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与卢喜学医生关于”脉动开穴”的对话

2016-11-23  刀手刀手

                 作者/巩昌镇(美国中医学院校长)


脉诊是中国医学的四诊之一,也是备受争议的一部分。赞誉者认为脉诊包含着中医诊断的最重要信息,反对者认为脉诊是中国的玄学。卢喜学创建的脉动开穴理论与实践让人耳目一新。李晔与卢喜学医生2016年2月美国的讲学引起轰动,他们震惊明尼苏达,惊叹纽约,感动旧金山,惊诧洛杉矶。他们的讲课让很多中医人重新思考。

卢喜学和李晔医生的纽约讲学完后,马宁博士听卢师弟一天讲座之后赞叹道: 脱胎换骨,重新作人的教育!从中还学到了左师弟的学术思想和理论基础。李晔老师为卢师弟作了一天配角,极其到位,让我真正了解了这些大师们的水平!当群友们表示遗憾未能参加,请马宁谈谈自己对卢喜学脉学的认识时,马宁博士回答道:“自信自己不是最差的医生,也有自己的学术思想和理论体系,怎么就是没有拿病人当活人,怎么就是没有在扑捉气的信息方面用功那?今天似乎是开窍了。”

多年来微信群里的群友们称卢喜学为卢神。听完卢喜学老师的课,学生们总结出了三条他的语录:(1)相信自己悟到的东西的存在;(2)相信自己的悟性;(3)哪里开,扎哪里,不开不扎,一开就扎。

旅居瑞士的郭松鹏医生写到:话说卢师弟,一神人,见一面就知道。我见过卢师弟的手,一双天生摸脉,摸开穴的纤纤秀手。

卢喜学明尼苏达讲课被安排到了中国农历除夕之夜,前来听课的马晓红医生回忆道:遥想数日前的农历过年,我和纽约、华府地区的其他十几位群友一样,放弃除夕和家人团聚的年夜饭,放下自己的病人和诊务,在30年不遇的大雪中,历经周折,航班取消又改程,千里迢迢赶赴明州,只为向卢老师求道,也想见识一下辨气、开穴。入住时,已是次大年初一凌晨。俱往矣,仍唏嘘,那个难忘的风雪夜,怎一个'寒’字了得……”

卢喜学医生来明尼苏达讲学让我有机会面对面接触富有传奇色彩的卢医生。我本人作为东西方教育结合的产物,强烈的“人生处万类,知识最为贤”的东方传统和“好奇则是知识的萌芽”的西方观念,促使我通过十几个小时的对话了解了卢喜学的理论。

下面是经过整理后的对话实录。

巩昌镇:您的创造性贡献是脉动开穴,是什么把您引入了脉动开穴这个领域?

卢喜学:我从看到“脉动”这个词就认为应该是这样的,只是后来找到把脉这个工具而已。开穴也是这样,没有别人想象的那么神秘,不要把简单问题复杂化。

巩昌镇:是什么把您引到脉动开穴的思路上来的?

卢喜学:就是我以前讲到过的本能论。这次有个学员没来,那个学员是修藏密的,她看病就是一看就知道病人该扎哪,那个该扎地方的就是开穴。但是这需要个人修炼,得找到一个地图指引,不用那么多理论推导,直接扎针就行了。这样的事情很多。许多有经验的老大夫,只看一眼病人,就知道病人哪个穴位该扎,哪个穴位有感觉。

巩昌镇:气口九道图是脉动开穴的地图向导吧?

卢喜学:是。它是体现我针灸思想的重要工具。我的以脉开穴就是从这里来的,是原创。

巩昌镇:那个图呢?

卢喜学:图对我来说是很有用的,但我的用法以前是没有的。

巩昌镇:先讲一讲这个图的来历好吗?渊源哪里?

卢喜学:脉的内容在《脉经》上,但《奇经八脉考》上有这个图。开穴思想源于《灵枢经》。

巩昌镇:教科书上没有说寸口脉包含阴跷、阳跷、阴维、阳维?对吗?

卢喜学:对。

巩昌镇:气口九道图第一次在李时珍的《奇经八脉考》出现的,对吗?之后这个图就没有在临床上用过吗?李时珍之后,哪些代表人物又阐发过九道图?

卢喜学:第一次出现是在《奇经八脉考》。台湾人张胜利也有书,但是用在方脉上,除了台湾的张胜利,再没有人了,即使有,使用的方法也跟我不一样。

巩昌镇:在大陆,没有人对这个图认真研究过并考虑它的临床价值吗?

卢喜学:他们脉学会发行的资料上有这个图,但象我这样运用这个图的没有。

巩昌镇:您和他们有什么区别?

卢喜学:我用脉动和开穴的概念来使用这幅图。

巩昌镇:李时珍留下了这幅图,包含着很多秘密吗?像《智取威虎山》中的联络图一样吗?

卢喜学:是。

巩昌镇:您觉着哪些秘密别人早已经发现了?哪些秘密是您发现的?

卢喜学:经脉动和开穴这方面是我提出来的。那副图的具体运用确实没见别人详细说明过。

巩昌镇:您可以描述一下气口九道图吗?

卢喜学:前如外者足太阳,前如内者足厥阴,中如前者手少阴太阳,前部左右弹者阳跷脉。…… 三部俱牢,直上直下者,冲脉。三部俱浮,直上直下者,督脉。

巩昌镇:前若外者足太阳。若就是偏,对吗?

卢喜学:对。

巩昌镇:弹者是什么意思?

卢喜学:弹就是弹动。

巩昌镇:什么感觉?

卢喜学:横于前部。转动弹动的感觉。

巩昌镇:不弹动就没有阳跷脉了吗?

卢喜学:对啊。就像火车道没有火车跑,就看到轨道看不到火车一样。

巩昌镇:我知道您这样比喻过,火车道还是在那里啊?

卢喜学:那就是那个图。

巩昌镇:那个图就是您所说的火车道?

卢喜学:是。

巩昌镇:丸丸是什么感觉?

卢喜学:跟阳跷脉相区别,一个弹,一个不动弹。

巩昌镇:那是丸丸?

卢喜学:对。

巩昌镇:对丸丸您还有补充的吗?

卢喜学:没了。

巩昌镇:那俱浮和俱牢呢?浮脉和牢脉不是二十八脉象中的两种脉象吗?

卢喜学:是,这点跟二十八脉是一样的。

巩昌镇:还有补充吗?

卢喜学:还有就是层次的深浅不同。

巩昌镇:使用气口九道脉,你摸到的是二十八脉象描述的感觉吗?

卢喜学:其实有时候不用考虑那么复杂,那不是唯一层面,也不是最有意义的层面。二十条经脉中手三阴、三阳是重合的。

巩昌镇:摸寒热虚实还是摸浮沉洪大?

卢喜学:我不注意浮沉洪大。更注意寒热虚实、在气在血、淤血痰湿等与治疗有直接关系的信息。

巩昌镇:对应各种脉的位置,动苦是什么意思?

卢喜学:那是说那条经动,病人可能会苦于什么症状。

巩昌镇:和《灵枢》上的是动病一个意思吗?

卢喜学:我个人觉得应该是一样的。

巩昌镇:为什么手三阴、三阳是重叠的呢?

卢喜学:这一点我也需要研究。

巩昌镇:足三阴、三阳就分开了呢?

卢喜学:对。

巩昌镇:气口九道图上的二十脉,能摸到哪些大的方面?

卢喜学:其实最主要的是哪条经络处于开穴状态,能量辐射力强。它的优势在于直观的观察二十条经脉当下的活动状态,跟过去寸口三部九侯脉需要辨证分析是不同的。当然还有奇经八脉的诊断。

巩昌镇:一直有一种说法,认为奇经八脉摸不到。您如何作答?您在第一天上课时,就是从阳维,阴维,阳跷,阴跷开始的。

卢喜学:那是他们没用这个脉法。

巩昌镇:黄杰熙的《实践脉学》一书中对气口九道图的评论说:理论不通,实践不合。李氏认为是圣意,不加改正,囫囵取之,是以讹传讹。

卢喜学:他不会诊这个脉,他不知道这个脉的火车道原理。

巩昌镇给我讲一下气口九道脉的原理,好吗?

卢喜学:就是二十条经脉动的时候,会在相应的线路和轨道上摸到,这个相应的轨道和路线就是那个图,然后再在动的经脉诊断,找出经脉的状态来:是否开穴,开的能量大小,以及经脉的气血状态。经脉的问题是在气在血在经筋,寒热虚实以及各条经络的彼此影响关系。

巩昌镇:关于经络的内窥镜原理,您讲到经络是一个内窥镜。我们如何阅读如何读懂内窥镜所看到的呢?

卢喜学:脉诊、经络触诊与针下辨气相结合,跟其他问诊望诊内容相结合,内窥镜既能看到也能调整。

巩昌镇:举一个例子可以吗?

卢喜学:比如说一个肩痛病人,通过脉诊和触诊发现太冲穴开穴,那么我在针下除了可以感知这个病人肝气郁结之外,我还可以得到这个病人肩痛的信息。那么我针太冲既可以调肝也可以治疗肩痛,也可以弄明白这个病人的肩痛是与肝气郁结有关系的。

巩昌镇:开穴的总值班原理是什么呢?

卢喜学:比如说我在某个时间段发现所有的内外妇儿病人都开同样的穴位,那么这个穴位就体现了总值班原则。总值班就是医院里不管哪个科室有问题,都可以找这个总值班一样。回过头来再说为什么会出现总值班呢?这是天地之气外界对人的普遍影响,这个影响是随机的,各个层面的。比如节气的变化,现在人们的生活习惯、生活环境的改变,最后都反应在人体经脉的变化上,而这种变化不是始终不变的,不是按照五运六气各种理论推导出来的那样,而只是在某一时间段体现出某种主要因素的影响。当病人的这个穴位开的时候,所有的病都可以通过这个穴位来治疗,因为这个穴位只所以开是内外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这个穴位相当于医院的总值班,任何科室的问题都由它来调度。这又体现了当下即是的原则。

巩昌镇:如何解释“当下即是”的原则?

卢喜学:就是根据治疗当时经络开穴情况来制定治疗方案。不要顾及过多的理论束缚,抓住病人当时的病机切入点来进行治疗。空中之机,清静而微;其来不可逢,其往不可追。

巩昌镇:“空中之机,清静而微;其来不可逢,其往不可追”是《灵枢》经上的原话吗?这也是一种生活哲学吧?

卢喜学:非常正确。

巩昌镇:能举一个具体的例子吗?

 

卢喜学:就是在课堂上学习摸脉的例子,因为刚立春,阳气萌发,这么多学员阳跷冲脉胃经出现的比较多,但是阴维脉一个也没摸到,这时候即使是有心痛的病人我也不会取阴维脉的穴位治疗。虽然阴维脉主心痛,但是我取开的其他冲脉啊,胃经的穴位也可以治疗,而不是象其他针灸取穴方法那样根据阴维脉主心痛就取阴维脉的穴位来治疗。当然针刺其他经脉的穴位可以影响阴维脉,但不会去取阴维脉的穴位来治疗。这是跟其他取穴方法不同的地方,也体现了“当下即是”的原则。

巩昌镇:气口九道图还有哪些基本原理?

卢喜学:经络内外信息交流调控原理、脉诊和经络穴位的一一对应原理、气机的升降出入调控原则、开穴治疗的先开先扎后开后扎不开不扎原则、经脉变动与外界影响相对应的原理、经脉改变的共性与个性原理。

巩昌镇:脉诊和经络穴位的一一对应原理,举一个具体的例子好吗?

卢喜学:这个就是前面的例子。病人的肩痛,肝脉开穴,在脉上摸到肝经开穴还能摸出肝郁,在肝经开了太冲穴上也能摸出肩痛肝郁信息。

巩昌镇:您再给我总结一下以脉开穴,好吗?

卢喜学:摸脉开穴,脉穴对应,开穴就扎,不开不扎,先开先扎,后开后扎。

巩昌镇:开穴的标志是颜色变化、陷下、凸起,手下空软、硬、拒按,这样理解对吗?

卢喜学:主要一点是气血在这一点上旺盛,能量强,是人体经脉内外信息能量交流的窗口。

巩昌镇:没有我讲的那些看到的和摸到的东西吗?

卢喜学:有,但对我来说这不是最重要的,我寻找的是那种开门的感觉。

巩昌镇:从哪里找开穴呢?膀胱经67个穴位,肯定不是一个一个地找?

卢喜学:我这次讲的是十二正经的原络配穴和奇经八脉的八脉交会穴。

巩昌镇:从原络和交会穴上找开穴吗?

卢喜学:背俞穴也可以用,其他的传统理论开穴比如筋会阳陵泉、血会膈俞等也可以找到相应脉诊开穴依据。这些就是在气口九道脉基础上又发展出来的。

巩昌镇:您说到过大的环境、气候、季节会影响到脉,那差别又在哪里呢?体质、疾病,还是其他的?

卢喜学:应该都有影响,不过还需要进行详细研究。

巩昌镇:对您的脉动开穴,哪些因素影响更大呢?

卢喜学:除了病人自身因素外,节气影响最大。当然像大陆的雾霾也有明显影响。

巩昌镇:什么影响?可以具体一些吗?

卢喜学:当节气变化的时候,病人的脉象会跟着变化,但是这种节气的影响在节气交替的时候最明显。

巩昌镇:可以给我举一个例子么?

卢喜学:节气对人的影响不是在一个节气15天都影响大,而是某几天所有的病人出现相同的脉象。比如立冬以前霜降最后几天,肝气虚的脉较多,但是一过立冬,肝气就不虚了,但过几天又变了。

巩昌镇:变成什么?

卢喜学:节气交替的时候那种能量最强,肝该虚还是虚。所以有的医生开方用药非常注意抓住这个节气的变化,借这个天时。

巩昌镇:哪些穴位您最常用?

卢喜学:八脉交会穴,原络配穴。

巩昌镇:这些穴位在您的脉动开穴理论中占有什么样的位置?

卢喜学:当然占有很重要的地位。但我还会用到别的体系,是从这里面派生出来的。

巩昌镇:从哪里?

卢喜学:从原络系统里面。我最早用原络系统,后来又用五腧穴系统。

巩昌镇:气口九道图就是您从那本王罗珍校注的《<奇经八脉考>校注》书里扫描下来的?

卢喜学:那本书别的都讲得好,就是关于那副图的解读是错的。他说那个图不能用来摸奇经八脉。

巩昌镇:那您为什么复制那个图呢?

卢喜学:那个图是对的。

巩昌镇:那个图来自李时珍,后来又有人在书里复制那个图吗?

卢喜学:是的。就是台湾张胜利。

巩昌镇:从李时珍到张胜利,几百年,没有其他人吗?

卢喜学:到底有没有不敢说,我没见过。

巩昌镇:即使有,但是他们不会摸脉,或者只会摸寸口脉,不会九道脉,对吗?

卢喜学:对。

巩昌镇:我也可以把那个图做得更漂亮一些,更神秘化一些,但是我不会摸脉。那么可以这么说,这个图的真正价值是应用到临床中去,也就是摸脉,但是以前没有人这么做,对吗?

卢喜学:那个张胜利用到方脉上了,但还是以传统寸口脉为主。

巩昌镇:这是很重要的,就是说您改变了把脉的方式,回到李时珍传统。什么时候您发现了这个图并产生了兴趣?

卢喜学:三年前。它能体现出我的思想。我喜欢摸一只手,在一只手的脉上有许多高能量点,也就是开穴,我要找到这些点的意义。

巩昌镇:这些高能量点是脉动还是开穴?

卢喜学:开穴。

巩昌镇:开穴在九道脉位置上?

卢喜学:是。

巩昌镇:开穴不是在原络穴、背腧穴、交会穴上吗?

卢喜学:在许多层面上都有开穴。

巩昌镇:我有点糊涂。我的理解是您在九道脉上摸到脉动,然后到相对应的经络上找开穴。对吗?

卢喜学:对。

巩昌镇:那您在手腕上怎么开穴呢?

卢喜学:传统针灸理论还有五俞穴理论等等,这些理论我都要用脉来指导找到相应的开穴。

巩昌镇:您触诊五俞穴吗?

卢喜学:也触。我正在努力完善自己的体系。

巩昌镇:五俞穴触诊有什么特点?

卢喜学:我还没完全弄好,要考虑穴位五行之间的生克制化的关系,还有别的理论。穴位的触诊是在中医传统理论指导下的,要摸出相关穴位的寒热虚实以及气血经筋的层次来,还有经络脏腑之间的相应关系来。

巩昌镇:如何摸出寒热虚实?

卢喜学:手下的直觉。在齐向华教授的脉诊要素中讲到摸脉要摸出寒热来,同样摸穴位也要摸出寒热来,道理是一样的。比如摸到心俞穴附近是血热,那么他的肾腧穴肯定是虚的。在董福慧教授的触诊诊断学里,也要求对皮肤触诊触出寒热来。

 

巩昌镇:寒就是凉的感觉?热就是暖的感觉吗?

卢喜学:可以这么说。

巩昌镇:那么虚和实呢?

卢喜学:按着组织弹性松软,病人喜按,就是虚;按下去硬,拒按有顶手的感觉就是实。

巩昌镇:如何摸出气血经筋?

卢喜学:气和血是相对的,气是气泡的感觉,血是液体流动还发黏甚至有血痂的感觉。经筋是比较硬的有形的结节,摸到是实在的感觉。几种感觉有时候混在一起,在不同层次上。经筋的浅层可能有瘀血。血既然淤了,气肯定不通。有时候气虚,不能够把瘀血顶到表面上来,就陷在底下出不来。

巩昌镇:你触诊阿是穴吗?

卢喜学:我这里没有那个概念。每个穴位的出现我都分析它的意义,不是简单的阿是穴。看它在哪个层次上,它代表什么意义。

巩昌镇:举个例子好吗?

卢喜学:其实没法举好的例子,别的阿是穴是找压痛点。我不管压痛,而要看他反映的信息:正邪、解剖位置、会导致哪些问题、是起什么原因导致的、他的异常张力来自于哪里等。因为软组织的改变根本原因是张力的改变。我的理念跟那些压痛点理念差异很大。

巩昌镇:张力不是传统中医概念吧,如何摸到张力?

卢喜学:其实我也不是用这玩意儿。归根结底我摸的是神、气,别的都是牵强附会。

巩昌镇:有时候说摸到结节、条状,您用这些概念吗?

卢喜学:我还在对这些结节再进行分析。

巩昌镇:李晔老师的铍针、微创应该是以现代科学主义为哲学基础的,她讲的孙思邈鬼穴又是以道家哲学为基础的。您怎么看?

卢喜学:铍针算是中医理念指导下的针刺技术。针刀出现的时候,许多理论都是假说,现在证明不怎么完善,但是发展出了很多东西,针刀的出现有里程碑意义,开拓了很多领域。

巩昌镇:筋膜理论算吗?

卢喜学:筋膜理论是在现代医学思路上的。但是还很不完善,还不知如何跟中医理念结合起来。

巩昌镇:能结合吗?

卢喜学:现在流行的解剖之类的都没真正体现中医特色,起码没体现出中医气的概念:信息和能量。这些理论都没把传统中医理论体现出来,大家都在用,但没有一个人进行系统的总结。

巩昌镇:信息和能量是现代语言,不是传统医学语言啊。

卢喜学:这两个结合才能体现出气的含义。

巩昌镇:从临床角度看,筋膜理论有多大潜力进入针灸领域?

卢喜学:近年恐怕是重点,关键在于对筋膜的认识上了,是单纯从结构上,还是从信息和能量上,是否能结合中医理念?其实象脐针、腹针也用膜的理念,但他们都在内部讲。

巩昌镇:还有其他的针灸衍生术用筋膜理论吗?

卢喜学:还有一些人都在考虑不同层次上的筋膜的特异反应。用的人很多。一大堆一大堆的。有理论也有临床,理论上都各自有独立的系统。比如拨针主要在临床开拓了一个新领域,还有搞理论的原林,在理论上对我们临床上都很有指导意义。

巩昌镇:您感觉筋膜理论有很大潜力成为针灸理论吗?

卢喜学:是。

巩昌镇: 触诊如何应用到筋膜上?

卢喜学:把膜当做信息的载体来触诊,液晶态。

巩昌镇: 如何识别不正常呢?有开穴吗?

卢喜学:有。

巩昌镇: 在筋膜层次上如何摸到开穴?

卢喜学:其实触诊的信息都是在筋膜层得得到的。开穴也是在那个层次上获得的。

巩昌镇:筋膜理论不是西医的吗?

卢喜学:用中医理念对它重新解读。把膜当做一个信息和能量的交流储存调整的媒介,有像经络一样的通道。筋膜就是信息的载体,经络的信息能量流动通过膜这个载体来进行。这个膜的深浅不同,具体在治疗过程中,它的传导方向并不严格按照经络走向进行。

巩昌镇:有些筋膜不是很硬吗?

卢喜学:那是变性了的。我们不能单纯把针刺传感当做研究经络走向的研究依据。

巩昌镇:触诊还有哪些重要方面?

卢喜学:其实还有一些解剖结构的内容,但我都会赋予它中医的角度和内涵。比如说一个颈椎病,我触诊的时候除了现代医学的关节神经肌肉外,我还会触它局部是否开穴,是不是有瘀血,气是不是足,这个局部结构的异常是不是是由别的牵扯力引起的,这个力来源于哪里。

巩昌镇:这个牵扯力是张力吗?

卢喜学:不是的,这个牵扯力包括无形的力和有形的力。

巩昌镇:局部开穴与九道图的脉动相关吗?

卢喜学:有时候关系不大,我会用别的脉学体系。

巩昌镇:什么脉学体系?

卢喜学:我弄到这一步其实已经没有兴趣继续弄了,弄多了,就被局限在术的层面上了,被脉困住了,就是新的全息经络脉人全息系统。

巩昌镇:我们回到道上?一个针灸大夫关心的问题在4个层次上:哲学、文化、医学、针术,可以这样划分吗?

卢喜学:可以。

巩昌镇:哲学上可能还是归到儒释道,中体西用;文化上中国传统文化,齐鲁文化,开放吸收西方文化;医学上脉动开穴;针术上一开就扎,不开不扎。可以这样总结您的哲学观和医学观吗?

卢喜学:哲学我连一点皮毛都不懂,只能说借鉴,受到某些思想的影响。

巩昌镇: 在讲课中您多次讲到梁漱溟和冯友兰。您讲到他们的中西文化对比,梁漱溟、冯友兰的哪些思想对您产生影响?

 

卢喜学:梁漱溟先生和冯友兰先生对中西方文化都做了对比,让我对内经的哲学观有了更清醒的认识。因为他们贯通中西,这让我们更清晰的认识中医跟西医的区别在于世界观、生命观的区别。

巩昌镇:您的脉学完全是东方的?

卢喜学:是,但我的体系还很不完善。

巩昌镇:如何跟中西贯通相联系?

卢喜学:我不想把自己禁锢住,我自己也在考虑。

巩昌镇:山东文化对您有什么影响?

卢喜学:我自然地受到山东文化的影响。山东文化包括齐文化和鲁文化。齐文化发源于春秋时期的稷下文化,相比鲁文化更开放包容。像董氏奇穴,齐文化的色彩更浓一些,不断吸收新的知识不故步自封。稷下学派是以你的家乡淄博为发源地的。

巩昌镇:稷下学派如何对中医产生的影响?

卢喜学:稷下学派发生在齐国稷下学宫。稷下学宫是一个集文化、教育、学术研究、参政议政、政策咨询为一体的综合性机构。稷下学宫的出现,使齐国迅速确立了齐国在各诸侯国文化中的中心地位。稷下学宫邀请各派代表人物在这里定期集会,展开学术辩论,互相影响吸收。从稷下学派又涌现出一些新的学派,黄老之学就是一个新出现的学派。黄老之学以道家学说为哲学基础,吸收了法家、儒家、墨家、名家、阴阳家的部分思想。

巩昌镇: 稷下学派如何进入中医的?

卢喜学:邹衍的阴阳五行学说是稷下学派的一个重要贡献。阴阳与五行原本是产生于不同地域的两种很不相同的文化体系,他们在彼此独立的状态下,各自经历了长期的发展过程,最终才走到了一起。阴阳说与五行说的合流,实现于战国中后期的稷下学宫,其标志是《管子》中的幼官四时五行等篇。稍后于管子的齐人邹衍集阴阳五行思想之大成,是阴阳五行学派最重要的代表人物。由此可见,阴阳五行学说在齐地最为盛行,是最具齐国地域特色的思想理论。

巩昌镇: 五行学说对针灸思想的影响呢?

卢喜学:董氏奇穴是一个齐文化影响下出现的著名针灸流派。董氏奇穴一个重要特点就是重视五行,其穴位以五行命名者为多,例如火主、火连、火串、水曲、水晶、木斗、木留等穴,其中既有与传统经穴相合的,又有董氏奇穴所独有的。而当代董门弟子,台湾的胡炳权氏又有所发明,创造了五行刺络法,与十二正经大不相同。因此看一下阴阳五行学说的肇始的东西,也许有些好处。

巩昌镇:后来的思想发展和对针灸的影响呢?


卢喜学:我觉得后来影响较大的主要是全真七子。全真七子的的重要思想之一就是三教合一,他们吸收儒家的孝行、佛家的见性,在道家内功的基础上,融佛摄儒。这是到了山东胶东才发展起来了。

巩昌镇: 那么齐国文化呢?

卢喜学:就是开放啊,有自己思想但不保守,坚持传统核心思想上不断融汇新的东西。

巩昌镇:您的脉动开穴思想是如何受到上多种思想影响的?

卢喜学:就是以传统的神气出入的开穴思想统领一切现代医学和中医学的概念知识。

巩昌镇:这就是贯通中西和开放思维,对吗?

卢喜学:对。

巩昌镇:儒教发于山东,流布全国。新道教发于山东,流布全国。我们可以做针灸的类比吗?

卢喜学:是啊。砭石出于东方,放血从砭石疗法转化出来的。所以大陆的王秀珍刺血,台湾的董氏奇穴刺血都来源于山东。一般人只知道王秀珍是安徽的,不知道她是从山东出来的。

巩昌镇:稷下文化向东扩展到青岛、烟台、威海、莱西,影响到左常波和您。您什么时候听过左常波讲课,哪一点给您留下深刻印象?

卢喜学:2008年,在济南的一个董氏奇穴学习班上。左是一个有思想、有开拓精神的针灸人,能把传统道家思想和现代思想完美的结合到临床实践中来。他对针灸做出了独特的贡献。刺血方面开创性的提出了微络刺血、阴络刺血技术概念,提出了针刺气化技术的概念。将道家修炼思想结合到针刺技术提出了以针演道的技术概念。临床上主张调气、调血、调经筋、治神结合,发展了微络刺血和气化针法。

巩昌镇:能和我分享一下您和左常波的故事吗?

卢喜学:我和左师兄都是来自莱西,深受齐文化影响的地方。在山东中医学院读书时,我们一起学习,整天扯一些针灸和气功的东西,我们经常在长途电话探讨某个专业问题,一扯就两三个小时。

巩昌镇:左常波对您还有什么影响,或者您们相互影响?

卢喜学:在大学读书时,关于针灸的书还很少。左兄向我推荐了郑魁山的《针灸集锦》,介绍过贺普仁一本针灸书,左兄就希望将来能考取他的研究生,我们一起去泉城路新华书店买了一本彭静山的眼针疗法。

巩昌镇:您提到台湾的几个针灸流派,都渊源于山东,是吗?

卢喜学:台湾有名的董景昌的董氏奇穴,董是平度人。孙培荣的古典针灸,孙是临沂人。他们都是受齐文化的影响。

巩昌镇:可以说,齐文化,天星十二穴,董氏奇穴,左氏针灸,脉动开穴一脉相承吗?

卢喜学:不能说一脉相承,同一针灸文化根源的不同分支。

巩昌镇:齐文化是根,其它是生长出来的针灸分支,对吗?

卢喜学:是的。

巩昌镇:相对来讲,上海没有根,也生长出了很多分支,如何解释?

卢喜学:咱这个根和他们不一样,分出来的支也不一样,味道不同。我们根源于传统。

巩昌镇:我们讲齐文化开放,他们讲海派海纳百川。儒家文化是鲁文化的核心,有统称为齐鲁文化,齐文化和儒家学说什么关系?

卢喜学:阴阳互补嘛。就像现在山东经济各方面不是还靠齐文化的拉动,历史上鲁文化我觉得主要是在思想领域的贡献。

巩昌镇:您说过现行教科书有的地方违背经典,您是在还原经典吗?

卢喜学:教科书的某些思想违背经典,我的东西只是受经典启发,是经典里面一小部分的应用发挥。

巩昌镇:我知道您对学院教育某些方面持批评态度,山东中医学院哪个老师对您有影响吗?

卢喜学:毕永升教授吧。他说小儿推拿顺着气推,他跟同学们说了这么一句,具体怎么做没讲。我毕业后研究两三年才破解了这句话。

巩昌镇如何破解的?

卢喜学:那个小儿推拿的穴位就是人体气机运行的轨道。

巩昌镇:穴位怎么和轨道联系的?

卢喜学:当孩子得病的时候,小儿推拿相应的穴位就动。小儿推拿有许多线性的穴位,那个线就是气循行的轨迹。给孩子推拿,只要把手搭在孩子手上,就能感知这个孩子穴位上的气是怎么动的,我顺着他的气走就行了。比如我手一摸小孩子的三关穴,我顺着他三关穴到方向推就行了,连问都不用问。除了我,别人也有发现这个规律的。我教的学生的小儿推拿也是这么做的。这里面实质透露出一个本质性的问题,就是我说的本能问题。

巩昌镇:您提到几次本能,如何理解?

卢喜学:我给病人做艾灸,有一次艾条突然被病人的气拉着走了。这个除了我以外,也有人发现这个现象。

巩昌镇:怎么会呢?

卢喜学:要相信病人的身体本身有自我调整的本能,我们只是帮助他。

巩昌镇:我问艾条怎么会被病人的气拉着走了。

卢喜学:我一开始也不知道啊,就是灸着灸着,那个艾条就被病人的身体的气带着移动了。

巩昌镇:如何解释?

卢喜学:就像有个吸铁石吸着铁块移动一样。移动到一个地方就停下了。我也是偶然发现的。后来听朋友聊天,才知道别人也发现这个现象,敏感的人可以体会到。

巩昌镇:如何理解?说明什么问题?

卢喜学:许多病人艾灸,我让他们体会手下的感觉,需要灸的部位,那热量会往穴位里面走的。我的病人都是自己回去灸,时间长了都学会这么找该灸的穴位了。这都是我在九十年代发现的,里面隐藏着深刻的道理,就是我说的本能论。

巩昌镇:在课堂上,学生们都经常问什么有意思的问题?

卢喜学:学生问怎么才能掌握这个脉诊和开穴,其实手把手让他们找到那个感觉,道理明白了,慢慢就会都掌握了。个人的敏感度不同,这个在人群中是有一定比例的。比如对艾灸的感觉有些病人能掌握的很好。

巩昌镇:我想问灸那个病人艾条随着气移动是偶然现象还是普遍?

卢喜学:在我这里是普遍的,这个跟大陆的热敏灸的道理是相通的。

巩昌镇:每一个病人的艾条都移动?

卢喜学:艾条在一个地方把活干完了,一个穴位气足了,就需要到另一个地方去,它才会移动,不过我现在都不让它移动了。

巩昌镇:岐伯创九道脉,扁鹊只取寸口,这是历史还是传说?

卢喜学:《脉经》上也有寸口人迎脉。济南的王伟就用的那个体系,也是自己发挥的。《脉经》也只提了几句话,那就自己弄了一个体系出来。寸口人迎脉体系,跟其他寸口人迎脉不一样。这个寸口人迎脉到底在哪里,有争议,所以现在存在许多流派,都是这几年冒出来的。大陆影响力最大的是祝华英道长:寸口在手上取,人迎在颈部取。王伟是在两只手上取。已经去世的一位老中医,他也用寸口人迎脉,跟王伟的又有不同,虽然都是摸的手腕。

巩昌镇:两只手还是一只手?

卢喜学:两只手。

巩昌镇:三大派了。还有吗?

卢喜学:还有众多流派。美国的王钊也用寸口人迎脉用的原络配穴,是摸脖子和手,跟祝华英的又不一样。最近大陆又冒出别的摸寸口人迎脉说得神秘,到底咋样我就不知道了。

巩昌镇:脉动和开穴让您对医学的认识有什么改变?

卢喜学:经脉是人体的自我调控系统,是人体内外进行信息和能量交流的系统,开穴就这个调控系统的开关。

巩昌镇:脉动和开穴让您对生命现象又有什么新的认识?

卢喜学:自然界和社会等外界因素的确会通过脉动和开穴对人体产生影响,这种影响,与经典论述有吻合的地方,也有不吻合的地方。

巩昌镇:脉动和开穴对针刺技术有什么要求?

卢喜学:开穴以后针刺手法按照“迎之随之,以意合之”要求来做,我个人喜欢用细针,更能把握气机的变化。

巩昌镇:通过脉动,找到开穴,针刺开穴,还需要配其它穴位吗?

卢喜学:不开不扎,除了开气脉,还要开筋脉,开血脉,不局限于气口九道脉,即使用铍针我也是用开穴的概念来针。

巩昌镇:按照脉动开穴,有专门的补泻原则吗?

卢喜学:当然。现在为了更好应用五俞穴等传统经穴理论,我也在探索跳出单纯的不开不扎的局限,用穴位配伍来体现补泄的原则这个补泄可以从脉上摸出来。

巩昌镇:郭松鹏医生说您长着一双神手,专门会摸脉的手。这种脉动别人能学到吗?

卢喜学:能啊,我的学生许多都学的不错啊。

巩昌镇:我是搞教育的,我更关心这个问题。学把脉的有效途径是什么?

卢喜学:这个要看把脉想掌握那些信息,我是因为对传统脉学难以掌握才找了个能表达我思想的脉,我们传统的中医教育往往局限于二十八脉,并且试图用简单量化的标准来解释脉。

巩昌镇:谢谢卢医生!

 

本文来自:中华中医药论坛(http://bbs.zhongyiyao.net/
查看原文,请访问:http://www.zhongyiyao.net/bbs/thread-66577-1-1.html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