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芝兰之室 / 典故 / 成语故事 安步当车

分享

   

成语故事 安步当车

2017-09-30  A芝兰之室


咱们讲个成语故事    安步当车

 

安步,就是态度从容的慢慢地走。安步当车,就是把从容自在的步行当成坐车。后来,安步当车指用慢慢的步行代替乘车。

 

在战国的时候,管读书人叫士。齐国就有这样一个士人。他的名字叫颜斶,有个很有学问的隐士。

 

颜斶住在首都外面的村子里,过着清贫的生活。和那个时候很多士人一样,颜斶不贪恋富贵,清高傲气。

 

一天,齐国的王听说了颜斶的名气。

 

要说这位齐王,也算得上是一位愿意上进的王。他四处邀请有学问的人来齐国,为他们修建学宫,繁荣齐国的文化。

 

齐王心里合计着请颜斶来谈一谈,看看他是不是真有学问,如果真有学问的话,就聘请颜斶来宫里做官,为国出一份力。所以齐王命人把颜斶请到王宫来见面。

 

颜斶就住在城外不远的村子里,时间不大,颜斶就被人接到了王宫。

 

齐王没想到的是颜斶走进大门,就杵在那里不动了。齐王端坐在大殿上等着颜斶上来见礼,谁知颜斶就是杵在大殿外不进来。

 

齐王有些忍不住了,大声对颜斶说道:“颜斶,你上来!”

 

谁知颜斶还是杵在那里不动,反而昂着脑袋大声对齐王喊道:“大王,你过来!”

 

站在一边的大臣们见颜斶这样说话,都很生气。他们纷纷指责颜斶道:“大王是齐国的国君,你是齐国的臣民,不管怎么说都应该你上前去拜见大王,怎么能让大王过来见你呢?”

 

颜斶微微笑道:“如果我走上前,只能表示我趋炎附势,如果大王走下来见我,就表示大王礼贤下士。所以,我想了一想,还是觉得大王走下来比较好。”

 

齐王听了颜斶的话,十分生气,他大声问道:“颜斶,我就问你一句,是国君高贵还是士高贵?”

 

颜斶听了这话,面不改色地大声说道:“当然是士高贵!国君有什么可高贵的!”

 

齐王可是气着了。他喝道:“你说这话,依据何在?”

 

颜斶不慌不忙,朗声说道:“大王听说过鲁国的高士柳下惠吧?当年秦王出兵攻打齐国,路过柳下惠的墓时,秦王下令说敢在柳下惠墓地五十步以内砍柴的,杀无赦。能砍下齐王脑袋的,赏万户侯。这不是证明了国君的脑袋还没有高士的墓高贵吗?”

 

颜斶一番话,把齐王气得说不出话来。一边的大臣们听了,心里很不服气,他们纷纷说道:“大王富贵盖世,权倾天下。四方诸侯都要来听命!士算得了什么!不过是些没有官爵的平头百姓!穿粗布,吃粗食,出门连个车都没有,还好意思和大王比?”

 

颜斶冷冷地说道:“上古的时候,有上万的诸侯国,到现在只剩下二十四个。那些消失的国君们,都是些自以为高贵,不尊重贤士的君主!他们亡国时连性命都保不住!想做平头百姓都做不了呢!只有那些礼贤下士的国君们,才能建立赫赫功业!被人一直敬仰!你们说,是国君重要还是士人重要呢?”

 

 

颜斶头头是道地说着,搞得上面的齐王好不尴尬。

 

齐王这时已经大致明白了颜斶的意思:这位是个不愿意来朝廷做官,他深怕寡人留他做官,所以他行为才这么放肆,说话才这么冲。

 

按那时候的惯例,士人对国君放肆几句是可以的,如果因为别人放肆了几句就治罪,国君反而会被耻笑为没有肚量,不懂礼贤下士。

 

齐王可不愿意被人耻笑。于是,齐王立马调整了面部的表情,摆出了一幅热情洋溢的笑容,对颜斶说道:“先生的话,寡人十分受益!还请先生收寡人做个弟子吧!”

 

说着,齐王又吩咐手下道:“今后先生为寡人老师,吃饭必须有肉,出门必须有车!先生家里的人也都必须有鲜亮的丝绸衣服!”

 

颜斶一听这话,立马说道:“多谢大王美意!我在僻静的村子里住惯了,每天晚点吃饭,就把蔬菜当肉,出门一直都是安步当车,过不惯富贵荣华的生活。还请大王放我回去吧!”颜斶说完,对齐王作了一个揖,就转过身,安步当车地回到了他住的村子。

 

这就是成语安步当车的来历。

 

颜斶这样做,并不奇怪,清静无为,躲避人世间的恩怨纷争,是那个时代很多士人的选择。

 

成语故事安步当车就讲完了,谢谢大家的收听,咱们下个故事再见!

 

虎虎老师

2017.8成都

 

齐宣王见颜斶》

齐宣王见颜斶,曰:斶前!斶亦曰:“王前宣王不悦。左右曰:王,人君也。斶,人臣也。王曰斶前,亦曰王前,可乎斶对曰:夫斶前为慕势,王前为趋士。与使斶为趋势,不如使王为趋士。王忿然作色曰:王者贵乎?士贵乎?对曰:士贵耳,王者不贵。王曰:有说乎?斶曰:有。昔者秦攻齐,令曰:有敢去柳下季陇五十步而樵采者,死不赦。令曰:有能得齐王头者,封万户侯,赐金千镒。由是观之,生王之头,曾不若死士之陇也。宣默然不悦。 
  左右皆曰:斶来,斶来!大王据千乘之地,而建千石锺,万石虡。天下之士,仁义皆来役处;辩士并进,莫不来语;东西南北,莫敢不服。求万物不备具,而百无不亲附。今夫士之高者,乃称匹夫,徒步而处农亩,下则鄙野、监门、闾里,士之贱也,亦甚矣!” 
  斶对曰:不然。斶闻古大禹之时,诸侯万国。何则?德厚之道,得贵士之力也。故舜起农亩,出于岳鄙,而为天子。及汤之时,诸侯三千。当今之世,南面称寡者,乃二十四。由此观之,非得失之策与?稍稍诛灭,灭亡无族之时,欲为监门、闾里,安可得而有乎哉?是故《易传
》不云乎。居上位,未得其实,以喜其为名者,必以骄奢为行。据慢骄奢,则凶中之。是故无其实而喜其名者削,无德而望其福者约,无功而受其禄者辱,祸必握。故曰:矜功不立,虚愿不至。此皆幸乐其名,华而无其实德者也。是以尧有九佐,舜有七友,禹有五丞,汤有三辅,自古及今而能虚成名于天下者,无有。是以君王无羞亟问,不愧下学;是故成其道德而扬功名于后世者,尧、舜、禹、汤、周文王是也。故曰:无形者,形之君也。无端者,事之本也。夫上见其原,下通其流,至圣人明学,何不吉之有哉!老子曰:虽贵,必以贱为本;虽高,必以下为基。是以侯王称孤寡不谷,是其贱必本于?非夫孤寡者,人之困贱下位也,而侯王以自谓,岂非下人而尊贵士与?夫尧传舜,舜传傅禹,周成王任周公旦,而世世称曰明主,是以明乎士之贵也。” 
  宣王曰:嗟乎!君子焉可侮哉,寡人自取病耳!及今闻君子之言
,乃今闻细人之行,愿请受为弟子。且颜先生与寡人游,食必太牢,出必乘车,妻子衣服丽都。颜斶辞去曰:夫玉生于山,制则破焉,非弗宝贵矣,然夫璞不完。士生乎鄙野,推选则禄焉,非不得尊遂也,然而形神不全。斶愿得归,晚食以当肉,安步以当车,无罪以当贵,清静贞正以自虞。制言者王也,尽忠直言者斶也。言要道已备矣,愿得赐归,安行而反臣之邑屋。则再拜而辞去也。斶知足矣,归反朴,则终身不辱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