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解开《红楼梦》的总钥匙——脂砚斋之谜

2018-07-04  DLLC1234

文/屏山(原创)

应红迷之邀,想让我对脂砚斋其人做个解析。

一把解开《红楼梦》的总钥匙——脂砚斋之谜

红迷意见截图

脂砚斋其人,与曹雪芹一样,是一个谜团,其人其名其笔墨没有留下一张纸片的直接证据。包括我们目前所能看到的所有版本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之批语,都不是脂砚原笔,全部是旁人和后人再度抄录的笔迹,曹雪芹创作原稿和脂砚斋的原批全部都遗失殆尽了。这不能不说是《红楼梦》之殇,是无法弥补的文学史之巨大损失和遗憾。

我们读《红楼梦》,研曹雪芹,就不能越过脂砚斋,三者是一种什么关系呢?屏山观点:读红楼文本,不读脂砚之批,尤如雾里看花,无得真义;研曹雪芹,舍脂砚斋,尤如隔靴搔痒,不得关键。

“脂砚”单看这两个字应该是一方砚台,红色的砚台或者理解为调胭脂的砚台。现实中有这样的砚台吗?还真有!且有据可查。明万历间名妓薛素素有一方砚台就叫“脂砚”。康熙晚期,一个叫余之儒的人从薛素素后人手中购得,送给喜欢古董收藏的曹寅,据说曹寅的后人于砚侧刻“脂砚斋所珍之砚其永保”。这么联系看起来,《石头记》批书人脂砚斋与曹家脂砚刻字人应该是一个人,而此人也应该是曹家后人。

一把解开《红楼梦》的总钥匙——脂砚斋之谜

脂砚

后来该砚历经辗转,1953年10月,重庆大学教授、金石学家黄笑芸在一旧货摊上发现这方脂观,花了25元钱买下,六零年代经大收藏家张伯驹鉴定,考证确定此砚为薛素素旧物,逐花1200元买下收入馆藏,同此砚一起张伯驹又捐出一幅自已的藏品薛素素画作《墨兰》,希望它能与脂砚永相伴,此事相当传奇。1963年,张伯驹携脂砚去天津请红学家周汝昌观赏品评,同年夏,故宫办“曹雪芹逝世两百周年纪念展览”,调脂砚借展,1966年,脂砚由外地展出返京时神秘失踪,至今杳无音讯。

脂砚斋——曾为脂砚旧主人。那么脂砚斋对于《红楼梦》(石头记)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起什么作用?是男是女,和曹雪芹什么关系?屏山为您逐项解析:

一把解开《红楼梦》的总钥匙——脂砚斋之谜

曹雪芹塑像

一、脂砚斋与《红楼梦》的关系

《红楼梦》不是家长里短,不是风花雪月,而是体载着曹雪芹深刻的思想、思考、甚至可以上升至哲学范筹的终极人生之问。在这个前题下,我们要想读懂《红楼梦》,就必须搞懂和研究曹雪芹的原意或者说本意,曹雪芹的手稿、诗词、画作一样都没能传承下来,包括个人的生平都几乎没有任何资料可以研究,这样,就给后人研究曹雪芹、研究《红楼梦》存在非常大的障碍,非常幸运的是脂砚斋的批语很多留传了下来,而且脂砚斋批书和以往的批书人非常不同,他不但批书,批书中前后章节、故事、人物之间的联系,也批作者其人,也就是曹雪芹,还批成书期间发生的事,这个非常重要,脂砚斋批语告诉读者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脂砚斋对《红楼梦》(石头记)的构思、撰稿、取舍、主题思想,成书过程,书稿的情况,以及他对这部书的创作和态度与曹雪芹高度一致。因此,脂砚斋批语是《红楼梦》研究的一把钥匙。

一把解开《红楼梦》的总钥匙——脂砚斋之谜

乙卯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二、脂砚斋批语可为研究《红楼梦》和曹雪芹提供以下几个方面的资料和参考。

1、脂砚斋批语指出,小说诸多人物皆有生活原型,小说诸多场景和事件就源自作者家事,这个非常多,这里简举一二例。

十六回甲戌本回前批:借省亲事写南巡,出脱心中多少忆昔感今。这是在说圣祖南巡四次曹家接驾事。庚辰本还有侧批:真有是事,经过见过。第二十八回,宝玉与冯紫英宴饮,庚辰眉批有:大海饮酒,西堂产九台灵芝日也,批书至此,宁不悲乎?壬午重阳日。此处甲戌有侧批:谁曾经过?叹叹!西堂故事。“西堂”是曹寅的书斋号。甲戌本第二回:贾府女眷于“后一带花园子里。”这里有脂批:‘后’字何不直用‘西’字?(雪芹)恐先生(脂砚)堕泪,故不敢用‘西’字。曹寅的号为“西堂扫花行者”。荣国府位西也当此理,作为他的后人作书,敏感和避忌先人名号当在情理之中。不但有原景原物和人物原型,而且可以看出曹雪芹对脂砚是用尊称的,在创作过程中也是相当顾及脂砚斋的感情的,也证明在作书这件事上,脂砚的悲金悼玉和伤怀之情不亚于曹雪芹或者更甚,以至于作者对可以勾起其伤痛之字句要斟酌慎言。

一把解开《红楼梦》的总钥匙——脂砚斋之谜

脂砚斋批语

2、脂砚斋批语透露他直接参与了小说的创作,甚至指导了曹雪芹事件表达和人物塑造。

甲戌本正文前的“凡例”及七律诗一首四百余字,学界公认出自批书人脂砚斋之手,且为前期抄本所独有。庚辰本将凡例列入第一回正文,不见七律诗。第十三回秦可卿事,脂批: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者用史笔也。老朽因有魂托凤姐贾家后事二件,嫡是安富尊荣坐享人能想得到处,其事虽未漏,其言其意则令人悲切感服,姑赦之,因命芹溪删去。这些都证明脂砚斋深入参与创作,而且可以影响甚至决定小说中事件和人物的定位定性问题,可以“命”芹溪(雪芹)的。

3、脂砚斋批语透露曹雪芹完成了《红楼梦》的创作,是全本写完了的,而且透露出了许多后文遗失部分的内容。

由于曹雪芹八十回后手稿遗失无考,《红楼梦》是否完稿一直是一个争论不休的话题。脂砚斋批语告诉我们,小说故事结构和章回篇目是完成了的。脂批(另有畸笏叟批语)至少透露八十回后的内容有:“茜雪狱神庙慰宝玉”有五六稿,被借阅者迷失、“花袭人有始有终”、“贾芸仗义探庵”、“卫若兰射圃”、“对景悼颦儿”、“宝玉悬崖撒手”等。

一把解开《红楼梦》的总钥匙——脂砚斋之谜

甲戌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内卷署名

曹雪芹好友富察明义就看过全本《红楼梦》,他还专为此作《题红楼梦》诗二十首,收录在他的《绿烟锁窗集》中。反映八十回之后内容的共有四首,如下:

其一:

锦衣公子茁兰芽,红粉佳人未破瓜。少小不妨同室榻,梦魂多个帐儿纱。——是咏宝玉宝钗虽成婚姻之名却无婚姻之实。

其二:

伤心一首葬花词,似谶成真自不知。安得返魂香一缕,起卿沉痼续红丝?——是咏黛玉之死。

其三:

莫问金姻与玉缘,聚如春梦散如烟。石归山下无灵气,纵使能言亦枉然。——咏宝玉遁入空门。

其四:

馔玉炊金未几春,王孙瘦损骨嶙峋。青娥红粉归何处,惭愧当年石季伦。——咏对景悼颦儿。

一把解开《红楼梦》的总钥匙——脂砚斋之谜

富察明义《绿烟锁窗集》

另外小说第一回说作者“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回目,分出章回。”这些工作都是修订工作,显然是完成了,否则应当先完成,再修订才对。

4、脂砚斋批语透露出曹雪芹病逝的具体时间。

第一回有眉批: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壬午(1762年)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余尝哭芹溪亦待书,每意见青梗峰,再问石兄,余不过獭头和尚,何怅怅。这里很清楚写出曹雪芹卒年为壬午除夕即1762年。

一把解开《红楼梦》的总钥匙——脂砚斋之谜

脂砚斋批语

三、脂砚斋是谁?是男是女?与曹雪芹到底什么关系?

前文我们讲到,脂砚曾在曹寅家的经手过程,那么脂砚斋极有可能是曹家子弟,曹家子弟继承或者曹寅赏予子孙这方砚台,这个逻辑说的通,另外还有一个证据是清人裕瑞所作《枣窗闲笔》里有记载,大意是裕瑞的舅舅富察明义评曹雪芹“闻其奇谈娓娓然,令人终日不倦。”又称“曾见抄本卷额,本本有其(雪芹)叔脂砚之批语,引其(脂砚)当年事甚确。”意思就是《石头记》每一卷首都有他的叔叔脂砚斋的批语。富察明义这么说可不可信呢?屏山认为相当可信,曹家与富察家是姻亲关系,曹雪芹与富察明义、明仁、明琳几兄弟关系很好,而且富察明义是看过《石头记》全本的,还为此做了前文所说的二十首《题红楼梦》的诗。我们前文举的一些脂砚斋批语有些的确是一种长辈长者的口气。庚辰本第十八回有写:那宝玉未入学堂之先,三四岁时,己得贾妃手引口传。此处脂批:批书人领至此教,故批至此,竟放声大哭。俺先姊仙逝太早,不然,余何得为废人耶?脂砚称元春为先姊,而元春原型即曹雪芹之王妃姑姑,这样推来,脂砚斋为曹雪芹叔叔无异。

一把解开《红楼梦》的总钥匙——脂砚斋之谜

曹雪芹纪念馆

至于说脂砚斋为曹雪芹的兄弟,还有说是曹雪芹的红颜知已,是史湘云的原型后为曹雪芹续弦妻的,基本都属主观臆断,没有证据或者没有这个“其叔脂砚”有力,所以在没有更有说服力的证据发现之前,应当采用此证。脂砚斋是作者曹雪芹的叔叔。

(我是屏山,欢迎点评、关注,为您探究红楼一梦。)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