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原文075.未持脉时,病人叉手自冒心,师因教试令咳,而不咳者,此必两耳聋无闻也。所以然者,以重发汗,虚故如此。

2016-04-04  如踩薄冰

“未持脉时,病人手叉自冒心,师因教试令咳而不咳者,此必两耳聋无闻也,所以然者,以重发汗虚故如此”。这是一段,下面应该是另一段。“未持脉时”,就是这病人来到,还没诊脉呢,看着情形,这个人“手叉自冒心”,交叉着手按着心下的部位,这就很清楚了,桂枝甘草汤头前讲过了,气往上冲得厉害,心也跳得厉害,他按着这个地方比较舒服,“叉手自冒心,心下悸,欲得按”。我们看着这个病人就看出这种情形了,不用诊脉就知道他是发汗太过了,亡失津液太多。他亡津液亡血液,血不足以养心就心下悸,尤其这个气上冲也厉害。“师因教试令咳”,他看看这个丧失津液血液这个程度,如果要厉害的时候,他必耳聋,所以要试验试验。“因教试令咳”,你咳嗽咳嗽。他耳朵聋他听不着啊,他也不咳嗽,从这可以明明白白看出来发汗太厉害了,不但心还必须得按,耳朵呢,这津液不能灌于上了,血不荣于哪,哪就不好使呀,他两耳已经聋了。这就是中医讲的望闻问切了,你不用诊脉,在这个情形之下,就可以看出这个误治的结果。这是一节,主要的是由于发汗太过,亡津液亡血液,造成气冲、心悸、耳聋种情况。我遇到这个病,那耳朵聋得一半时好不了,总得津液恢复之后,逐渐逐渐就好了。


底下这是又一条了,“发汗后,饮水多,必喘;以水灌之,亦喘”,这就根据那一条,“胃中干,烦躁不得眠,欲得饮水者,少少与饮之”,就根据那条来的。由于发汗,丧失水分太多,胃里头水也被夺,胃中干,那么这个时候给他喝水,(要)一点点给他喝,不要大灌。“饮水多,必喘”,这就是根据那条来的,他一时猛喝,他渴嘛,可是这个水进到胃里头,一半时不吸收,尤其病人的胃都不好,(如果)在胃里头停水,压迫横膈膜,他呼吸就困难,他就喘。“以水灌之,亦喘”,拿水灌之,是古人治病一个方法,拿水浇身,这就(同)现在西医用冰袋是一个方法。他是本来里头有停水,就根据五苓散那地方来的了,发汗,表不解,身上发热。那么这个去热的法子,古人用浇水的办法,拿水灌之。这个也不行。凡是这个表证啊,如果表不解,(要)详细斟酌所以表不解的道理来。古人有用水灌之之法,一灌之使这个热不得外出,热壅于里一定要喘的。所以这一点也是非法的治疗,现在中医没有拿水灌之的了。


这个病在临床上必须分表里的。这个病人发热,它是表证,你非使之由表解不可。由表解的方法多端了,如果小便不利,你利小便就可以了,这表也解了,是不是?你要从外往里头治,越治越坏。我们在临床上常遭遇的事情,你像风湿这类的病,它也在表,应该由里吃药,让它由外解。所以这个烤电啊,这我可不是随便反对西医了,这种治疗都是违背治疗原则的。你们观察吧,凡是由外治关节炎的,好的很少很少的,治来治去都是这个病越治越往里,出来其他的毛病。它是表证啊!这个表证咱们讲太阳病,头一回就讲了,这个表证什么意思,就是这个疾病在人体的良能上,愿意由表来解除疾病而发生的病,发生这种证。那么这个大夫呢?应该因势利导嘛,这个病要由表解,你想方设法让它由表解。你要往里头捂,越捂越坏,这是违背治疗的原则。所以以水灌之这种法子也是不对头,所以他也喘,他这个热不得却于外而壅于里,他一定要喘的。


胡老自注


由于病人叉手自冒心,已疑是发汗太过的心悸欲按之情,因教试令咳而不咳者,此必两耳聋无闻也。以是不待持脉,已知其以重发汗亡津液、亡血,虚故如此也。


发汗后,胃中干,欲得饮水者,亦宜少少与饮之,若饮水多,停留胃中,上压胸膈,势必作喘;发汗后,表不解,仍发热,可更汗以解之,若以冷水灌之,热不得越于外而壅于上,故亦必喘。

 


胡老按语


以水灌之,即以冷水浇身,亦古人为解热的一种治疗方法。


冯老按语


精气夺则虚,滥用发汗药必然造成严重后果,提示医者审证必须仔细,不可滥用发汗药。


学生总结与体会


  1. 气冲心悸、耳聋,重汗而虚其津液所致;

  2. 论中凡渴当与饮者,皆言“少少与饮之”。为什么呢?论中也讲了,“令胃气和”故也;

  3. 表证要想方设法自表解,方向是向外“送”,而不是逆向“围追堵截”。胡老讲“你要从外往里头治,越治越坏”。为什么呢?因势利导,是人体自身良能,不可违背。古之“灌”,今之“烤”,这要引起我们的反思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