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准——一个英雄的仕途人生

原创
2019-07-19  旧时斜阳


写这个人物之前,我们先看一段历史。

说是北宋开国皇帝死后,弟弟宋太宗取代了哥哥做了皇帝,实现了历史上的兄终弟及的规矩。

这样的事与北宋而言当然是一件好事。

宋太宗这人人品虽不咋样,但做皇帝还是合格的,在位期间迫使吴越王钱俶和陈洪进于978年纳土归附。次年亲征太原,灭北汉,结束了五代十国的分裂割据局面,算是对北宋有过大贡献的人。

可就这样一个有大贡献的皇帝,北宋上下似乎不太喜欢他。

只想着他早些退位,好将这皇位还给自己的侄儿。

对于这件事,宋太宗也心知肚明,但到手的肥肉这会儿再给让回去,多少有些不情愿。

尽管那个人是他的侄儿, 但侄儿再好总也比不上儿子不是。

所以退位的事情一拖再拖。

这一年,大臣冯拯曾上疏请立皇储,这就有点不识时务。

宋太宗当然没给好脸色看,当即就将冯拯贬到岭南,你喜欢说, 去岭南对着荔枝说个够。

有这么一个榜样在,议论这事儿的自然少。

宋太宗很高兴,以为这事儿就此万事大吉。

但天下总有那么几个不怕死的惦记这事儿。

当时的寇准就不怕死的主儿,从青州回来就见了宋太宗,也不客气,直接就与宋太宗商议立太子的人选。

尽管宋太宗不情愿,但架不住人家不要命。

这事儿只能让步,几番讨价还价最终是立了襄王赵恒为太子,自己的儿子。

当时,宋太宗很高兴家族的荣耀能在自己的手中得到延续,当天就带着儿子去了一趟太庙,大概的意思就是对死去的大哥做个说明之类的。

算是检讨自己这么做的原因,回来的时候,京城的人们拥挤在道路两旁喜气洋洋,争着看皇太子。这时人群中有人喊了声“少年天子”。宋太宗听后很不高兴,老子还没死呢,就这么不把我当人啊,我皇位来得不正不假,但我干活还不错啊,而且也没拿工资,好歹也给我几分面子不是。

一肚子委屈的宋太宗也不好对百姓嚷嚷,只好对寇准说了一肚子的委屈话。

一看皇帝哭的稀里哗啦,寇准忙说:“皇上啊,百姓这是高兴,你为国家选好了接班人,半分没有嫌弃您老的意思。”

这一番话说得宋太宗十分高兴,给了脸不说,还趁机赞扬了一番。

这样的聪明人没有不喜欢的道理。

当夜赏寇准对饮,大醉而罢。

以至于后来,有人给宋太宗献了个宝物:一通天犀,宋太宗令人加工成两条犀带,一条自用,另一条赐给了寇准。

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姓寇的老头其实挺会办事,嘴巴也比较甜,好像没什么毛病。

这只是表现,更深层次的缺点,得往下看。

寇准出身于名门望族,其祖上苏岔生曾在西周武王时任司寇,因屡建大功,赐以官职为姓。

到了寇准这一辈,辉煌继续在。

老爹考中进士甲科,因能力出众,被封为国公,死的时候,还被追尊至太师尚书令。

在北宋那一亩三分地上,寇家绝对算是耀眼的家族。

最让人惊叹的这种耀眼的光芒还在继续下去。

寇准天资聪明,又勤奋好学,十四岁时已经写出了不少优秀的诗篇。

十五岁开始延续《春秋》。据说当时的新闻媒体将他作为现象级人物,围绕他的文章,新闻报道不亚于任何一个明星。

这种局面随着寇准长大而不断增大。

这一年,寇凖19岁,开始走入高考的考场。

当时北宋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太年轻的人,不敢大用,所以暂时不录取。

一些朋友建议寇准虚报年纪。



寇准却不答应,理由很简单“我才刚加入社会你就让我骗人,骗的还是皇上,这种骗人的勾当,我做不来。”

坚决不干骗人的勾当。

当年,寇准高中,授官大理评事。

并与当年派往归州巴东任知县。

此后他的人生仿佛是开了挂一般,先后升任盐铁判官、尚书虞部郎中、枢密直学士。

比起人家苦苦熬资历,走后门,等机运,寇准统统都不要。

我有加特。

当时,北宋朝廷发生了两起受贿案。

按说这样的事;历朝历代都有算不上新鲜事,但在北宋却是个例外。

因为贪墨数千万的王淮,仅被撤职仗责,不久又恢复了原职;而只是拿了点领头的祖吉,却被处以死刑。

这事儿背后的原因很明显。

所以谁都没说,谁也没参入,全当没发生。

但这事儿偏偏就引起了寇准的注意,明着不敢来,暗里却借着一场大旱灾,将这事儿悄无声息的捅了出去。

弄出的动静还不小,最终惊动了宋太宗。

恰逢当时,宋太宗也想树立自己明君的威望,便借着这股东风狠狠彰显了一把自己明君的典范。

君臣目标一致,一切自然是水到渠成。

有了宋太宗这股强大的上市股做后盾,寇准在官场自然是混得风生水起,案件结束后,寇准就坐上了左谏议大夫、枢密副使,改任同知院事的官。

开始参与北宋朝廷的军国大事。

快得惊人。

有人说,这情商不快那才是怪事。

的确是怪事。

笔者通过历史诸多的历史资料中寻找,最终得出的一个结论——寇准的高情商是要分人的。

对上司,寇准的情商在北宋绝对是排前三的。(上面两件事就是例子)

但对下属,那情商可以掉个儿来看。

北宋某年某月某日,朝廷开办公会议,宰相、副宰相等在一起用工作餐,寇准吃饭的时候,吃得快,不少汤汁沾到了胡须上,门生丁谓起而为之揩拂,即溜其须,寇准笑曰:“参政,国之大臣,乃为长官拂须耶?”这就是著名的溜须拍马。

这一番话说得丁谓既羞又恼,恨不得杀了寇大人。

这情商高么?绝对是低能。

但就这个忽高忽低的高情商的男人,却又是北宋做官最认真的男人。

北宋的历史其实就是一部冗兵、冗官、冗费的历史,历北宋一朝,官员浮滥成灾始终困扰朝廷。

据不完全统计,到北宋宋仁宗时,内外属官已超过一万七千人,而北宋当时的版图还只有大唐的一半而已。

这么多的官员,效力可想而知。

但在寇准的哪儿却是个例外,他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公务到了他的手中,总能做好。

一个认真又有准备的人,机会总比别人多一些。

公元(997年),宋太宗驾崩。那个因寇准而坐上皇位的宋真宗对寇准极为厚爱。

若不是顾忌这老头对部下的情商太低,他恨不得立马就让做宰相。

但这个愿望并没有拖太长,两年后,辽军大败宋军于高阳关,俘宋并代都部署康保裔,大掠而还。

这对刚刚坐上皇位的宋真宗绝对是个考验。

是打还是和他心里没底。

朝政也分为好几拨,参知政事王钦若是江南人,主张迁都金陵。枢密副使陈尧叟是四川人,提议迁都成都。

他们的意思很明显,敌人太强,我们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我们不能说北宋的官员全都是懦弱的,但至少大部分是这个性格。

唯独寇准是例外。


多年顺风顺水的官场生涯养成了他天不怕地不怕的个性,他劝说皇帝亮剑。

(人心崩溃了,敌人乘势而入,天下还能够保住。)

应该说,这句话很有感染力。

皇帝心有所动,为了彻底断绝了皇帝逃跑的心思,他干脆把皇帝带在身边。

由于周旋得当,这场北宋最大的危机竟消除无形之中,双方经过协商订立了和约。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澶渊之盟”。

应该说,这份功勋是巨大的。但这份功勋里或多或少带着赌的成分。

这一点奸臣王钦若看得分明,就在人人为寇准吹嘘的时候,他悄悄走进了皇宫。

王钦若:“皇上敬重寇准,是因为他对国家有功吗?”

宋真宗:“这个还用说么,我爹都打不赢的辽国,我打赢了,这都是寇准的功劳。”

王钦若:“我想不到皇上竟有这样的看法。澶渊之役,皇上不以为耻,反而说寇准有功。”

宋真宗:“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王钦若:“《春秋》—书都把城下之盟当作一种耻辱。澶渊之盟实际上是城下之盟,皇上不以为耻吗?皇上听说过赌博吧。那些赌徒在钱快要输完时,就尽其所有押了上去,输赢在此一着,这就叫‘孤注一掷’。皇上在澶州时就是寇准用来赌博的,现在想想还真是后怕。”

后面的话,历史没有记载。

但我们应该说王钦若的这一番话算是说到了点子上。

自此宋真宗开始冷落寇准。

很快,各种流言蜚语都有,说他勾结敌人,有人说他是一代权臣,总之说什么的都有。

终于,寇准被罢官了。

这种巨大的落差,他自然难以忍受。

少不了抱怨,但这种埋怨的话反而更能引起他人的反感。

最先看准这一点下手的是那个溜须拍马的丁谓最先看得明白。

公元(1019年),丁谓主动邀请寇凖回朝再当宰相,此举不用说也是看准了寇准内心隐隐的骚动。

当时,寇准的门生让他称病不去为上策,而“再入中书”当宰相为下策。

只可惜,寇准没理会。

重新回到权势的寇准大有宏图大展的意思,应该说寇准一直很想认认真真做些有利于国家的大事。

但忽高忽低的情商葬送了这一切。

英雄、小人,似乎败的总是英雄。

因下一个继承人的问题,寇准再次罢相,被逐出京城。

对于英雄,小人从没有放一马的意思,昔日溜须拍马的影响实在太过深刻。

春风得意的丁谓将寇准一贬再贬。

比起苏轼的豁达,黄庭坚的洒脱,王安石的从容,欧阳修的淡然,寇准的格局就要小了许多。

尽管他在雷州传授农业技术、兴修水利,开渠引水灌溉良田,修建真武堂,收徒习文学艺,传播中原文化。

但那一切不过是短暂的。

当一切尘埃落定后,也就是他落幕的时候。

天圣元年 (1023年)九月,寇准病故于雷州竹榻之上,临死前他回想了自己这一生,竟还是做了些事,

唯独没有回家。

到海只十里,过山应万重。

这是他年轻时留下的诗句,那时的他豪情万丈,自是不会想到死时的落魄,但他后悔么,我想应该不会。

英雄虽不完美,但英雄终归是英雄。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