒杂念,不可忽略也。

四月巳上起戌,至申得丑。丑时守下极,未时守泥丸。

五月午上起戌,至申时得子,守下极;至寅时得午,守泥丸。

六月未上起戌,至申得亥,至艮得巳,亥时守下极,巳时守泥丸。

七月申上起戌,即戌时守下极;至艮得辰,辰时守泥丸。

八月酉上起戌,至寅得卯,又至申得酉,金旺于酉,炁极生水,水源清洁,不可扰乱,故于卯、酉二时,宜当沐浴也。

九月戌上起戌,至寅得寅,寅时守下极;至申得申,申时守泥丸。

十月亥上起戌,至寅得丑,丑时守下极;至申得未,未时守泥丸。

十一月子上起戌,至寅得子,子时守下极;至申得午,午时守泥丸。

十二月丑上起戌,至寅得亥,亥时守下极;至申得巳,巳时守泥丸。

已上乃身上元阳真炁所生,依此守之,则真精自朝,元炁自聚,谷神自接,三尸自去,九虫自灭。或行一年、二年,方可入室求药,易如反掌矣。又有一传授云:坤申守绛宫,艮寅守下极也。

 

内天罡十二经歌

 

每日寅罡在肺庭,卯时流入大肠停。

辰胃巳脾午心上,未时却入小肠宁。

申属膀胱酉属肾,戌与胞络亥三灵。

子胆丑肝循环转,昼夜周流十二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