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晚唐为何衰亡?这个毛病,比藩镇割据还要命

 茂林之家 2019-09-01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竹映月江
《我们爱历史》为头条号签约群媒体
字数:2239,阅读时间:约6分钟

忆昔开元全盛日,小邑犹藏万家室。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仓廪俱丰实。
——杜甫·《忆昔二首》
五谷丰登,万家灯火,这是杜甫笔下的盛唐,可惜这巍巍大唐却如易碎的琉璃一般,在安史之乱后盛极而衰,再不复昔日盛况了。
正因如此,总有人认为大唐之所以衰亡,罪魁祸首便是安史之乱后的藩镇割据。其实,晚唐时期还有一个更严重的问题,直接为大唐奏响了谢幕曲。那么,这个比藩镇割据还要命的问题,究竟是什么呢?
答案是两个字:腐败!

一、监察削弱
中晚唐的腐败有多严重?唐王朝的监察制度演变,就是一面镜子。
监察制度,本是大唐王朝一桩骄傲的成就。唐朝初期,担负监察之职的官员们不仅能够对世间不平事仗义执言,还拥有坚持真理不受诏命的权力。比如魏征就多次驳回唐太宗的临时征兵诏书,促进了社会生产力的恢复;李素立等人也曾拒受诏书,保护了罪不至死的犯人性命。从初唐到盛唐,无论政局发生怎样的动荡,大唐为何都能保持蒸蒸日上的国势?这强大的监察制度功不可没。
可是,也就是在大唐如日中天的盛唐天宝年间,唐王朝的监察制度,却已悄然变了味:李林甫担任宰相期间,为了自家权位,就开始拼命往大唐“监察系统”里塞私货。李林甫的两名亲信吉温、罗希奭成了殿中侍御史。从此只要是跟李林甫唱反调的官员,这二人必然鞍前马后,玩命罗织罪名,不把对方整倒绝不罢手。曾是监督腐败“利器”的御史,就这样做了宰相排斥异己的“打手”。
而到了安史之乱后,唐王朝内有朋党之争,外有藩镇割据,御史们的地位,更是急转直下。曾经令贪官们打哆嗦的他们,此时越有责任心,恐怕处境就越困难。比如曾经做过监察御史的韩愈,就因为上书揭发长安一带的饥荒,竟被唐德宗怒责,一度被贬为阳山县令。这样的闹剧,放在贞观或是开元年间,显然难以想象。

“说真话”的代价如此沉重。肩负监察大权的御史们,到了士风败坏的中晚唐年间,当然也就得过且过。而且随着中央对地方控制力的减弱,一些外官开始兼职御史形成“外台”,逐渐形成了地方监察官演变为行政官的局面。
为此,唐朝后期开始实行以巡院监察地方的做法,自此后,代表中央权威的宪台长官逐渐形同虚设,最终宣宗大中时无法履职的监察御史许浑只能喟然长叹一句“虚戴铁冠无一事,沧江归去老渔舟”。这还是吏治相对清明的晚唐宣宗年间,其他时候?那更是靠边站。
既然监察制度成了“虚戴铁冠”,彻底没了话语权,那么中晚唐的腐败,当然也就成了开闸的洪水,疯狂蔓延。
二、上梁不正
说起历代的腐败,后人往往会大骂“奸臣当道”“贪官横行”。但放在中晚唐历史上,却还有特殊一景:皇帝带头腐败!
当然,对“带头腐败”这事儿,中晚唐的几位皇帝们,也是一肚子苦水:安史之乱闹一场,朝廷穷的叮当响,正常的赋税收不上来,不就得用些“小手段”搞钱嘛。而且大唐藩镇割据,朝廷话语权暴跌,官员们能听话就是好官,贪点也就贪点嘛。于是唐肃宗大肆卖官敛财,甚至给军将发赏赐,都是只发空的“委任状”,等于是甩手鼓励军将们去捞。唐代宗更放纵各地节度使敛财,各个理直气壮。

但大唐王朝的吏治“底线”,也在这一次次折腾里,变得越发无底线。甚至皇帝带头没底线,到了唐德宗年间,皇帝干脆亲自卷袖子上阵捞。“尤专意敛聚”的唐德宗,惯用的伎俩就是鼓励各地官员向他“进贡”。这些“进贡”来的财物,号称“税外方圆”,也就是正常赋税之外的钱财。送来后也不入国库,直接送进唐德宗的内库,供他个人挥霍。但这些钱财,地方官们哪会自己“买单”?最终还要甩锅到老百姓身上。
如此一来,皇帝压榨官员,官员压榨百姓,恶性循环下,大唐的吏治可以想。而唐德宗本人,对于官员贪腐的现象,情绪也是十分稳定,反而是“不贪”的官员,叫他十分不舒服。贞元年间担任宰相的陆贽,仅仅因为拒绝所有来京城办事官员的礼物,就被当成是官场中的“异类”,就连德宗也专门派人开导他说:“爱卿为官不要太过清廉,对人家的礼物一律拒绝是不通人情世故,像马鞭、鞋帽之类的小礼物,收受一点也无关紧要。”
但像陆贽这样的业界良心,当时只能算少数,发展到后来,更是少之又少。有了皇帝的“上梁不正”,唐王朝的朝堂上下,各级官员自然纷纷跟风,挖空心思狠捞。
三、贪墨成风
中晚唐的腐败风气有多厉害?可以看看一位因电视剧而出名的“唐朝熟人”:元载。

这位历史上的中唐一代权相,身为大唐百官之首,捞钱更是独占鳌头,家中的财产到了“外方珍异,皆集其门,恣货不可胜计”的地步。这数目恐怖的财富,元载当然不是一人在捞,他的儿子就是“唯以聚敛财货,追求音乐为事”。当时大唐的吏治,更是“货贿公行,天下不按赃吏者贻二十年”。也就是说,所谓贪污腐败,行贿受贿,放在当时,就像“自由市场”一样常见。
而到了晚唐时,唐懿宗时代更有民谣:“确确无余事,钱财忽被收,商人都不管,货贿几时休”。腐败,已经深入到大唐的骨头里。
贪墨之风席卷之下,晚唐政坛腐败丛生,不但整个国家千疮百孔,国家的官员选拔,也变成了金钱开路。谁有钱谁就能高官厚禄,真正立志报国者很难有出头之日。亲手灭唐的朱温手下有个顶级谋士李振,他本来是忠良之后,一心想要报效国家,可惜李振在腐败的唐朝政坛有志难伸,屡受打击,终于在心灰意冷下变成了唐朝的毁灭者。
最后,当辅佐朱温的李振,雄赳赳杀进长安城,亲手毁灭掉大唐王朝后,他更咬牙切齿,给朱温出了个狠主意:这些唐朝高官,人前号称“清流”,人后却蝇营狗苟,不如扔到黄河里去,叫他们统统变“浊流”——大唐王朝,就在这悲惨一幕里落幕。

曾经繁华璀璨的唐王朝就在这腐败丛生中日渐沉沦,慢慢步入历史的尘埃中,只留下一曲末日挽歌,千年之后,仍有余响。
参考资料:《新唐书》、《旧唐书》、缪雄平《唐中后期廉政制度毁坏的镜鉴》、王春瑜《中国反贪史》、景旭《大唐忠良之后,却以凶残方式,亲手灭亡唐朝》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