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xuefeng360 / 文学1 / 柳永晚年珍贵的一首短令,与他擅长的慢词...

分享

   

柳永晚年珍贵的一首短令,与他擅长的慢词相比,毫不逊色

2018-04-02  wenxuefen...

柳永词是婉约派一大代表,他脱离了花间词在原先上流社会的主流,开始描写民间生活,从青楼歌女,勾栏瓦肆和市井民间开始,将词界的传播第一次从文人墨客中跳了出来,变成了“凡有井水处,皆能歌柳词”。

柳永自诩是白衣卿相,又说自己是奉旨填词。他多次参加科举不中,心灰意冷后留意诗词创作。他改革以往的词风,把老百姓喜闻乐见的俚语和通俗意象加入创作元素,特别是他着力打造的慢词,更是首屈一指。

很多读者都熟悉柳永自创的词牌,比如《甘草子·秋暮》 “秋暮。乱酒衰荷,颗颗真珠雨。” 还有著名的《八声甘州》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 下面介绍的是他晚年创作的一首难得的小令,与他擅长的长调相比,却毫不逊色。

原文:

《少年游·长安古道马迟迟》柳永

长安古道马迟迟,高柳乱蝉嘶。夕阳岛外,秋风原上,目断四天垂。

归云一去无踪迹,何处是前期?狎兴生疏,酒徒萧索,不似少年时。

柳永是多情之人,其词亦是多情之物,多情两字便将柳词的所有境界概括得淋漓尽致。柳永懂得音律,他的词也情景交融,语言通俗,音律和谐,非常适合歌唱。

我们来欣赏一下他的一些长调片段:“杨柳岸晓风残月”,离愁别绪,情意浓浓;“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洒脱飘逸,放浪形骸;“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两情相守,莫失莫忘;“脉脉人千里,念两处风情,万重烟水”,互道珍重,情义悠长。

苏轼评价柳永“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三句,“不减唐人高处”。 宋代的叶梦得记载:“柳永为举子时善为歌辞,教坊乐工每得新腔,必求永为辞,始行于世,于是声传一时。”可见柳永简直就是流行歌词创作者,当时就妇孺皆知,换到如今,更可能红得发紫。

回到原文,柳永在词的上阕描写到:在长安古道上骑着瘦马缓缓行走,高高的柳树上,秋蝉在嘶鸣。秋风在夕阳下的原野中劲吹,我举目远望,看见天幕从四方垂下。

这几句里作者有几个词一定是词人精心挑选的,不然就是技法太娴熟了,可以不假思索,也许奉旨作词的柳永就有这种能力。迟、乱、断、垂四个字,真是用得精妙,恰到好处。特别是“长安古道马迟迟”一句意蕴深远,既表现了词人对争逐名利早已心灰意冷,也看出了词人对今古沧桑的感慨。

下阕里作者开始思考,归去的云一去杳无踪迹,往日的期待在哪里?畅游饮宴的兴致早已衰减,过去的酒友也都寥落无几,现在的我已不像以前年轻的时候了。

柳永的感慨不是空穴来风,想当初,柳永在繁华都市畅游“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那时的西湖美景,钱江潮的壮观,杭州市区的繁华富庶,都尽收眼底,自己也尽享人世间的快乐。

想到这里,柳永额头上的皱纹开始舒展一点。他喝了一口茶,又陷入了回忆。柳永在家排行老七,人称柳七,十几岁就结了婚。虽然好景不长,妻子离开得较早,但也尝到了婚姻的幸福滋味。他虽然嗟叹“花谢水流倏忽,嗟年少光阴”,却也无法挽回。

再后来他虽又遭到多次落榜的打击,却渐渐豁达起来,填词作赋,混迹柳巷,倒也自在逍遥。他的思想也开始转变,不恭维谁,也不诽谤谁,诗词中有快乐,青楼中也有真情。他在《鹤冲天·黄金榜上》中写道: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柳永活得潇洒,不输李白;柳永活得风流,赛过杜牧;柳永活得明白,堪比苏轼。所以柳永才能在晚年惆怅,不似少年时。归云一去无踪迹,何处是前期?真是非常有禅意,若诗佛王维泉下有知,也该抱拳拱手,幸会幸会!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