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土地你做主?等等,那你岂不是恶霸地主

2017-04-01  天地人和w
Raising

a kid

is like doing

farm work



西方人认为孩子是上帝送来暂存的礼物,借给父母玩一阵儿,到了18岁就期满了,该给别人玩了。

咱们中国人物权意识比较强:送给我的礼物那就是我的,永远是我的!

所以,做父母的但凡还有一口气在,就要对自己的娃负责到底。

在老祖宗传下来的农耕文化中,大约只有土地的价值能和娃相提并论,那就用个比方来说吧:

有了一个娃,就相当于有了一亩地,永远属于自己的地。




眷顾归眷顾,老天也不会绝对公平。

它分地的时候是“随手乱扔”的,肯定会有高下之分。

已故的陈忠实老先生在《白鹿原》中用“天、时、地、利、人、和”把地分为六等,分等的标准是土地的肥沃程度。

甭管肥瘦,这一亩地给你就给你了,没得退,没得换。当地主的,只能认命。





地不是用来供奉的,是用来种粮食的。只不过这块地不是一年一收,而是18年后才会有第一次收成。

这次收获,有可能要吃一辈子,也有可能会不断有收成。

农民拄着锄头盼望丰收和爹妈抱着娃憧憬未来,心情都是一样的。





急性子的地主一拿到地,就做了一个6000多天的倒计时规划,而且,和周围的邻居互相交流取经。

好多邻居都说:地不能荒着,要早点种庄稼。越早种,到时收成越多。

地主刚买了种子准备下地,又有邻居提醒:自己种不行!好多人都是把自家的地包给“专门种地的人”去种!据说这些人很专业,能让这块地18年后多打好多粮食。

这些专门种地人的有好多,还有不少是从外国来的,名气比较大的有几个:

一个是叫蒙啥啥利的意大利老太太,

还有一个是叫七啥珍的日本老头,

还有一个是叫华啥福的德国大叔。

这些外国专家包地的数量少,精耕细作。

可惜由于外国专家收费太贵,所以,大部分地主还是把地包给了费用相对较低的专门种地的第一级机构:

幼儿园。

Part of

every crop

is saved for

seed

本以为把地交给专业人员,可以省点心了。没成想“地主”天天挨批评

—— 你的地太薄了!小苗刚长出来的时候最关键,15年后能不能多打粮食,就看小苗长得多不多、旺不旺。

—— 这地里的小苗长得太慢了!你光上农家肥有机肥咋行啊?你要整点化肥才行啊!你看看隔壁老王家的小苗,比你家的高一半!

有的地主顶不住了:“是啊,咱不能输在起跑线上啊!人家上化肥咱也上化肥!”

于是,化肥登场:认字肥、珠心算肥、英语肥、四则运算肥等等。

用了化肥,地里的庄稼苗明显长得密了多了高了。

包地的专业人员很神气:“怎么样?你这块地在我手里小苗长得多好啊,我厉害吧?”





地里的小苗长到一定年龄,第一级机构包地的人就不管了,地要转包给第二级的专业机构:

小学。


这时,“地主”又挨批了:

—— 你这个地上的苗多是多,可是歪歪扭扭的长得不够直,颜色也不统一,到时候肯定粮食产量不行!

—— 在我们这儿庄稼苗长的不好,会严重影响我们机构和我这专业人员的声誉。必须换化肥!

—— 换劲儿大的化肥,用复合化肥:奥数、奥英、奥语。

—— 庄稼苗的标准必须以第一等的「天」 字号地*的为标准,达不到就增加化肥的用量。

—— 重点推荐到某德或学某思化肥店买化肥,品种多,效果好。

(注 : 天、时、地、利、人、和,依次是第一等资质、第二等、第三等......)

钱花了,化肥用上了,地里的庄稼苗长得确实不错,齐刷刷的分不出高下。

可是有的地主开始发现自己的地有点问题了,特别是原本比较薄的「人」 字号、「和」 字号的地。

由于底子差,为了和「天」 字号地的苗保持一致,化肥用的很重。结果,地开始出现板结,苗也开始出现倒伏的现象。

地主心里开始打鼓。

但包地机构的专业人员很坚决:“没事,这都是正常现象,坚持用化肥,一定能达成目标!”





转眼六年过去了,第二级机构的人心满意足地走了,这亩地又交给第三极的机构:

初中。

地主这时就有点着急了。

因为三年以后,地里的庄稼就要抽穗了,大概能看出将来的收成了。

可是地主按惯例还是会“被批评”:

—— 地不行!苗不行!以前用的化肥更不行!现在要用浓缩复合肥,还是去某德、学某思的店里买!

—— 除了奥数、奥英、奥语,还要增加奥地、奥史、奥生、奥物、奥化。

—— 白天施不完,晚上接着施,节假日更要多施。

包地的人依然坚持自己的观点。

地主也已经没有退路了,不可能把这些苗拔掉重种。所以,只能把希望都寄托在包地的人身上。

三年的时间到了,在不同的地里长了15年的苗,貌似分出了高低:

有的结了穗,看起来还不错;

有的空长了一地的苗,没结多少穗;

有的连苗都逐渐枯萎了

......

包地的人指着苗长得不错的地说:

“你看!我把这块地搞的多好!”

又指着苗枯萎的地说:

“你看!这块地底子实在太差!”





剩下的苗长得还可以的地,最后被移交给了第四级的包地机构:

高中。


这最后的三年,谁都没有了退路。

地主也只有“和包地机构的专业人员配合”这一条路。也不用等批评了,套路已经很熟了:

除了去某德、学某思化肥店继续买化肥,现在又增加了新某方店的进口浓缩复合肥,一股脑地施进地里。





最后的三年到期了,到了收获的季节了。

Follow

kid's own

nature

「天」字号的地本来就肥沃,苗长得旺。虽然被化肥毁掉了不少,但还有不少幸存下来,收成还算不错。

「时」 字号的地,有一些底子也不错。打了折扣,还有中等收成。总算是这么多年没白忙活。

「地」 字号和「利」 字号的地,空壳、半空壳的穗太多,地也没什么肥力了。

「人」 字号和「和」 字号的地,已经变成荒芜的沙地了。





第四级的包地机构人员都会照例把「天」 字号和「时」 字号地的收成看做是自己的功劳。

可是,有谁能给那些一无所获的地主一个交代?

18年来始终坚信每一级专业机构的专业人员的能力,严格按照他们的要求买化肥、施化肥,投入了无数的金钱和精力,最后得到这样一个结果。

不但没有收到粮食,连地都毁了。为什么?





「天」 字号和「时」 字号的地主高兴了没几天,又传来了坏消息:

「时」字号地出产的粮食,农药超标、化肥残留,不能食用。被退货了。

「天」 字号地出产的粮食,营养成分含量低、口感也差,不受市场欢迎,卖不上价。有的只能作为饲料。

地主实在不甘心,跑到市场上做了一番调研,结果大吃一惊。

现在市场上最受欢迎的,是一个叫前岛启二的日本人在中国包的地里产出的东西,两个甜玉米15元,一斤草莓60元……

最让人气不过的是:这么贵的农作物,居然还供不应求!只是因为它们是纯天然、无污染、高营养价值的“绿色无公害食品”。

等地主们知道这些天价农作物是怎么种出来的,更是目瞪口呆。





这日本人包了这块地后,先撂荒五年。

除了堆牛粪,什么都不种。

第六年开始种东西。

不撒化肥,全用牛粪;

不用除草剂,杂草用手拔用锄除。

头一年种的小麦产量不到当地村民产量的一半,第二年种的玉米因为虫害几乎绝收。

现在市场上供不应求的产品,是包地十年之后的成果。

他把种地的诀窍归结成三个字:顺天收。





顺天收,就是让“种地方式”符合自然和生态的规律。

这样种出的农产品,不仅优质、安全,还保护环境。

最终能实现土地种植的良性循环,周而复始地出产好庄稼。

回过神来的地主,这时候再回头去找当年包地的专家。

有的专家早都找不到了;

有的专家,自己家地里的苗都绝收了;

有的专家说:“我哪里知道十几年后市场上需要什么样的粮食啊?”

有的专家:“我包的那一段挺好的,都是后面包地的人没种好!”

还有的专家说:“你看那谁谁谁家的地也是我包的,为啥粮食质量好产量高?主要是你的地不好!”

同样一块地,十八年的时间能变成旱涝保收的肥沃良田,十八年的时间也能变成板结盐化的贫瘠沙地。

看起来,取决于包地人的水平;

其实,根子上是看地主怎么想。





合格的地主,首先要了解自己的一亩地,看看它适合种植什么作物。

还要看到,未来的市场上什么样的作物最值钱,来给自己的地选择“最适合种植”的东西。

优秀的地主,除了做上面的事,还有一项更严峻的挑战:

你能不能看到“最初撂荒的五年”对这块地今后创造更高价值的意义?

你敢不敢让自己的地撂荒五年?

你能不能熬得住这五年?





在一亩田的18年里,地主虽然需要在不同的阶段、把地和庄稼交给不同的专业机构和人员来管理,但是有一件事千万不能忘记:

这是我的地,我要对它终身负责。 


你们只负责这块地在庄稼生长的某一段,如果在你管的这一段,你违背了自然规律,采取了破坏性和掠夺性的管理方式,我会采取干预措施,我不能让你毁了我的地。 


道理搞清楚了,可是这块地已经不行了。





正当地主走投无路的时候,天空传来一缕佛音:“好消息!好消息!每家还可以到我这再领第二亩地!”

年轻力壮的地主喜极而泣奔走相告:“原来那块地不要了!我们可以按照日本人的科学办法在第二块地上从头再来!”

年老体衰的地主则只能面面相觑、欲哭无泪。只能守着自己那块地,看看能不能捡回几颗干瘪的谷粒。

不管是种地还是养娃,都要遵循自然规律。违背了自然规律,就叫“逆天而行”,是要付出代价的。





新上任的教育部副部长沈晓明先生是儿科医生出身,他特别强调教育界要转变认识,要认同(孩子的)生长发育规律是重要的教育规律,才能教育好孩子。

说白了还是那三个字:顺天收。

等了这么多年,总算等来了一个明白人。

 

作者|伍罡,知名育儿心理学课程《成长与陪伴》创始人之一,知名心理学课程《非暴力沟通》、《心理资本》研发者。 亲子教育专家。

种爱果儿童成长与陪伴

( ID : zhongaiguo111 )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