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子牛11003012 / 经济 / 狂的资本

0 0

   

狂的资本

2016-06-06  孺子牛110...

清代咸丰年间,永州镇总兵樊燮被革职,罪名是“贪劣无能”。被革职的樊燮带着两个儿子回到老家湖北恩施,建了一栋房子,用作书房,专供两儿子读书用。书房建成,樊燮请客,恩施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席间,樊燮义愤填膺地发表了一通演讲,他说:“左宗棠不过是一个举人,竟然敢侮辱我。好吧,我大人大量,也就算了,可他竟然蒙蔽皇帝罢了我的官。辱没我祖先,看不起武人。今天,书房盖好了,我把两个儿子安置在楼上,请最好的老师来教,不中举人进士点翰林,雪我耻辱,死后不准葬进祖坟堂。”


左宗棠(1812年11月10日—1885年9月5日),汉族,字季高,一字朴存,号湘上农人。晚清重臣,军事家、政治家、著名湘军将领,洋务派首领。左宗棠曾就读于长沙城南书院,二十岁乡试中举,但此后在会试中屡试不第。


 “死后不准葬进祖坟堂”,这已经是非常大的惩罚了,足够震住儿子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可樊燮还觉得不够。为了让儿子考取功名,他做了个更绝的决定。

除了两个儿子和老师可以到书房以外,别人不能接近楼房,以免打扰公子用功。另外,他让儿子不准穿男装,都穿女子衣服裤子。他告诫儿子们说:“等你们考上了秀才,就可以脱掉女式外衣外裤,穿上男式外衣外裤;等你们中了秀才,与左宗棠功名相等,就可以脱掉女式女衣内裤,换上男式服装。”樊燮还左宗棠骂他的“王八蛋,滚出去”六个字写在木牌上,放在祖宗神龛下面,并对儿子们说:“等你们中了进士,点了翰林,就把木牌烧掉,并告诉祖宗先人,自己已经胜过左宗棠了。”


樊燮跟左宗棠究竟什么仇什么怨呢?


原来,左宗棠尚未发迹的时候,在湖南巡抚骆秉章的帐下做幕僚。石达开入川,官文派樊燮率兵入川镇压。樊燮仗着自己是官文五姨太娘家的亲戚就有恃无恐,大肆贪污。官文是湖广总督,军人世家出身,权大势大。官场上的人都知道樊燮的这层关系,都不惹他。


一天,樊燮路过长沙,去拜访湖南巡抚骆秉章,恰好骆秉章与左宗棠正在聊天。


樊燮仗着官文的后台,非常猖狂。进来后,只对着骆秉章行礼,对一旁的左宗棠看都不看一眼。谈到太平天国名将石达开的时候,樊燮轻描淡写的说道:“长毛不过跳梁小丑而已,算得了什么?”这让一旁的左宗棠非常气愤。因为天平军围攻长沙的时候,眼看长沙城就快被攻破,是左宗棠亲自指挥人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对付过去的。


石达开(1831年-1863年),小名亚达,绰号石敢当,广东增城派潭(广西贵县(今贵港)客家人),民族英雄,太平天国名将,近代中国著名的军事家、政治家、武学名家。


左宗棠说:“你这话说过头了吧!朝廷调兵几十万,耗费不知多少银两,至今尚未把长毛平定。何况石达开奶贼中枭雄,曾涤生侍郎(曾国藩)都数次败在他手下,你说这话,不脸红吗?”


樊燮牛皮吹破了,被左宗棠一说,立刻红起了脸,无话可说。老练狡猾的骆秉章见气氛不对,立即打起圆场。恼怒的樊燮起身说道:“左师爷,我也不和你打嘴皮子仗,咱们以后走着瞧!”对骆秉章拱拱手,转身便走。


这不是明摆着威胁左宗棠吗?性情耿直的左宗棠哪里受得了,他勃然大怒,喝到:“回来。”


这一喝弄得樊燮莫名其妙,回转身问:“何事?”


 “樊燮,你进衙门不向我请安,出衙门不向我告辞,你太猖狂了。湖南武官,无论大小,见我都要请安,你不请安,是何缘故?”


樊燮高声回应说:“朝廷体制,并未规定武官见师爷要请安。武官虽轻,也不比师爷贱,何况樊某乃朝廷命官,堂堂二品总兵,岂有向你四品幕僚请安的道理?”


樊燮说的也是事实,左宗棠不好反驳,一时语塞,气得环眼暴凸,站起来就要冲过去打樊燮。骆秉章急忙拦住。左宗棠大声骂道:“王八蛋,滚出去。”


左宗棠嫉恶如仇,是出了名的急性子。惹火了,天不怕地不怕,就连曾国藩都要被他臭骂。樊燮这种贪官,根本没有和太平军交过手,坐享胜利果实,还要在左面前装大摆谱,左宗棠怎么能够忍受?


樊燮是有后台的官,他受了左宗棠的气,就到了官文面前,添油加醋,说左宗棠无视朝廷命官、骄横跋扈、独断专行。官文听后老大不快。他当即给皇帝上折子,说左宗棠是“劣幕”。昏庸的咸丰帝看了折子后,批道:“湖南为劣幕把持,可恼可恨,着细加查明,若有不法事情,可就地正法。”


这可不得了,左宗棠面临被砍头的危险。


最先知道情况的是胡林翼。胡林翼是湖北巡抚,他老婆和官文的六姨太关系亲密。六姨太知道左宗棠与胡家关系密切(胡林翼老婆的兄弟娶的是左宗棠的女儿),就把这个消息告诉胡林翼老婆。胡林翼一面请在京城做官的郭嵩焘、王闿运四处活动,又暗中利诱威逼前来调查的监察御史富阿吉。郭嵩焘请奏章高手潘祖荫给皇帝写了道折子,折子中有一句是“国家不可一日无湖南,湖南不可一日无左宗棠”,把左宗棠彻底吹捧了一番。


胡林翼


曾国藩见左宗棠有困难,老朋友有难岂能袖手旁观?他也给皇帝上了道奏折,给左宗棠说好话。狡猾的骆秉章知道樊燮官文一伙斗不过左宗棠胡林翼一伙,于是也上了道折子,替左宗棠说话,并且历数樊燮贪污无能的种种事情。咸丰帝于是下诏,让左宗棠随同曾国藩“襄办军务”,并革了樊燮的职。


于是,有了文章开头的一幕。


狂,是要有资本的。


左宗棠的狂,一方面自己有实力,长沙城的确因为他才免被太平军攻占,他具有卓越的军事领导能力,知兵法,懂地理,骁勇善战;一方面有众多亲戚朋友撑腰,像曾国藩、胡林翼、郭嵩焘等人,都是名震朝野的人物,他们知道左宗棠有才能,只是一直没有得到重用,他日机会来时,一定会成为国之栋梁。

樊燮也狂,他狂的资本就是湖广总督官文,后台不可谓不硬。但是他自身不硬,有把柄落在别人手上。这时候如果他能够低调一点,事先了解左宗棠的脾气,客客气气和左宗棠相处,也许他不会落到后来的悲剧下场,他的两个儿子也不会被逼着穿女人的衣服。


所以,狂要有狂的资本。没有资本,还是乖乖低调行事,方可保住乌纱帽。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