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22007 / 实体书店 / 书店难道不该安安分分只卖书吗?

分享

   

书店难道不该安安分分只卖书吗?

2016-01-07  cl22007

【百道编按】在重重压力之下,实体书店商品多元化成为世界流行的趋势,也被认为是应对书业寒冬的有效方式。然而过多的周边产品分散了读者的注意力,也辜负了希望享受纯粹的逛书店体验的顾客。那么,在生存和书店初衷之间,是否能找到理想的平衡点呢?


伟大的美国小说家亨利·詹姆斯(Henry James)1888年在伦敦时,这座城市的车站让他“眼花缭乱”。

这并不是因为那里的月台,而是因为那里的书店。

他将W.H.史密斯先生的帕丁顿书店用欣喜的句子描述道:“这是在巨大的烟熏洞穴里温暖和光明的焦点,它让人感受到文学的光辉华丽、灿烂的精髓以及无穷的红色和金色光芒。魅惑在闪闪发光的展台萦绕,诱人的空气笼罩着不凡的新事物。每一本书都是那么地不同凡响!”

但这家书店销售红色和金色封面精装书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如今人们冲进火车站的书店,见到的是报纸杂志、瓶装水、大块的巧克力棒,还有卖相平平的三明治。如果你够幸运,也许能在书架上找到《五十度灰》。

难道所有的高街书店都要如此吗?它变得越来越像老旧的Woolworths(零售卖场)与玩具店的结合。

离我最近的水石书店前端宛如一个杂货铺,里面充斥着包装纸、透明胶带、礼品袋、标签和捆绳。再往上还有伦敦纪念品:钥匙扣、铅笔刀、蛋杯、米字旗文具还有各种小物件。接下来还有手电筒、录音机、收音机和闹钟。然后是围裙、茶巾、杯子和打折的圣诞巧克力。

五颜六色的Moleskine笔记本围绕在楼梯脚下的旋转木马旁边。

最终到了儿童区,里面有毕翠克丝·波特(Beatrix Potter)的选集和《好饿的毛毛虫》,上面盖着毛茸茸的帕丁顿熊,挤着粉红小妹、乐高玩具、愤怒的小鸟徽章、莫西怪兽贴纸、香味橡皮擦、顶级王牌卡片、发条恐龙、层层叠积木、妙探寻凶、地产大亨和拼字游戏。

在后面的房间里是被忽视的经典和按首字母排列的虚构小说。至少排布得安静有序,没有被托马斯坦克引擎玩具绊倒的危险。

不仅连锁书店是如此,我还去过挂满风铃、放满模型和仙人掌盆栽的独立书店。

我知道世道不易。亚马逊一度用“超省钱免费送货”蚕食市场,电子阅读器带来了更大的破坏力。在书店放满小工具、创意小玩意和圣诞礼物的想法可以理解。假如能吸引到顾客,也许他们在买长颈鹿形状巨型尺子的同时也会买本书。

但我还是认为,排斥亚马逊和Kindle的人,依旧愿意去书店的人,爱好经典精装书和企鹅平装书的人会想要真正意义上的书店体验。

他们希望浏览书架,拾起一本书,从最开头几页就沉浸其中。他们不希望背景是小年轻操作咖啡机时发出的嘈杂声。

还记得让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陷入麻烦的口号吗:“有着不错博物馆的王牌餐馆”。如今有多少书店就像是有着不错图书的王牌餐厅?自我的新年计划里有避免从亚马逊买书这一条以来,越来越意识到书店的这种混乱情况。

这并不是一个新问题。乔治·奥威尔1936年描述在二手书店的工作时,就哀叹过珍贵的头版书旁边售卖打字机和邮票。这家书店还出售非常受欢迎的“六便士占星”,客户会回来谈论预测是多么准确。

“毫无疑问,任何占星似乎都能‘成真’,”奥威尔不动声色地幽默道,“如果它告诉你,你非常有吸引力,最大的毛病就是太慷慨。”

我明白书店需要在能赚钱的地方赚钱,但我认为忘记自己是谁以及什么是最重要的对他们来说很危险。

我的床头柜上有一个Foyles书店的书签,上面印有W. A. Foyle为书店定下的9条目标。以下4条特别有意思:

训练员工致力于传播知识、快乐和礼貌;

鼓励人们买书,让他们觉得有文化的人没有深厚的阅读积淀是可耻的;

为社区的每位成员发一本小册子,赞美阅读的乐趣和好处;

有生之年都要做这些事情,不要在日常的细枝末节中忘记。

Foyle在1963年逝世。如果他能在世更久,也许会写下第10条目标。向爱书的人卖书——平装书、精装书、回忆录、儿童故事书、科幻小说、言情小说,拒绝所有棋盘游戏、卡布其诺和莫希怪兽。

(本文编辑 晨瑾)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