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毛头书屋 / 旅游 / 再见!老虎脚爪!偌大的上海,留不住3块钱...

分享

   

再见!老虎脚爪!偌大的上海,留不住3块钱的小辰光!

2019-04-28  小毛头书屋

上海小吃花样多,

大饼油条小笼包,

咸浆锅贴肉馒头,

老虎脚爪粢饭糕,

粢饭炝饼小馄饨,

吃好今朝想明朝。

——沪语儿歌《上海小吃》

(★点击播放沪语版《上海小吃》,回到小辰光)

上海小吃-沪语儿歌.m4a 来自上海去哪吃 00:00 00:19

在阿拉很小很小的时候,

耳边总会响起外婆哼的这首歌。

歌词里那几样小辰光米道,

大多依旧活跃在阿拉餐桌上,

每当想起就要馋吐水哒哒滴!

唯独老虎脚爪渐渐消失在视野里,

偌大的上海滩,难觅其踪迹!

比起香喷喷的大饼、油条、粢饭糕,

老虎脚爪干巴、笨拙,确实不太招人喜欢!

在物资匮乏的年代,也仅是填饱肚子的口粮。

新潮美食一天比一天多,你方唱罢我登场,

老虎脚爪也难逃被淘汰的命运,

只能缩在弄堂幺麽角落里了!

令人唏嘘的是——

如今上海的老弄堂也渐渐消失,

老虎脚爪像是没了家的孩子,

不甘心的魔菌找了又找寻了又寻,

终于在小南门的老城厢里,

找到了濒临绝迹的老虎脚爪,

伴随着黄浦区中华路改造动迁的消息,

不知道明天老虎脚爪会流落何方?

1

  也许是老上海最后的老虎脚爪 

一大早,魔菌走过中华路,穿过糖坊弄,寻着香味便找到了这个菜场边的小店。

朴实的门头,仅有的3张小桌子,驱不散吃货们的热情!

老一辈上海宁的记忆

00后已不知为何物



彼时,第一锅老虎脚爪也刚出炉不久,在炉边堆起金灿灿的一圈。

路过的小年轻不识此物,都来问老板“这是传说中的老式面包吧?”

而上了年纪的阿姨爷叔,都惊讶一下,“哎!居然有卖老虎脚爪的!”

尽管对它的认识如此青黄不接,一炉老虎脚爪还是很快被卖光了。老板是江苏淮安人,16岁便来到上海,至今已做了20年的老虎脚爪。

¤旧上海点心摊

也难怪,最早的老虎脚爪就是从苏北传来的,那里的人叫它“金刚麒”。在那个年月,手艺人们为了在沪上糊口养家,便把这些成本便宜的手艺发扬光大,也造就了传承至今的味觉记忆!

老虎脚爪不起眼

做起来可是绝活

做老虎脚爪看似很简单,实则是经年累月才能练就的功夫!老板就像“少林扫地僧”,在一方小小案板上,不动声色地展露手艺!

每天3点就得燃好炭火,伴着渐渐明晰的天色,一只只香喷喷的大饼出炉,唤醒了还在昏睡的味蕾。紧接着,才是老虎脚爪登场的时间!做好大饼后的炭火变得温柔起来,余下不明不灭的烟,足以把老虎脚爪焖熟。

老面配碱水,经过一夜发酵,柔韧度达到最佳。其中的种种细节,老板早已百般熟稔!不一会儿,案板上便排满了一块块圆圆的面剂子。

拍拍扁,以面团中央为圆心,砍上浅浅的三刀,面团便真的像小老虎的爪子,萌意十足了!

待一只只“小爪子”牢牢地抓住炉内壁,撒下一把白糖焖上盖子后,便可以期待炉内奇妙的化学反应了!

一锅老虎脚爪80只,做起来要足足50分钟!耗时耗力,每天老板只卖两锅便收手。

3块钱一只的老虎脚爪

全靠一腔意志力在坚持

凌晨3点便开工,对着炉火揉面擀面,春秋天还好说,冬天和夏天绝对是个辛苦活!老板坦言“做老虎脚爪,太累了!”仅3元一只的小食物,全靠一腔意志力。

“有想过把这门手艺传给别人吗?”

“想过,但是都嫌辛苦,没人肯学。”

但看到老虎脚爪被上海阿姨爷叔追捧的样子,仿佛又回到了伊拉的小辰光,见到老朋友般快乐。

曾引发排队狂潮,踏破门槛

因烟雾过大不得不终止


魔菌依稀记得2006年,魔都知名老字号王家沙曾经响应“恢复上海传统美食”的号召,卖了几个月的“改良版老虎脚爪”。

这只被视“四大金刚”小弟的老虎脚爪,因为热度,疯狂引发排队狂潮,曾一度被踏破门槛,最终因炉子烟气太大而终止。

看来,并不是人人都不喜欢老虎脚爪。也难怪,天地之大,容不下一只小小的老虎脚爪。只有老城厢的一角,才有它的容身之处。

可能是上海滩最后一只老虎脚爪

伴随着老城厢动迁或将销声匿迹

这只藏在小南门老城厢的老虎脚爪,金灿灿的外壳里,还带着炭炉的焦香。掰开来,能感受到面团的韧。

外酥脆,里软韧,麦香久久弥漫在口中。那种服帖肠胃的踏实感,让人觉得温暖。只是,以后可能再也吃不到了……

2

 老虎脚爪+“四大金刚”

老上海额早饭全都有 

除了老虎脚爪,隐藏版的“四大金刚”,也是周围居民早起的动力。

一碗甜浆、一只大饼、一根油条、一块粢饭糕,曾经上海宁最经典的早点,在这里都占全了,一天的幸福就从这里开始!

 - 油 条 -

每天换新油,揉面、擀面、切条、拉扯、下锅、现炸!老板娘不慌不忙,胸有成竹。一份松脆的油条,蘸着热腾腾的豆浆下肚,任滚烫的汤汁浸满口腔,毛孔都舒畅了!

-咸浆-

榨菜、虾米、葱花、酱油、油条碎铺好,当天现磨的滚烫豆浆高冲而下,就是一碗色香味具全的咸浆!

爱吃辣的加点辣油收尾,香气层层扑鼻而来,冲破了味蕾防线!

 -大饼-

吃大饼一定一定要赶早,魔菌来的太晚,咸大饼已卖光,甜大饼也只剩下几只了。

在很多人学生时代的记忆里,都有在大考的早晨,吃姆妈准备的两只大饼+一根油条的经历,据说这样能考100分

 - 粢饭团 - 

粢饭团也被包的扎扎实实,胃小的囡囡吃半只就撑了。

米粒饱满香糯,和油条的香脆、白糖的绵甜一起化为幸福的享受!还有包榨菜和肉松的咸口,都是老上海宁从小吃到大的味道!

 - 粢饭糕- 

粢饭糕炸的相当完美!因为太脆,掰开可需要用电力气!边边角角非常香脆,有种吃锅巴的满足感!

 - 豆腐花-  

用料十足,趁热拌匀,呼噜噜喝下去,色一!看来胃也是有记忆的,更喜欢接纳“老朋友”!

 - 糖 糕 - 


个头真叫一个大,扎扎实实,一个撑的囡囡半饱!

 - 麻球 - 

麻球卖的也很快!赶早去才能吃到热乎的!圆圆溜溜,最爱外层的芝麻香。

如今,阿拉的生活节奏早已飞速前进,

工作日的早饭也交给了便利店

能吃到久违的老米道,

反倒成了一种奢侈。

3

  早餐摊背后的老城厢  

其实,上海早晨的迷人之处,除了这些小辰光米道,还有旧街道上的市井风光。旁边就是东江阴街菜场,熙熙攘攘,一片繁忙光景。

记得儿时,姆妈也早早起来带阿拉逛菜场。惺忪的睡眼,就在花花绿绿的蔬菜间、鱼虾的腥味中睁开了。

水灵灵的菜蔬,早在拂晓时便被菜农运来,都是当下最时令的蔬菜,来晚了就都被挑剩下了。

海鲜、鱼、肉,也被粗暴地挂起,以最直接的方式引诱着人们的味觉。尽管如此,精明的阿姨妈妈还是会用火眼金睛,挑出最新鲜肥美的那一块。

4
 再见,老虎脚爪 
再见,老底子米道
 再见,最后的老城厢 

老虎脚爪小店就在黄浦区老城厢,今年年初,关于中华路动迁的消息早已传遍,7000余户居民彻底告别老房子。

如今,邻里们见面打招呼就开始聊:“中华路、乔家路都要被拆了,新居所有没有着落……”看来昔日的老城厢,真的要说再见了。弄堂里世世代代的老上海人,将带着复杂的情感搬离。再多的眷恋,也漫不过即将被拆的街!让我再看你一眼,从南到北……

就像一首歌里写的:“当初的喜帖金箔印着那位他,裱起婚纱照那道墙,及一切美丽旧年华,明日同步拆下。”

天灯弄、俞家弄、黄家路、引线弄、乔家路、药局弄......每一条路名都是记忆!小辰光在弄堂里跑跳,从来不用担心车来车往。主弄支弄交叉延伸,像是一座迷宫!曲曲伸伸,延续着温情……

曾经,只要天色放晴,头顶就会悬挂着衣服、被子,是最最经典的万国旗;

曾经,弄堂里尽是各种“藏满宝藏“的小店,裁缝铺、服饰店、理发店、二手店、五金店、古玩店……你会发现脚步会自然慢下来,时间也好像慢下来。

曾经,放学回家走在弄堂里,家家户户开始传来饭菜香,闻着闻着就饿了。

曾经,每当过年过节,姆妈就要换个发型,烫卷染三件套,难怪都是上海阿姨精致又时尚。这种小小理发店,以后怕是也很难见到了。

曾经,那些斑驳的木框门,颤巍巍的纱窗,留之无用,弃之可惜。现在也不用纠结了,彻底告别吧。

最最不舍的,还是老城乡里的童年美食,都遗存着上世纪的画风,每一样,都让人牵肠挂肚!

要告别的东西太多了,就连头顶的“蜘蛛网”都成了追忆!就让这些旧辰光,一起锁在记忆里吧!

老虎脚爪、四大金刚、老弄堂,

都终将随着城市的历史车轮渐渐远去,

却会一直留在每个从弄堂里出来的人心中,

也承载着每个上海宁的身份认同。

让人们明白:我从哪里来,我将到哪里去。

时代无论如何变迁,

总有一种老底子精神长存!

探店TIPS:

◇老虎脚爪每天上午现做,只做两锅,售完为止;

◇大概每天在10点以后会开始制作,具体的时间详见店铺;

上海必吃美食:刘飞放心无铝油条

地址:东江阴街129号-13号(近跨龙路),9号线小南门站2号口步行340米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