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孙满堂Z / 待分类 / 尿毒证

0 0

   

尿毒证

2016-03-21  子孙满堂Z
[脉证机理]慢性肾炎不愈,或因其它原因,致使浊邪壅塞,清阳不升,浊阴不降,上关下格,正气虚败,阴阳濒于离决,是病关格。《证治汇补》云:“关格者……既关且格,必小便不通,旦夕之间,陡增呕恶。此因浊邪壅塞三焦,正气不得升降,所以关应下而小便闭,格应上而生呕吐,阴阳闭绝,一日即死,最为危候。”此论极似尿毒症。脾湿肾寒,肝气郁陷,水湿留而不去,故症见脘腹胀满,小便不利,全身肿胀,或作腹水。脾肾虚寒,故而腰腿酸软,甚则四肢厥逆不温。肾虚不藏,精血外泻,故尿检见大量蛋白及血球。肝郁不能疏泻,浊邪瘀阻,清浊不分,精血腐败,故而血中非蛋白氮升高,尿检见管型。肝郁风动,耗血伤津,筋脉不柔,可见肢体抽动。肝脾郁陷,胆胃必逆,故症见频频呕吐,不能食,食则呕吐愈剧。相火上逆,冲动君火,二火不潜,弥漫于上,故症见心中懊憹,口臭酸腐难闻,胸满气短。二火冲逆,刑逼肺金,肺热不敛,故而口干思饮,或见鼻衄。肺热不能化气为水,水源乏竭,故而尿少或无尿。浊邪上蒙清窍,故而嗜睡昏迷,血压升高。脾肾阳衰,气血虚败,故症见面色苍白,精神萎靡。正气虚败,上热下寒,阴阳格拒,浊气上填,故而危症迭见。一旦阴阳离决,将死于反掌之间。上关下格,故脉见濡涩,或翕濡或牢、关寸大,或微弱欲绝,舌苔白粘腻。
[治则]平胆疏肝,清肺降逆,蛰火潜阳,通经利尿。
[方药]云茯苓9克 建泽泻9克 炒杭芍9克 粉丹皮9克何首乌20克 广桔红9克 炒杏仁9克 法半夏9克炒杜仲12克 苏泽兰30克 炒蒲黄12克 北沙参15克冬葵子9克 白茅根15克 木防己9克 草蔻仁6克白檀香6克(碎)
水煎服
[方解]云茯苓、建泽泻,健脾利湿;炒杭芍、粉丹皮,何首乌,平胆疏肝熄风;北沙参、广桔红、炒杏仁、法半夏,清肺理气降逆;炒杜仲,强腰潜阳止疼;苏泽兰、炒蒲黄,行瘀利尿;冬葵子、木防己、白茅根,疏肝滑窍,清肺利尿;草蔻仁,温中调郁;白檀香,解毒通淋。
[加减]上热者,去炒杭芍,加黄芩炭9克,清相火以除上热。小便黄赤者,去木防己,加焦山栀9克,清心降浊,导赤利尿。发热者,去云茯苓,加猪苓片12克、炒黄柏6至9克,清利膀胱湿热,以利尿退热。脉数鼻衄者,去何首乌,加生地炭9克,凉血以止衄;肺热,舌苔黄粘腻者,加麦门冬9克、滑石粉15克,清肺润燥,泄热利尿。心慌悸,脉参伍不齐者,加柏子仁9克,以养心除悸。中下湿寒,肝气郁陷,脉关尺大者,去何首乌,加桂枝木6克,舒肝以升陷。脉关寸大,阳浮不归者,禁用桂枝,以防虚阳上越,阴阳离决。禁用当归、肉桂,以防辛热耗血。可酌情先投《加减十枣散》1至2克(冲、顿服),以攻逐水毒,启动脏腑气机,宗“祛其陈宿,腐败自消”之旨。但不可过用,闭开即止,以防伤正。上有郁热,舌苔黄粘腻者,禁用!尿毒症症状解除以后,参照“慢性肾炎”治疗之法,以复其正气,巩固疗效,以期痊愈。
[忌宜]同肾炎,并需绝对卧床休息。
[附记]
尿毒症系因肾功能不全而引起的体内氮质及其它代谢产物潴留而出现的一个症侯群,属祖国医学的关格、癃闭、水肿等范畴。引起肾功熊不全的原因很多,多系脾湿肾虚,肝脾郁陷,胆胃上逆,相火不藏,肺失肃降,三焦失司,致使气机紊乱,升降反作。故而水液潴留,症见寒热错杂,虚实兼见,标本俱病等十分凶险的一系列危候。因此治疗此症,要在临证不惑,凭脉辨证、辨病,详审病机。证属肾功严重损害者,虽仍需用心救治,但必须告知家属预后不良,证属肾炎恶化所致,而病程较短,肾功损害尚不严重者,知其尚可救挽,当视各脏腑之偏胜偏虚而慎调之,以挽其宝贵生命于冥途。且不可瞻前颐后,殆误病机,致使患者死于非命。
治疗当以健脾利湿,平胆疏肝,清肺降逆,通经利尿为主,佐以蛰火潜阳,调理脏腑紊乱之气机,使复其常。清阳升,下闭开,则尿利而肿消;浊阴降,蒙闭除,则脑醒而神清。脱离危险后,仍需健运中洲,调和阴阳,复其正气,巩固疗效,谨防反复,方渐而向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